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織Ch1-3

畢竟,我不是她們的家人,朋友,在這個時代的城市裡,熟還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城市裡的人一向對別人有一定的戒心存在,位階愈高的人愈是如此。一個人在這個城市裡,有時候,還是會忍不住覺得有一點孤單。

 

就算感覺到菊跟定香最近不大一樣,我卻一點也拿捏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問問...最近遇上一兩次他們吵架,感情雖然還是好,但總覺得怪怪的...或許是出在吵架的內容上,也可能是他們最近很像是要分道揚鑣的感覺...。

 

不會有問題的,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過了幾天的一大清早,帶著濃濃的睡意,來到了菊跟定香的家裡。她們的母親忽然要求我再去一趟,其他內容一字未提。稍稍梳妝打理之後,穿上正式外出工作服,青竹色的底上只有單純的幾朵紫陽花繡線作為裝飾,雖然很樸素,但我卻很喜歡穿這一件。或許就是因為畫了這麼多複雜的東西之後,反而喜歡上單純的美。

 

人如果坦然以對的話,爭執是不是就會減少呢?但是...如果謊言是烈火,那坦然本身也可以是利刃。

 

房間裡現在只有我跟菊兩人,但她一反往常的歡笑,沉默許久後跟我說找我來的目的

「姐姐...要結婚了。」菊像是嘆氣般的語氣「所以要麻煩你們店幫忙了」

「菊?」跟她極為不搭的沉著讓我十分擔心,她跟定香的感情之好,是這附近無人不知的。定香有心上人這件事菊跟我都心知肚明,只是,這天終究還是到了。隱隱約約的,也感覺到最近的吵架是為何而來。是因為菊被冷落了所以不大開心吧...

「定香又不是要嫁到別的村子,一定可以常常見面的」我試著安慰她

「是阿,也是。」修長的睫毛垂下,看的旁邊的人心也沉了。菊問道「姐姐,一定會很幸福吧。畢竟......單戀了這麼久,看的我都替她捏一把冷汗呢~你說呢?」

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努力想講些什麼...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沒事的,我一定能像紅櫻你一樣堅強。」菊,看著紙門上倒映著往這裡移動的影子這麼說,那是一道,我跟她都相當熟悉依賴的身影

 

我隨著她的目光,看著人影接近、停下。紙門不一會兒緩緩的開了,陽光也趁機進來,有些刺眼的陽光讓人要瞇著眼睛才能看清楚那陽光下的,是定香燦爛的笑顏。

>>>>>>>>>>>>>>>>>>>>>>>>>>>>>>>>>>>>>>>>>>>>>>>>>>>>>>>

離別所升起煎熬,是很難撫平的。

 

菊送我到門口,她說我很厲害,離開家鄉卻看起來一點都不傷心。開玩笑的問我是不是很討厭故鄉還是在這裡的生活太吸引我了,所以把以前的事都拋在腦後。

看她進門去的背影......我忍了很久的淚在離開後,第一次滑了下來。

菊的聲音,在我回想她說的話的時候,跟妹妹的聲音不知怎的重疊在一起了。

 

離家的人,終究還是會記得故鄉。不管新生活再怎麼吸引自己去拋開一切,那份能成為家人的緣,終究是不會被斬斷的。今天站在同一個枝頭的鳥兒,明天就分道揚鑣也是有可能的。不是不再回頭,而是做出選擇了之後,就不能回頭了。但是定香不過是嫁出去,並不是這麼嚴重的事吧......我想。

 

哎、其實,我一點都不堅強阿。

 

天邊的雲層很厚,染著深淺不一的菊色跟藍紫色。我龜速的漫步走在街上,一家家店的燈隨著我的腳步一盞盞被點亮了。跟認識的頭家打招呼、聊上兩句,感覺是那麼的好,可是,心中莫名其妙的憂慮著是不是有一天我也會再跟這裡、跟一個已經熟了的地方告別呢?我夢想著去各個地方學習紡織工藝,我總是會漂泊不定的吧,自從離開村子之後。停下腳步,坐在路邊的石椅上,看著已經是深藍色的天空,沒有鎖定在特定的星辰上,只是,看著,發呆。

「清水小姐?」

一個聲音把我拉回現實

回過頭看身後,高橋先生的影子剛好落在我旁邊「阿,是高橋先生,你好。」看著他穿著我送去的新衣,基於職業病忍不住問道「請問新衣穿的還習慣嗎?」

「恩、還不錯。」他頓頓的回答

「那就好」我笑了笑,又抬頭繼續看天空。

「那個......」

「恩?」
    「......沒事」欲言又止,真是不乾脆的傢伙

忽然,遠方衝來一個人影,原來是井上先生驚慌失措的跑來

「呼、呼...時、...時泉,快、快跟我回去一趟。」井上先生看到我「阿、清水小姐、抱歉,還沒先跟你問好」

「不要緊的,井上先生你還好吧?要不要坐下喘口氣」被自己今天閒情逸致的程度給嚇到了,看到人家喘成這樣,明知一定出了什麼急事,還如此的不在乎。

「不了,時泉,快走」

「到底是怎麼了」

「鷹師父......師父他,似乎是被人下毒手了」

>>>>>>>>>>>>>>>>>>>>>>>>>>>>>>>>>>>>>>>>>>>>>>>>>>>>>>>>>

鷹老頭一個人躺在合室裡,燭火搖曳,門邊跪坐著面色不好的井上先生跟高橋先生。

「不要緊的,你們的師父只是重了一點小毒,已經讓他吃了解藥,睡一覺,明天應該就會恢復元氣、活蹦亂跳了。所以,你們那張苦瓜臉是不是也要轉換一下?」我跪坐在鷹老頭旁幫他把脈,一邊這麼說。不過他們兩人的臉色不改「唉、今天我就先告辭好了。如果不放心的話,等一下你們可以再請大夫來看看。」雖然也有一些擔心鷹老頭,因為以他的身段是不可能輕易被下毒的,直覺想留下來觀察,心中有一種應該是「櫻揚月夜」出事的前兆,總覺得放心不下......

我起身,準備要通過他們兩人中間的紙門出去這裡。

刷的,兩把劍同時出鞘,輕輕的擦撞,一點金屬撞擊聲劃破他倆一直以來的靜默。刀,在我面前交叉,刀刃閃著燭光,映著我的臉。

「兩位這是做什麼呢?」我閉上眼睛一問

「清水小姐是何人?」

「我學過一點醫藥,你們可以放心。」我以為這就是他們擔心的「有事可以來找我算帳,不急著現在吧?」

「我再問一次,你是誰?」高橋語氣中有一絲憤怒跟不耐煩

「那你們又是誰呢?晴川龍陽跟......冷月時泉」

「妳......」看著他倒抽一口氣,我倒覺得好玩~~完全無視有刀子架在我面前

    對峙了幾分鐘的沉默,背後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時泉、龍陽,把刀放下」

回頭一看,是鷹老頭醒了

「老頭,你現在還不可以起來」我看到他不只是想坐起來還想起身,就衝過去壓住他的肩頭,雖說是不強的毒,可是也會令人相當不舒服。就算是對習武多年的鷹,也是一樣。

「時泉、龍陽......把刀收起來,來這邊。紅櫻小姐,也請你再多坐一會兒、好嗎?」

「恩」看到他的神情,我瞬間心如止水般的回答,就跟那個時候一樣,我靜靜的跪坐下,像是一尊沒有感覺的木偶,心中已經有了算盤,這裡,果然也待不久了。

時泉跟龍陽乖乖的收起刀跪坐在鷹老頭的另一邊

「有哪裡還不舒服嗎?」

「好多了,只是胸口有一點悶悶的」

「是嗎......」我的腦中快速閃過幾種可能,再從懷中拿出另外幾個布包,選出幾個後...我把他們加入在一旁的開水裡,遞給鷹喝。他一口氣很豪邁的喝了,跟我說了聲謝謝後,沉默的氣氛跟時間,開始壓在這個房間哩,久久不散。

 

受不了這一種對峙,我主動開口問

「為什麼,要效忠『揚』?」平靜的像止水的問句,不帶一絲感情

「老夫為何要回答?」

「是因為家族嗎?還是理想?」

「兼顧兩者」

你還是回答了不是嗎...「是嗎......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紅櫻,有這個名字就夠了」

「看來你是知道的很清楚吧...老頭、你就這麼相信聽來的事嗎?」像是質疑嘲弄自己的過去般

「我不是老頭!你不相信我自己會推斷事實嗎?」他邊笑邊帶著審問般的眼神看著我。

有點被他的眼神震住,但是不用花幾秒就回神了。你以為帶著紅櫻這個名字的我過了五年之後會變頓嗎?我得承認是有一點,但是目前的氣氛,卻讓我覺得有種令人懷念的興奮。

我笑著說「抱歉、我不該多問那麼多的。今天我幫上了一點忙,那麼,我可以拜您為師...跟您學學揚川流嗎?」

「一個女孩子家好端端的學刀做什麼?再說,你是柴的學生不是嗎?」

「多學一種是一種。治安不好時,防身用」主要的確是拿來防身

「這裡治安有這麼差?」

「我有說過我會一直待在這嗎?」

鷹又喝了兩口茶,閉目沉思了一下,我還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

這打算開口叫醒他的時候...

「先讓時泉教你吧」

我可以再把他敲昏嗎?

 

他他他......他一定在開玩笑「我忽然不想學了」

「喔?」一個上揚的音,似乎在反問著我想學武士刀的意念。

心中暗自嘖嘴「......麻煩。」我低語,深吸一口氣「好,我知道了」

「我可不答應」時泉的聲音從對面傳來,冷冷的,像是從深谷中傳來的。

「時泉!」鷹老頭的聲音是我的錯覺嗎?好像變宏亮了

「哼,誰要教一個不懂的珍惜生命的笨蛋又來路不明的人!?」

師徒沉默的對峙了一點時間

「好吧,請當作我沒有提出這個愚蠢的請求吧」我說,起身準備要走,我最討厭這一種樣子的對峙氣氛了「請忘記我的請求,也請千萬別跟柴師父提起。井合先生,這個藥方給你,記得照三餐吃。就這樣,打擾了,告辭。」

 

時泉默默起身陪我走到道場門口

「謝謝你,雖然我有自信不會迷路。」

「喂,為什麼要學劍?」時泉問

「我說拉,防身」

「是這樣嗎?」懷疑的語氣,也難怪拉......

「不然要學來做什麼?」我笑著轉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