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  回憶的顏色

 

當堅持下去是一種很蠢的做法時,我自己有勇氣能堅持白癡下去嗎?或許真的是太天真了,所以才會錯失了早該放手的時機。那麼,有辦法承受起要接受的後果嗎?我選擇了很笨的一條路,雖然迷惑過,也曾想就這樣放棄過。但是今天回過頭,我才知道當時的傻勁也讓我的人生多上了幾分精采的色彩。

 

 


桃紅枝頭下,穿著雀茶色無色地的女子,望著櫻花出神。半纏的背後寫了個大大的「吳」字,仔細對著光看的話,會看到吳字地下還精巧的繡了幾朵盛開的櫻花,手上拿著一包同樣是雀茶色的風呂敷包著的長方狀包裹,一看就知道是那家小小吳服店的送貨小姐。枝頭上,花盛開,蜜蜂飛舞,女子卻一點都不為所動。像是要跟這光景融為一體般,定定的站在那,沐浴在櫻花香氣下。

 

「紅櫻,你要跟花說話就回來再說,趕快送去,客官等著呢」不耐煩的提醒聲,硬是闖入了這幅畫。也叫醒了我回到現實。

 

山櫻花,在我的想法裡,她是最接近我的名字的花,但是又漂亮的如此遙遠,讓我總覺得自己承受不起這麼美的名字...

緊接著的不久之後,院子裡那一頭的複瓣櫻也應該都會開花了...算一算,來到此處,已經第五次看到櫻花開了吧。不知不覺的嘆了一口氣,也不為什麼不平,不過...或許是抗議這麼忙碌的時候不能好好賞櫻吧。


我是紅櫻,離家在這個名為"幻櫻"的吳服店工作。離開我原本住的村子的,並不是出於我自己的意願,但畢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所以就接受了。至於是什麼原因非離開不可嘛...以後再慢慢說好了,這個時候的我,還在藕斷絲連的難纏階段,要聽我的故事多的是機會。這個時代還沒流行起來所謂的長大就要自力更生這個概念,但是所謂保守的概念從來沒在我的認知裡成形過,人就是要多聽多看才會織出不一樣的布吧,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不是從小就待在這的學徒,不過老闆跟老闆娘對我相當好,有一些織布底子的我,也就順理成章的留下來打雜兼賺錢了。(老闆跟老闆娘曾經是我以前的武術老師)現在,正值櫻花要盛開的時節,吳服店的工作也格外的好,只有這個時候,可以正大光明到處亂跑也沒關係。也許是以前的生活留下的習慣吧,亂闖亂逛不會吸引一般女孩子,但卻相當吸引我。

現在,就是要去送貨給人挑的路上。有些遲了,就照往常那樣抄個近路。這個念頭一閃過,身體幾乎是同時閃近一條小巷子裡,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後,微微屈膝一躍跳上人家屋頂。還好體重過了一個冬天沒有忽然變重,不然會壓壞人家屋頂還驚動到無辜眾人。說來,我還是喜歡這樣快速移動,風中有淡淡的櫻花香氣,而且,等一下就多了時間可以繞去玩一下。耳邊的風聲,我想,也許是在說我不適合"紅櫻"這個美麗的名字吧...但有什麼辦法呢?我就是喜歡這樣有效率的移動方式阿。路是我經挑細選過的,就算是白天這樣亂來也不會有事,雖然穿著看似是和服的衣服,不過我動過一些手腳,這一件,彈性佳。

 

懷疑嗎?我會織術忍術,現在沒什麼在用,其中的技巧拿來織布會有異想不到的好效果。像是這一件是運用了以前為了開發新招數時所創造的織法之一,可以讓布有良好的伸縮性。運用以前所學的話,諸如一匹布的伸縮性、透光度、透氣度、吸汗度、耐用度...這一些都是可以加以控制的。只是運用在現在在學的吳服(也稱和服)上能有的變通性不大,畢竟是傳統服裝。以後,我也打算去各地學學當地的手法跟花樣。

 

一件衣服可以紀錄很多,從花色、選布、縫法、配上的飾品...之中,就可以試著讀出來一個個故事。而織一件衣服、一匹布,就會期待這件衣服會被怎麼穿出怎樣的故事。

 

一邊跳在陽光照耀而有些發燙的屋瓦上,一下子就到了目的地。

 

第一戶人家,是個在做賣醬油生意的地方商人家。以前還曾經在大小姐的帶領下去工廠參觀過。我跟這一戶人家的兩個女兒都很熟,大小姐定香文靜乖巧,二小姐菊則是相當活潑調皮,整人是她的人生大業,不打不相識,我們兩也是這樣熟起來的。姊妹感情好到旁人會忌妒的地步,而我的年紀剛好在她們倆之間,走在路上遇見了,人家都會說我們好像是三姊妹。

 

現在,兩個千金小姐一個優雅、一個豪邁的站在我面前...

兩個都穿著我參與設計製作的和服,同樣是以白綠和花葉色為基調,卻是如此不同的感覺。

我一笑「你們兩個穿起來都好好看喔~」

「是嗎?我倒還是一樣覺得穿這"東西"太難活動了」不過菊的臉上浮現一朵嫣紅,在屋內走動了起來。

是女孩,就會喜歡漂亮又新的東西阿。

不過,相較起菊,定香穩重多了。

「謝謝你,紅櫻,一定花了不少時間吧」定香,在我的對面坐下,一派悠閒,卻看的出來她很滿意。

 

「哪哩,我才該謝謝定香跟菊小姐呢」我這麼回答著,也向她回敬了一個欠身。

其實大家都說這一家人穿衣服很挑,不過話說,我送過不知幾次了,她們沒有一次表示不滿意或是退貨的...所以我就理所當然變成他們家專屬的送貨員

 

「對了,紅櫻,幫我縫一件跟你的一樣的好不好?」菊,忽然衝到我的身邊,差一點沒把我撞倒「你穿這東西都不會不良於行」

 

「你不是穿著"這東西"衝的很快嗎?還嫌它不良於行...」我好沒氣的說

 

「菊,不可以這樣為難紅櫻。」定香出口制止菊的要求「紅櫻,你就當作是耳邊風聽過就罷了吧」

 

菊嘟著嘴大叫「不公平」,我和定香看著她的表情,連定香也忍不住笑出來,三個人就這樣笑成一團。但也只有在我們三個獨處的時候看的到菊最小孩子氣的一面,我看過她在跟外地商人交涉醬油生意的時候,那氣勢可是比定香更堅定果決的。

 

「什麼不公平阿...」我苦笑,這一件我也穿了不知道幾個寒暑了,當然親手做的時候是動了一點手腳是也沒錯,常常拿自己常穿的衣服做實驗怎麼可能會在意這麼多,跟真的拿來賣是不一樣的。笑過之後,我正經的說「菊,我還沒辦法獨當一面設計製造一件衣服,可以再等我個幾年嗎?」

 

菊鼓漲的雙頰似乎有一些消退「真的?到時候我要第一個穿喔」

 

「是、是。我知道了。不過...你不怕我的設計太新穎,穿出去被人指指點點嗎?」我笑著答,捧起溫熱的茶杯,轉了轉杯子,把杯子的正面不經意的轉向她們倆,看著濃綠中自己的倒影,喝一口抹茶

 

「你現在穿的已經夠新穎了,既然你沒有被人指指點點到沒臉出門,我就也一定穿的出去」菊,語氣中有一分,我穿你身上這件一定比你穿出去好看的感覺

 

撲滋,我差點沒被嗆死。這是什麼情形阿? 這件可是無色地耶...雖然說,我得承認我有偷偷繡一些圖案

 

「菊!」定香

 

我搖搖頭「定香,沒關係的,菊這麼欣賞我的手藝,我很開心。不過實在沒想到菊妳的觀察力也很好」

 

這兩個姊妹各自以自己的方法鼓勵我一直不斷的努力。菊是一直像這樣冷嘲熱諷,我也適應了好一陣子才聽的懂。定香則是跟我討論哪一朵花應該要盛開或是含苞之類的,不過大多都是建議的口吻。

 

「哼,我接手外地生意也有兩年了吧」菊,得意的說著

 

「這麼得意阿?下次給你更多訂單的時候不要又關起房門叫天叫地的阿」定香有時候也會故意欺負一下菊

 

「好、好~~呐、姊姊,等一下一起去逛逛街嘛」

「好阿」定香爽快的答應「紅櫻要一起去嗎?」

我都還沒回答,菊就幫我回答了「不要,我先找姐姐的!」

「阿...我知道了,不好意思了、紅櫻。」定香這麼說

「阿、沒關係的」我指了指旁邊鼓鼓的風呂敷,還有工作呢。

 

就在我起身的時候,定香忽然叫住我

「紅櫻,今年你不幫自己做一件新的嗎?」定香

回想起來,每一次的新衣新花樣展示會好像都是在這對姊妹面前

「今年的生意不錯,所以應該會遲一會兒吧」我照著事實回答

「趕的上櫻花開嗎?」定香,有一絲擔心

 

這裡的習俗是新年的櫻花開的時候,一定要穿新衣

 

「這還用說嗎?」我笑著回答這個根本不避存在的問題

 

「今年,再去那裡吧」定香,忽然這樣提議

「好阿好阿」菊「你說呢?紅櫻?」

「當然沒什麼不好的」這是我第三次收到邀請

 

新的一年,在櫻花紛飛的時節,開始了新的一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