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7  變奏曲

該怎麼形容這個有點懷念又有點討厭再度看到的畫面跟對話呢?不知該形容是熱鬧還是火藥味十足的氣氛…

 「死黑狗,不要擋路」一隻白色的機械犬用前腳掌打了一下身邊的黑色機械犬。
 「怎麼?才活動一下身子就累啦?真是不中用阿」黑色的機械犬搖頭嘆息轉頭對伊塔說「伊塔,你不考慮把跟這個老骨頭的契約縮短期限嗎?」
 「真是不懂敬老尊賢的後生之輩,我哪裡老了阿?再說,我是自願出來的,管他什麼契約…怯」白色的機械犬

龐大的身影跟宏亮的音量,在空曠的沙漠中顯得額外…顯眼。伊塔嘆氣,真的是如同卡以雅所說,清靜的日子很快就結束了呢。再轉頭過去另一邊,祭月跟卡以雅竟然跟那個曾經想殺自己的琴默有說有笑的大聊特聊著音樂、宇宙、美食什麼之類的。召喚出這兩隻體型大過一般人兩倍的先進機械犬時,其實伊塔心中也隱約感覺到自己的世界應該會被天璇地轉式的翻天覆地一翻。半個小時前明明是很平靜的阿…不過,總是有一天要克服所有過去所留下的陰影和現在存有的內疚,才能看見不一樣的新世界吧。

    這得話說前10幾分鐘的事…
    當時,伊塔、凱恩、卡以雅、祭月正在要回金字塔的路上。


風,停。一片詭異的靜,連動物的嚎叫都安靜下來。然後傳來呼、呼的聲音。有東西在空氣裡往這裡快速移動…。伊塔警覺性的望像聲音傳來的方位,驚見風力發電機的白色扇葉高速一邊轉一邊往這個裡飛過來。劃過空氣的聲音愈來愈接近,白色的旋轉物也快速接近中,伊塔拉著卡以雅跟祭月往沙丘的背面衝,在沙子上跑上上坡,進一步退四分之一步的,趕在最後一刻越過沙丘的稜線。不過扇葉打上沙丘的衝力跟所帶來的風把體重比較輕的卡以雅跟祭月相繼飛出去,卡以雅跟祭月的手一鬆脫,伊塔自己在3秒後也被扇葉高速打入沙丘帶來的風壓吹下沙丘。下降的同時看的到另外兩個已經落差有點遠,快掉到地上。一片黑的沙丘另一端,伊塔不管自己也還在半空中,手在空中比畫幾下,召喚出已經很久沒有召喚出的機械獸。

一隻相當像狗,連金屬的外殼都漆上霧面白,甚至有一點毛茸茸的感覺,質感看起來很好摸的機械獸,有一種雖然溫馴可是眼神卻是異常凶狠的感覺。
同時出來還有另一隻全身都是黑的,而且所有鋼鐵都外露,所有零件都看的到,沒有外殼的機械獸,展現著另一種豪邁鋼鐵之氣。

都是犬科的機械獸,一左一右,高速俯衝到黑暗之中,在卡以雅跟祭月要成為肉餅之前刁走他們,凱恩順勢跳上白犬的背上。至於伊塔,因為多多少少練過,所以順著風在好地方順利降落。
這兩隻狗放下他們後…伊塔正要開口跟他們說聲謝謝…
熟悉的對戰又開始了…
「喂,死小孩…沒想到你的身手還沒退化嘛」白犬
「死老妖,你是沒看到我的靈活性跟金屬硬度都比你好嗎?」黑犬
「沒大沒小的傢伙,我可是你的先驅」白犬
「那可真是難為你先賣醜了,沒瞧見我這身行頭?」黑犬
 「哼,你不懂所謂的擬真的浪漫」白犬
 「是你不懂的欣賞鋼鐵的極致吧」黑犬
 「抱歉,打擾一下,你們的背後有飛彈朝這邊來了,可否請兩位保護一下祭月跟卡以雅?」伊塔,提醒一下把他們叫出來的用意。
 「ㄜ?伊塔,幾年沒見,長高了呢。而且還讓我們一出場就有如此熱血激昂的仗可以打,可見你有進步喔。老先生會很開心的」白犬
 伊塔心想:「進步?看來是指敵人的等級吧。」
 卡以雅哭笑不得,連道謝的機會都沒有…這兩個就又開始吵了。從小跟伊塔看這種吵架不知道上千回了,這次竟然有點感動可以再次聽到,雖然早就知道不會永遠看不到牠們,不過這種重逢真是…說不上感人。白犬是伊塔的爺爺所親手打造的機械犬,黑犬則是伊塔的父親所作,兩隻的性能都是當代的頂尖之作,可是在人造衛星的任務時出了人為的差錯所以兩隻都壯烈犧牲。之後,伊塔就可以像這樣在必要的時候把他們召喚出來,每一次從出來到回去都是這樣吵吵鬧鬧的。
 「白,讓我們見識一下現在的飛彈品質如何吧」黑犬笑的好燦爛阿…
 「難得我跟你竟然會有共識」白犬「反正現在不用機油也不用保養,我們可都是在最佳狀態。」
 兩隻一前一後開始一爪一掌一個一個解體還在空中高速飛行的飛彈。很快的又恢復了暴風雨前的寧靜…
 「質地不錯…不過,伊塔,你這次惹上的人恐怕不是我們對付的起的」黑犬
 「怎麼,這樣就怕了阿?小‧黑?」白犬
 「應該不是這個問題吧…伊塔你自己也要小心了。」黑犬「話說回來,你是幹了什麼好事招惹上他們?把公主小姐給甩了嗎?還是把他們的實驗室轟了?」
 「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呢」伊塔,不過腦中瞬間閃過琴默的那張俊美但是冷血的臉
 「是嗎…」白犬,一時陷入沉思。
 
    原本正要繼續回程,伊塔感覺不對勁,立刻往另一個方向走,不往”風之谷”也不回金字塔,就往沙漠的另一個方向走去。凱恩、卡以雅跟祭月也跟著,並沒有多問什麼。
 伊塔跟白犬、黑犬各打了個暗號,若無其事的往前走。
 兩隻依然在鬥嘴…
 「真是有趣呢,沒想到能看見這麼有趣的事,這次的任務也不虛此行了」背後傳來的男子聲音,用暗器只攻擊伊塔。
 伊塔沒有轉身,背對著對方用懷中的武器問候問候。不過對方也是利落的閃開了。的確不是簡單的人。白犬在此時一把刁起祭月、卡以雅、跟凱恩拋上背要跨步奔向更遠的地方,敵方只是淺然一笑,白犬只能跳一步就在半空中硬生生停下動作墜落下來。不同於伊塔,對方是真的會使用魔法的人,連黑犬也沒有輕舉妄動。
跟對方的交手有些吃力,還好,對方也不常用魔法…是故意整伊塔嗎?
存有疑慮的伊塔再交手的時候刻意拉開距離,如果說是近距離的戰術伊塔對自己很有自信,不過對方會魔法的話更麻煩了耶…太久沒有戰鬥,感覺身體真是遲鈍到不行。還需要時間來調適,不過對方一步步逼近的不只是伊塔,還有其他人…

「想要時間嗎?」感覺腦中響起這個聲音,而且是他最不想聽到的,琴默的聲音「好吧,反正我今天有空…」

遠方的山丘傳來小提琴聲,是帕格尼尼的曲子,敵方一聽就整個人軟了,可是伊塔跟卡以雅等人還覺得很好聽技巧又好,想開口稱讚一番一下,不過,看來這個敵人一定很討厭小提琴吧,真是可惜,那麼好聽卻不能欣賞…

該感謝小提琴吧,敵人不一會兒就受不了走了…

真的這麼單純嗎?只是剛好因為討厭小提琴聲?討厭到聽到就整張臉面目猙獰扭曲到難看的地步?算了,這次就先這樣吧,不過得要加強自己的身手才行。伊塔心中猶帶著疑慮要走回金字塔

路上,卡以雅好像一邊唱歌,好像沒發生過什麼襲擊事件一樣,不過,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東西嚇的到她。
今夜會有雪花落在星光灑落的窗台上嗎?
  秋天的紅葉已經沉睡
  來一起在銀色的世界玩吧

  還記得以前引吭高歌的曲調嗎?
  讓歌聲、飛揚、今在再次與星辰對唱

  別擔心,春天到了花會再盛開
  夏天的草會再翠綠
  現在,期待雪花就好了吧…
 
 熟悉的橋,出現了陌生的人影,架著卡以雅家中收藏的小提琴,調音中。不過他一拉,卡以雅的歌聲就停了。伊塔一看背影就是在轉運站想殺他的人,竟然追到地球來了…
直覺性的,伊塔衝過去護在卡以雅前面…
「這次我不會再大意了」伊塔
「果然在這裡阿…伊塔,不過我今天不是找你呢,抱歉。」琴默,好還和藹的、笑笑的說
「咦?是伊塔的新朋友阿…好帥的一個人,是純正外星人對吧?」卡以雅
「朋友?卡以雅,你真的唸書唸太久了」伊塔
琴默淺笑「我原本是想用搶的(依戀般的看著小提琴),不過這樣就對可愛的小姐太無禮,跟我的風格不符合」
 「哼,你還有風格可言?」伊塔,手已經開始預備
「真是失禮,我好歹也是龍族的」琴默
「龍?那你幹麻一副人樣?」伊塔
「好行動阿?況且,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類的這個觀念重的很,為了要完成某些目標,用外表來矇騙應該不為過吧,完成工作的速度也比較快,再說…偽裝對於一條龍有什麼難的?」琴默「畢竟是這麼可愛的小姐,又讓我聽到一首好歌,我只是一個小提琴愛好者,借我拉一次,我保證不會弄壞,請求卡以雅小姐准許?」
「既然是伊塔的朋友,當然好阿」卡以雅「雖然你剛剛已經拉一首了,不過我就破例再借你幾次沒關係,要演奏的時候請務必要讓我聽,還有要讓我點歌一次」
 「這有什麼難的呢?那就跟您借一下子,不過請允許我不是現在表演,因為我得想好適合的曲子。」
    「好的」卡以雅
>>>>>>>>>>>>>>>>>>>>>>>>>>>>>>>>>>>>>>>>>>>>>>>>>>>>>>>>>>>>>
 坐在停著的發電機扇葉,雪莉雙手拖著臉頰「喔?連暗夜提琴手都出來了?那應該暫時觀望就好了,我也樂的輕鬆」
涅法頓嘆了一口氣,不過也鬆了一口氣,應該暫時不會有什麼大衝突才是。「變奏曲阿…你不也很喜歡?」
「是阿,我的最愛呢,不過絕對不適用於管理那一群死獨角獸啦…」雪莉「該回去了,今天出來太久了…有點擔心…」天不怕地不怕的雪莉致命傷大概就是那一群獨角獸作亂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