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織Ch1-4

最近趕工趕得有點累,偷偷的跑出去練身體的機會也比較少。一整天幾乎都在這邊趕工、或是去外面送東西。最近的客人可都很喜歡聊八卦、探聽誰家定了怎樣的款式之類的,一趟出去回來...耗費掉的心力可能比一整天都坐在這裡的還多。但是一但坐下來開始工作,是很難起身去做其他事情的...例如...遙遠的桌角那杯早已見底卻遲遲沒辦法去加茶的杯子,加深了有一點哀怨的念頭,忍不住看到師父時竟然沒想太多就開口抱怨起來了

    「師父~趕完這一批,我就要發霉拉~~」

    話才說出口,我才發現自己說了很失敬的話...趕緊補上「哈、哈...沒的事。剛剛只是...」

        我還沒說完,師父笑著拍拍我的肩頭說「小鬼、那一針織錯了喔」

       

        咿~天阿,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織錯了!!眼睛立刻開始掃視一片攤在我面前已經織好的部分,深怕我是不是整件都弄錯了

「紅櫻,織完這一件後,你今天下午休息去吧」柴嘆氣般的說

 

每到做累的時候,我就會錯誤百出,就是最期待師父這一句話,瞬間心情開朗起來,所以我才沒發現......我竟然傻笑了起來!?但是,這是不是我辜負了師父對我的期待?想要確認師父是不是很失望而偷偷回頭,映入我眼睛的是師父那一貫的溫柔微笑,像是在看著心愛的小孩一樣,是那麼的溫暖。以前......也一直都是這樣的嗎?這五年來,我一直不大敢正視師父的眼神,不像以前。但若是說以前的話,因為實在是隔了太多年了,連要回憶都好難。

師父的微笑持續不久,話鋒一轉「我話還沒說完,休息前......先來找我。師‧父‧有‧事‧跟‧你‧商‧量」

 

不會吧......鷹老頭跟柴師父說了嗎?

 

*                *                 *

綠茶,太好了~看著面前一杯深綠色的液體,自從五年前那件事之後,平時最怕要跟師父單獨面對面,可是今天也有一杯綠茶在場陪我(而且是我最愛的那一種口味)就一點都不怕了。

「紅櫻、好像很久沒有跟你像這樣子喝茶說話了吧」柴師父雖然是個真正的老人,不過說話語氣卻是相當有力。一頭白長髮整齊的梳到背後紮起來,看起來相當有精神。

 

他,是我敬佩的師父。

 

「是阿」簡單的回答就好了,在他面前講太多似乎都是多餘的

 

經過那樣的事我還能平安無事般的待在這裡自立謀生,開始了新的生活,都要好好感謝師父才行。

「師父......」這話雖然我平時都不敢說出口

「嗯?」

「謝謝你。」我把最後一口茶一飲而盡

「為師能為你做的已經不多......所以,我是不會阻止你跟鷹學藝的。」

「師父你在說甚麼呢?你已經為我做太多了」我接著說「我是有跟鷹老頭說過要學,可是他竟然要我向他的徒弟學......不管怎麼說...哎呀,反正只不過是學一點防身用的。」這一點我是很堅持的。而且,我要練成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力量,直到哪天我老到揮不動刀、施不出忍術才肯放棄。

「你......一點都沒變」柴

會心一笑「培養我對武術的濃厚興趣的不就是師父您嗎?那麼、我今天就去學藝拉~」站起身,順便把空了的茶杯隨手拿起,廚房,就在不遠的轉角。

「恩、去竹林吧,路上小心。」

 

洗好杯子後,開心的,走出梓月,踏出開始學習川櫻流劍術的第一步。川櫻的劍術素以優美有效為名,今天,終於能開始第一步!因為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我壓根沒發現,剛剛的房間裡還有一個人。

 

「柴,你也老了、是嗎?」

「是阿,那孩子就先暫時拜託你管教了,鷹。你知道她是何人嗎?」

「呵、呵~雖然以前沒有那個緣分見到她,可是...終於見到了。你把她調教的很好,可是她......恩,她知道最近發生的事嗎?」

「應該不知道才對......她都沒有偷溜回去」

「是這樣嗎......真是個好孩子阿,真羨慕你」

「時泉跟龍陽不也都很傑出?」

「他們泡的茶一點都不好喝,跟毒藥沒兩樣......不對,是會苦的毒藥」

柴一笑「說到這個,你沒事了吧」

「當然~是你一手拉拔大的紅櫻救我的呢。說到這個...她...是不是不喜歡在村子過的一切?」

「那是不可能的~她很愛那裡,如果你有看到她剛到的樣子...總是強顏歡笑、時常發呆、卻在一次客人問到她從哪來之後,笑著模糊回答完強制又推銷了一件和服送走客人之後,一個人跑去附近的溪邊大哭,直到隔天我去找她回來...」

「她跟我說她並沒有要一直待在這是怎麼回事?」

「連你也不信任她,是嗎?」

「不、我不是認為她會有那個心回去叛變」

「她是要去遊歷四方學習各地的紡織」柴說「很單純的夢想,但是她一但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會變成不可能的夢想了。」

*            *                *

劈竹子、劈竹子、劈竹子......

清脆的斷裂聲不絕於耳

 

我在想是不是要把木柴拿來劈比較實際,這樣還可以當燒柴用。

 

很久沒有練這樣的苦工了,劍道以前就學過,只是事隔多年,手感要抓回來還需要一些練習。原本還以為身體還記得所以一下子就可以學他優美的招式,沒想到還是從一些高段一點的基礎開始......身體有一些不適應,不一會兒肩膀跟手臂就酸了。我停下來,原本先想休息一下,深呼吸一次之後,在無意識的狀態之下,換成用以前所學的流式快速的左右手交互劈面前的竹子

感覺才不過動了兩下,我所握的竹刀就被打飛...被時泉一刀漂亮的打飛

 

他使出的力道震的我的手有些發麻,但是因為我太專心看那把以完美的拋物線飛走的刀,所以沒什麼感覺。

 

原本一隻比我還高的竹子,早已四分五裂...

 

愣愣的看著竹子,看著飛出去插在地上的竹刀

我剛剛,做了什麼嗎?

我不大記得我有揮刀阿......

不就是站著休息嗎?

愣愣的,試著要去回想整個過程,可是一想就像頭要炸掉一樣痛。緊咬著下唇,還是努力的想

 

「喂、你在幹麻?」這回時泉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一不去回想頭痛就好了。「太累了就說一聲,刀不是拿來玩的!」

「阿?我才不會玩刀呢,又不是小孩」我愣愣的回答,心不在焉

時泉總是繃著很嚴肅的表情,是只對著我嗎?

我忍不住動手去幫他拉皮「你阿、都不笑肌肉會下垂喔」

「不用你管」一把絕情拍開我的手

哼、我好心提醒他耶,嘖、竟然這麼不可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