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盪盪的挑高長廊,隔著敞開窗戶,夏末的微微涼風吹動庭園中的樹梢沙沙作響聲音傳到長廊上有一點回音產生。窗戶上的窗架子們開始如同睡午覺初醒般伸懶腰,開始向有陽光照到的地方生長。長廊是大理石的地板反映著一半藍天一半是染成金黃的天,有雙日低低懸在空中。雙日看來微微的差20度左右,幾乎像是要重疊了事實上卻沒有。
一道人影爬上了潔白滾金邊的門。門的上半部是開國的12英雄浮雕像,有的仰望著天有的面露滄桑有的閉目沉思,位於中間著筆直的看出來,雖然是浮雕所以只有眼白卻是氣勢十足的宣示著什麼。應該是門把的地方站了一隻在打瞌睡狀的貓頭鷹浮雕,也是這扇門唯一彩色的東西。貓頭鷹在人的影子擋到牠的微溫陽光時微慍的睜開一隻眼,黃色的眼珠在來人身上轉了一小圈,隨及閉上不知是繼續睡還是享受陽光。在牠眼睛閉上時門也自動敞開了。
室內,微微的飄散著桃花心木的香氣。桃花心木的書架從地板直打上天花板。每一本書都適得其所,沒有一張紙是飄落零散在外的。一張上面除了幾本聖經手抄本和由珍珠寶石設計而成的檯燈之外什麼都沒有、黑的如黑耀石光澤的桌子。
室內沒有太多的裝飾品,努力找也不過找到一幅從地球來的古物 —拿破崙翻越阿爾卑斯山的圖放在牆角,也沒有被掛起來。
坐在桌後的人背對著門看天空的晚霞。雲…悄悄飄過。


一切,看似都井然有序。


「啊…,所以又被退回來了嗎?」坐在長椅上的男人慵懶道。
「呃,似乎是的…。」甫進門的男子微微捏了一把冷汗,又繼續,「這已經是第五十三次了。」
「真是的…真是的…,他們真是頑固,難不成他們的思維已經退化成二十世紀的地球人了嗎?還真是原始啊……」一道清煙悠悠然從長椅飄出,男人的語氣似乎有些無奈、有些譏諷。
「這個嘛…,議會大臣將退回文件的原因記錄在晶片上了,請問要放映出來嗎?」
「免了免了,」坐在長椅上的男子稍顯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我才不想聽到或看到他們那副一本正經講著廢話的嘴臉。算了,告訴我大意就好。但記得…」男子的手悠悠地從長椅上伸了出來,嚴肅地指了指,「言簡意賅。」
「是…。」男子有些顫抖地從抱在懷裡的文件中拿出了幾張,接著便開始報告。
微微顫抖的聲音持續了不到3分鐘
[夠了]椅子上的男子冷到了極點的黑眸打斷了本來就不是很順暢的報告
[總…總…總之是因為 沒有必要…]站著的男子看似站的背更直挺了
[這才叫言簡意賅]那張臉漾起的微笑反而更..邪惡[放著吧 我等會兒在自己處理]
小心翼翼的放到桌角
只聽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要快步又要不發出腳步聲往門奔去

隨著門關上的聲音,室內又回到一片寂靜。
原本在椅子上的男子也環視了一下室內。想起了…那一片宇宙也是這樣的寂靜。手中不自覺握緊了掛在脖子上的一條鍊子。不是的,那裡對他而言不是寂靜。起身推開身後的落地窗,走了兩步到陽台的欄杆旁。
靠著欄杆,看著人來人往。雙日的方向剛好有一道空中高速公路,飛在空中的車子反而像是在點綴落日的雲。
一群群有特色卻是不合群的建築各簇聚在一區區。自此看來,有一點像是花園的花圃。可是花圃會有土相連,這裡的一區區用血來化做區分。
傳入耳裡的是吟誦著詩的撒啞沉重的聲音。目光隨著聲音而去,只見一位行人在不遠的熱鬧街道上吟誦著古詩,有一點破舊的披風,戴著黑帽子,頭的正上方有一朵烏雲下著不算小的雨。無奈的笑了笑…是心情天氣製造機做的吧。有位原本站在街角的機器人警察先生對著吟詩先生走去,幾乎是跟人長的一樣腳步聲卻很明顯的不協調,有一點距離之下,聽不清楚是在說些什麼。只見吟詩先生摘下帽子露出蒼白稀少的頭髮,身子微微向後轉,點點頭,然後手伸進口袋裡繼續走繼續吟詩。剛剛是機器人警察先生跟他說違反第43條行人行走街道權利之第3項”行人不可將自身天氣影響範圍超過半徑1.5公尺”吧。
聽著那聲音漸近漸遠,看著街道和像是要被高樓吞噬的天空。

[伊塔,怎麼樣,我做的新產品很暢銷吧。]欄杆的另一邊出現了視訊立體人影,瘦瘦高高像是咖啡因攝取過多的人
[你是說那個蠢東西嗎?叫什麼天氣製造機之類的]視線並沒有離開有點過高的天空。名為伊塔的人,烏黑的及肩長髮和同等級黑的眼睛緊盯著正翱翔天際的不知名鳥兒。
[不可否認阿…下界的人很喜歡呢!]立體影像人,也盯著那隻鳥。
[別忘了,我們都是下界來的。]伊塔 看著虛幻的對方 眼神貫穿了對方
[你應該很清楚那已經不是我們所屬的世界了吧…今天你們那邊的夕陽真美呢!]他…與其說是看著什麼到不如說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我們.…從那裡靠自己的力量上來。
當我們想回頭時,已經不再屬於我們的故鄉。
深入遙遠的地方,手溝不著,語言漸漸不通,光…也很難傳到。
下界,是這個星球最地表的居住地,住著,10年前搬來的純種人類。

[艾奎拉(Acquila Latin:eagel)(伊塔深深的深呼吸一次),最近好嗎?]
[喔~你會關心我?今天是什麼紀念日阿?]
[我收回我的蠢問句]
[哎呀~不開心啦?我幫你弄弄看那東西,如果通過,你會幫我弄好那幅畫嗎?]
伊塔微微睜大眼睛[憑你?]
[不然呢?靠我們親愛的上司由拉族(Ula Latin :little bear)?]
[成交]伊塔轉身走回室內
[成交]艾奎拉的影像也消失了 咖啡味也不見了…

[伊塔先生,黑咖啡嗎?]家事機器人,像個管家的裝扮,
[恩]簡短的一個音節,也沒有抬頭看對他必恭必敬的機器人
視覺餘光掃到機器人的影子呆在原地不動 伊塔才緩緩抬頭[怎麼了嗎?]
[今天的咖啡因已經超過你”親自”定下的戒律]
有一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算到明天的帳]伊塔這麼下令,繼續工作

過了幾分鐘機器人回來了
放到伊塔手拿的到的地方又不會打擾到他工作的範圍
正準備要喝 因為太專心都沒有注意看杯子中液體的顏色…
一口…今天的咖啡變淡了?還是味覺出了問題?
兩口…是換哪裡劣值的咖啡豆了嗎?
三口…不對,這不是咖啡!!!!!!!!!!
這是…綠茶而且是最無害的玄米茶加一點抹茶
伊塔愣了一下,喝下一口,繼續辦公,揚起一點點微笑…手不自覺的把桌角的報告書拉來面前
自己的簽名名字—Itard、假假的印刷字頭銜—伯爵、手寫的標題—星際網路

>>>>>>>>>>>>>>>>>>>>>>>>>>>>>>>>>>>>>>>>>>>>>>>>>>>>>>>>>>>>>
夜深,這是沒有月亮的星球。銀白的銀河將天空一分為二。城市接近天際的高樓,伸手出窗外似乎就可以碰觸到雲朵。房間的擺設跟伊塔完全不同,該說是亂嗎?還是亂中有序?
[艾奎拉,沒想到你也在想這個被退回來有…342次的東西阿]一位女性相當不在乎的品嘗著烈酒
[這是交易,讓他出去玩玩又何嘗不可。他也沒見過情報星阿…生活在這片宇宙竟然沒去過那兒豈不太可惜了?]艾奎拉只有小著一口那光聞就會醉倒的酒
[我只能告訴你,議會裡的人幾乎都經歷過團結的瓦解,這個網路也只能限制在最低限度的交流資訊上,這樣他還願意出去冒險嗎?]女子
[我相信他會。…我,很想跟他一起去。可是…我星際語言學考不過…]
女子的笑聲回盪在酒精味濃厚的空氣中[是阿,你連要去情報星走走都會被賣掉喔~不過,我會負責派人買回來的,在那之前你可以好好學學人家的語言~]
>>>>>>>>>>>>>>>>>>>>>>>>>>>>>>>>>>>>>>>>>>>>>>>>>>>>>>>>>>>>>
然後…過了幾天的議會…
在場有3位是立體影像出席…時鐘上的秒針漸漸接近表定時間 10..9..8..7..6..5..4..3..2..分秒不差就是這個意思
刷的門開了。穿著正式藍黑披風的伊塔走到自己的老位子。袖口上,依然是耀眼的鷹刺繡盤據著軟軟的布料。披風上,儉樸的花式打結法表示了他是伯爵的身分。一出場就有人竊竊私語,卻沒人敢吭聲,他的能力,眾所皆知,而且,也沒有遲到。進入很久沒有親自來的議會,位子如果不是這種高級的椅子應該會有結蜘蛛網吧…就算是高科技的外表,他還是討厭那一種窒息的感覺。
連張紙都沒帶。明明是計畫的提案人…直接沒事的坐在椅子上等著被”盤問”
[既然人到齊了,就開始今天的議題吧]
[伊塔伯爵,請你說明架起來星際網路有什麼好處嗎?]
[很難說]伊塔
[那架起來後所有該得到幫助的星球就一定可以得到救援嗎?]
[我不會預測未來,問我也不知道,看各星球的良心吧]
[我們這麼做會有利益嗎?]
[沒有損失]
[油錢誰出?太空艇的錢何來?]
[只要給我最低限度的預算我就弄給你,把你們幾天的酒錢省一省就有了]
[那誰要去?]
[我]
[還有呢?]
[看你們要派誰]
[如果不派別人呢?]
[我就跟我家的機器人去]
[那你這邊的工作呢?]
[早就完成了。我在別的地方做新工作也可以吧]南極視線掃向以立體影像出席的3位議員身上
[唉]議長探了一口氣[那你就去吧 可是你不能以我們星球的名義去交涉…]

因為這會讓別的星球的人覺得這個星球想一統整個宇宙

[反正也只是伯爵的工作總有人可以代替的…]小聲的異論聲[最好不要回來…]

解散之時 伊塔鬆了一口氣…第一步成功了呢…明明方才走進議會時天色還是亮的連夕陽都還沒西斜,可是現在是一片星空,天空仍然似乎會被高樓吞噬就像是當時的地球,雖然光害並沒有那麼嚴重…想念起那一輪在認定中晚上抬頭就會見到的月亮圓缺。那一些望出窗外就會看見,走在下面就會有陣陣涼風和綠蔭的綠樹…
[要帶各地的名產回來喔~我喜歡獨角星的星沙]艾奎拉大力粗魯的搓亂他的頭髮
[沒。已經成交就沒有附帶贈品]伊塔
[阿 既然順道…那我要月盈星的今年特別發行曲目還有月球的兔子]另一位金髮女子從後面拍他的肩
一下子…3、5個朋友就讓他的訂單暴增不由得有一種他是要出去採購,而不是要去架聯絡網路的錯覺。

人都走散了之後
伊塔留下來整理資料,會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會再走進來做在這個位子上吧。
抬頭…看見議長眉頭深鎖看著自己
[請問…議長要哪一個星的特產]問出來後就覺得自己真是夠蠢的,沒辦法,每一次看到議長眉頭深鎖像是自己父親長年的表情就會很想…說點什麼…可是每一次都會像這樣悽慘的問一些不著邊際又不像自己會問的問題。一定…都是剛剛的蠢訂單害的
[不、我想要什麼會自己去買。]議長起身離開
到門邊時丟下一句[記得…平安回來。]

議會中唯一一件沒人提到的事情就是:這件事對執行者的風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