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開了新坑>//////<,希望這次可以填完坑哈~

-----------------------------------------------------------------

序章

 

 

被稱為龍之國的紫苑國曾經和平且美麗。

七個相鄰的邦地以擅長的領域發展支持彼此共存共榮。

至少,在年少的精靈還未能化形但開始有記憶時就是如此。

 

然而千百年來掌權的王室分為固執而保守的一派與激進要追求更進步的一派間起了繼承紛爭。兩派各自拉攏要好的盟友,互相較勁。

隨著上代繼承人一天天老去,兩邊都僱用了在這片大地上著名的緋克遜一族及其他的殺手,明的暗的,就連百姓的安穩日子都被牽扯進去,也開始選邊站。

不樂見此事態發展下去,精靈居中協調,但兩派都要求強大的精靈站在自己這邊對付另一邊。精靈王不願表態,因為精靈的力量足以破壞僅存脆弱的和平。

除了精靈,還有一派人類與獸族有混血居民也不願意在紛爭中選邊站。

那些在明裡暗裡執行染血殺戮任務的,也都是那樣的混血或是不是自然生命的緋克遜一族,於是,擁有不一樣的明顯生理特徵的混血居民,以及精靈,那些不做出選擇的一方同時被兩邊怨恨。

雖然沒有爆發成內戰,美好的共和國卻已破滅。

 

剛成形人形的精靈少年與身旁兩位同行的朋友拉下斗篷,遮住自己白皙的皮膚與美麗的髮色,用簡單的光魔法讓自己顯得更不起眼一點。為了成形而沉睡的時間內,所在的世界似乎已經有了不少變化,那些是族裡的長老們不願意多說明的。現在的他不是很明白,曾經受人景仰的精靈,怎麼已經被人們深深地警戒恐懼怨恨著。而精靈委身在極端氣候或是地裡環境偏遠的領地中躲避人類的視線,他們不是應該要守護這片土地的生命,為什麼要躲起來,躲起來怎麼能做到又做好?長老的消極行動,讓年輕的精靈倍感困惑。

比自己早一些時間醒來的兩個朋友,熟門熟路的拉著他穿過大街小巷,不引人耳目的到熟店用一些手工藝品跟精巧的小型機械製品與魔法道具換購其他必需品,帶回委託要回到已經對外封閉通道的精靈領地裡。

小村子的廣場傳來喧騰,柴火燒的旺盛的熱度與聲響引起了少年的好奇。身為控火的精靈,他第一次聽見,兩種不同的火的意志在燃燒著,一種蘊含著恨意般的宣洩,另一種則是不願意被點燃的火苗。悄悄擺脫同伴往人聲的方向而去,隨著風颳起的陣陣黑煙夾雜著火花也填滿了前進的小巷。

當那陣煙過去,他終於看到了發生什麼事。

人類歡呼的鼓動,火苗不願燃起的火花四濺在營火邊,中間燒的旺的火束,包覆著人們叫好的意念,燒的很盛。再旺的火,他也看得透。那被燒的,是已經可以化形的樹人一族的旅人。

震驚的無法動彈,不懂周圍的人們如此鼓動所謂何事,這樣的處刑又是為了什麼。隨風而來停在他肩頭的火苗在消逝前懇求著他,去救那名只是路過的旅人。

滅火對他來說易如反掌,當他想出手相救時,被另一只包覆在斗篷下的手扣住肩膀

他的朋友一手抱著大大的袋子,氣喘吁吁的追上他「艾倫、別輕舉妄動。長老說過,我們不能干預外界的一切。」

「可是...不能不做什麼阿,昂。

對方不回答,咬著下唇轉過頭偏過臉。

「只要這些人類不知道已經被干預就好了吧。」軟軟的女音壓低了音量,從斗篷下向前伸直了雙手,對著火堆的方向使出了三四個相疊再一起的魔法陣「光之鏡,幻像成形。」

「霜星最厲害了!」艾倫驚喜

名為霜星的女孩空出一手從艾倫的後腦勺呼下去「快滅火阿,笨蛋!那種意念太強的火我還不能同時滅掉。」

艾倫漾起笑「收火。」簡單一句,管那些火承接了什麼意念,全都要讓它們臣服在他手下。周遭人類的鼓動一點都沒有變,看來霜星的光之幻影相當成功。只是...火只是變小到只有最下半部在然燒,並沒有全滅。

引起熱風讓幻象更真實的昂對著艾倫又是一呼掌「收不了就改用治癒之火阿,動作快點,你留那一小搓是要做什麼?」一開始是收的很漂亮,但下面還是有一搓火怎樣也不聽話。

艾倫皺了皺眉頭,這可是他相當少去練習的魔法類型之一。但現在沒得選擇,就算還很蹩腳也得用。

著急的憑印象轉出了個繁雜的魔法陣壓制在不肯歸順於他的火焰之上,穿的過魔法陣的火都變不可接近的高貴金色光火。被綁在柱上的樹人一族,表情隨著時間稍稍安穩了下來。

他們三個在暗巷中不斷轉換各種魔法讓幻象更完美,慘叫聲、柴火聲、熱風什麼的,以防被人類發現。等到廣場的人都走光了,他們才在霜星的光隱蔽魔法之下,七手八腳爬上木柴堆,把那名樹人從柱上救下來。雖然樹人的化形讓他的傷勢看起來不重,只是淡紅色的樹紋爬在外露的四隻上,但光是燙手的溫度就知道一定是相當嚴重。昂知道那是他們三人都無法處理的燒傷,於是他們決定明天再繼續出來採購,先把樹人帶回村中。

專長醫療的精靈很快的努力拯救樹人,幾天後,他們被允許前往探望。

樹人的頭髮不如那天所見的深綠,而像是被那天的治癒之火染上金色的光彩。樹人像是沒事般的跟他們打招呼。還年輕的他們天真的以為已經沒事,問著樹人一族的旅人各種見聞。

艾倫隱約的猜出可憐的樹人真的是被冤枉綁在那邊燒的。幾次去那個村子下來,從村民的對談中感覺的出來,他們最近似乎很不能接受不像人類的""出現。不知為何,對這些應該是精靈本該要保護的生命,卻很想掐住脖子他們問為什麼要這樣殘殺其他生命。

樹人一直無法下床,艾倫也聽到醫療精靈說過,他的傷已經深到靈魂精石中,只能慢慢調養看看,是無法挽回的。每次看到數人艾倫都會自責要是當時第一時間能夠用更完整的治癒之火,說不定今天樹人狀況就可以更好。

 

隔幾年的秋風吹起時,霜星擋在他們面前,承擔下鬼咒,接著被長老們封印而後沉睡了。

「你的朋友呢?」猶豫著是否要跟著昂出去的艾倫拿著甘泉水久違的去探望樹人。

「霜星......下落不明,昂出去找她了。」

艾倫說不出真相。霜星跟樹人一樣,明明沒做什麼事但被人類的魔法師攻擊,雖然霜星絕對有能力自保,但她不肯真正的傷害人類。就在那時,他們不知道走偏路的人類魔法師竟然會下鬼咒。而疏於精煉自身能力的艾倫與昂,只能呆呆的被霜星保護...最後眼睜睜看著她為他們擋下鬼咒。他們以為長老可以辦到一切不可能的事,但那時才知道不可能也有例外...

為什麼精靈就要守護那些傷害他們的人類呢?也許這種疑惑就是長老們閉關不願接觸世事的理由。「那時您為什麼不反抗呢?

樹人從艾倫跟這幾天其他精靈的語氣中已經大略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微笑的拍拍艾倫的頭,原本是個少年的外貌,現在已經是一介青年,但還是像個孩子一樣,沮喪時就會趴倒。樹人淡淡的回答「如果對復仇有所猶豫,對精靈的閉關有所質疑,對力量該用在何處上有所遲疑,就去見見真正的世界,去了解更多的立場。」

「您是說龍國之旅嗎?已經繞過很多次了。」還未成人型前,他們早就已經熟悉這個國家每一寸土地的樣貌。霜星的事之後,艾倫跟昂都無法完全的壓意下對自己與對人類的怒氣,他們只是竭盡力氣避免外出,以免一出去看見人類就生氣亂燒東西。

樹人輕搖頭「未成人形之前的游蕩,不能真的與人交談,只能算是旁觀過這個世界。世界比你想的更廣大。跟更多人交談,去其他地方其他國家遊歷,增廣見聞,也許你就能下定決心,自己該守護的是什麼。不管是該將怎麼增強能力,又或者是該找誰復仇...

樹人要艾倫從抽屜中拿出他的行李,燒穿了個洞的包包,只是輕搖幾下,就有個金色的金屬小盒子掉下來。

樹人輕撫著盒子,原本光滑的表面浮現幾層的金色葉子覆蓋著,隨著樹人輕戳的動作舒展開層層包覆,金色的葉子輕飄拉出的一份充滿翠綠與一些青綠光點的地圖。世界地圖,那是艾倫曾經讀到過的。

「很漂亮吧,這是我曾經的戀人手做的日記本,不同於其他樹人,我們喜歡吹吹看各地不一樣的風,嚐嚐不一樣的土與水。翠綠的光點是她去過的地方,深綠光點是我去過的地方。只要一點,像這樣,當時的照片,各種植株紀錄都可以再叫出來。她說,想跟我一起弄個新版的馬可波羅遊記,所以晚上整裡的可認真了。」樹人靜靜的看著展開在身邊的各種資料與手稿。頭頂上的聲音聽來,可能已經快哭了,艾倫安靜的等著樹人再度開口。

「轉移主人」呼地,樹人拉起艾倫的手往光的地圖一按

!」艾倫驚訝的跳起,轉眼間,地圖收為原先的金色小盒,上面多了一個火焰的紋路,靜靜的躺在他的掌上。

「我的旅程是不會繼續了,世界有很多很多的應該,到頭來都只不過是也許。你可以接替我的旅程,去見證真實再做決定。」

「精靈可以離開原生土地嗎?」這是第一次有人鼓勵他出這麼遠的門。別說是長老現在下的禁足令,精靈的天職是守護這片土地,所以年輕的精靈壓根從來沒想過要遠行。

樹人像是被戳中笑點般的開懷大笑,笑完了才說「難道有人阻擋的了會飛天的精靈?樹人雖然花了多點時間,但我們終究知道我們也可以自由的行走,還可以跨海呢。年輕的精靈不介意的話就收下地圖如何?

艾倫不知道該不該拒絕。但最後依然收起手收下金盒子。

「裡面記載的知識就隨你拿去利用,只是...她希望和平,而我也是。做為開頭,去特米這個地方,找找曉冬的<鏡空>吧。在那邊既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旅行又不會毫無收穫,很有趣的。」

輕輕的在盒面上畫了個圖騰,從沒見過的街景自小盒竄出在眼前室內展開投影,各式人種穿梭在街道間,充滿笑聲的模樣,像極了以前的龍國。他忽然想知道這是甚麼樣的地方,才可以維持住那樣的美景。

「也請你多留意,看到跟這個一樣的盒子,就帶回來吧。她的那邊,應該有更多關於鬼咒的紀錄。她...一定也希望是像你這樣的好孩子能夠繼承這些。」

聽見族裡大人們避之不談的東西,竟然有相關的紀錄在外面!艾倫下定決心事情告一段落後,就要出門。

 

那之後,當他追上友人時,看見的是他們與霜星被攻擊的地方,那個鎮在風雨給淹沒掉了,而衣服一身髒亂的昂只是表情淡漠的看著一切發生。愈來愈頻繁的自然天災,是昂並沒有出手救助,或是....其實是有的...只是光屬性的他能做的不多...

「昂,我們暫時離開紫苑國吧。」再待下去,真的要開始質疑自己精靈的身分了。

看不出是難過還是痛快的友人對著崩落的山吹去一把種子,催生發芽,過個一年半載就可以長成森林,保護未來也許有一天會再立起的村子。

艾倫不敢把樹人有鬼咒的研究記錄的事告訴友人,打算自己找到了再來研究。

「好阿。去哪、都好。」友人沒反對的答應,不久後,雖然族裡有反對的聲音,也擋不住在短時間內就把功夫精學了七八成,很豪氣的說要出門的艾倫與昂了。

>>>>>>>>>>>>>>>>>>>>>>>>>>>>>>>>>>>>>>>>>>>>>>>>>>>>>>>>>>>>>>>>>>>>>>>>>>>>>>>>>>>> 

不起眼的境外之地,被稱為<幽靈的一角>一個不起眼的區域,是人稱紅眼的惡魔們的故鄉,人造生命的製造廠。

燭光搖曳,流暢的樂音迴盪在空間中。這是龐大實驗樓中的客房。

房間有下了對外隔音跟防止他人進入打擾的魔法,今天依然有一個小小的聽眾,總是能不著痕跡的切開魔法,偷偷來聽這個地方的教育中不存在的音樂。

聽著小提琴奏出的旋律,她不知道那是首有名的曲子,也聽不出那是快樂或哀傷,只知道這聲音跟平日上課聽見的聲響不同,一個一個音連起來聽了很舒服。小孩子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但本能告訴她不可以打斷這音樂,不然這身影生氣起來應該很恐怖。

 

在晚上自修時間偷偷避開一切監視原本是她偷跑出來看星空的樂趣,被要好的朋友發現後就常常兩個小孩到處亂跑探險。兩個小孩以不被大人們發現為目標,偷偷磨練各種隱蔽行蹤的魔法。

小小的聽眾有著相當內向的個性,雖然有很多疑問想問這個人,卻從來沒有勇氣主動開口。他們很怕,一旦開口無形的樂音就會像泡泡被戳破一樣再也聽不到。

有一天拉小提琴的人提早結束了演奏,不再假裝沒發現她們,向她們主動搭話。一旁的朋友先開口回應介紹了自己的名字米拉與她的名字麴草。他們的名字,只會告訴喜歡的人。她們喜歡那些聲音,所以名字讓帶來聲音的人知道一定是沒問題的。

問題。回答。問題。回答。

有時候她們聽不懂他的問題,有時候她們不知道該說的正確答案是什麼就沒回答。兄姐們開的課堂上,問題只有一個正確答案,不像這個人所說的,很多問題沒有正確答案,答案還可以隨心情隨狀況變來變去。

奏著音樂的人有點頭大,這兩個小孩就是他在找的人沒錯,但面對單純的孩子,要付出比預想的更大的耐心溝通。叫做米拉的女孩子比較多話開朗,但叫做麴草的女孩時常接近面無表情,雖然偶爾從她的細微表情可以輕易讀出,心裡想講的話一直有更多更多,卻不怎麼開口。

她說,不喜歡自己的聲音,因為那聽起來不像自己。

 

昏暗房間的角落,一如往常的時間,這回只縮著一個小小的聽眾,依氣息來判斷是不喜歡講話的麴草。在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之下,其實內心翻攪著。最近朋友已經得到第一個探查任務指派出門了,但她還是被說不可以被留在這邊,讓她覺得自己很沒用,又同時好擔心朋友。

今天,是他對兩個小孩說什麼都可以問他之後的第365天。

這段日子以來他告訴她們倆個這裡以外的世界的樣貌,她們一天比一天想知道的事情愈來愈多,腦海中的想像一天比一天膨脹。

今天,一定要問出口!

小小的腦袋一邊努力的思考著是不是可以問,一邊不專心的聽著音樂。等到空氣中殘留的最後餘音消失,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氣,跳起來後往高大的身影躊躇的走過去

「琴默...」小小的聲音輕輕的喊著高大身影的名字

「怎麼了?沉默的小公主」身影停下收拾的動作,蹲下來與小女孩的視線平齊。沉沉的聲音,聽著就覺得安心。

「鬼咒...有安全解除的方法嗎?」藍綠色的眼睛認真的盯著琴默,期待著

「鬼咒都是封印或是淨化的。但是寄宿在生命體的,目前還無解。這是你的前生留下的研究進度。」琴默沒有隱藏他所知道的

「喔...」麴草失落的垂下頭「那我繼承的生命是什麼樣的人?

這裡的生命跟其他人族、獸族、精靈等等都不一樣,不是生於自然。而是由同一顆靈魂精石在時間終結時喚醒另一個不同的個體,有時新形成的個體會出現可跟其他生命交談,類似人類的意識,有時則不會...

 

琴默有點吃驚的發楞,但很快的反應過來「麴草的前生阿...我沒有跟她見過面呢。」

小女孩再度失望的垂下頭

「為什麼想知道?

"為什麼",是琴默丟出的問題中,讓麴草覺得最難回答的一種。他說的"自己的想法"是什麼,她一點概念也沒有。歪頭想了一下,「解除鬼咒好像很難,我想知道適合我的目標該是什麼。」

「想做什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都是你該自己去摸索出來的。不要偷懶不思考。」敲了敲紮著雙馬尾的腦袋。「也不要因為好像有點難就退縮!

「但我有聽說她是個喜歡旅行跟曬太陽的人,做了不少很好用的魔法道具。」放下小提琴,從帶來的行李中拿出一個金色的小盒子。

遞到小女孩手上的,是要用兩隻小手一起捧住的重量。

「第一個鎖我已經開了」琴默在盒面上用指尖滑出一個簡單的圖騰。光滑的面,旋即顯現出葉脈的透明葉片,葉片再舒展開來,拉出了一張世界地圖,上面佈滿了翠綠光點。

琴默示範般的點了一個....名叫特米的地方。

小盒子立刻投影出那個星球,上面又是一堆各色旗子跟標誌。

麴草抬頭期待的等著琴默解說

琴默搔搔頭「阿~好麻煩。我只示範這一個,其他的你自己去解鎖。我拿到的時候聽說她為了讓這個日記傳下去,但有些記錄資料似乎是很...棘手的東西,所以在每個地方的提示都可以找到解開一章的方法。」

圓圓的框框中拉出了一段影像,繁華熱鬧的街道,是冷清的這裡從沒見過的面貌。

小女孩蹦跳進3D的投影,一攤又一攤的看著攤子上的商品,好奇的盯著不會有反應的路人。

「要出去嗎?

「要!」在凍結時間的投影街道上跑著的麴草回頭燦笑回答。

拉著提琴的人,不久後領著被緋克遜族判定為不適用的兩個小女孩,登記成梅拉國的人,到魔法學院上課。

 

 

「麴草,這次的學校要停靠在特米。我跟達斯要去找個歌譜、修吉他,你要下船嗎?」靠在門邊輕敲門板,紮著高高的雙馬尾的藍瞳少女拋出問句

半蹲在地上畫著巨大魔法陣的低低雙馬尾少女,專心在魔法組和上,沒有反應。

「歐斯說你再繼續宅在這邊,就不續借你上次那本書。」米拉瞇起眼

聽到這名字地上的少女跳了起來「我去!

「聽到歐斯就會回應阿~」米拉輕巧的跳過魔法陣間的空隙,來到房間的中間,戳了戳麴草的鼻子「先說喔我跟達斯要一起行動,歐斯這次是留守,只有妳單獨行動,這是他要我轉交的地圖,買好這些就可以回來船上。他只是不想你這麼宅,要逼你出去動一動。」

「我知道拉。」看著地圖,麴草覺得有點眼熟「特米?

「你剛是真的沒在聽是吧」米拉玩笑般的掐住麴草的脖子搖了搖

「嘿嘿抱歉嘛。特米的話我會待久點,學校離港前我會回來。」麴草開心的收起魔法陣,轉而收起行李。

「感謝我有來通知妳吧,不然你又要錯過了。」

「好拉,下次我會聽仔細的~等等請你吃點心。」

「你說的喔,我先走了。」

友人離開後,麴草在床邊坐下,拿出許久以前拿到的地圖,零星的有些地方已經被她解鎖,放了新的紀錄上去。這份地圖相當有趣,有很多植物分部,特殊食材,神話傳說的發生地,奇特的術法,日記則是用文字寫了許多前任主人在這個地方的所見所聞。現在只是追著前人的腳步,以後會有自己的旅程嗎?透過投影出的地圖仰看天花板,麴草感到有些興奮,明天就要到了,最初的最初讓自己想看外面世界的街道,終於可以親自踏上了。

聽說有個星沙流泉的水品質相當好,就從那邊做為目標逛過去吧!

 

 

 

尋找真正該做的事的旅程,才正要開始交織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