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橋段在小說、電影、動漫情節中,總是緊張刺激吸引人觀賞。不管是那個老是把爺爺名號掛在嘴邊的、10幾年也長不大的、還是那位在霧都的…,他們的事蹟不少人都很清楚。那些故事之中,我們只能看到某些角度的場景跟焦點。能學習的,也許是推理跟洞察人心的精神吧。但是如果面對真正的360度的犯罪現場,是怎麼蒐證、怎麼推理的呢?在踏進李承龍老師的教室前,我從來沒有真正認真想過,也沒有想過,犯罪會潛伏在哪裡等待時機飛撲路人跟特定的人。

 

在修課之前,早有耳聞老師的課會有身家調查,原以為是很奇怪的東西。真正聽了作業解釋之後,是要交出一份自我履歷跟上台自我介紹三分鐘。其實是很合理的東西,尤其是大四下的現在,多一次練習機會都會感謝到想哭。老師、助教、同學都分享了不少人生的歷練,就像在鼓勵台下的同學一起去開發自己燦爛的履歷。

 

完成了第一次的作業,聽了幾堂課,我終於知道「只要有兩個人,犯罪不可能完全杜絕」不是開玩笑的話、也不是小說台詞、也不是某個遙不可及的世界的遊戲規則。但是也許可以從了解犯罪手法中找到一絲保護自己的可能,所以在這一堂課上會接觸到很多案例,下課後的作業不少是觀察吃飯時間看了會想吐血或噴茶的社會新聞。吃驚、不可置信的同時,那是真的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功課量光是我這個旁聽聲聽到到會肅然起敬,還附有繳交期限。

   

    老師的課以真實感聞名,不管是在說犯罪型態跟舉犯罪實例…還是…真的會有現場照片。第一次看的時候,課前我已經做了很多心理建設,但是看到照片還是讓我當機了。對一個國高中生物課本上某些頁面充滿了便利貼的人來說,這衝擊還不是普通的大。我真的很想請教那位說她是一邊吃包子一邊看照片的前輩,到底怎麼辦到的!?高中的時候,有個學姊立志要當醫生。那個時候我問過她要解剖難道她不害怕嗎?她當下立刻用很嚴肅的表情跟我解釋她怎麼面對大體老師,詳細的字句我已經無法背出來了,但是大意是他們在生命終結之後願意供向學之人窺探生命的樣貌,要用嚴肅、尊重、感謝的心去面對,他們很偉大,一點也不可怕。但是我那時還是覺得很恐怖。

   

    第一次看到現場照片,有一種要人格分裂了的感覺。心裡有三分之一在尖叫(不斷慫恿自己趕快奪門而出),三分之一在冷靜分析(不斷跟自己說要看清楚細節),最後那一部分已經當機了,所以很安靜。分裂了整整兩天。打開電腦決定要不要退選的時候,還是非常猶豫。退選了之後,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通知助教跟老師,報告一下有個學生落跑了。敲著鍵盤,之前分裂出去的三分之一,竟然就給我開始打起來自己的推理方向了!?打著打著,發現內心孟克的吶喊聲當初因為太多,結果有些細節根本沒看到,當下又變囧臉。看了一眼時鍾,接近半夜。立刻又想尖叫逃跑了…開始哀怨自己的頭腦幹麻不要在隔天正午才想打這封信。

 

已經逝去的人把他最後的身影跟案件給想要知道犯罪面貌的學生當作例子,我雖然選擇了退選,但是我覺得…我對這位例子先生有責任,不該因為恐懼就尖叫一聲逃跑不去正視、當作沒發生過…當作沒這件事。學生可以從大體老師這個角度去看照片,但警察要面對現場,對方可不是自願在那的。後來下一個禮拜我沒有去上課,下載了錄音檔回來聽老師跟同學的推理,發現我還有很多細節沒有注意到,包括推理這位仁兄是哪位的過程。再下一個禮拜,我成為半個旁聽。聽課聽一聽,有時候跟朋友聊天時也可以告知一些東西,像是典型的網路犯罪的型態。大家也說從來都沒想過這麼多,都很直接的下訂單了,其實我前一天也才剛買二手書。

 

  哎、結果我還是落跑了……這是一堂很豐富的課,很難得可以修到,老師、助教、學生都很認真很熱血。雖然我從課堂中落跑了,但是我不會從真正的生活中逃避,至少…不會不看社會新聞了。雖然不會成為一個警察,但是要學會保護自己、判斷有無危險。

創作者介紹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