一切都是特殊傳說害的拉~~害我也很想寫幻想異界文~~。這篇會有多長呢?(遠目...應該不會太長拉)。我會努力做到不斷頭的!!這也是對我的孩子負責阿...前幾個孩子,哪天我一定將你補完~~

如果可以的話,請給一些建議吧。

-----------------------------------------------------------------------------------------------------

晚夏的清晨,整個城市好似還在睡夢中,窗外六樓以下的街道,也只有偶而有一兩台車呼嘯而過。仗著窗台夠大,雙手握著剛熱好的巧克力牛奶取暖,整個人坐在窗台上,抱著膝蓋,一邊看著逐漸擁抱金色晨光的城市,一面聽著時鍾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今天、就是今天了。最後的機會了......。終於出現可以擺脫米蟲生活的一線曙光,在女子對面的,是一張長的跟舞會邀請卡差不多華麗的聘請函。到一間沒聽過的公司上班,確切的工作內容也還不知道,雖然她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派上用場,不過既然是對方寄來的,應該就沒問題吧。一邊想著一邊準備出門,今天看似是晴天,也就把一直都會帶著備用的傘隨手放在玄關旁的鞋櫃上了。

 

轉來轉去,好不容易依賴著手機的google map找到了,其實就是在一條沒聽過的小巷子裡一間沒聽過名字的公司。是一條死巷子,只有盡頭一個門,其他兩邊是旁邊建築物的牆,要是平常,璃依一定不會走進這樣的巷子,但今天卻沒有一絲遲疑,或許是今天心情特別好、太陽特別大的關係吧。要是沒有眼尖一點看到門旁一個漂亮的木板上浮雕著公司的名稱"AURORA",璃依大概轉頭就走吧。說真的,一般這樣的一個把手上有一個"推"字樣的門,怎麼看怎麼像...餐廳廚房的後門,只差旁邊沒有大型廚餘垃圾桶跟大大的黑色塑膠袋。

 

小公司有錢可以印這麼漂亮的卡片嗎?璃依在心中默默這麼質疑著。AURORA...拉丁文、「東方」的意思。璃依把長髮按照工作前的慣例,綁成馬尾,呼了一口氣之後,收起笑容推開了餐廳廚房後門、不對、未來公司的大門。

 

其實璃依早有心理準備會看到還沒有動工的乾淨廚房一個,或是很夾窄髒亂的辦公室,但就不是眼前這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幾扇落地窗甚至看的到中庭造景,有小小的瀑布跟光點、還有一些老樹迴廊,雖然聽不到外面聲音,但是好似可以感覺的到外面的舒服涼風跟流水聲。幾張沙發跟茶几坐落在大廳的各處,不見接待台,或是任何人...璃依往前走...兩邊都有巨型的城堡式樓梯往二樓,兩邊的在中間交叉,交叉以下的空間是一顆巨型水晶球,就在她眼前,裡面冰封著各種璃依沒見過的花,還聞的到淡淡的香氣。就在她陶醉的看著花的時候...

 

「哪來的死小孩?」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轉過身竟然是一個穿著民俗舞蹈裝的小孩子,手袖子都拖到地上了,看的璃依好想念唸她,洗衣服的人可是會很辛苦的。不過被一個小孩子叫她死小孩?璃依足足高了這小孩兩倍,面前的到底是員工還是員工的小孩?小孩的眼神,一點都不像小孩,起碼、這是璃依的初步判斷。

 

「阿、對不起、我是來工作的。這是...」璃必恭必敬的依遞出了那張很華麗的聘書「我是赤璃依,請多多指教。」

面前的小孩看了一眼那張聘書,又看看璃依,瞇起眼睛。如果這個小孩子像小孩一點,例如笑起來的話,一定會很可愛的,不過這個表情跟下一句話一點都不可愛,而且、恐怖至極「嘖嘖、抓錯人了,回去吧。這次很抱歉的確是我們的錯。去、去、還愣在那幹麻?」連趕狗的手勢都出現了...

 

啥?啥鬼?這麼快就被解雇了嗎?看一眼就解雇了嗎?還這麼瞧不起人嗎?腦筋一時之間還轉不過來,璃依問「對不起,請問你剛剛說......」

「某個白痴抓錯人了!」小孩氣沖沖的頭也不回的快步移動開某扇門、然後只剩璃依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大廳

 

兩次都聽到說什麼抓錯人就絕對沒錯了吧,可是...抓錯人!找工作這種事情有人用抓錯人來形容的嗎?我是來工作的不是被抓的吧...還是說這裡是高級人口販子中心!?璃依這麼想著,雖然是個很奇怪的解釋,反正...就算了吧,再找其他工作就是了,怪公司也不可久待阿。邊想邊往門口移動,直到...聽到角落的門後傳來一些對話的聲音,是剛剛那個小孩子的聲音

 

「...是妹妹吧......寫的這麼清楚是夏盈...誰跟你說是姐姐? 啥?高中生又怎樣?你再聽錯一次沒有關係阿...上次是誰哀著回來的?這次踏出去就不必回來了。」那個小孩子在教訓人?

 

璃依一聽到妹妹的名字就傻住了,他們...想怎樣?「抓」錯,到底是什麼意思?

 

「璃依小姐、阿...抱歉,我不知道你還在。」忽然從門裡出來一個斯文的青年,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睛,很正常,裡面的咒罵聲跟哀嚎聲不斷,青年關上了門就回到了剛剛一進來時的寧靜「很抱歉敝公司的疏忽影響了您,我相信以您的才能,一定能夠在更好的地方得到發揮。」

 

璃依心理還是惦記著妹妹的事,所以也沒有多想的給了一個公式化的回答「沒關係的、很高興貴公司給了我這個機會」

 

最好是拉...連個面試也沒有。斯文的青年看著面前若有所思、眼神不免有些難過的小姐,也有一些覺得過意不去。送客吧。雖然這裡的"獸"們好像都很喜歡這一個很乾淨的人類。沒有欺負這個小孩。但是、既然是普通的人,這裡就是多待一秒也不可以,在多說安慰的幾句話浪費掉的時間對眼前的無知人類都是威脅。「那個...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事出突然...這是我們的一點點小小回禮,還有這個是希望轉交給令妹的」

 

兩個信封,有著璃依的名字的大概是不知道哪一家的禮卷吧,還滿薄的...另一個明顯高級很多的信封上面署名是赤夏盈的真是極大對比。對、夏盈的電腦能力比璃依高出很多很多,雖然相人相到高中去有些離譜...。璃依暗自探了一口氣,不知道是出於忌妒還是出於擔心,手一舉把兩封信一起從中間撕了。

 

「我被解雇跟我家人沒有關係吧。」雖然璃依很害怕對峙面前的斯文年輕人,在看過剛剛那樣的小孩子之後,眼前的人忽然變臉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是的、璃依小姐...」

 

「那麼請問、貴公司找我家有事嗎?」收起笑容,不知打哪來的勇氣,璃依跟斯文青年槓上「...不准動我、家、小、妹。」不過但眼一看之後才發現,對方真不是普通的漂亮。

 

碰的一聲,另一扇看起來很貴的辦公室門被踹開...

「吵死了!」一個跟面前的斯文青年不同典型的漂亮的人,一腳踹開那道門明明看起來很厚重的門。如果不是聲音的話,光看可能會覺得她是女的吧。挑染金色的核桃木色頭髮,一看就知道髮質不是普通的好,跟面前的斯文青年一樣長髮及腰

 

不過被眼前的兩個美男嚇到之外,璃依也被突如其來踹開的門傻了,忘了現在她在跟人對峙

「ㄜ...剛剛不過是撕了兩封信,跟講了幾句話...吵到在休息的人了嗎?」璃依這麼想,覺得很對不起眼前有黑眼圈的人,完全忘記現在自己應該要強勢一點...或是認清現在自己是很危險的情況中。

 

「對不起、我剛剛有些激動......我...先告辭了。」不能對峙下去!她沒有勝算,現在只想也只能離開這個莫名其妙又有點恐怖的地方

 

黑髮的有為青年,意味深長的看了剛剛踹門的人。璃依直覺性的轉身不管眼前這兩個美型男子要做什麼心靈交流,這家公司絕對不可以待,焦急的想確定她的妹妹現在平安無事。璃依推開奇妙公司的門走出來,邊走邊想有的沒的,心、很亂。

 

「他們會追出來把我殺了在去找我妹嗎?還是他們其他的人手已經在高中附近?現在高中還在上課時間、諒他們也沒辦法輕易跑進去校園裡。夏盈也不是會翹課的小孩,所以目前還不用擔心...今天我一定要找理由去接她下課!回家的路...就這樣那樣走,都是大馬路、應該不會有危險。回去先檢查一下公寓的安全梯有沒有躲人!」

「怎麼辦才好呢?又沒有認識的警察可以幫忙、就算有認識只是知道可能的危險也不夠請求支援...應該要臥底久一點好知道他們想做什麼嗎?找人一起去接夏盈?不行、我的朋友們中也只有我有學過一點......箭道...好像沒啥鬼用!?...在這種情況下...不能拖任何人下水...不能給在國外的爸媽添加無謂的擔心,在我可以確定現在的危險之前......等等......」思考中斷,是因為,太安靜了。

 

 

門被少女推開之後又關上,斯文青年的髮色已經瞬間變回淡淡的藍色

「璃依小姐...完全沒有被你發出的氣嚇到耶」

踹門的人什麼話也沒回

「或許她能留在這裡幫忙?」或許是覺得這樣找錯人、又把人立刻辭退有些不妥,也有可能是在大廳裡的獸們一個個看到她都很乖的緣故。

「這裡沒有她能做的事,再說、這裡不是人該待的地方」看了一眼剛剛在璃依眼裡一定沒有出現,盤據在大廳幾個沙發上的獸群們,還有其他的"人"

「是這樣嗎?可是她順利的踏進來了耶」一邊沙發上打牌中的人開口

「是血親的關係吧」男子忽然轉過頭看著門口「嘖、有麻煩了...就說不准找錯人」

 

 

 

......這是...哪裡? 與剛剛走進來的巷子景色完全左右相反,沒有任何人在走動,安靜的像什麼一樣...一般早上的街道會這麼安靜、連一台車一個人都沒有嗎?不安的感覺席上心頭,璃依閉上眼甩甩頭往前走。記得地圖上是標著走出這條小巷子就市會連接到大馬路上了。看、對面的7-11不就是自己最熟悉的嗎?心情稍稍放鬆下的璃依往前走,一踏出小巷,臉立刻垮了下來...四周、瞬間變成平原,有漂亮的草浪、幾棵大樹、遠遠的山影和野花滿地的那一種,覺得自己一定是太累了,璃依閉上眼,深呼吸、再睜開眼。草浪中有小、花、搖、曳,如果是平常她一定會蹲下來好好觀察可愛的花,可是...這裡不是城市裡嗎?連剛剛的小巷子、公司什麼的都不見了。就在想要往前走一步的時候,耳朵接收到了奇怪的話語,

 

「哦~~~是破界者嗎?好香的味道、吃掉好了吃掉好了~趁還沒醒來之前,吃掉好了~我最喜歡吃生的了~~」

 

「誰?」明明不是她聽的懂的語言,卻可以懂說了什麼。慢半拍的解讀完之後,璃依警戒的往四周看、周圍啥人影都沒有,又微微屈膝想看是不是躲了什麼人草叢裡。剛剛聽到的話實在太恐怖了,讓她有些腿軟

 

「看不到嗎?看不到嗎?那我就開動了喔~~」

 

唰的璃依的正前方有一把長刀俐落的劃下,嚇的璃依往後退一步

「再退一步你就會直接進到另外一隻的嘴裡了」

這次是一把匕首飛到身後,依稀只聽到一點點慘叫聲

眼前的是剛剛在那個公司裡,疑似被璃依吵醒、踹開休息室門的美型男子,只是...眼睛竟然是...金紅色的......

這年頭的隱形眼鏡都這麼...醒目嗎?有人真的會戴這種隱形眼鏡嗎?cosplay?藝人?代言線上電玩?不論如何、是這個cosplay人、好像瞬間救了她兩命?

「謝謝」微微的點頭了一下,璃依很冷靜的道謝

「你真的知道你在謝什麼嗎?」

「不知道...」只是直覺

「...連看都看不到竟然可以殺到這邊來...記得、以後千萬不要再到我們公司的小巷子裡...」

男子的話被另一個人打斷「雪見~你在這裡呀?」

「...」好像叫做雪見的cosplay男子掉頭就要走人

飛奔過來的,是一個有著狐狸尾巴跟狐狸耳朵的人,從背後撲上叫做雪見的背

「好無情喔~來~這是今天早上研發出的新口味、可以提振精神喔~」晃著手上的杯子,狐狸人正在極力推銷自己的新產品

「九傳,我不渴」雪見相當無奈的停下腳步,把背後的狐狸人抓下來

那兩個愈走愈遠

 

璃依看著這一幕幕的畫面心中想著......這是cosplay會場是吧?不然就是電玩宣傳廣告片場,她的視線已經在搜尋綠色小人,會有寫著"緊急出口",通常就是片場出入口的地方。然後,慢慢的移動僵直的腳

 

「等等、那邊的小姐~既然來了一起喝吧」

「喂、九傳...等......」

來不及了,叫做九傳的狐狸人已經晃著一條古銅色馬尾的頭髮瞬間跳到璃依的面前。兩個站在一起...其實九傳只比璃依矮一點點而已。

 

「要不要喝喝看?可以提振精神喔~我加了很多營養的東西,特調現打,天然保證,素材都是一級的貨,喝一點點嘛~給我一點建議...雪見壞壞、每一次都不給我建議...」看見有些猶豫的璃依,哀怨的九傳愈說眼睛裡的淚水也愈轉愈多

 

「謝謝你、我剛好口渴了...不過、我先喝一點就好。這不是你特地打給雪見喝的嗎?」璃依想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就像是路邊的飲料店試喝,喝一點點,應該沒關係吧。看起來這隻狐狸也應該沒下什麼奇怪的藥......吧。

 

破涕為笑的九傳,開心的遞了一小杯給璃依。璃依接過之後聞了一下味道,有著青草香味的果汁,清澈見底,也沒在想多少就一口喝了下去。不過一滑過喉嚨就...酸阿,讓璃依以為是不是喝到了濃縮葡萄柚汁,份量大概有一陣子都可以讓她不用補充維他命C了,不過卻有一種蜂蜜的甜味回干

璃依笑笑的對眼前的生物道謝,並且說出了中肯的建議「謝、謝謝你的招待。酸的很夠味,不過...加一點點成熟的甜甜的水果會比較好喔,這麼酸的話一般不容易喝太多的。」

九傳聽了她的話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

璃依看到狐狸的淚水又在打轉,心想該不會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吧...忽然有個拉力扯住他的右手,轉過頭一看,是那個雪見先生面色驚慌的抓住她的右腕,讓璃依正正的面對他

「你喝了?」雪見劈頭就這樣問

璃依不解的看著這個人,又是慢半拍的想到他指的應該是果汁,隨即愣愣的點點頭。

「你喝下去了?」雪見追問

 

"喝"還有分有沒有喝下去嗎?

 

璃依用奇怪的眼神盯著雪見,再次點頭

 

隨著一次次點頭,面前的人明顯的青筋暴長,放開璃依的右手,瞬間巴飛在一旁的狐狸在不知道從哪弄來的雜了一個火球過去「死狐狸、她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放送飲料之前給我有點常識!」,然後又轉過頭用憤怒的金紅眼直瞪著璃依「妳、陌生人的飲料可以隨便喝嗎?狐狸泡的飲料可以喝嗎?尤其這隻狐狸泡的飲料說什麼也不能喝,給我記清楚了!!」

 

「阿?」這裡不是cosplay現場嗎?我都要離開了還叮嚀這些幹麻,而且...除了酸到有點恐怖之外,其實還可以喝拉,應該會賣的不好就是了...

 

基於擔心,璃依轉頭看被火球特技砸的狐狸,看到尾巴著火的狐狸錯愕的看著璃依

「不是...這個世界的...而且是個人類...阿~~~~~~真的很對不起、把您拉進來這個世界...」慌張的狐狸阿...在你語無倫次之前是不是先滅掉你尾巴上的火比較好?

 

「什麼?cosplay的世界嗎?沒那麼嚴重拉...其實我的朋友們也曾經辦過一次小型的。而且我覺得你們弄的很棒阿~是哪一部作品的阿?我也好想去看看原著喔~」璃依一臉笑笑真心讚賞的說

 

換成是面前一人一狐臉一起變鐵青了。Cosplay...他們被當成是在cosplay。這對他們非人的人來說是讚美嗎?

 

「ㄜ...我本來就是狐狸族的喔~」狐狸這樣說然後揮一下尾巴,雄雄烈火瞬間就不見了

 

「赤小姐...這裡不是人間,你是哪隻眼睛看到這片平原是你剛剛要去面試的公司所在的那個城市?」

 

「...還沒面試就被刷掉所產生的幻覺吧...我現在一定在公車上、下一站該下車了」

 

幻覺?這麼簡單就好了...雪見挑眉緩緩的說「歡迎妳、加入鏡界。雖然以妳目前的樣子,連自保都難。我會跟上頭說說看讓你待在公司,別出來走動,以妳的樣子,走沒幾步就被生吃了...也不用費心去想要怎樣才可以不跟這個世界有任何牽扯,反正吃都吃了...」

 

這次換成璃依心裡出現了孟克的吶喊...所以狐狸人真的是狐狸人,那個眼睛不是隱形眼鏡,像是動漫中才有怪物想吞了剛踏進某個世界的人的劇情不是幻覺也不是拍片,那個火球是傳說中的魔法嗎?什麼叫做吃了都吃了?跟希臘神話裡吃了地獄的食物就是地獄的人一樣嗎!?

 

 

『歡迎妳、加入鏡界』

 

 

「什麼跟什麼阿?怎麼辦阿~~~~」這是璃依昏過去前最後的念頭

矇矇的,好像還有聽到「九傳、別再費心調那個果汁了...」

創作者介紹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希拉凱特亞
  • 早上看一半,晚上回來看完了~
    你每次都偷打好多才放上來XD(喂)

    是說「雪見」啊...這名字跟仙劍三女主角的名字一樣呢~不過也不用因為這樣改啦~
  • 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切一切放上來嘛~怎麼分好像都不大對,所以就乾脆打了多少丟多少。

    雪見...果然是個菜市場名XD~而且竟然是女的!如果寫出來的人物都有自己的靈魂,他一定很想把我巴飛吧...話說,會想到這個名字是因為上禮拜的日語會話課說到花見、雪見、月見這三個詞,所以就忽然決定用雪見!(..上三個小時的課偶爾會想要胡思亂想咩)

    目前也還在劇情腦內暴走中,有點恐怖的感覺...
    >>>>>>>>>>>>>>>>>>>>>>>>>>>>>>>>>>>>>>>>>>>>>>>>>
    希拉~我問你喔~你的頭髮還很捲嗎?
    前幾天我手笨洗完頭之後因為太熱隨手綁了一下,結果捲捲有一點點被弄得有點變大捲~好難過阿~

    jenny25500719 於 2009/03/18 09:35 回覆

  • 希拉凱特亞
  • 變大捲?是變得跟我的一樣嗎?@@
    我的現在當然沒他當初吹的那麼捲呀~或者是說我自己也不喜歡太捲。
    目前捲度~嗯...我也不會形容耶XD
    反正有沒有用烘罩、慕斯弄出的捲度會不一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