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阿,到底是有何貴幹千里迢迢跑回地球?整天遊手好閒的晃來晃去,實在很礙眼。一向是氣定不迫的祭月當然是不會自己開口點出你的邪魔程度…祭月不在乎,那也就算了,不可原諒的是,你嚴重干擾到本小姐的唸書進度了!」卡以雅驚天動地的一番怒吼,終於在伊塔來到金字塔後一星期的今天爆發了…「不過,你要是還繼續維持著那張該死的臉也沒關係,我會盡我全力把你轟出我的視線外」最後的一句是笑著說的,笑的讓人不寒而慄。

 

        伊塔一面疑惑為什麼卡以雅這樣想把自己轟出去視線外,一面也開始認真考慮著,是不是該走了,離開之後,又該去哪裡呢?在這裡的確沒有他的歸屬或是依戀,可是對於一開始說要去架什麼星際網路的這回事情已經完全沒有這個想法,那麼下一步該做什麼呢?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一向都是自己去主動提醒別人該做什麼,這一次卻是被人(而且是故友)指著自己的鼻子說彷彿是說著「你這個閒人,給我滾~」想起艾奎拉說這次出來可以當作旅遊,是不是該去下載一套最新旅遊手冊呢?伊塔是真的開始思考這個旅遊方案…畢竟,再待下去也沒有意義,只是當地球上僅存的一條米蟲阿…

 

        看著窗外發呆認真想著,雖然感覺到走廊上有人接近他,不過也懶的分心去注意,應該就是個路人吧。不過接近的人卻不是這樣,看到伊塔望著窗外出神,愈接近也愈放輕腳步,像是怕吵醒了熟睡的貓。

        在他背後10步的地方停下來,像是若有所思般的看著眼前的人。不帶有一絲愛慕或是任何情感,水藍的眼睛卻深沉的像深海般不可透知她到底在想什麼。

 

        「伊塔先生,在想說要回去了嗎?」望薰右傾的臉掛著滿滿的笑

 

原來是望薰阿,明明看來也有二十幾歲了,不過語氣怎麼有時候會像個小孩子呢?一邊這麼想,一邊回答「是你阿,對了,你是從哪來的?」伊塔,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像是尋求旅遊勝地般的打聽。不過的確也沒聽過望薰是從哪一個星球來的,不過是憑著她會說Elite星的語言而推測應該是從地球以外的星球來的。

       

「你是想問我當完你的翻譯後要到哪吧?」望薰,仍然是笑著回答「我想想喔,下一個行程應該是…坎伯星和義朗星吧」

 

        星際能源協會總部所在的坎伯星和商業中樞轉運站的義朗星是嗎?身為翻譯應該常常去這一些地方吧…認識這個翻譯也已經一個星期了,她好像也常來地球(在別人的對話中推敲出來的),不過卻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是打哪個星球來的,是哪一個種族的人,就算是跟她認識已久的卡以雅,除了知道望薰人很好、翻譯相當專業之外,什麼年紀、喜好、經歷之類的…其他依然一無所知。

 

  「她雖然是個謎樣的人,不過好像沒有殺傷性可言呢。有時候很像個小孩,有時候又不像,不過…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伊塔想起來卡以雅跟自己說過的話,那時候,卡以雅是要說什麼呢,她當時趕著去實驗室,可是她的表情讓人直覺的感到那絕對不會是一見簡單的事。

 

  現下也管不了其他人的事情了。腦中閃過卡洛斯(就是在前幾章中被文件堆淹沒的人)跟祭月對他說過的話,伊塔默默立刻做下決定要盡快離開這裡才行。

  前幾天的夜裡,先是祭月在走廊上遇見他的時候對他說「不用自責的時候就是不用。該去哪,就去吧。還有事要處理,先失陪了。」微微點頭,快步向前走去。

然後,沒隔幾分鐘,遇上依然是那副裝扮的卡洛斯「小兄弟,你要板著那張臉到什麼時候阿?我可以打一巴掌在上面嗎?

「你是?」伊塔,印象中好像只有看過這人幾秒鐘

「唉~算了,因為我不是這裡的人也不好說太多…不過,你覺得當時沒有留在地球同甘共苦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嗎?還是你想彌補罪惡感所以想要造太空船把人全都送到外星球去?」送出去之後要安置在哪,之後的適應都是問題。

伊塔聞言全身一震

卡洛斯,大口喝著咖啡用眼角餘光等他的答案

  「不、我並沒有這麼想過」伊塔

  「是嗎…?那你是為什麼選擇回到地球?觀光?參訪?你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回來的?

   這也是他從未想過的事,「只是很直覺的想回來一趟」這句話,怎樣也說不出口

  「好好想想吧,幸福的小鬼。」卡洛斯用咖啡敲一下他的頭

 

曾經認定自己是一個地球人,現在,該如何面對每一個當時沒法離開地球的地球人,不論是死去的還是活下來的。對死去的人們,伊塔真的可說是一個幸運的人,至少保住了一條命,在外星球另起了自己的旅程。對於活下來的人,伊塔回想這幾天旅行經驗……

 

三天前,有個看來天真無邪的小孩跑到伊塔面前…

「大哥哥你從外太空來的對不對?很好玩嗎?外星生物跟人類哪個比較好玩?

這是一個什麼問題阿?

 

同一天……克拉克總理慎重的拜託伊塔

「如果有人要求你帶他們去外太空定居的話,請把他們安置在居民好心、善良、空氣品質好、生態環境類似地球…的星球。」

還有一堆有的沒的對話,這一些沒被他放在心上的對話,似乎有些什麼關聯。伊塔不禁皺起眉頭,怎麼,一向被稱之為精明的自己竟然完全沒發現到這樣嚴重的事呢?

 

   同一時間,在有小提琴聲的辦公室裡,祭月看著報告,心思卻是完全飛出內文之外。伊塔的出現,並且停留在地球上,已經造成了影響。不是因為他這個人,而是因為他以前是個地球人而且平安回地球。現在是不是他要帶剩下的人離開地球?還是他只是回來嘲笑他們不離開反而選擇留下的愚蠢決定?有所動搖的居民,會不會再爆發一次因為意見紛歧的衝突?當初為了誰可以進金字塔生存下去,有人開始屠殺可能名單。來不及搶到太空梭名額的名人爭著要報名徵一份居住權,開始互相揭漏對方的醜陋過去甚至是所屬的種族,說來可笑的畫面,卻怎樣也笑不出來。這一座雖然是聯合國的建設,資金、時間、技術都沒辦法容納下所有撘不上太空梭的人。為了居住權,人不斷攻擊他人以證明自己有資格活下去。而放棄的人,無聲的消失在某個地球的角落。祭月眉頭深鎖,曾經這裡的人為了誰要出去耕田都可以把以前的種族文化問題拿出來要別人走出去工作。後來,祭月一聲令下,平均分配工作。但是,爭端一直都存在,潛伏在安靜的胡水下。

 

金字塔說穿了也只是一個在地球恢復正常之前的一個關人類的監獄。

 

看似和平,卻不免明爭暗鬥。人總是如此的嗎?

 

>>>>>>>>>>>>>>>>>>>>>>>>>>>>>>>>>>>>>>>>>>>>>>>>>>>>>>>>>>>>>

跳回想東想西想的出神的伊塔,望薰已經習慣伊塔這個人的寡言,雖然如果是跟卡以雅的話,伊塔會像正常人一樣交談。

 

看來是跟機器相處久了吧,望薰做出這樣的評斷,不管對錯也不在深究。

 

「伊塔先生是真的要離開了吧?要不要等到明天的月光節結束之後再回去?」望薰如嘆氣般口氣這麼問

「月光節?」伊塔疑惑的表情立刻浮現出來

伊塔的表情反而讓望薰笑了出來

「伊塔先生原本不是地球人嗎?你應該知道比我更了解才是阿。從以前開始各個文化都有敬拜月亮的傳統吧?希臘神話裡有Artemis,中國有中秋嫦娥之類的,…」

「也是…」

「請你一定要參加喔~不管你現在是自認為地球人或者不是,這是一個代表重生的月光節。請不要辜負了…卡以雅小姐的一片心意。」望薰,遞出邀請函。伊塔熟練的打開外面素色的信封,帶有微微香味的信紙上有著,那幾行熟悉的漂亮字跡。邀請伊塔在晚上10點到會場…「對了,卡以雅小姐應該有寫到月光節是9點開始吧,不要遲到了」望薰的善意提醒

 

伊塔狐疑的盯著不知是不是刻意晚了一個小時的邀請卡回答,「知道了,謝謝你。」伊塔

 

很久以前似乎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到底是多久也說不上來,總覺得是上輩子殘留下的記憶。

>>>>>>>>>>>>>>>>>>>>>>>>>>>>>>>>>>>>>>>>>>>>>>>>>>>>>>>>>>>>>

 

    月光節,天空掛著的卻不是滿月,而是一輪倒掛著的殘月。即使只是一輪殘月,眾多繁星也無法將她的光輝減弱,優雅的,撐著一彎夜空的笑。

金字塔裡,人們都聚集了起來,看著那舞台上婆娑起舞的人影。只有火炬當作燈光,搖曳不定,就像舞台上翩然起舞的舞著們。一張張讀不出完整表情的臉,受過訓練的身段,一步也沒差錯的跟著鼓聲堅定的踏出、收回。各文化的傳統代表,皆在舞者的一抬手或是一迴轉中若隱若現。其中一身土耳其藍的舞者尤為吸引伊塔的目光,戴著以銀飾、羽毛、與貝殼共同裝飾的項鍊,西班牙傳統裙的剪裁,半盤上去的頭髮,踩著一雙皮製的土色靴子。那個舞者雖然不是領班,有自信的舞步卻帶領著所有的舞者。雖然是從沒見過、融合了很多民俗舞蹈的舞步,卻有幾分說不出的熟悉感。

 

回憶,硬生生拉入腦海

「親自確認要寄到你家的邀請函嗎?

「恩,因為要預防很可怕的事」

「這樣阿……」

 

獨自再舞蹈教室練習跳舞的身影,就算只有她一個人對著鏡子,也鮮少停下休息,一個人練到學校快關門的事也常常發生。

 

舞台上緊繃的表情,因為畫上的濃妝而看不出來。

 

完整的跳完後,家人在台下拿著她最愛的蛋糕等她自己發現走向他們。

「你們為什麼現在就出現了」驚訝的表情,印象深刻

「你以為只有你可以用預知能力嗎?我可愛的女兒~~

一旁,女孩的母親笑咪咪的拿著V8

「伊塔也真是的,下次可不行這樣偏袒我家女兒阿~

「呵呵,這次可是充飽了電來的喔~~這麼經典的畫面不拍太可惜了」

 

 

 

阿,是阿,那是卡以雅。

記憶中的身影跟台上的藍舞者不約而同的重疊在一起。

 

「同樣的招數不可以在知情的人面前用兩次,你還沒學到阿,卡以雅。」伊塔難得的一笑,繼續看著台上的舞

 

 

回憶和現實交錯的現在,也許才是一直以來想尋找的吧。

那一輪殘月,不久後,也將會有新的面貌。

伴隨著微弱的月光之下,金字塔的頂端站著一匹獨腳獸跟兩個飄在半空的人。

 

    「呐,涅法頓,東西送到了嗎?

    「恩」較高大的身影看著身旁再度拖著下巴,盤坐在空中的女孩,探了口氣「即使是蒼羽的委託,你也這麼討厭嗎?

     「不、只是因為收信人。而且,我只是順道幫忙兼差做星際的聯邦快遞罷了。」

     「喔?連蒼羽都扯進來了?

     「因為是聯邦快遞阿。真是……笨兔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