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3    久違的老地方


    稍稍的在情報星整修一下心愛的飛艇,伊塔不敢稍做太多停留,感覺好像有不懷好意的人在附近。解決了不少幫派的嘍囉,雖然都沒聽過這一些幫派名…不過既然有膽要威脅他,伊塔也在動手前做出警告,毫不留情的當作飯後運動般一個個解決被各派人馬派了的手下。他沒有動手殺人,只是讓對方至少1個月沒辦法動彈罷了。
不過這一些還算是小角色吧…。

     伊塔拾起落在地上的大衣,心中的不安有些擴大…,因為還沒有任何會魔法的人找上他過。他會的,不是魔法。

       他會的,只是一些基礎的防身術,只是力道大了點、還有那會殺人的銳利眼神。

        要出境之前,做最後的閒晃,近日來走過不下50次的路線,沒有在任何除了和食物和機械相關的店家前停下,今天卻停下了。一位男子閉目陶醉地吹著薩克斯風,面前沒有樂譜,也沒有像是要人施捨的容器在地上。
是街頭藝人吧,伊塔心想。但頓下的腳步不是因為”街頭藝人”,而是為了他所吹出的曲子,一首變調的吉普賽風味曲子。吹出的感覺有一絲鄉間生活的歡樂,也有一絲哀傷,曲音中流動著不可更動任何一個小音符的精準。
男子沒有紮起、留有一些長度的豪邁髮絲隨風舞動。還是其實是隨著音符舞動呢?宛如,一幅畫。
       
         聽完了整首歌,伊塔心情感覺整個明朗起來。連著最後的樂音消逝在空氣中,男子的綠眸看了一眼伊塔,連一個字也沒說,收起薩克斯風,走人。
       總感覺有一些不快,自己分明沒做錯什麼事阿。伊塔追上前去問個曲名,好去網路上抓歌,「請問,這首吉普賽音樂是叫什麼名字呢?」
      「既然你知這是吉普賽風的流浪歌曲,什麼形式上的名字都會像風一樣逝去,那段旋律也讓他走吧。這就是吉普賽,就是現在的世界。」街頭藝人丟下這一串話,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伊塔此時才注意到,一旁的攤販已經轉換了風格:不再是專櫃般的世界,而是一家家小小的手工藝店。
      「須也~幫我一個忙…」從一旁的珠寶店傳出了一個細弱的女聲。
    原本在前方的街頭藝人身子一轉進入店內,橄欖綠的披風也隨之飄起。
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伊塔也跟了上去,想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讓那男子駐足。
   
        那是一家炫麗的珠寶店,裝飾的比伊塔的辦公室看來更奢華,佈置也採用更多珠寶,卻沒有一絲的俗氣。一個個的展示櫃都像是小型的櫥窗,沒有刺目的照射白燈,但不論是戴在娃娃身上的珍奇貝殼項鍊,還是靜擺在絲綢上的紅寶石都散發著迷人的光芒。大的不像話的鑽石沒有被供奉在玻璃櫥窗,反而是跟不起眼的小小的綠寶石碎鑽、珍珠的碎片一同放在一個音樂盒的裝飾上。
       伊塔輕輕轉動起音樂盒的發條,秘密花園之歌(秘密花園的作品)的小提琴聲悠然而出,加上了一些不同於他聽過的版本的樂器的聲音,重現著,真實樂音。正當他還沉浸在懷念的思潮裡的時候,音樂盒發出怪聲,硬是打斷了旋律。

          嘎然而止的樂聲讓一位起碼比他矮了兩個頭以上,留著一頭棕色長髮的嬌小女孩向伊塔衝了過來。

         「哎呀,真抱歉,那一個“懷想”最近出了一點問題…」一把搶過音樂盒,女孩小心的打開內盒仔細檢查著。簡單的機械構造,讓伊塔甚是驚訝萬分。這麼簡單,就讓一個音樂盒有起碼5種樂器的聲音?一樣是卡紙的設計,一樣的發條,伊塔此時忽然將音樂盒搶回來開始端詳著。…不了一會兒,伊塔居然直接動手拿起桌上的小板手修理。小女孩在一旁跳著要他還來,無奈於身高的差距搶都搶不到,無論怎麼大聲叫喊伊塔也視若無睹,他認真修理東西起來就是這付樣子。

          小女孩憤憤地走掉了,但不一會兒又折回,可是腳步聲…多了那種清脆的跟鞋敲著地板的聲音。

          小女孩再度走到伊塔面前。「喂,你給我還來。」,她喊了一聲,伊塔仍在自我世界。女孩二話不說一腳對準伊塔那雙保養的不錯的黑色皮鞋狠狠踩了下去。
         「啊~~!!妳想幹嘛!?」伊塔腳雖痛卻沒有將音樂盒放手的意思。
         「拿來。]女孩指著他手中的音樂盒嗔道。「能修好那個音樂盒的,只有我了。」
         「妳這小妮子個子雖小口氣還蠻大的嘛。」伊塔睨著眼道。
         「我若修不好怎能當上這家店的店長呢?」女孩身手矯健地將音樂盒連同修理器具從伊塔手裡俐落地搶了回來。「伊塔先生,請您稍待片刻,先喝杯茶歇會兒吧。」
          伊塔瞪大了雙眼,「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淡藍色的瞳孔閃耀著與身旁珠寶一樣的光輝,「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可就配不上當這家店的店長了呢。」
         伴隨著清脆的鞋跟擊地聲,女孩消失在珠寶店深處的一扇門中,留下仍震驚不已的伊塔在原地。

          這怎麼行,居然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妮子嚇著?伊塔默想道。

          此時有一個奇怪的生物捧著一杯茶晃來晃去地來到伊塔面前。
          奶綠?柔和的綠色配上冉冉而升的熱煙,比那一碗紫色濃湯的第一印象好多了。
         毫不猶豫的拿起來,先聞聞那股香氣,喝一小口…
         嗯… 這茶的味道還不錯嘛。

          女孩重新回來,帶著修好的音樂盒,伊塔正悠哉的把玩著一塊從桌上小籃子裡拿出的鵝黃色透明寶石,在那只籃子同樣的石頭堆的像做小山一樣高。那塊石頭如手掌心般大小、類似琥珀的色澤、就算握在手裡也始終維持著冰冰冷冷的溫度。

      「喔?喜歡名片玉石嗎?」小女孩一邊細心的把音樂盒放到軟墊上一邊道。
      「名片…?」一塊石頭有這種名字還滿稀奇的。
女孩把音樂盒的蓋子蓋上,音樂再度傳出,更加清澈的聲音以及耀眼的光也從盒中透出來,透過晶瑩的寶石閃耀著光芒。

       「看你把玩了不少時候,我還以為你已經玩到他的功能了呢。」小女孩順手從籃子裡也拿起一塊,「這可是長年暢銷品呢。」
        小女孩在石頭表面拍三下,立刻,有字從中間如同燃燒般的出現。帶有一點紫紅色的字寫著Fiorucci,在地球上的義大利語意思是 the love site。小女孩開始解釋功能一邊示範:「拍三下會開啟程式跟記憶卡,相同的再拍三下就會關閉,恢復成原本的石頭模樣。晶片跟驅動程式都在內部結晶的某個地方,技術性問題我就不多說。功能不只是能紀錄店家的名稱…。啊,對了,要紀錄的時候只要刷過去店家的紙本名片或是刷過店家裡的專屬感應卡就好了。出現的動畫可以自己選擇。除此之外,這裡,可以叫出來一些選項。像是…這裡是珠寶店,只要在“飾品”字樣上面用手輕輕碰就可以輕易進入選項單,再選…珠寶店,同樣是用手點就好,因為這塊石頭具有高感應的熱度探測能力。這樣就完成歸類了。再來這東西還有個額外的功能,輕輕碰這裡,有評價選單。可以紀錄這家店的服務態度、提供商品的好壞…當然是由你自己點選。」小女孩說著點了一下店長親切、商品良好且多元…的選項。「…硬度很高,不用擔心放在包包裡會壓壞。怎麼樣,不錯吧。要買一個嗎?」

伊塔楞楞地看著手中冰冰的“頑”石,不發一語。

小女孩又繼續說道:「如果要做成項鍊或是鑲上其他配件的話,我可以當場幫您做喔。」要加錢就是了啦,女孩在心裡頑皮地吐舌暗自加註道。
伊塔有些猶豫:「可妳根本還沒說價錢,我也還沒說我想買呀……」
小女孩回道:「石頭也是會挑人的,我只是剛好有提供這塊石頭罷。」

算你狠…。

伊塔最後還是乖乖掏出了錢包,付錢買了一個。
「買一個的話另一個半價,如何?」小女孩一邊小心地包裝石頭一面向伊塔喊道。

須也在伊塔付錢了之後剛好也從裡面的房間走了出來。他走近女孩的身邊溺愛地輕拍了一下小女孩的頭,瞥見伊塔手上的名片玉石時只淡淡的說了句:「只要有用就不會擔心沒電,因為這小東西是靠手的溫度運作,就算是幾乎沒有體溫的冰晶人一族握著這石頭,它也可以感應到溫度。」

伊塔點了點頭,隨即轉身向店內的兩人告別。

「謝謝惠顧~!」女孩一面揮手一面向逐漸走遠的伊塔的身影喊道。

多帶著一個奇妙入手的戰利品,伊塔走向港口,準備要出發離開這個有點詭異的地方。
>>>>>>>>>>>>>>>>>>>>>>>>>>>>>>>>>

看到了,太陽系。就跟離去時沒改變多少…自動導航至地球的方向。
經過火星的軌道時接到了美國的邀請函和警告書說地球現在很危險什麼之類的消息,邀請伊塔到他們火星的殖民地坐坐。伊塔簡單做個回覆,說是要去地球做個“一個星球的滅亡”之類的研究而已,不需要太過於擔心。不消幾分鐘,他就收到了美國提供的觀光局資料,裡面有很粗略的地球為何會變呈現在這副慘況的正式官方說法。伊塔沒理會這些東西,直接往地球開過去,剛剛在情報星已經打過疫苗,不過他還是不免有一些擔心,會不會這一降落就被病毒給腐蝕掉呢?

遠遠的地球從太空看只剩三個顏色—藍色的海洋,和以前一樣是面積最大的部分;綠色的森林,只有以前的溫帶分部一些;最後是黃色的沙漠,有陸地的地方一半以上是這個顏色,看來沙漠化並沒有減緩的樣子。地球的外圍仍有一小圈的報廢的衛星或是太空梭之類的…這些是多少人類多少年的心血?最後,人類終究還是耗盡了地球資源,嚮往他方…
太空站…好像沒有在運作了,失去了所有燈光,曾經是人類的希望工程,結果最後還是被廢棄了,儘管有美麗的外型,但太陽能板有一半因為太空垃圾而被打爛了。

人類四散到了外星球,人類的文明是不是就終結了呢?
就此各自發展,或許形體仍是人形,或許沒有什麼是不會改變的…

  邊在胡思亂想的同時,伊塔已經駕輕就熟的迴避開所有障礙物,準備穿越大氣層。一旁的凱恩也準備重力系統、防熱系統、抗菌系統、整合所有系統(某貓:那是啥?)
終於又是平靜,大陸上都是漫天黃沙。天空,好亮。幾乎沒有雲,湛藍色的海面反射著陽光,連在飛艇裡都感受的到熱氣襲來。

  忽然一陣小噪音從角落傳來,是舊機種款式的發信機發出的聲音,伊塔盯著這一台爸爸年代的發信機,奇怪,還沒清掉這一台垃圾阿…又重又耗能量,不是已經關著了嗎?用所謂最原始的方式他用力一拍發信機,終於是安靜下來了,不過卻有意想不到的東西冒出來…
  「嗶~(作者消音),您好,敝人乃代表地球的克拉克總理的專職秘書,請問您來地球是要做什麼呢?」
  …這東西的運作是這種方式嗎?只有聲音…而且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伊塔俊秀的臉龐滑下一滴冷汗。
  「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回答的話,恕難讓您登陸地表,我們將以能力所及將您擊落。」
  「我是Elite的…一屆平民,伊塔,跟私用的機器人想要回地球一趟找人。」
  「很難得聽到的回答呢,克拉克總理邀請您先來“曙晨”一趟,附上的地圖不知道收到了嗎?」
  「恩,收到了。」不可置信的,這個老發信機竟然有附傳真機功能,居然吐出一張紙。
  「那請立即啟程吧,伊塔先生。」
  這是命令嗎?怎麼有一種被看扁的感覺啊?
伊塔的額邊緩緩冒出井字的青筋。
  而且,剛剛秘書所用的語言,幾乎是到伊塔有些聽不懂的地步。他好歹也精通英語、中文、日語、西班牙語,聽的懂大部分的印歐語系…竟然剛剛的秘書一口氣就用上了幾乎他所知的所有地球語言的辭彙,連句型都至少混了其中3種語言!?好像連一些稀少的非洲方言裡的字彙都出來了,還有聽見…罕見的問候語喔……(作者自動消音的地方)。

對伊塔造的小飛艇來說,穿越大氣層的顛簸根本是“一塊小蛋糕”(a piece of cake),所以這部分並沒有太大的困難。
接著是在有地心引力跟風的地球飛行。地心引力的部分,小飛艇的電腦在一邊穿過大氣層時也一邊自動調整了各項機體設定。至於目的地嘛…伊塔把地圖掃描進去了電腦,跟剛才還在外太空時所紀錄的氣象圖,以及機體外部自動檢測到的風向強度以及季風圖全部匯集在一起。不出3分鐘,完美的航道已經設定完成。伊塔拿起剛剛在穿越大氣層的空檔時泡好的咖啡小啜一口,順手把飛艇的內部牆壁投影顯示為外部風景,如同在地球搭飛機穿越雲端一樣的美麗景緻,寬大的玻璃落地窗讓眼前的視野更加遼闊。坐在椅子上,凱恩坐在另一台電腦前處理數據,在伊塔轉換牆壁風景的時候,還小小抱怨一下,把他面前的牆壁改回來。

一片荒無,沒有人煙。轉過一個不知名,可能是新形成的高山之後,看見了海,海岸邊有一座金字塔,那外形跟以前看過的金字塔計畫很像。附近的山坡上有風力發電車森林,每一台都非常賣力的轉動著。

伊塔以完美的弧度把小飛艇降落在地球的表面,仰起頭,凝視著眼前的龐然巨物。只有一座橋連接著陸地,漂在海上的金字塔,在陽光下閃耀著一分寂寞。在橋上一步步前進,令人窒息的熱風拂動著他長版大衣的衣角。
人類的明日計畫—金字塔計畫,原本是要拿來作為與海爭地的高科技產物,現在則是逃避大地的避難所。海面很平靜,身後的陸地是一片沙漠,放眼望去是一片寂靜,那些應該會看到的海鷗、螃蟹之類的呢?伊塔心中早已有心知肚明的答案,現在卻只想裝傻。三層以上的強化玻璃包覆而成的透明金字塔,面對著玻璃的伊塔只看的到自己的倒影。輕輕觸碰玻璃,原以為會被燙到,指尖傳來的卻是刺骨的冰感。冰冷,卻沒有將手伸回,伊塔定格在那,安靜而空曠的四周好像世界也跟著他定格。呆呆的放空腦袋,不知道多久之後開始想像著也許生命就還在這裡成長、衰老,又一個個循環下去…

  「伊塔先生?]左手邊不遠處出現了與他一起佇立在這個空曠的空間的…一位女孩?也對,剛剛聽到的不是凱恩說話的聲音,是女生的聲音。
他太專住了,以致於著實地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子嚇到,稍稍退了一步。

女孩看到伊塔的反應,眼睫毛隨即垂下像是在嘆氣,不過下一瞬間又轉換表情,輕輕的笑著,「伊塔先生還在懷舊嗎?那我還是等一下再過來好了…」說著,女孩便作勢要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