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5   故友
隸屬大學校區的圖書館裡,雖然夜晚看似有些深了,但連想找個空位還是很難。這一座圖書館是人人都可以進出的,雖然人很多,來來往往,卻相當安靜。大學區和住宅區相去不遠,只在下幾層就是住宅區,所以夜晚常常都是座無虛席。討論區的男孩女孩們三三兩兩輕輕交談著,帶有著暨嚴肅又些微輕鬆的感覺
 眼睛所見都跟一般所認知的圖書館一樣,不過就是有些不同的地方。伊塔無聲的腳步跟大衣使他的移動像是飄在討論區之間,往書架飄去。每一個書架旁都有感應器,書的排列不是按照語言而是科目混雜的排在一起。每本的年代不一、受損程度也都不一樣。一個男生快步從伊塔的右手邊擦身而過前往另一個書架,從一進圖書館就明顯感受到的視覺不慣終於有了答案—穿著。不是牛仔褲跟T桖的天下,而是藍染布和手工刺繡。是”天然”服裝的天下。

藍染布的歷史很悠久,是人類很早就開始利用做成衣服的技法…
從木藍等植物提煉出染劑,並以紮綁、臘染等技法做出不同的圖案和花樣。
放眼望去,都是樣式都簡單、色彩鮮豔的棉染布所做的衣服。牛仔褲、色彩鮮豔的衣服?黯然退下上百年的流行舞台。
>>>>>>>>>>>>>>>>>>>>>>>>>>>>>>>>>>>>>>>>>>>>>>>>>>>>>>>>>>>>>

…面前是2本以上的厚書。不沮喪真的也難…

「我不行了啦~~」某一名女子輕聲哀嚎,將手向前舒展然後整個人倒到椅背上…
「再撐一下吧,卡以雅,考完這一科就剩最後2科了」身旁的女子,綁著整齊的辮子,帶著眼鏡,目光從來沒有從書本上離開過[來,這是我的部分]遞過來3張報告草稿
「唉~你阿…」我就是真是想出去玩阿!!!!!!!!!!,卡以雅放下長馬尾看著天花板想著可能的未來…眼看著要交的論文已經拖超過2年了,學的東西卻一點用處都沒派上過。雖然當過一陣子的實習醫生…因為她加入理論而非實作的組別,所以要先提出論文才會開始進行實驗。到目前為止,她跟身旁的友人是天差地別,朋友是被別人視為明日的救星、而且具有機器人般銅牆鐵壁的健康,而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不是相當被看好的次級研究人員。和這群朋友們有著相似的個性,卻在同一條路上望著不一樣的方向。

放掉了以前想要去外太空旅行的夢,現在的學救人也是卡以雅所真心想追求的。她一心這樣想,希望有一天能徹底說服自己,甚至,將自己的力量封鎖起來…想要靠自己的雙手,在最愛的星球—地球,長久定居。

顯則習醫的理由很簡單,地球現在總是有新種的細菌和病毒隨時會冒出來,是人類所難以抵抗、千變萬化、很愛突變的菌種。卡以雅選擇了唸醫學,希望自己…說好聽一點是能對全人類有一番作為、貢獻,說難聽一點就是爭著出人頭地。不過代價就是要唸的書太多,而且她很怕解剖學,更怕血,常常都無法唸的很順。

唸再多的書也感到相當無力,就算她已經唸到要畢業了,成績也是很棒,就是說不上來的無力。現在是沒有什麼就業問題,只要能活下去就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就是有說不出的煩阿。總覺得少了什麼,忘了做什麼。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伊塔倒抽了一口氣,就再眼前。她身上的藍染布,活像是一張畫,像是天空的故事。是阿,從以前到現在都像天空一樣遙遠的女人阿。


「卡以雅」伊塔看著她的背影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想必是沒聽到吧

伊塔剛要伸手去拍她的肩

卡以雅忽然轉過來,笑的好不燦爛,「…你果然收到啦…那是我賭贏了喔」
「不公平吧,跟你打賭怎麼可能會輸」伊塔收手,一本正經
「你在說什麼阿,卡以雅打賭從沒贏過阿…還欠我呢」旁邊的女同學還埋首於書海中連頭都沒抬
「噓~~這是圖書館小聲一點」卡以雅轉回去跟身旁的人這麼說
「明明你的聲音比我大吧…」身旁的人小聲喃喃抱怨兩句
「!?」無視於面前像是兩個小學生的爭辯,伊塔微顯驚訝神情直盯著伊拉雅的背影
像是感應到伊塔的疑問,伊拉雅忽的站起來,一把拖走伊塔「陪我去找一本書」

同桌的兩個女同學看著兩個人走遠,相視而笑,也許今天過後會有有趣的事要發生了吧!

>>>>>>>>>>>>>>>>>>>>>>>>>>>>>>>>>>>>>>>>>>>>>>>>>>>>>>>>>>>>>
伊塔任憑卡以雅拖走著穿梭在書海之中…
「我的預知能力,已經不在了」這是卡以雅停下腳步後第一句話,背對著伊塔,看不到臉部表情,聽不出有包含任何情緒,一句平舖直述的話
「…」伊塔,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就抱持沉默,雖然猜的到當她看到地球會變這樣的時候,可能看不到勢必比較痛快吧「我…我也很少在用我的能力了」
「不~不~(搖頭)你就快用了喔,呵呵,好久沒看到”牠們”了呢~」卡以雅手指畫過成排的書,尋找著那本目標物
「…你不是剛說你的能力不在了嗎?」伊塔
「恩…阿,有了,這本,還有這本跟這本,拿一下(塞了三大本書給伊塔)…我以前很忌妒你的能力,有偷偷看過你會擁有能力到何時,結果竟然是永遠…唉,敗給你這個機器狂了,而且,我先警告你,你不讓牠們出來那麼久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喔,你就享受片刻的安寧吧!(從口袋東掏西找拿出一張卡片),來,書給我」
卡以雅一本本書的條碼刷過書架旁的感應器,再把自己的卡片刷過去。
「這樣是為了追蹤書?」伊塔,兩人默契很好的一個刷一個接
「恩,因為書不多,就是你看到的這座書庫了,而且要再印書就要砍樹沒有那個資源,所以根本沒人在印書賣書。有了這個裝置,就知道每一本書的目前下落,要找書也方便很多」
方便…?伊塔環視了一下這個書庫,這才發現這裡竟然有起碼有8~10層樓的書庫…,對於眼前這一種愛書成癡的人而言,才叫不多吧。

再看看懷裡的三本厚書…
「你怎麼會唸醫學呢?你不是一向最怕看到血?」伊塔隨手翻著書頁,精美的彩色圖解跟密密麻麻的文字爬滿了整本書,書有一股圖書館裡的書專有的味道,他才想起來,自己已經有好幾年沒上圖書館了。一向都是用電子書,甚至忘了這一種曾經很喜歡的味道跟書的觸感。雖然紙頁的感覺對Elite科技而言不是難事,但是唯有真正翻著書,才有那一種書的感覺阿。伊塔心中暗自記下,回去要叫艾奎拉想辦法改良電子書。不只是書的質感,還有頁面反光度…等等。
卡以雅看著伊塔對著醫學的書發呆,直接就可以聯想的到,這個機器狂又肯定在想要怎麼改良電子書了吧…無奈的搖搖頭,右手伸到他面前,示意他把書交出來。
「你不也是一向最討厭政治了嗎?伯爵先生」卡以雅接過書塞到袋子裡。

走回去方才的座位跟同行有人打聲招呼
「米雪兒、碧絲昂,我先回去了。」卡以雅
「不要忘記明天要早起」米雪兒
「有點晚了,要加外套」碧絲昂
「對於有人今晚經過三號出口的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米雪兒
「祭月先生是不會問出東西的,我都說要加外套了」碧絲昂,很豪邁的把一件外套丟向伊塔「幫卡以雅拿吧,不是給你穿的」

卡以雅笑著回應「OK~掰掰」,順便把書袋順手給伊塔拿…不過伊塔也沒反對當個臨時衣架,接下書袋,理好懷中的深藍外套,整齊的拿著。
又被同樣的方式托出了這座豪華又樸素的圖書館,「你想看看現在的地球嗎?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卡以雅眨了幾下眼睛,彷彿是自己迫不及待要去。伊塔沒有回答,在卡以雅的解釋裡就視同沒有異議。

直到搭下樓電梯時…卡以雅才想起來要問
「對了,你身體的抗體應該…」
「我已經被拖去打過針了,連凱恩也有」
剛剛在圖書館外面等主人的凱恩點頭附和,說了句:「不怎麼美味的疫苗就是了。」
>>>>>>>>>>>>>>>>>>>>>>>>>>>>>>>>>>>>>>>>>>>>>>>>>>>>>>>>>>>>>
 到了住宅層的時候…卡以雅說要去放書所以先叫伊塔跟凱恩在電梯口等她。不過一會兒,卡以雅跑回來…
  「呼、呼…,久等了。」卡以雅停下喘氣,用她的通行證順手刷下下樓的電梯。
  「其實妳可以慢慢走的」凱恩,對卡以雅就是不一樣,會說比較多的話。
  「想跟你們介紹一個東西,錯過了就要等一段時間,10…9…8…你們都不好奇不想先問是什麼嗎?…5(伊塔跟凱恩搖頭)…真是的,還是一樣嘛…3…2…1」
 
一陣風吹過,靜默

 「所以,是什麼東西?」凱恩
 「風,是人造風。模擬海岸邊的海風,甚至有一些用無毒化學物質作出海的味道是吧…」伊塔微微的皺了眉頭
 「還可以調整你要哪一種風,森林中的風、輕微焚風、秋風、春天帶有花香的風…等等」卡以雅,指著電梯旁一個小小的盒子。此時,電梯到了「走吧」
 
在金字塔裡,看的到外面,卻不能觸碰不到的外面的自然風。看的到海浪,卻吹不到真實的海風,也聽不見海浪聲。有模擬的系統,卻不免有一分失落。尤其是對於曾經在外面的地球生活過的人,吹到這陣風的同時會想起什麼又感覺如何呢?

>>>>>>>>>>>>>>>>>>>>>>>>>>>>>>>>>>>>>>>>>>>>>>>>>>>>>>>>>>>>>
 專門放牧之前伊塔遇到的獨角獸的人,此時也坐在一朵雲邊,看著金字塔。
 「所以,這就是人類想出的辦法了是嗎?把自己關在金字塔裡?」膝上躺著跟身高一樣高的木製手杖,一頭金髮在沒有風的此刻飄逸著
 「至少,他們很努力。」出現了另一個身影,近乎一樣的裝扮和手杖
 「也是。」如同嘆息般的說「涅法頓,是誰通知你來的?」
 「我是因為這封信跟美夢郵局那邊的通知。」名為涅法頓的男子從懷裡拿出一封只有著名收件人的信「你呢?雪莉,沒有大事你是不會輕易離開那群獨角獸們太遠,還叫我一起來。」
 「還不就是同一件事?」雪莉「哎~所以我討厭麻煩的事」
 「沒辦法,因為那一派人已經有所動作」涅法頓
 「可是另一邊也有阿,你自己看,望薰跟卡洛斯都早在這裡晃來晃去了」雪莉不服氣的指著金字塔

 涅法頓是年資比雪莉更長的獨角獸長。雪莉的職務主要是放牧獨角獸,或說是看他們有沒有為非作歹,例如偷偷跑去餐廳裡化為送菜小弟偷吃剛做好的菜,或是去跟飛艇飆飛行速度之類的。獨角獸、涅法頓、雪莉都是有些類似宇宙警察的存在,只是他們不輕易現身,也不插手管太多事情。也許是擁有的獨特強大魔力導致的吧,他們的其他族人,一如其他相似故事會有的內容,不是自甘淪落為凡人,就是太過激進或是熱心被他人處決。習慣旁觀,只有特殊的大是會稍稍偏頗某一方給予最低的幫助。
 也許是身為這樣特殊的傳說種族的關係,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族相傳在銀河誕生時就一起誕生了,所以對於非自然的東西存有一分討厭的心態。對於這一點,在這個高度人工化的地球,多多少少會令他們不自在吧。

 「非自然就真這麼不得你心?」涅法頓深沉的海藍眼睛若有所斯的看著眼前的豪放女子「哪天要是獨角獸們也受重傷要倚賴什麼人工義肢的話你也會拋棄他們嗎?」
 「他們命大的很,不會有那一天,儘管放一萬個心吧。我只是基於職責,不然誰會想插手這件事?」雪莉,站起來,理一理雪白的衣擺。「就算那個有一天的主角是一個叫做涅法頓的笨蛋,我想我的技術應該還不至於需要讓你或是任何一之天生很愛添麻煩的獨角獸倚賴那樣的東西,而且話說回來,那東西比的過我牧獸人雪莉嗎?」
 
 涅法頓看著雪莉悠哉的走下雲,也跟上她,一同飛向還有點綠意的山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