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有發現網誌一篇好像有字數限制,不然辛辛苦苦打的都沒拉~
  

觀察、分析、實際運用:

 

1. V老師的課

 

 在「英語聽講」上,幾乎每一節課都是以一些「時事」問題開始的。從寒假做了哪一些事,到對棒球的看法,都會像是聊天般的開始對話、開始一節課。原本我是很討厭自動發言的人,不過,在V教授的課上,雖然每一次舉手都會要先緊張個幾分鐘然後才敢舉手,不過那種可以分享出意見跟大家一起討論的感覺真的很棒。

 

教授對每一個發言的人都會很有耐心的聽完我們緩慢且可能錯誤百出的英文,可是就算是說錯了,教授也會趁機教個常用句形或是關鍵字詞。當然,有同學說出漂亮的發言時,也會趁機把同學用的很好的句形特別挑出來寫再白板上,等討論結束後再一起教。我覺得這是一個我可以記起來以後可以運用的方法。不過如果是教中學的話,我覺得一堂課的時間限制、考試的壓力跟學生想表達的意願,可能都要列入考慮。可能就只能在一個禮拜特定幾天開始正式上課的前15分鐘大家可以聊聊天(試著用英文)

 

教授會特別讓幾個常發表言論的人休息,把機會讓給別人說話,這一件事情在當時的班上出現一些反彈。教課一般是要鎖定在中等程度的學生,那、程度好的學生呢?在訓練英語口說能力的班上,我覺得不管是程度高低,都應該要有足夠的機會開口說話。這一點也讓我開始在想是不是在學習語言的班上(特別是訓練口說上),應該要依照能力程度分成小班才對?這麼做一定會有反彈,可是學習一種新語言,就一定要訓練說那個語言,就算是程度已經相當好,一直都沒有機會練習的話也會退步,那不就浪費培養起的能力了嗎?

 

教授的課提供了很多「強迫上台」的機會…很多同學都是從一開始沒有所謂上台報告的經驗(包括我自己在內),從零開始一次次練習累積經驗。看同學的報告方式,試著改進自己的報告,是個既痛苦又刺激的學習歷程。事前的準備,很辛苦又很麻煩;報告的當下,常常緊張到忘詞(手裡握著稿)。可是教授不會直接說「你報告的不好」而是「Good!Good!」然後之後給一些有質感的建議「這個地方可以…那個地方可以…」。

 

還記得上學期的時候有同學說過上教授的課,再怎麼操都甘願。教授的課,份量都很重,可是感覺的到老師的用心。因為,我們知道老師是為我們好,(不是教授故意要用激將法)就算是有點嚴酷的評語,我們都知道,那些都是真切的評語。教育心理學上學到老師所給的回饋對學生很重要,再V老師每一份作業上的改進評語跟每一次報告或是開口說話的同時,都明確表現應證了這一點。能夠讓學生說出修她的課在操都甘願這樣的話,我想這方面就是一個很好的上課技巧。先給學生魚(先稱讚有勇氣開口、或是哪個論點不錯)在告訴學生要怎麼烹魚跟煮魚(要怎麼加強),在中學的英語教育之中,若是能將在大大小小考試上學生遇到的挫折都這樣轉換,也許,就不會有那麼多學生害怕學習英文了吧。

 

課堂要營造怎樣輕鬆愉快的氣氛都好,總是要有一些底限,才不會變成無政府狀態。未出席,只要是正當理由都可以通過,不過缺課的代價要自己付,身為一個老師,對於缺課的同學,也只能在能力範圍內給予最大的幫助。嚴守作業期限,我覺得這一點也是必要的,因為一拖再拖對雙方真的都很不好。以我們學生的角度來說,遲交作業的話,第一會有罪惡感,第二自卑感(別人都能在期限內交的出來,自己是不是太笨了?),第三緊張感(快交出來~~)。因為閱讀與寫作課的關係,每個禮拜都在跟期限奮戰,跟教授訪談的時候講到這一點時有一種切身之痛阿。雖然每一次都拼死拼活至少沒有遲交,可是可想而知那種超過期限之後的煎熬不會比在期限之前煎熬更好受。對中學生,我想我也會要求準時教作業,因為遲交作業不是一個好習慣。

 

教授努力制止我們在聽講課上說中文,跟隔壁同學討論也要練習用英文。不過,總是會有需要小聲的破戒的時候…這時,老師就會把我們不知道的關鍵詞翻成英文。教授對於不能貫徹這個原則很失望,可是,教授沒有發現,在第二年的「閱讀與寫作」課上,她沒有特別要求NO CHINESE,可是我跟朋友V有時候是用英文討論喔(雖然只有幾次)。所謂的習慣成自然吧~面對中學生,我想我不會要求上課要全英語環境,因為有一些中文解釋是必要的。而且如果學生本身排斥英文的情況下,一個老師還不斷的在他耳邊說英文,要他說英文,那個學生不恨英文一輩子才怪。

 

    中學的教學目的跟大學有些不同,不過我很贊成在適當的時機交給學生一些額外的知識。被課本給綁住,以為這就是知識的全部,這樣真的太悲哀,這樣的學習也太痛苦了。在過大大小小的節日時可以發補充講義,平時上課可以補充一些報章雜誌的簡單文章(聯合報星期一的英語報,或是英語學生報)

 

教授很常關心我們是不是知道社會的脈動,說到這一點的時候,她也說,我們台灣學生真的是一點都不關心國家未來。政治也許是跟我們學生感覺很遙遠,我自己也承認,我對這個社會的政治一點都不關心。可是這個社會的政治卻是無所不在的影響我們,只是沒有發覺而已。如果是我以後要教書呢?我想我會剪一些時事的國內外大新聞給學生一邊當成課外閱讀,一邊當成是對時事的關心吧。(必要的時候做補充)

 

在英語聽講課的時候是小組一起跟老師會談,而在閱讀與寫作的時候則是單獨會面談這學期的寫作的好壞。另外,老師認得每一個學生的表情,包括想回答可是不敢舉手的表情,發呆神遊中的表情跟困惑的表情。在以這一些已知的可能學生現況,適時的給予更多的解釋或是點人強制發言。跟學生有所互動,讓很多同學雖然大二並沒有繼續修她的課,在走廊上遇見還是會聊上兩句。這可是我的一大難題,我對認人這方面的能力就是很差很差,不過我還是會努力記得每一個學生的,因為這樣學生才會相對的覺得被尊重。我曾經在一部日劇上看到一個老師偷偷用座位表空白的地方,注明觀察到的每一個學生的綽號、喜好、還有特徵之類的。我想…這可能是我可以用的。

 

 

2. O老師的課

 

    O老師喜歡從簡單的問題引出深奧的道理,跟一些隱藏在社會普遍存在的意識形態下的問題。(像是從動畫片中的機器人看出西方人與日本人對新科技的接受程度,或是從Star Trek人物圖中看出西方人對世界的傳統認知。)

 

O老師的教學理念就是是要學生動腦,訓練學生的反應速度跟思考能力,所以他的課真是緊張刺激阿…。所以老師只要隨時想什麼問題,就立刻走到任何學生面前,麥克風讓出去,要求學生發表意見。通常學生說出意見之後,他會給一些回饋,像是這個論點的方向,或是讓很多的觀念整合再一起變成一些我們可能從未想過的事情,要我們好好去想一下。這也是他獨特的上課方式,他希望每一個學生都能夠去觀察身邊的事物,都能夠為了自己好好思考。

 

教學方向不同的關係於V教授,O老師的課上,訓練的是學生的思考跟表達能力,並沒有特別注重public speaking。上學期的那一門課裡,有學生可以有機會教三個小時的課,不過現在這一堂裡沒有。若是成為一個中學老師,我覺得應該是先訓練學生的表達能力,至於public speaking的方面,在這方面太早強求學生也沒有用。先讓學生有勇氣跟想法而發言,之後在訓練在台上講話的技巧也不遲。所以,轉換成一般中學教室裡的情形的話,先徵求自願回答問題的人,如果都沒有的話就點人。被點到名字回答問題的學生,就算是一句回答也好(都好、隨便、不知道這三種回答不算。),要逼他們開口說話,這樣才能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想的多遠。久了,就算丟臉過一兩次,如果有適當的鼓勵,我相信學生會勇於表達意見的。

 

O老師可說是一個特立獨行的老師吧,他這門特別的課規定也是合理又反常。像是可以上課吃東西,不要叫合菜就好(因為這樣會有人被對黑板跟老師)。不要背著背包上課(一付隨時走人的感覺),還有不可以帶帽子上課。不準遲到(上課打鐘後會鎖門)(老師的理由:因為老師從台北來都沒有遲到)當機的老師(上課的節奏被打斷,完全忘記要說什麼),雖然有時會發生,不過只要是碰上遲到的人闖進來就一定會出現。

 

這堂課上,根本沒有教科書這東西。有教材,從卡通電影到小說都有。運用的媒介也是偏重影音,上課則是偏重觀念的挑戰(挑戰去想一些看似正常的反常)以及正確的思考模式(隨時隨地都要處在觀察與思考的狀態)O老師的課雖是歸類在自然學科選修,不過卻實際上是社會研究的課。有感於台灣的工程師做代工卻沒有對自己在做的東西有愛,所以才會一直不斷代工下去。因為想要培養出會想要自己設計出一片天的人,O老師就在因緣際會之下來到清大兼課。

 

雖然是通識課,O老師至少認得每一個學生。(名字不一定叫的出,不過人一定認得。)老師說過那一些需要年代先後等資料性的知識,他一慮不會要求我們強記。理由是:因為這是網路的時代,那一些google查的到、電腦能夠幫忙記憶的資料,還要強記幹麻呢?知道,並且能夠參考或是活用這些東西就好。不過我有一點點不同的看法,有一些東西的確是知道就好,不用強記,反正現在查很方便。可是最基本的東西還是要背起來才會好用的不是嗎?就像是如果之前沒有上過教育心理學、沒有背過一點點基本的東西,(那些知識在人腦還不能加裝記憶體的時候)若是要這樣就來上教學原理,那不就會聽的一頭霧水嗎? (至少會追課追的很辛苦)如果學英語不用學拼字,一直依賴word的綠線,那這樣的學習,對EFL學生而言很不好吧。至少,要讓學生知道需要資料的時候,要去找資料,還有要上哪找資料。

 

O老師的課程設計,本身就著重在情意領域跟技能領域。這是兩堂不是注重知識,而是注重思考的課,就是屬於那種一輩子想忘也忘不掉的課。這兩堂課帶給學生的,是運用所知以及不被所知的知識給限制住的的能力。

 

老師的創意就是用卡通電影這一類的資源當作教材吧。當初上課的時候還滿驚訝的,這一些東西竟然蘊藏了這麼多東西(社會的偏見、人的偏見、文化的設定、刻板印象…)。這一些東西,中學生應該也會很喜歡,所以,我想上課可以三不五時加入一些電影,甚至是動畫來當做輔助教材。我有聽說過某個課輔員用放「閃電霹靂車」跟「頭文字D」來讓學生算算看哪一台車是不合理的開法。如果是英語課的話…如果是放美漫的話…可以教一些平行世界的概念、蜘蛛人的話可以順便教蜘蛛、蜘蛛絲(cobweb)->夏綠蒂的網->EBWhite這個人和動物與人之間的議題。另外,O老師的課上,我想到在教中學生英語的同時,也應該要放進去一些文化介紹和文化差異的比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