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進度好慢阿~~
作者2&3請來看一下吧



[我說你阿 穿這雙球鞋在雪地跑…鞋子應該濕了吧]希拉皺了眉頭
[咦 好像是耶]麴草擔心 阿 只有這雙在身邊阿
[去shopping吧!]達斯媽媽的建議[先借你們一些錢]

然後3個女生就出門了
他們不知道 還有幾個護衛偷偷跟著



>>>>>>>>>




連接著城東區與城北區的快速道路,上面是中速的磁浮列車,下面幾層是以速度區分的汽車行走道路。說是汽車也只是延息古老的名字,早就不吃汽油而是吃魔力或是電力、而且可以飛行兼水陸兩棲的機器。一台藍色的敞篷車飛奔行馳在中速的黄線道上。從這一區到那一區感覺好像是從中古時期到超現代的未來世界
中間隔了一個小森林…一行人住的地方是城東區,是有德國風味的一區,一切的現代裝置設施都藏的好好的完全不改變小鎮風貌…
現在前往的是城北區:現代、高科技。像是炫燿般的超高科技…顯示著這裡是龍族的科技展示平台.
很好玩的…北區並不是政治象徵的鳳翔城(希拉辦公地)所在地喔.
早已習慣的速度和景色,已經開過上百次的路…這次卻是帶著負擔上路的。
話說…騎士是保護龍族的主要力量。
以相當少的人數,護著這一整個星球。
沒有軍隊的中立國,保有的是自古相傳已久的騎士制度。
這三位是屬於中階的人士,任務不會太難也不會太過輕鬆…
而且通常都會有一些攸關龍族的大事,
雖然說是沒有什麼機密行動的工作…
近來的工作越來越有關戰事之類的case…
每次聽到手機的來電是那一首”legend”的旋律就會很想…摔手機好呢?還是乾脆不接?可是長官其實不打電話也知道你一定有空,不只是長官會用的高階魔法,還有…上面派的工作不想做、做不來、做了會交不出來學校期末報告也要做…
因為..這是責任。
可以說是光榮嗎?
不行!
因為騎士是不可以張揚的,所以只能暗暗的執行任務。一般的人都不知道有這種”職業”存在…知道也不會佩服不會感謝
因為在一般人眼裡那是為了工作殺人的血腥和黑暗
可是這就是當上騎士的人,發下誓言的那天,賭上的未來和夢想
希望自己微薄的力量能夠至少守著自己生長的土地



[所以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莫名其妙的一回來就要出去工作]達斯 一邊懶懶的盯著追著的列車一邊抱怨
[沒辦法,誰叫我們回來就剛好碰上”他”也回來]歐斯 開車中
[先不管那麼多,希拉…我是說公主出門真的都不帶侍衛?]達斯
[如你所見,也只會小小偽裝一下]歐斯
[只要不穿正式官服就叫偽裝嗎?]達斯
[你是多來的假日要工作才抱怨個不停還是不能正大光明跟米拉一起出去在抱怨阿?]歐斯 面不改色的問
[…當然是前者阿(雖然不可否認後者也有啦)好不容易才回來耶]達斯
在那一艘艦上能回家的機會一年也只有幾次而已
這種情況下還是要工作,而且是護衛公主殿下…這種需要極度精神集中的工作
[歐斯,你說我們的新公主如何呢?]里歐 在後座很悠閒的吃麵包
[?就是公主阿]歐斯
[…那你說麴草呢?]里歐
[就是麴草阿]歐斯
[…你叫她的名字了!之前你都叫她凱亞的]里歐
[是嗎?]歐斯歪頭沉思
[不過,公主都很有自信的不偽裝也不帶侍衛出門,代表她武功很好?]里歐
[…]一片沉默…因為其實沒人知道這種事,只知道.. 她是公主,我們的職責是偷偷護衛她 職責之外,一概不知,一概沒興趣
這就是騎士的工作嗎?麴草和米拉一定不會茍同的
[還是說是因為跟卡兒族的一起出門,所以不必擔心]里歐
[你覺得他們真的是卡兒族嗎?不過我們也都沒真正問過或是見過他們到底會不會武功…]達斯
[說不定是被派來當間諜的?]歐斯[也不是沒這個可能,只是…]
[不想相信這個可能]達斯 喃喃自語般的說話
話語一出就引來里歐和歐斯的眼神掃過沉思的達斯

([他…該不會真的喜歡上米拉了吧])

[達斯,米拉最終還是卡兒族的人.不管他多麼的天真無邪看起來多沒有殺傷性…]歐斯講一半就被達斯以反問句反駁 [還就是不可以認識也不可以當朋友? 歐斯,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你真正謹慎過頭]

[夠了啦.別吵了.他們也不可能久呆的.別忘了我們都是即將畢業的人了…有點可惜就是了,他們合唱以後就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聽到]

[好好相處 當然我也想 可是礙於”騎士”對於龍族的…不過…] 從歐斯的口中說出的話和幾年來偶爾出現微微的笑 [偶爾真想不要管騎士了 我們還是我們 ]
有點無奈的語氣
里歐和達斯有些嚇到但是也打從心底附和一句[是阿]
有多久了? 沒見過歐斯真心笑
歐斯是他們之中唯一親身受過琴默調教和執行任務的騎士…
而且…

難得冬天的天空是一片清的藍 雪,下午才會在下吧!

[到了!]隨著希拉的腳步來到了這一區中數一數二的高樓前 眼光隨著希拉的話往上飄~~~~不見頂的高似乎遠遠的刺入那一片天藍
[米拉..好了…不要拉傷脖子肌肉了]麴草
[呵呵 拉傷的話我們也有提供酸痛藥膏和專業檢查的喔~]清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似乎附和著麴草的話
[咦?]回頭
望著迎面走來的大美人一個—咖啡牛奶色的長髮末端是大波浪捲,和那一雙獨特顏色的眼睛,走在時尚尖端的打扮,大衣的款式剪裁都相當俐落,裡面配了一件紅色的毛衣套頭和長筒的馬靴,髮梢間隱約可見長長垂吊式民族風獨特顏色搭配的耳環,…相當的有style…
[阿 芬妮亞! 不好意思忽然找你出來~]
[你說這是什麼見外的話阿! 好不容以等到你回來而且又有時間逛街耶]芬妮亞
一陣風…
風中傳來淡淡的百合香…
[你們是?]芬妮亞 看著麴草和米拉 竟然穿夏天的衣服?
[阿,你好 初次見面 我是麴草]
[我是米拉]
[是我的朋友們]希拉 加了一句
[喔~那今天要好好招待你們了 一起進來吧]芬妮亞
[阿 可以嗎?這裡好像是會員制的百貨公司耶]
(非會員不准進去的 有標誌有寫)
[所以?]芬妮亞不解的問
[我們不是會員呀]米拉
[我是這家社長的女兒阿 所以這只能算是…我‧家‧後‧院進出般的簡單]芬妮亞像是聽到新鮮笑話般開心的笑了

一進精緻雕飾的門就是高貴的香水味
撲鼻而來,典雅而不失高貴卻不會招蜂引蝶般的特調香水
[盛開茉莉、雙色五月玫瑰、12月雪松香、還有剛採收的薰衣草]麴草沉思般的拖著下巴的喃喃自語[還有…少了什麼?]
誰都沒聽到的細語…除了一旁一個穿著乾乾靜靜白色西裝筆挺恭敬行禮的一個服務小生

隨著芬妮亞的帶領,3個女生來到了…馬靴區
目不暇給奇多無比的馬靴
似乎是世上你形容的出任何可能組成馬靴的藍圖再這裡都可以成為真實的貨物
高筒的中筒的低筒的
高跟低跟沒有跟

列舉不完的排列組合
相信我
這一家店是絕對不會真的拿紙出來開始列出可能
因為他們會直接…真的找來放在你面前 賣‧給‧你

試了很久之後
麴草看上了一雙厚實的黑底,半合成皮所製,咖啡色的底上依稀有羽毛的圖案刺繡,毛毛的邊中筒的馬靴
心痛的付了錢

麴草再看了一眼伶琅滿目的鞋架
那麼多的鞋竟然就一雙合腳又中意
在鞋架前 此刻真是有一種 我一定是跟這一雙很有緣才能遇見它的感覺
[既然有緣 請好好愛惜它 不要顧慮喜歡它不去穿它,它會很難過的]店員似乎看穿麴草的想法般 私下偷偷跟她這麼說
[那是當然的]麴草
臉上是開心的笑
像是小孩終於買到心目中的禮物一樣

店員也面帶笑意的目送麴草一行人前往下一層樓
那雙鞋也會有好日子了
總比被關在這一大動空調房裡好
被貴婦們買回去又不一定會穿
想到當初那雙鞋的來歷阿…
不禁莞爾一笑
真的被他預言中了
那一位老先生


>>>>>>>>>>>>>>
接著是希拉和米拉逛著衣服區
希拉逛著中國旗袍式的衣服正在煩惱著樣式和花色以及整體要撘的各式配件
米拉逛著帽子區挑著不知從何挑起的一頂棒球帽
最後店員決定拿一隻鋼筆和一張茉莉香味兼有這間集團的浮水印的紙
[請畫吧! 我來幫您找]
[阿 真是麻煩你了]這是什麼鬼地方阿? 米拉心裡暗自OS了一下
猶豫了一下使用手上高貴的筆和不熟悉的筆感 ,刷刷的畫過加上一些說明.
店員毫不猶豫的花不到3分鐘穿梭再如同迷宮般的華麗擺飾展示櫃之間…
每一個櫃子都擺差不多10頂左右,每一頂都有獨自的空間和配合的場景搭配,甚至有名設計師為帽子做插畫!
像是春草地櫃 夏藍天櫃 秋涼意櫃 冬白雪櫃 舞會氣質櫃 ….
你說的出任何可以帶帽子的場合都有數種之多的風味可以挑選,更不用說各種顏色了.
店員再出現在米拉眼前之時,手裡已經拿著幾乎都是符合米拉要求款式的帽子
米拉看的是快頭昏了
一頂一頂試又花時間又會更難決定
先挑出了10頂喜歡的
在大鏡子前試了起來
店員很親切的又走來 按按鈕
[ 哇~ 這頂如果這樣配會很好看喔]一按鏡旁的小按鈕,鏡子裡的米拉已經穿著不一樣的一套衣服了是米拉剛好心中想適不適合那一套她原有一件很希歡的衣服
因著鏡子裡設置好的魔法而直接映射至鏡子上

天阿~~~魔法加上科技的下場就是這種頂級挑選帽子專用鏡子嗎?

[好…好厲害阿]米拉 不自覺讚嘆了一下玩了起來被麴草制止
[那是芬妮亞大小姐的創意呢!當初她說這樣要試帽子才比較方便]店員低聲像是打小報告般透露出商業情報

>>>>>>>>>>>>
希拉在這一區已經超過2個小時了…
樣式已經被希拉鎖定在5種了
所以接著是顏色~~褐紅的?深藍的?碧綠的?哎呀~~~~太多了~~
經過了神奇芬妮亞鏡的不用換衣服也可以看到穿著的樣子
還是很難抉擇
在這時間之中米拉和麴草已經不知道決定了幾件下殺折扣的冬季大衣
希拉還在考慮
要立領還是圓領?開叉的應該到大腿還是小腿就好?上面是要繡鳳還是印花就ok?
牡丹花還是紫薇適合呢?
5種樣式都挑過一個顏色試穿過
甚至可以把看上的約10來件的全部列出利與弊
所謂的東西愈多選擇愈難選 愈不得不選又選擇少時反而省事

芬妮亞因為在一旁閒著無聊也開始拿一些衣服來試穿
天‧生‧麗‧質
應該就是為她而生出來的詞吧 身材好 身高夠高
原本臉上就有的淡淡的妝配上她自己獨到的挑衣眼光
每一件衣服到她身上都像活了起來一樣

一天是過的很快的
想到達斯的媽媽說過會準備好吃的晚餐等米拉回來
所以在夕陽中幾人也要跟今天剛認識的也要分離了
[阿~難得今天可以一起逛的那麼開心的說]
會再見面嗎?

芬妮亞在夕陽下笑容也消失了
不笑的臉也有一種幽靜的美
[希拉,場地可以吧!]芬妮亞 若有所思的提出不相干的話題
[恩 沒問題阿 不過你家就夠大了為什麼要借那一棟呢?]希拉 頓了一下
[氣氛]芬妮亞
[喔]希拉
[什麼東東阿?]米拉 一臉疑惑
[舞會 芬妮亞家要舉辦一場舞會宴請公司的大客戶們]
[其實也不是那麼正式的 一起來吧 這是邀請函有這個才可以進去]
又是一張豪華到暴的小紙卡
香水味 浮水印 中古字體 燙金的字 花邊設計
舞會邀請函
[真的可以嗎?]希拉 米拉 麴草同時問
[我都說可以了]芬妮亞

那一晚
夜幕酒吧變成了時裝展覽地了
雪蕾莉亞很開心的完成她設計師大夢
因為有3個活生生送來她面前讓她大展身手

夜星靜靜閃耀
小提琴聲似有若無
[明晚又得忙了…]






作1:對不起
我太混了
我一定會好好把第6章打完的
不要懷疑 這一章就是那麼長
接下來的舞會
敬請期待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