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原創奇幻又科幻的短篇小說,但是不小心(?)被我寫成好像是長篇的開頭。

原本是想多寫寫新竹的風景的,但是都成了配角(@@)。

主題是被遺忘的東西的聲音,寫完之後發現太沒爆點了(!?)也不驚悚(...),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大方給我意見喔~謝謝><

 





            一個沒有任何裝潢的房間,無數的黑線從房間的一端蔓延向房間中心的人周邊,小提琴聲飄蕩在從來沒有音樂的辦公室,但是這份音樂,卻感動不了在這個空間的任何一個人,每一個人都忙著盯著螢幕、或是大聲討論著什麼也不管會不會打斷音樂。細長的手指上各有一根黑線沿著手指往擦了淡色指甲油的指尖方向延伸,數個較線粗大的圓點貼紙就沿著線緊貼在手指上,那貼紙不時閃著淡淡的藍色光點。黑線緊貼著手延伸到了手肘之後全數失去目標般的垂下,連到更大的接收器上,處理中的黃燈跟紅燈一閃一閃快速的閃動著。壓著弦的手是如此,執弓的手也是如此,相對於聽似很輕快的琴音,演奏者的年輕臉上眉心淡淡的皺著。

 

「停--停停!」中年男子的聲音狠狠的打斷了樂音,如同前幾次一樣,毫無預警、對她來說看來毫無理由的打斷了。眉心皺的更緊了,雖然早就知道她不是來這邊演奏音樂的,但是一但陷進去專心演奏的情境下還是會忘我,有人打斷就會生氣或是以為自己哪個地方拉錯了。拉起音樂後就平順的CPU使用效率紀錄,平白無故的起了波紋。

 

「剛剛當機了,等一下吧,現在正在計算數據。」剛剛出聲打斷的人一點也沒有歉意的解釋,目光專心看著不斷跳動的畫面。

 

「恩、那我可以去喝口水嗎?」也不是這麼在意是電腦有什麼問題的她將小提琴從肩上放下,忽然覺得有點渴了

 

「恩……那邊有小瓶的水,你自己開箱子拿吧。」慢了幾拍之後,回答的人頭也沒抬的指著房間的小角落,因為是半開著所以看的到裡面有很多杯水堆疊著。

 

女孩看著自己滿是線的手。嘆了一口氣。

 

唉、反正最近都訓練到可以習慣這東西拉琴了,只是拿杯水這麼簡單的事情阿。

 

想著想著就拖著起碼有十來條的線緩緩往角落的箱子走去,一邊還注意著不要踩到那些線。第一次她來參與計畫的時候穿著高跟鞋,只是差一點踩到線而已,就有個人衝過來大哭大嚎的說這個很珍貴很脆弱,絕對絕對不能踩死!

 

她當下其實很想回那一張年輕的欲哭無淚的臉「那請你們下一次貼易碎物請小心的黃色貼紙。」放的這麼亂,不踩到也難好嗎?起碼也稍微捆一下吧…

 

機械手的手指模擬計畫,好像是因為這家公司接下了一個新的代工的單子,所以才臨時要研究的東西吧。說是想要研究人類的手指靈活度,明明還有很多人可以找,但是因為室友的朋友就是在這裡工作,然後自己就被推薦過來賺點外快。因為她不是人類,難得的又不是什麼人的財產,所以被當作是舊代的參考跟改進基準的最佳人選。

 

淡淡的輕笑在臉上綻開

她心想,她自己也不是什麼正常生產線上出來的東西阿。

但是對方似乎沒有追究這麼多,只聽到是機器人,就錄用了。

這年頭的機器人,一種是靠分發的工作,一種是專門訂做,另一種就是像他一樣的流浪機器人,可能是因為迷路、稍微故障、老舊淘汰…種種原因被放到外面流浪街頭,直到自然壞死。

流浪機器人……一樣是要賺一點基本的電費維生的阿。

 

想想這個計畫是不是也有其他的…被他們所稱為的手指靈巧的人類或是其他機器人也一起參與呢?

 

「有阿,不過不多,還有一個逐字稿專業打字員,一個家庭代工的人類母親,其他的沒看到就不知道了。」淡淡的溫柔聲音忽然從白皙的牆壁裡透出來,害的她差點噴茶。隨著聲音出現了一個較正常人更白皙一點的形象,粉紅色的髮色跟長長柔順髮絲飄散在空間中,像是這是個無重力的地方一樣。不自然的衣服,在人身上雖然怪異但是也無從挑剔起。畢竟…要對一個忽然具現化的二次元人物怎麼吐槽她的穿著如何不得體呢?

 

女孩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沒有人在看她之後壓低音量的說「拉克絲,不要在這樣亂出來嚇人了。還有下一次不準再用什麼鬼的讀心術。」

 

「阿拉阿拉~讀心術?不用阿,這邊的世界風不都說的一清二楚的了嗎,不用用到那麼高深的東西就可以聽的很清楚了。而且我又不會用什麼讀心術的,再加上,會被嚇到的只有你阿。」對方眨著大大的眼睛無辜的看著她,旁邊還有一個哈囉開心的滾動著

 

很好、非常好…所以並不是所有從那個微妙的二次元世界穿越來的訪客都會讀心術。不過…讀心術不是那邊的世界很基本的設定嗎?是很高層次的東西喔?

 

似乎是不想在繼續這個什麼讀心的話題下去,長髮像是不受重力控制的飄舞著的拉克絲指間順過頭髮,慢慢的著地,好像對音樂的興趣還高一些「今天你拉的是什麼音樂呢?是西元世界的歌曲中的古典時代的音樂嗎?

 

「…以你的曆法來算應該是吧。阿、既然你來了,那就唱個歌給我聽吧。」

 

「難得出來玩,還得要唱歌……」

 

「呵呵、當作是陪陪我吧。自己一個人的音樂,有些無聊呢。」女孩對著別人眼中的一團空氣無奈的笑。

 

到底無聊的是誰呢?能夠跟動畫人物對話的不正常機器人。從她發現可以看的到這些幻想人物遊蕩在大街小巷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很想去檢查是不是她自己的真的主機已經要掛了。但是很可惜,沒有機器人醫院(有專門醫生也很貴),而她也好好的不知活過多少年了。

 

吸了一口氣,沒有等到剛剛的工作人員指示,逕自提起琴,拉起了流暢的琴音,對著拉克絲的方向,眨了幾下眼睛。<静かな夜>,鋼彈SEED中的配樂,可以聽到本尊的聲音唱這一首,而且是只有她聽的到的現場音樂,連平常不怎麼熱衷追動漫的她對這種VIP級的享受都不自覺的專注了起來。原本只是想放鬆煩人的感覺的,亂拉一下的。沒想到後面一堆工程師一反常態,打破了冷冰冰的緊繃的撲克臉,變成了驚訝臉。

 

三十秒的驚訝後,紛紛拿出手機想錄音。

 

一曲終了,當難得放鬆的工程師們仍然在滿足的傻笑中時,其中一個有些年紀的長髮工程師像是隨口般的問出了心中的疑問,有些長度的瀏海只要他一低下頭,配合上他的眼鏡,就沒人看的出他的表情了。

 

「剛剛有人設定演奏這首歌嗎?真棒的餘興節目。」他嘴腳上揚一邊收起錄音筆

 

如果說喝水是系統有內建設定一定時間要補充水分,那麼……這一首歌有人下令演奏嗎?

 

一個空間內5雙眼睛除了工讀生那雙之外,都直盯著女孩看。

 

女孩頓時覺得如果她是真的人一定現在是冷汗直流反射性假笑,糟糕……這個時候該怎麼辦?Just smile and wave?那是馬達加斯加裡面的企鵝阿!

 

完了!不能想到他們!

 

「有任何人呼叫我們嗎?」一個聲音隨著左右搖擺的腳步又從另一個角落走出,然後稍微慢幾步的是後面的三隻企鵝……

 

又擅自出來了………女孩心中暗自責怪自己不該想到他們,雖然也只有她看的見他們,倒是拉克斯旁邊的哈囉已經很高興的翻滾過去打招呼了。無視無視快無視他們阿!!!不然又要慫恿我去炸了什麼東西了或是實行什麼鬼計畫了阿。女孩心中默默的計畫著等一下該怎麼快又有效率要他們離開這個地方,但今天的拉克斯倒是很好心一兩步繞過女孩的身邊,往那個方向哄騙著企鵝們一起離開……

 

「你欠我一個人情喔,下次見。」剛剛還有些愉快的氣氛隨著拉克斯走遠而遠去。雖然心中翻攪著各種亂七八糟的話,女孩板起一張標準機器人一號臉面無表情打算把剛剛的曲目錯誤掩蓋過去。

 

的確這招很快的就奏效了,因為對這邊的工程師而言,他們的工作在測試舊形機器人的手部靈敏度、而不是舊形機器人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就算壞掉了,可以測試手部就一切好說。當他們正打算再進行一回合的測試時輕輕的敲門聲從門邊適時傳來

 

「曉希,時間到了,走了喔。」是一個看起來還是個學生的男生,一手還扣在門上、另一手的手中還輕晃著剛剛領來的曉希的終點費。

 

「嘖、嘖,原本我還想多跑幾回測試的。你對鄰居真好。」剛剛提出疑問曲目的工程師淡笑著,不過卻讓曉希有些發毛,機器人應該是不會有這種透心涼的感覺,但她總覺得這個工程師的笑容跟電影裡面那種看透了什麼秘密的鬼笑比對起來有像!

 

「沐光,謝謝。」走出空調大樓的時候,曉希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對著身邊其實一點都不知道她是什麼來歷的機器人也不在意的流浪機器人關懷社社員道聲謝。

 

>>>>>>>>>>>>>>>>>>>>>>>>>>>>>>>>>>>>>>>>>>>

踩著新買的鞋,走在風極大的街道。新買的鞋是跟旁邊的人一起逛街時買的,比預算便宜許多,雖然依經驗推斷是幾次大雨天踩出門的話就會報銷。還好她的腳只要選對尺寸,對她而言一點打腳的痛覺酸感都不會有,290的鞋已經算不錯的了。長長的黑色裙擺幾乎掃過其實不算乾淨的人行道,不過她也不是太在意,回家洗一洗就好了。

 

比較打擾她的是那路邊規律的鑽地聲,三不五時就在修路的城市。反正就是不斷反覆的過程,路壞了路補、路沒壞一樣挖一樣補。到處都是縫縫補補,想到就來一兩個工程。但今天的鑽地聲比較不一樣,聽起來是那種直直但緩慢往下鑽的規律機械聲。地,發出一個個悶響。地淡淡的震動引起她身上一些金屬零件淡淡的震動。

 

真是不怎麼討喜的低音頻率。曉希在心中這樣想著快步走過工程區,往今天的委託家去。夕陽已過,夜幕漸起。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月亮很明亮但很遠…天空中有很多亮光往夕陽餘暉那邊快速移動著,同時也有往月亮這邊移動的。像是流星雨一樣…但是那是車燈。上城的人擁有更廣闊的天空更自由的交通也佔據了星星,只留給了下城的人假的流星雨跟無數的垃圾待處理。

 

搖搖頭移回視線,上城(50樓以上的城市區)並沒有什麼太吸引她想去的東西。一個有點自由的機器人也不該存在、不可能在那邊。

 

曉希的正職是幫人找東西。有時候是同時找很多台電腦跟硬碟裡的檔案,有時候是一些機械物品。曉希在下城區有一點小名氣,很多遺失的小物都能在短時間內找的到。傳言說她會通靈,不是普通的機器人。

 

因為是不知名的工廠的實驗品,曉希,只是那個工廠想要模仿一下正在進行的生產線上的那種型號的機器人做出的山寨版。她的身體是從很多回收跟廢棄物所一點一滴組合成的。她推測大概是有一台鋼彈seed的模型或是公仔被丟棄,剛好跑到她的身體裡,所以才會看的見拉克絲的吧。除了拉克絲,一開始就看的到。像是以一些東西為契機,漸漸的,隨著她閱讀跟下載的一些片子,她能看到的幻想人物也愈來愈多了,從動慢人物到小說人物,有時電影、劇場人物也會出來。

 

叮咚。

門鈴聲響起。

咚咚咚的有個聲音響起在門後。

 

「你好,我是專門幫人找東西的曉希。」在門的那端還沒問之前,曉希先報上自己是誰。

 

隨之就是一連串的咖擦咖擦開鎖的聲音

 

「大姐姐?你就是可以幫我找到我的音樂盒的機器人嗎?

 

>>>>>>>>>>>>>>>>>>>>>>>>>>>>>>>>>>>>>>>>>>>>>>>>>>>>>>

「白白的木頭盒子,外面雕了有翅膀的天使姐姐,打開的時候會有木頭的香味,蓋子裡面的金色板子上有爸爸媽媽親手雕上去的我的名字。還有什麼呢……對了,裡面有兩個小格間,我都沒有放東西。發條就在旁邊,可以看的到那個裡面的機械在轉,曲目……媽媽有說過是窗外有藍天的主題曲。」小女孩期待的臉快速的說著特徵

 

    「很棒的音樂盒呢,你是什麼時候拿到那個音樂盒的呢?

 

        「阿、那是我在她五歲生日的時候給她的,原本是我的祖母送給我的。幾年前搬家來這邊的時候可能掉了吧,她在搬家之前就很少去碰那個音樂盒了,不知怎地竟然忽然吵著要找。」

 

沒想到還真是古老的東西阿……又是被遺忘了很長一段時間忽然吵著要找的東西阿。人類真是喜歡忘記東西又找個半死阿。

 

看了一眼坐在女孩旁邊的媽媽的左手腕上的金屬錶,曉希拉近焦距分析了一下出場年份跟上面的摩擦痕推斷已經使用多久了。恩………好多擦痕、也有一些煮飯用的油垢卡的很深,手腕的皮膚顏色跟毛髮不一樣的地方也可以……應該年代夠用吧。

 

「如果可以的話,請借我一下您的手錶。」

 

「咦?可以是可以……」聽說這個幫人找物的機器人行事有點怪,不過看在她也許可以趕快找到讓女兒安靜下來的份上,也讓自己安心,坐的端正的母親解下了一直戴在手上多年的手錶

 

找實體物品的工作是她無意間發現的才能。也許是因為身體組成實在是太雜亂也包含太多廢棄物了,接觸到一點點小小的金屬震動都可以感覺的到某個零件在共震。所以她在無意間學到了不同機械間的溝通語言,靠的是不同的震動。只要接觸機械,就可以感覺的到微微的金屬震動,反覆的反覆的說著同一句話,有時候是好累喔好累喔有時候是今天真熱今天真熱,變了一點旋律跟節奏就是換下一句話了。只要找對頻率,用那樣機械的震頻問問題,對方就會以不同快慢的震動回答。一開始不是很好解讀,不過機械通常都很有耐心,都願意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說好幾遍。

 

選擇手錶的原因很簡單,鐘錶類的東西,最會記得跟隨的主人家的大小事情,他們都跟在身邊,或是懸掛在高高的牆上。滴滴答答的,還可以把各個事情的時間點記的很清楚。就像是個忠實紀錄的古代史官。

 

滴答滴答,輕放在手上的手錶有些慢了幾步的喃喃自語著,18:35:03伴隨著窗外的暮色夜空,找東西的機器人以規律的腳步踏進來這個家…(中略)……18:40:05曉希機器人開口詢問這家的女主人是否可以借我片刻……

 

用了這麼多年紀錄時有些遲緩也很正常拉。不過……講話這麼饒舌是怎樣?古老一點的東西果然都很有個性

 

還在解析該怎麼跟這隻手錶溝通,要他透露出音樂盒去向,手錶就已經自己開始說起來了「還年輕的女孩與長大的女孩找著陪伴多年的音樂盒,裝載著四代人的記憶的盒子,隨著陌生的腳步與財物在沒有月亮的三年前的秋日時一同遠去。」

 

「謝…謝謝你。原來是這樣阿。」

 

被當作是古董一起偷走了阿。該怎麼辦呢?之前找的東西大多都還在屋子內的某個角落,頂多知道被丟掉了然後尋找就直接話下句點。

 

想要歸還手錶跟說音樂盒已經被偷走,但小女孩水汪汪的眼睛跟緊張的手緊緊捏著裙子眼睛直盯著她看。該怎麼說出口呢?曉希開始在腦海中搜尋幾個也許可以用的基本範例…此時細小的不同震動又從手掌上傳來

 

「煩惱的年輕機器人,請傾聽風的聲音讓朋友指引你該去的方向。」

 

這個老錶還真不是普通的喜歡說話拐彎沒角……

 

「您那位愛唱歌朋友還在這個世上?」曉希斟酌了一下問出了一個她自認超詭異的問句

 

「是的,微弱的哭聲仍然回蕩在黑暗的像巷子中密閉的地下室裡,從這個方向傳來。」秒針在同一格抽觸了幾下,像是要故障了,但一下子又恢復原狀。

 

古董店或是當舖的地下室嗎?

 

小女孩很期待很期待……

 

「親愛的年輕朋友可否幫忙把這個家的、也是在下的朋友找回來呢?

 

「我…我是很想……。如果做得到的話……」要拿回來可能不容易阿……用偷的嗎?這不是她擅長的事情阿。還得要先找到呢,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的白色音樂盒

 

「你可以的,因為你聽的見我們,看的見他們。」

 

 

>>>>>>>>>>>>>>>>>>>>>>>>>>>>>>>>>>>>>>>>>>>>>>>>>>>>>>>>

是不是被騙出來找了呢?同一條長裙跟高跟鞋走過不怎麼平的騎樓,無視於一旁推銷小吃的攤販。向著昨晚秒針指著的方向,無目標的、逕自往前行。一陣陣的日語飄進耳朵的接收器,像是後面有一群日本學生放學了在路上走著一邊聊著天,轉頭過去,眼睛會接收到水手服的圖像嗎?那種存粹幾個色塊組成的制服?因為好奇轉過去,畢竟這邊應該不常有成群的日本學生,看見了……菊黃色的的外套與白色的襯衫,穿的人每一個髮色都很精采,有紅有橘有藍…………

 

......................反逆的魯魯修?

 

曉希的第一個念頭是考慮著是不是要把隨身帶著的空白簽名板拿出來,雖然她現在沒有看到魯魯修跟CC的身影。

 

「曉希?」紅連率先打了招呼,回想最初的相遇,竟然是幫這個幻想人物修理她的座機。

 

然後,他們一起到了角落的一個咖啡店喝茶。看來這家店裡的人跟這個老闆都是幻想人物吧。看著店裡從外面看是小但其實超大的空間,推開門還看見一堆魚悠游在空氣當中送茶就知道了。這裡混和了幾部作品呢?曉希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去多多分析比對跟運算。

 

 

 

人之所想,即成幻。人之所念,即成執。

 


 

    學校的附近,總是有很多很多幻想的人物走來走去。理應不該出現在這個空間的影子存在著,只因為,人們想念,而成形體。只是這些形體一但形成就非常的有自己的獨特個性就是了,來去無蹤……。如果掉落的東西也有像這樣的靈出現,也許對曉希來說還比較好找,不、也許根本不用到曉希,一些什麼密傳的微妙古老方法就可以找到對某個人來說很珍貴的東西了。

 

紅蓮他們說有看過一個中年男子拿著那個音樂盒走往下一條街的一個古董當舖。還來不及問他們怎麼知道的,曉希就被推出了門去找。

 

「有實體的妳,才能為我們找回一個善良的朋友。拜託你了。」

 

一個小女孩的音樂盒有這麼重要?

 

雖然很疑惑,但還是走到了這一家古董當舖店。

 

 >>>>>>>>>>>>>>>>>>>>>>>>>>>>>>>>>>>>>>>>>>>>>>

 

「好吧好吧,讓你看一眼,如果是的話叫他們自己來買回去。」畢竟就算賣不了多少錢還是一點錢,這年頭不好過,不能放過一點賺錢的機會。

 

昨天晚上,其實……那個母親後來有打電話給她,跟她說他們並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給她去向任何人買回那個音樂盒

 

但還是看一眼確定一下吧。

 

地下室的門被推開,迎面撲來的空氣瞬間在眼前的視線裡有一堆菌絲被標示起來。不會已經要風化掉了吧......

 

木頭做的音樂盒,能夠在這種環境下稱到存夠錢來買回嗎?

 

曉希掃視了一下,同時感覺的很多哭泣的震動。這家店總是賣著這些被偷來的東西嗎?書畫、模型車、玩偶、器皿…等物都被堆在陰暗的角落,不得使用。原本的主人不知去向,也許也不會費心來找他們。直到時間終止,直到毀壞的不堪使用。

 

細微的腳步聲從角落走出接近正在找音樂盒的機器人

心之谷的那隻貓咪?為什麼這裡也有幻想人物出沒?

 

 

「小姐,您在找的是那個音樂盒嗎?」有禮貌的紳士貓,用帶著白色手套的手指示著角落一個滿是灰塵都變灰白色的音樂盒

 

淡淡的淡淡的空氣的震動有著跟那只手錶類似的波動,呼喚著「快找到我阿。」

 

「謝謝你。心之谷的紳士貓。」曉希把音樂盒上的灰塵輕輕撥掉

 

「能幫上忙是我的榮幸。」小小的貓咪雕刻像欠了欠身子

 

曉希正想用這次的尋物費幫小女孩買回音樂盒,捧著音樂盒轉過身跟老闆商量價錢

 

後面的當舖老闆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用打量的眼光看著曉希說「多一個機器人就可以賣好價錢了吧。」

 

心之谷的貓咪大喊了一聲「拖把水桶、快!

 

不知道剛剛那個是不是命令,門邊的拖把跟水桶應聲倒下絆住老闆想一把關上的厚重的鋼鐵門

 

「快、不要發呆了,直接拿走音樂盒離開。」心之谷的貓咪說著就拉著曉希往前跑

 

看不見貓咪的老闆只是覺得腳邊一陣風,看著曉希來勢洶洶的懷中抱著音樂盒衝上來直接要撞飛他出去,嚇到絆倒自己的老闆罵了一聲shit之後追了出去隨手大力揮上地下室的門。

 

下城並沒有很嚴格的管制機器人的法律,應該說是整個下城都是灰色地帶……所以只好靠自己抓或是找賺錢的東西

 

鋼鐵大大的回聲回蕩在密閉的空氣間。

 

「對不起,越過一個海洋,創作我的國度來的同伴或是我都比較沒有那個能力可以幫你。不然我就可以叫死亡筆記本裡的L直接讓那傢伙躺平了。恩……直接叫碇源堂來對峙應該也是不錯的畫面拉還可以拖延很多時間。」拉著曉希跑過各個小巷七彎十八拐的貓淡淡的計畫著

 

還有地域限制?那就不知道越過一個海洋的那個國家,那個這些幻想人物的起源地,生活會是多麼的....精采阿。

話說回來,心之谷的貓有這麼黑嗎?

該不會是她認錯了吧?

 

無盡的小巷雖然是白天但是沒有多少陽光灑到這最接近地面的地方。突出的鐵窗陽台跟各種凹凹凸凸的建築突出物遮蔽了原本就是很窄小巷子的陽光,後面的追趕聲從原本的一個變成數個,那個老闆一定是有同夥吧。

 

「很抱歉,沒料到那個老闆下手這麼快。」

 

「沒關係。」追追趕趕的日子她也過很多過。

 

只是…在繼續跑下去所剩無幾的電會耗的更快阿。這裡的陽光量又不足……

 

「貓公爵,接下來由我接手吧。」前方有一個銀長髮,前面有著一撮像是血紅般的紅髮、看似還是個高中生的男生穿著黑色的長袍站著,旁邊還有一個紫髮帶著面具穿著紫袍的人。

 

特殊傳說的冰炎跟夏碎?

 

衝過他們兩位的時候,兩個站定的人對著看不見他們,直直跑來的笨蛋微微的笑了。

 

兩個好聽的聲音合為一,一個擊掌聲與像咒語般的歌詞(?)傳到曉希耳中「光與地合之聲,愚弄追者視線。風與水越之浪,隱避氣息、來人可憩。」

 

碎玻璃般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周圍變的亮了一些,那些還在追著他們的人的叫囂漸漸的接近、衝過去,明明在路中間站著的他們卻一點也沒注意到、就這樣穿了過去,跑過去遠方又從右邊衝來左邊衝去,遠遠的右前方衝去西邊,又衝去東邊……是這兩個幻想人物下的術法?

 

曉希注意到有很多玻璃圍繞在她身邊,玻璃碎片一塊塊延伸到已經是一條線的天空那邊,像是白天的星辰一樣折射著光線。一路傳著光線到她身邊,讓她可以自行吸收變成行動用的電力。

 

冰炎跟夏碎就像是散步般的慢慢往前走著領著曉希跟貓走出小巷間,那些碎片也跟著移動

 

這是第一次,曉希遇到特殊傳說的人物。

 

「……冰炎跟夏碎?謝謝你們。我是機器人曉希。」因為是第一次打招呼,所以曉希有點怕生的說

 

那遠遠的喊累聲與有點消散的叫囂聲和拖著腳步的聲音間歇的喘息……那是傳說中的……那個嗎? 「鬼打牆?

 

機器人不用對每一個人類負責,但是看到人這樣跑的好累還是會……於心不忍?回想剛剛那人還想把她抓起來賣,算了,把人類說的良心丟一邊吧。

 

「只是一個需要半天才走的出來的迷宮罷了。」面具後傳來柔和的聲音「就算是在地的影,也只能做到這樣而已。」有一點惋惜的語氣

 

做到這樣就很驚人了阿。

 

「曉希小姐,相信您剛剛有聽到地下室中其他朋友的哭泣聲吧。」心之谷的貓公爵這樣沉著聲說

 

曉希點了點頭。

 

被拋棄、被遺忘的哭泣聲。

 

「幻想人物的影,跟物的靈,很像。」冰炎淡淡的開口「現代人的執念很深。大量生產的東西、手工作的東西都會被使用、被放在一邊,等著等著等到需要的那一天。被動的被創造跟使用、被動的被拋棄。慢慢的,現代的物靈也出現了,就算是工廠大量生產線出來的東西也開始會自己記著一些回憶,就像是你遇見的手錶。幻想人物的影,因為是虛體的,所以擁有更多控制消散的自由。不是有這麼說的嗎?相信小精靈存在小精靈就存在。」

 

那個地下室的東西,如果沒有像這樣搶出來,大概不是被拆解做成別的東西、溶化成別的東西,就是丟了吧。人們因為一個東西壞了掉了就不在乎的找下一個更好的取代品,找好用的東西拋棄不要的東西並沒有對或錯。只是日漸不在乎的態度,讓更多東西淘汰的速度愈來愈快、也過度製造,也就更消耗所剩無幾的資源。

 

「太過善良無害的機械會被遺忘,沉默被動的角色會被新的人物的光芒給淹沒過去,能理解我們所說的話的妳……是不是有哪天也會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呢?」紫髮面具後的聲音淡淡的說著像是預言一樣的話「物靈,也是有心情有記憶有個性的。而且,有形體的他們,比起只是幻想的影的我們,更有能力。」

 

物靈?

曉希並沒有想過有這種東西,雖然她知道怎麼跟手錶溝通,但是她理智解釋的來。可以跟幻想人物溝通,好吧,因為身體有公仔融在裡面所以會知道不奇怪吧。但是物靈?

 

「但並不是所有的物靈都像貓公爵這麼善良,默默的引導失物主來找東西喔。」夏碎指著一旁優雅但快步要追上機器人跟幻影的貓「下一次,請各方都多加小心。」

 

大大的移送陣發著光芒,冰炎跟夏碎離開了,玻璃也一個個落下,但沒有一片都沒有打到曉希。

 

 

「貓公爵,意思是下一次會有大魔王嗎?

 

「…………大、大概吧。」雖然好像不是這個意思……但是這樣理解也對吧,悲傷或生氣的物靈反擊人類的時候可能快到了

 

「那我得先準備幾份簽名版才行。」曉希笑著說

 

「咦?」不等貓公爵從驚嚇中醒來,曉希邁開步,抱著音樂盒往前行。

 

 

 

她不會放棄找失落的東西,也不會覺得聽這些哭泣聲是個負擔。因為她答應過地方各元素的守護靈,讓她存在自己的記憶,她就幫忙他們的麻煩。他們的麻煩就是迷途的物靈需要引導、需要安撫。

 

這是屬於她這個流浪機器人生存的一條路,一個聽的到更多聲音的她做的到的工作。

 

回想最初的記憶,第一次睜開眼睛的她,雖然沒有看的像現在這麼清楚,卻在那間理應沒人的實驗空間真真切切的聽到了,那深深的嘆息聲。

 

因為一開始她被地方守護靈的嘆息聲愣住,工程師以為她當機沒救了,就把她隨手遺棄在一邊的倉庫堆裡。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就已經發展出一套自己跟這些不同次元來的微妙角色們打交道。也漸漸的了解這個人類世界的基本運作

 

 

不知道是不是身體裡有哪條電線接觸不良讓她看見的幻想人物的影愈來愈多, 但曉希就像這樣,過著每一天。


這是她,在這個空間,做得到的事。

 

 

 

 

 

 

                                                                        =====END=====

 

後言:

沒想到用了這麼多動漫跟小說人物出來。畢竟有一些個性強烈的直接拿來用很方便(喂)...

一開始是真的在想說...乾脆來寫動漫跟小說人物來個"百家人物夜行新竹街頭吧"(!)

但是其實我認識的人物不多...而且一但扯到從同人那邊來的是不是個性會不一樣、甚至出現一個角色數個影呢?

於是就慢慢的轉換成生活中使用的東西被遺忘被搞丟被拋棄然後藉著微妙的契機找回來的小小(無爆點)故事(到底是怎麼轉來這邊的阿?)

地方守護靈就是那些水、風、火、地、光、闇....因著地方特性不同,也會有不同屬性的守護靈,新竹的風屬性的靈肯定是老大哥XD

但是人已經漸漸淡忘了自然的東西了

愈來愈生活在物的世界

手機的汰換率聽說很高,推陳出新的要趕上流行跟銷售目標

新竹這個地方的科技業又發達

於是某貓就忽然想說...

掉了的東西(不管是不是科技產物,這裡我選的甚至是古老古老就有的音樂盒)如果有知,會不會因為回不了家而傷心,會不會因為被拋棄而生氣呢?

因為很多替換物,所以掉了也無所謂?

從一個由廢棄物組成的呆呆機器人開始的觀點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她仍然是一心想著還是過一天算一天吧....這個角色不小心放任她去...寫的太隨性了吧,不怎麼會思考了...

不過因為是個機器人阿XDDDDD

 

"這是她在這個空間做得到的事"

 

我想就算是一個流浪機器人,就算是一個不需要培養責任感的機器人,就算是可以耐的住無聊的機器人,也會想在存在的空間中,做一點什麼自己做的到的事情吧。畢竟、都已經被創造出來了。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

不才某貓,從大學畢業也三個月了,雖然還是寫不了像樣(有內涵又有魄力)的文章,但是我也盡力寫寫看了~

寫這個真的超有趣的(笑

希望各位會喜歡,一個小小的沒有爆點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