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2-2 地球
稍稍的在情報星整修一下心愛的飛艇,伊塔不敢稍做太多停留,感覺好像有不懷好意的人在附近。解決了不少幫派的嘍囉,雖然都沒聽過這一些幫派名…不過既然有膽要威脅他,伊塔也在動手前做出警告,毫不留情的當作飯後運動般一個個解決被各派人馬派了的手下。他沒有動手殺人,只是讓對方至少1個月沒辦法動彈。
不過這一些還算是小角色吧…,伊塔拾起落在地上的大衣,心中的不安有些擴大…,因為還沒有任何會魔法的人找上他過。他會的,不是魔法。他會的,只是一些基礎的防身術,只是力道大了點、還有會殺人的眼神。
要出境之前,做最後的閒晃,近日來走過不下50次的路線,沒有在任何除了和食物和機械相關的店家前停下,今天卻停下了。一位男子閉目陶醉地吹著薩克斯風,面前沒有樂譜,也沒有像是要人施捨的容器在地上。
是街頭藝人吧,伊塔心想。但頓下的腳步不是因為”街頭藝人”,而是為了他所吹出的曲子,一首變調的吉普賽風味曲子。吹出的感覺有一絲鄉間生活的歡樂,也有一絲哀傷,曲音中流動著不可更動任何一個小音符的精準。
男子沒有紮起、留有一些長度的豪邁髮隨風舞動。還是是隨著音符舞動呢?宛如,一幅畫。
聽完了整首歌,伊塔心情感覺整個明朗起來。連著最後的樂音消逝在空氣中,男子的綠眸看了一眼伊塔,連一個字也沒說,收起薩克斯風,走人。
總感覺有一些不快,自己分明沒做錯什麼事阿。伊塔追上前去問個曲名,好去網路上抓歌,[請問,這首吉普賽音樂是叫什麼名字呢?]
[既然你知這是吉普賽風的流浪歌曲,什麼形式上的名字都會像風一樣逝去,那段旋律也讓他走吧。這就是吉普賽,就是現在的世界。]街頭藝人丟下這一串話,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伊塔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攤販已經轉換了風格:不再是專櫃般的世界,而是一家家小小的手工藝店。
[須也~~幫我一個忙…]從一旁的珠寶店傳出了一個細弱的女聲。
原本在前方的街頭藝人身子一轉,橄欖綠的披風也隨之飄起。
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伊塔也跟了上去,想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讓那男子駐足。
炫麗的珠寶店,裝飾的比伊塔的辦公室看來更奢華,佈置也採用更多珠寶,卻沒有一絲的俗氣。一個個的展示櫃都像是小型的櫥窗,沒有刺目的照射白燈,但不論是戴在娃娃身上的珍奇貝殼項鍊還是靜擺在絲綢上的紅寶石都散發著迷人的光芒。大的不像話的鑽石沒有被供奉在玻璃櫥窗,反而是跟不起眼的小小的綠寶石碎鑽、珍珠的碎片一同放在音樂盒的裝飾上。
伊塔輕輕轉動音樂盒的發條,秘密花園之歌(秘密花園的作品)的小提琴聲悠然而出,加上了一些不同於他聽過的版本的樂器的聲音,重現著,真實樂音。正當他還沉浸在懷念的思潮裡的時候,音樂盒發出怪聲,硬是打斷了旋律。

嘎然而止的樂聲讓一位起碼比他矮了兩個頭以上,留著一頭棕色長髮的嬌小女孩向伊塔衝了過來。

[哎呀~抱歉,那一個”懷想”最近出了一點問題…]搶過音樂盒,女孩小心的打開內盒仔細檢查著。簡單的機械構造,讓伊塔甚是驚訝萬分。這麼簡單,就讓一個音樂盒有起碼5種樂器的聲音?一樣是卡紙的設計,一樣的發條,伊塔此時忽然將音樂盒搶回來開始端詳著。…不了一會兒,伊塔居然直接動手拿起桌上的小板手修理。小女孩在一旁跳著要他還來,無奈於身高的差距搶都搶不到,無論怎麼大聲叫喊伊塔也視若無睹,他認真修理東西起來就是這付樣子。

小女孩憤憤地走掉了,但不一會兒又折回,可是腳步聲…多了那種清脆的跟鞋敲著地板的聲音。
小女孩走到伊塔面前。[喂,你給我還來。],她喊了一聲,伊塔仍在自我世界。女孩二話不說一腳對準伊塔那雙保養的不錯的黑色皮鞋狠狠踩了下去。
[啊~~~!!妳想幹嘛?]伊塔腳雖痛卻沒有將音樂盒放手的意思。
[拿來。]女孩指著他手中的音樂盒嗔道。「能修好那個音樂盒的,只有我了。」
「妳這小妮子個子雖小口氣還蠻大的嘛。」伊塔睨著眼道。
「我若修不好怎能當上這家店的店長呢?」女孩身手矯健地將音樂盒連同修理器具從伊塔手裡俐落地搶了回來。「伊塔先生,請您稍待片刻,先喝杯茶歇會兒吧。」
伊塔瞪大了雙眼,「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淡藍色的瞳孔閃耀著與身旁珠寶一樣的光輝,「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可就配不上當這家店的店長了呢。」
伴隨著清脆的鞋跟擊地聲,女孩消失在珠寶店深處的一扇門中,留下仍震驚不已的伊塔在原地。

這怎麼行,居然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妮子嚇著?伊塔默想道。

(此時有一個奇怪的生物捧著一杯茶晃來晃去地來到伊塔面前。
奶綠?柔和的綠色配上冉冉而升的熱煙,比那一碗紫色濃湯的第一印象好多了。
毫不猶豫的拿起來,先聞聞那股香氣,喝一小口…
嗯… 這茶的味道還不錯嘛。

女孩重新回來,帶著修好的音樂盒,伊塔正悠哉的把玩著一塊從桌上小籃子裡拿出的鵝黃色透明寶石,在那只籃子同樣的石頭堆的像做小山一樣高。那塊石頭如手掌心般大小、類似琥珀的色澤、就算握在手裡也始終維持著冰冰冷冷的溫度。

「喔?喜歡名片玉石嗎?」小女孩一邊細心的把音樂盒放到軟墊上
「名片…?」一塊石頭有這種名字還滿稀奇的
女孩把音樂盒的蓋子蓋上,音樂再度傳出,更加清澈的聲音
光也從盒中透出來,透過晶瑩的寶石閃耀著光芒

「看你把玩了不少時候,我還以為你已經玩到他的功能了~」小女孩順手從籃子裡也拿起一塊「這可是長年暢銷品呢。」
小女孩在石頭表面拍三下,立刻,有字從中間如同燃燒般的出現。帶有一點紫紅色的字寫著Fiorucci ,在地球上的義大利語表示是 the love site。
小女孩開始解釋功能一邊示範:「拍三下會開啟程式跟記憶卡,相同的再拍三下就會關閉,恢復成原本的石頭樣。晶片跟驅動程式都在內部結晶的某個地方,技術性問題我就不多說。功能不只是能紀錄店家的名稱,阿、對了,要紀錄的時候只要刷過去店家的紙本名片或是刷過店家裡的專屬感應卡就好了。出現的動畫可以自己選。除此之外,這裡,可以叫出來一些選項。像是…這裡是珠寶店,只要在”飾品”上面用手輕輕碰就可以輕易進入選項單,再選…珠寶店,同樣是用手點就好,因為這塊石頭具有高感應的熱度探測能力。這樣就完成歸類了。在來還有個額外的功能,輕輕碰這裡,有評價選單。可以紀錄這家店的服務態度、提供商品的好壞…當然是由你自己點選。(小女孩說著點了店長親切、商品良好且多元…)硬度很高,不用擔心放在包包裡會壓壞。怎麼樣,不錯吧。要買一個嗎?」

伊塔看著手中冰冰的”頑”石,不發一語

小女孩:「如果要做成項鍊或是鑲上其他配件我可以當場幫您做喔(“要加錢就是了”這句就吃字吃掉吧)」
伊塔:「你根本還沒說價錢,我也還沒說我想買」
小女孩:「石頭也是會挑人的,我只是剛好有提供這塊石頭」

算你狠

伊塔付錢買了一個
小女孩:「買一個的話另一個半價,如何?」一邊小心包著石頭

須也在伊塔付錢了之後剛好也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拍了一下小女孩的頭
看了伊塔手上的名片玉石只淡淡的說了句:「只要有在用就不會擔心沒電,因為這小東西是靠手的溫度運作,就算是幾乎沒有體溫的冰晶人一族握著這石頭,它也可以感應到溫度。」

多帶著一個奇妙入手的戰利品,伊塔走向港口,準備要出發離開這個有點詭異的地方了
>>>>>>>>>>>>>>>>>>>>>>>>>>>>>>>>>

看到了,太陽系。就跟離去時沒改變多少…自動導航至地球的方向。經過火星的軌道時接到了美國的邀請函和警告書說地球現在很危險啥之類的,邀請伊塔到他們火星坐坐。伊塔簡單做個回覆,說是要去地球做”一個星球的滅亡”之類的研究。不到3分鐘,就收到了美國提供的觀光局資料。裡面有很粗略的地球為何會變這樣的正式官方說法。伊塔沒理會這一些東西,直接往地球開過去,剛剛再情報星已經有打過疫苗,不過還是不免有一些擔心,會不會這一降落就被病毒給腐蝕掉呢?

遠遠的地球從太空看只剩三個顏色—藍色的海洋,一樣是最大部分;綠色的森林,只有以前的溫帶分部有一些;黃色的沙漠,有陸地的地方一半以上是這個顏色,沙漠化並沒有恢復的樣子。地球的外圍仍有一小圈的報廢的衛星或是太空梭之類的…這些是多少人類多少年的心血?最後,耗盡了地球資源,嚮往他方…
太空站…好像沒有在運作了,失去了所有燈光,曾經是人類的希望工程。結果還是廢棄了,美麗的外型,太陽能板有一半因為太空垃圾打爛了。

人類四散到了外星球,人類的文明是不是就終結了呢?
就此各自發展,或許形體仍是人形,或許沒有什麼是不會改變的

邊在胡思亂想的同時,伊塔已經駕輕就熟的迴避開所有障礙物,準備穿越大氣層。一旁的凱恩也準備重力系統、防熱系統、抗菌系統、整合系統(貓:那是啥?)
終於又是平靜,大陸上都是黃沙。天空,好亮。幾乎沒有雲,藍色的海面反射著陽光,連在飛艇裡都感受的到熱氣襲來。

忽然一陣小噪音從角落傳來,是舊機種款式的發信機發出的聲音,伊塔盯著這一台爸爸年代的發信機,奇怪,還沒清掉這一台垃圾阿…又重又耗能量,不是已經關著了嗎?用所謂最原始的方式一拍發信機,是安靜下來了,不過卻有意想不到的東西冒出來…
[嗶~(作者消音),您好,敝人乃代表地球的克拉克總理的專職秘書,請問您來地球是要做什麼呢?]
…這東西的運作是這種方式嗎?只有聲音…而且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
[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回答的話,恕難讓您登陸地表,我們將以能力所及將您擊落]
[我是Elite的…一屆平民,伊塔,跟私用的機器人想要回地球一趟找人]
[很難得聽到的回答呢,克拉克總理邀請您先來”曙晨”一趟,附上的地圖不知道收到了嗎?]
[恩,收到了。(不可置信的,這個老發信機竟然有附傳真機功能,吐出一張紙)]
[那請立即啟程。]
這是命令嗎?怎麼有一種被看扁的感覺阿?
而且,剛剛秘書所用的語言,幾乎是到伊塔有些聽不懂的地步。他好歹也精通英語、中文、日語、西班牙語,聽的懂大部分的印歐語系…竟然剛剛的秘書一口氣就用上了幾乎他所知的所有地球語言的辭彙,連句型都至少混了其中3個語言!?好像連非洲方言裡的字彙都出來了,還有聽見…罕見的問候語喔(作者自動消音的地方)

是伊塔造的小飛艇,穿越大氣層的顛簸對機體而言根本是”一塊小蛋糕”。所以這部分並沒有太大的困難。接著是在有地心引力跟風的地球飛行…地心引力的部分小飛艇的電腦在一邊穿過大氣層之時也一邊自動調整各項機體設定。至於目的地…伊塔把地圖掃描進去電腦,跟剛才還在外太空時所紀錄的氣象圖,以及機體外部自動檢測到的風向強度以及季風圖全部匯集在一起。不出3分鐘,完美的航道已經設定完成。伊塔拿起剛剛在穿越大氣層的空檔時泡好的咖啡喝,順手把飛艇的內部牆壁投影顯示外部風景,如同在搭飛機一樣的景緻(不過有如同落地窗的視野)。坐在椅子上,凱恩在另一台電腦前處理數據,在伊塔轉換牆壁風景的時候,還小小抱怨一下,把他面前的牆壁改回來。

一片荒無,沒有人煙。轉過一個不知名,可能是新形成的高山之後,看見海,海岸邊有一座金字塔,那外形跟以前看過的金字塔計畫很像。附近的山坡上有風力發電車森林,每一台都奮力的轉動著。

以完美的弧度把小飛艇降落在地球的表面,仰頭,看著眼前的龐然巨物。只有一座橋連接著陸地,漂在海上的金字塔,在陽光下閃耀著一分寂寞。在橋上一步步前進,窒息的熱風吹動他長大衣的衣角。人類的明日計畫—金字塔計畫,原本是要拿來作為與海爭地的高科技產物,現在則是逃避大地的避難所。海面很平靜,身後的陸地是一片沙漠,望去是一片寂靜,那一些應該會看到的海鷗、螃蟹之類的呢?心知肚明的答案,現在卻只想裝傻。三層以上的強化玻璃包覆而成的透明金字塔,對著玻璃只看的到自己的倒影。輕輕觸碰玻璃,原以為會被燙到,指尖傳來的卻是刺骨的冰感。冰冷,也沒有將手伸回,定格在那,安靜而空曠的四周好像世界也跟著他定格。呆呆的放空腦袋,不知道多久之後開始想像著也許生命就還在這裡成長、衰老,又一個個循環下去…

[伊塔先生?]左手邊大概20不遠的地方跟他一起站在這個空曠的空間的…一個女孩?也對,剛剛聽到的不是凱恩說話的聲音,是女生的聲音。
他太專住了,以致於真的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子嚇到,稍稍退了一步。

女孩看到伊塔的反應,眼睫毛隨即垂下像是在嘆氣,不過下一瞬間又轉換表情,輕輕的笑了,[伊塔先生還在懷舊嗎?那我還是等一下再過來好了…]

[阿…抱歉剛剛分心了,你是?]向女孩的方向走去,一旁的凱恩也尾隨在後

女孩仍然在原地[我是望薰,臨時翻譯員,請多指教。]

[多此一舉,這可是我的…]伊塔的話再度被打斷,這是他出行後第幾次被這樣鄙視了?
[故鄉?地盤?這裡的語言伊塔先生還能聽的懂幾分?經過十年的混亂之後,現在通行的語言可是混合了幾乎所有在您離開之前地球上所存在的所有語言而成的。既然曙晨都已經花錢派我來幫助您早一點習慣這裡的現行語言,伊塔先生就接受這樣的好意有何不可?等到你已經可以獨自逛街不會被騙錢還可以殺價的時候我會自動消失的]望薰,笑笑的說,大概20來頭的年紀,一口流利的Elite語。給伊塔的印象除了笑臉,好像還有一分的未知。[請隨我到克拉克總理的辦公室]

隨著望薰的腳步,通過不知道幾次的光線檢查,純銀色的房間和純黑的房間交替出現著,除了一些信號燈的紅綠色交替閃爍著之外甚麼聲音甚麼光線都沒有,應該是拿來檢查從外面進來的人是不是有夾帶什麼細菌吧。然後一道門上下刷開,立刻下一道門左右刷開,在一道門又上左下刷開。
哈哈哈~~~
聽到的是小孩的嬉鬧聲,不到幾秒,幾個小孩從他跟望薰的面前蹦蹦跳跳過去。

是錯覺,一定是錯覺。伊塔如是OS

[哎呀,跑那麼快,你們是要到哪?]望薰順手拉住其中一個小孩的衣服,蹲下去問那一群小鬼頭
[聽說,今天圖書館裡是卡以雅姊姊要說故事,我們要趕快過去,快開始了]裡面的一個小孩這樣回答,因為奔跑而紅通通的臉,還有帶著些微喘氣的語氣[望薰姊姊今天不能一起來嗎?]
[姐姐今天要工作,抱歉]望薰,滿臉是愧疚

不對,這一定是幻覺。伊塔如此想,只是有點吵的幻覺

因為剛剛在外面太安靜了,看到小孩,聽到小孩的聲音…好遙遠好陌生又有一些興奮。是的,生命還在這裡延續下去。

等一下,卡以雅?會是她嗎?

[外星人?]小孩指著伊塔
[是外星生物]另一個小孩反駁,堅持的眼神讓伊塔哭笑不得

請問,你們是沒看到我長的這麼像人嗎?伊塔表面沉默,心中如此想

[是人類]望薰”解釋”
[真的?]小孩戳伊塔垂在身體兩側、露出大衣外的手背
[貨真價實,如假包換]伊塔
小孩歪頭看他,一臉…困惑
[我跟你說過這裡的語言已經變了,還是說成長了?…]望薰低聲跟伊塔這麼說
然後跟小孩子用阿拉伯文說[跟費大叔的咖啡豆一樣]
小孩們頓時恍然大悟,點頭如搗蒜

等到小孩們蹦跳著走遠了之後
[費大叔是地球變成這樣子之後,用最經濟的價錢提供實在的咖啡豆的商人]望薰解釋

走廊的兩旁掛著一些畫,都是些真正的名畫。伊塔心中推測應該是因為那時候氣候突然劇變,3個月之內地球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所有生命,這是應該是那一些僥倖存活下來的人搶救出來的畫。一些盆栽植物也站在兩側,牆壁沒有窗子卻有一股冷氣傳出。當伊塔停下腳步時,望薰看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等一下你在專心聽克拉克先生解釋這一個傲~人~的金字塔成就,先不跟你解釋,不然等一下還要全部再說一次真是太麻煩了…]
搭著電梯,上升,上升,到某一樓,是有著驚人豪華大廳的圖書館,再轉電梯,上升,上升。
[到了]望薰,表情似乎瞬間變嚴肅

電梯門一開
映入眼簾的是…堆積如山的文件堆和書堆房間…

[阿…走錯了…抱歉(轉過身對伊塔說,還是很嚴肅的感覺)]望薰
文件堆裡冒出一個人[喔~是伊塔先生吧,望薰…你又走錯了?這樣不行喔…傷腦筋…禿驢的辦公室是在樓上啦]拍了拍望薰的頭,這人的領帶也看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爬在領子上,看起來是很拉塌的辦公室人
[我知道啦,卡洛斯]
[唉~嘴硬。快去吧,不然又要有禿驢…]
望薰直接按下關門鈕
[阿~等一下,是我錯了…這個文件…幫…呀~~痛]
門全部關上之後,望薰輕輕說[等一下再過來好了…]
>>>>>>>>>>>>>>>>>>>>>>>>>>>>>>>>>>>>>>>>>>>>>>>>>>>>>>>>>>>>>
克拉克總理如預想的坐在看起來很貴的皮椅上,肥肥的啤酒肚,高傲、不可一世的不苟言笑,後面如影隨形著一個掛著一點黑眼圈的清秀男子,之後在克拉克跟清秀男子的對話中得知他叫做祭月。

「吾…わたし am 克拉克 de su。Now の president」
這是見面第一句話,猜來猜去一之半解,大概知道是在自我介紹。完整的句子在望薰的翻譯之下才清楚:「我是克拉克,現在的總理」

祭月則完全不是月現在的”地球語”,他還用著單一語言說話,全日文或是全中文。克拉克的話不多,連祭月都沒有介紹給伊塔,總是皺著眉頭,話題總是持續不到三句就被他含含糊糊的打住。一開始不過是對伊塔問候一兩句,也斷斷續續的講的支離破碎。
三不五時,他就轉過身,看窗子外的天空,背對著他請來的訪客。

就算是透過望薰已經修飾過的翻譯,伊塔多多少少還是聽的出來克拉克那種心不在焉的說話方式。雖然討厭也不好掉頭就走,只好留下來聽他說幾句。有一些無聊的時候,就來觀察人,應該是個不錯的殺時間方法。
順便聽聽地球現在用的語言,混合各國的句法跟字彙,常常讓伊塔似懂非懂,還好有個翻譯員在旁邊。

說到這個翻譯員,望薰,一開始翻譯起來就是相當嚴肅的臉,跟一見面時那種笑臉就是天差地別的不一樣。打個比方來說,祭月一開始的幽默開場白,在她嚴肅的表情和極為不搭的幽默翻譯之下,完全不知道是該笑好還是不笑好。

克拉克,這個仔細一看的確是很像禿驢的總理,在態度和智慧都比不上在一旁的清秀中年人,祭月。也許是習慣性想要確定這個總理到底是不是真貨,不知道是哪生來的閒情逸致,伊塔隨口問起了現在治理地球的方針…
簡單隨口問了一下,例如現在有多少人住在這,糧食怎麼辦之類的,然而這位總理先生一概以含糊不輕的口吻或是轉換話題的方式不直接回答伊塔。
看來,克拉克總理應該是個沒在做事的總理,不知道到底是怎麼當上總理的…
就算是這麼懷疑著這位總理的辦事能力,伊塔還是維持著這幾年來養出的對待官員應有的一貫該有的禮儀跟尊敬。

「天氣這麼好,我領你在這裡走走吧。」克拉克,見面到現在最親切的一句話吧,也是唯一一句帶著笑容說的話。話說,地球現在的天氣壞過嗎?看起來現在應該是永遠的夏天中的晴天阿。
說在這裡走走也不過是在金字塔內有看似有規劃性的亂晃,克拉克開始長篇大論起來,說著金字塔的外殼、物理原理、維生系統、電腦系統…如此等等的技術性演說。忽然開始的長篇大論,著實嚇了伊塔一跳,不過他剛好也很有興趣,耐心的聽他炫燿著各領域的技術性名詞,伊塔只要一個小動作,像是目光飄向窗子,總理就開始講做這窗子的各項技術,隔熱保溫防風防紫外線。望薰也是一字不漏的翻譯,難怪她剛剛會說不想解釋那麼多技術性問題。看來是已經翻譯過很多次了,這個總理以前應該也是個工程師…吧

金字塔的外面的確有三層特殊的強化玻璃,第一層是用來保護,主要功能是防止過多的熱能、輻射線、微生物進到金字塔內部。第一、二層之間有改良過的太陽能板,因為太陽的紫外線和一些宇宙射線太強(貓:這樣會造成太陽能板受傷嗎?其實我不知道,先暫定這樣好了…),沒有那第一層特殊的玻璃保護的話,太陽能板一定會壞掉,再加上有一部分的金字塔是沉在海水裡面,所以也需要防腐蝕的保護。第二、三層玻璃之間是用來冷卻和調節金字塔裡的內部溫度之用。整個金字塔是用地球上硬度最高的合金所做的支架所搭起來的。下層是發電機和一部分的研究中心;海平面那一層沒有任何設施,單純是檢查外來者的房間群,在上樓是醫院。在上樓是一些小小的教室和住宅區,現在施行著全人教育,生活的機能一應俱全,從健身房到小醫院到市場都有;接著是圖書館,所有搜羅的到的書籍都在這裡;接著是大學區,或說是研究學者的空間;然後是辦公空間。

現在的能源倚賴太陽能和部分發電機(有潮汐發電機、海水溫差發電機、風力發電機、生質能發電機、還有人體體溫回收利用發電機等)
替代石油做塑膠和生活用品的替代材料在以前被視為昂貴,不過現在的人也不是很多,就大方的研發、全面使用下去。

就這樣當個被動的聽眾過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終於有了”自由時間”(連望薰都說翻譯到有點累所以先去幫卡洛斯做別的事),伊塔決定去到處晃晃,就從剛剛小孩口中的圖書館開始好了。不過有圖書館還真是一件怪事,連生活下去都很困難了,還顧的了書、知識之類的嗎?沒燒來當燃料算是這個總理有點明智的決定。
>>>>>>>>>>>>>>>>>>>>>>>>>>>>>>>>>>>>>>>>>>>>>>>>>>>>>>>>>>>>>
隸屬大學校區的圖書館裡,雖然夜有些深了,但連想找個空位還是很難。這一座圖書館是人人都可以進出的,雖然人很多,來來往往,卻相當安靜。大學區和住宅區相去不遠,只在下幾層就是住宅區,所以夜晚常常都是座無虛席。討論區的男孩女孩們三三兩兩輕輕交談著,帶有著暨嚴肅又些微輕鬆的感覺
眼睛所見都跟一般所認知的圖書館一樣,不過就是有些不同的地方。伊塔無聲的腳步使他的移動像是用飄的在討論區之間,往書架飄去。每一個書架旁都有感應器,書的排列不是按照語言而是科目混雜的排在一起。每本的年代不一、受損程度也都不一樣。一個男生快步從伊塔的右手邊擦身而過前往另一個書架,他終於知道是哪裡不一樣了—穿著。不是牛仔褲跟T桖的天下,而是藍染布和手工刺繡。衣服都是”天然”服裝。

藍染布的歷史很悠久,是人類很早就開始利用做成衣服的技法…
從木藍等植物提煉出染劑,並以紮綁、臘染等技法做出不同的圖案和花樣。
放眼望去,都是樣式都簡單、色彩鮮豔的棉染布所做的衣服。牛仔褲?黯然退下上百年的流行舞台。
>>>>>>>>>>>>>>>>>>>>>>>>>>>>>>>>>>>>>>>>>>>>>>>>>>>>>>>>>>>>>

…面前是2本以上的厚書。不沮喪真的也難…

[我不行了啦~~]某一名女子輕聲哀嚎,將手向前舒展然後整個人倒到椅背上…
[再撐一下吧,卡以雅,考完這一科就剩最後2科了]身旁的女子,綁著整齊的辮子,帶著眼鏡,目光從來沒有從書本上離開過[來,這是我的部分]遞過來3張報告草稿
[唉~你阿…]我就是真是想出去玩阿!!!!!!!!!!,卡以雅放下長馬尾看著天花板想著可能的未來…眼看著要交的論文已經拖超過2年了,學的東西卻一點用處都沒派上過。雖然當過一陣子的實習醫生…因為她加入理論而非實作的組別,所以要先提出論文才會開始進行實驗。到目前為止,她跟身旁的友人是天差地別,朋友是被別人視為明日的救星,而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不是相當被看好的次級研究人員。和這群朋友們有著相似的個性,卻在同一條路上望著不一樣的方向。

放掉了以前想要去外太空旅行的夢,現在的學救人雖然的確也是卡以雅所真心想追求的。她一心這樣想,希望有一天能徹底說服自己,甚至,將自己的力量封鎖起來…想要靠自己的雙手,在最愛的星球—地球,長久定居。

地球現在總是有新種的細菌和病毒隨時會冒出來,是人類所難以抵抗、千變萬化、很愛突變的菌種。卡以雅選擇了唸醫學,希望自己能有一番作為。不過代價就是要唸的書太多,而且她很怕解剖學,更怕血,常常都無法唸的很順。

唸再多的書也感到相當無力,就算她已經唸到要畢業了,成績也是很棒,就是說不上來的無力。現在是沒有什麼就業問題,只要能活下去就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就是有說不出的煩阿。總覺得少了什麼,忘了做什麼。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伊塔倒抽了一口氣。她身上的藍染布,活像是一張畫,像是天空的故事。

[好久不見了,卡以雅]卡以雅閉著眼睛…是沒聽到嗎?伊塔剛要伸手去拍她的肩
卡以雅忽然轉過來,笑的好不燦爛,[…(笑)你果然收到啦…我賭贏了喔]
[不公平吧,跟你打賭怎麼可能會輸]伊塔收手,一本正經
[你在說什麼阿,卡以雅打賭從沒贏過阿…]旁邊的女同學還埋首於書海中連頭都沒抬
[噓~~這是圖書館小聲一點]卡以雅轉回去跟身旁的人這麼說
[!?]微顯驚訝神情的伊塔呆呆看著伊拉雅的背影
[陪我去找一本書]伊拉雅忽的站起來,一把托走伊塔

同桌的兩個女同學看了兩個人,相視而笑,也許今天過後會有有趣的事要發生了吧!

>>>>>>>>>>>>>>>>>>>>>>>>>>>>>>>>>>>>>>>>>>>>>>>>>>>>>>>>>>>>>
任憑被拖著走穿梭在書海之中
[我的預知能力,已經不在了]這是卡以雅停下腳步後第一句話,被對著伊塔,看不到臉部表情,聽不出有包含任何情緒,一句平舖直述的話
[…]伊塔,不知道該說什麼,猜的到當她看到地球會變這樣的時候,可能看不到還比較痛快吧[我…我也很少在用我的能力了]
[你就快用了喔,呵呵,好久沒看到”牠們”了呢~]卡以雅手指畫過成排的書,尋找著那本目標物
[…你不是剛說你的能力不在了嗎?]伊塔
[恩…阿,有了,這本,還有這本跟這本,拿一下(塞了三大本書給伊塔)…我以前很忌妒你的能力,有偷偷看過你會擁有能力到何時,結果竟然是永遠…唉,敗給你這個機器狂了,而且,我先警告你,你不讓牠們出來那麼久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喔,你就享受片刻的安寧吧!(從口袋東掏西找拿出一張卡片),來,書給我]
卡以雅一本本書的條碼刷過書架旁的感應器,再把自己的卡片刷過去。
[這樣是為了追蹤書?]伊塔,兩人默契很好的一個刷一個接
[恩,因為書不多,就是你看到的這座書庫了,而且要在印書就要砍樹沒有那個資源,就根本沒人在印書賣書。這樣就知道每一本書的下落,要找書也方便很多]
方便…?伊塔環視了一下這個書庫,這才發現這裡竟然有起碼有8~10層樓的書庫…

再看看懷裡的三本厚書…
[你怎麼會唸醫學呢?你不是一向最怕看到血?]伊塔隨手翻著書頁
[你不也是一向最討厭政治了嗎?伯爵先生]卡以雅接過書塞到袋子裡

走回去方才的座位跟同行有人打聲招呼
[米雪兒、碧絲昂,我先回去了。]卡以雅
[不要忘記明天要早起]米雪兒
[有點晚了,要加外套]碧絲昂
[對於有人今晚經過三號出口的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米雪兒
[祭月先生是不會問出東西的,我都說要加外套了]碧絲昂,很豪邁的把一件外套丟向伊塔[幫卡以雅拿吧,不是給你穿的]

卡以雅笑著回應[OK~掰掰]
[你想看看現在的地球嗎?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又被同樣的方式托出了這座豪華又樸素的圖書館

直到搭下樓電梯時…卡以雅才想起來要問
[對了,你身體的抗體應該…]
[我已經被拖去打過針了,連凱恩也有]
剛剛在圖書館外面等主人的凱恩點頭附和,說了句:「不怎麼美味的疫苗就是了。」
>>>>>>>>>>>>>>>>>>>>>>>>>>>>>>>>>>>>>>>>>>>>>>>>>>>>>>>>>>>>>
到了住宅層的時候…卡以雅說要去放書所以先叫伊塔跟凱恩在電梯口等她。不過一會兒,卡以雅跑回來…
「呼、呼…,久等了。」卡以雅停下喘氣,用她的通行證順手刷下下樓的電梯。
「其實妳可以慢慢走的」凱恩,對卡以雅就是不一樣,會說比較多的話。
「想跟你們介紹一個東西,錯過了就要等一段時間,10…9…8…你們都不好奇不想先問是什麼嗎?…5(伊塔跟凱恩搖頭)…真是的,還是一樣嘛…3…2…1」

一陣風吹過,靜默

「所以,是什麼東西?」凱恩
「風,是人造風。模擬海岸邊的海風,甚至有一些用無毒化學物質作出海的味道是吧」伊塔
「還可以調整你要哪一種風,森林中的風、輕微焚風、秋風、春天帶有花香的風…等等」卡以雅,指著電梯旁一個小小的盒子。此時,電梯到了「走吧」

在金字塔裡,看的到外面,卻不能觸碰不到的外面的自然風。看的到海浪,卻吹不到真實的海風,也聽不見海浪聲。有模擬的系統,卻不免有一分失落。尤其是對於曾經在外面的地球生活過的人。

>>>>>>>>>>>>>>>>>>>>>>>>>>>>>>>>>>>>>>>>>>>>>>>>>>>>>>>>>>>>>
專門放牧之前伊塔遇到的獨角獸的人,此時也坐在一朵雲邊,看著金字塔。
「所以,這就是人類想出的辦法了是嗎?把自己關在金字塔裡?」膝上躺著跟身高一樣高的木製手杖,一頭金髮在沒有風的此刻飄逸著
「至少,他們很努力。」出現了另一個身影,一樣的裝扮和手杖
「也是。」如同嘆息般的說「涅法頓,是誰通知你來的?」
「我是因為這封信跟美夢郵局那邊的通知。」名為涅法頓的男子從懷裡拿出一封只有著名收件人的信「你呢?雪莉,沒有大事你是不會輕易離開那群獨角獸們太遠,還叫我一起來。」
「還不就是同一件事?」雪莉「哎~所以我討厭麻煩的事」
「沒辦法,因為那一派人已經有所動作」涅法頓
「可是另一邊也有阿,你自己看,望薰跟卡洛斯都早在這裡晃來晃去了」雪莉不服氣的指著金字塔

涅法頓是年資比雪莉更長的獨角獸長。雪莉的職務主要是放牧獨角獸,或說是看他們有沒有為非作歹,例如偷偷跑去餐廳裡化為送菜小弟偷吃剛做好的菜,或是去跟飛艇飆飛行速度之類的。獨角獸、涅法頓、雪莉都是有些類似宇宙警察的存在,只是他們不輕易現身,也不插手管太多事情。也許是擁有的獨特強大魔力導致的吧,他們的其他族人,一如其他相似故事會有的內容,不是自甘淪落為凡人,就是太過激進或是熱心被他人處決。習慣旁觀,只有特殊的大是會稍稍偏頗某一方給予最低的幫助。
也許是身為這樣特殊的傳說種族的關係,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族相傳在銀河誕生時就一起誕生了,所以對於非自然的東西存有一分討厭的心態。對於這一點,在這個高度人工化的地球,多多少少會令他們不自在吧。

「非自然就真這麼不得你心?」涅法頓深沉的海藍眼睛若有所斯的看著眼前的豪放女子「哪天要是獨角獸們也受重傷要倚賴什麼人工義肢的話你也會拋棄他們嗎?」
「他們命大的很,不會有那一天,儘管放一萬個心吧。我只是基於職責,不然我才不想插手這件事。」雪莉,站起來,理一理雪白的衣擺。「就算那個有一天的主角是一個叫做涅法頓的笨蛋,我想我的技術應該還不至於需要讓你或是任何一之天生很愛添麻煩的獨角獸倚賴那樣的東西」

涅法頓看著雪莉悠哉的走下雲,也跟上她,一同飛向還有點綠意的山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