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織ch1-5

為了櫻花會,我、菊、跟定香一早就開始走路前往老地方。走路的速度依然是慢的我閉著眼睛也不會走偏。預計應該會在中午到下午時分才會走到那片櫻花林吧...

在走到目的地之前,會先經過一個遠近馳名的神社。但是總得要走到很近才看的到神社主殿的屋頂,因為春天而新抽出嫩芽的森林在長長的上坡階梯兩旁,遮住了神社的原貌。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一點一滴的漸漸看到熟悉的建築物。一路上人雖然不少,但是都相隔有一段距離。

這是個小小的神社,但卻相當幽靜,我在進到神社後就只有聽菊跟定香說話,自己盡量靜靜的看這個美麗的地方。樹收下的籤條,最外表的那一層,隨著風,輕輕的飄著。新長出的樹葉還不夠密沒辦法隨風沙沙作響,但圍繞在四周生長了可能上百上千年的長青松樹就自由的擺動著,發出輕輕的松針摩擦的聲音。環繞著主殿而流動的溪水,嘩啦嘩啦的洗滌著本來就已經很清爽的空氣。

 

陪著菊和定香參拜,但是我那時什麼心願都沒許,因為我只是閉著眼睛去感覺這個神社再沒有人說話時的靜謐。沉靜,卻不蕭瑟。可以聽的見許多平時聽不見的細微聲音。

 

「呐、我們去抽籤」菊的聲音打斷了靜謐

回過頭,他們兩個早已經開始往旁邊的小屋走去。

看著菊跟定香勾著手、菊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的兩姊妹背影,腦中有個畫面默默的重疊在他們身上,只是畫面中原本有三個人,然後變成兩個。我跟上她們的腳步,也抽了一張籤,隨意看看後就握在手裡,也沒再多看。倒是她們兩個討論的很起勁...

加入其中的七嘴八舌,我們的笑聲回蕩在廊間,像是搖鈴的聲音不停的在大紅的梁柱間打轉,像是永遠都不會停歇,又感覺下一秒就要消散。

「這句的意思應該是要小心高處!」菊堅持

「也許只是單純的說要注意自身安全阿」我真的覺得這一句沒什麼好計較的

「不、姐姐,你嫁過去之後一定不可以去他們家的倉庫,我記得他們家的倉庫好像有三樓那麼高吧...」菊

「是~我會注意的。你是那麼擔心要做什麼阿?」定香

 

也許是因為定香就要出嫁的關係吧,總覺得菊最近這幾天特別很少笑的這麼開懷。託剛剛抽到不錯的籤的福氣吧...她們兩個已經斤斤計較到每個字每行句子的地步了,是有些看不習慣,但也很可愛。籤這東西不就是要保有詩意跟朦朧的美麗意境,才有意思的嗎?我想是我以前沒發現這對姊妹還是語言文字分析家,連書寫的筆法都可以看出個什麼嗎?

 

不過我的籤阿......

 

「呐、紅櫻妳抽到什麼?」菊拉拉一直走在前面幾步的我那長長的振袖

喔~終於發現都還沒問我抽到什麼啦?我一面走一面往身後遞出去那張一直被我握在手中的小小白色紙條

硬生生停下的腳步聲跟笑聲,讓我警覺性的回頭。只見姊妹都皺起眉頭低頭研究著我的籤

「有看不懂的字嗎?」我好笑的走回頭問

「紅櫻...下次我要賭東西的時候一定跟你賭,妳的手氣真是...」菊

「我很少賭東西的喔~看機會吧」我好沒氣的回答,這是哪門子的評語阿

「別鬧了...」果然出來圓場的還是定香「這籤......」

「恩、是我的沒錯阿」

定香不發一語的看著

「定香,你在怎麼看那些字也不會自己爬起來變成別的組合。」我抽回我的籤,重新放入領口內的暗袋

「恩...」

「別擔心、不過是張籤嘛...、我一定會好好握住好的那一半的」

 

紅黑交織銀月中,香氣盈滿,劍氣橫生安逸間,動則未卜。

 

我想定香跟菊是看不懂的吧,不過...我想今年會是相當刺激的一年。

今天可算是第一天,但已經開始期待未來的每一天了呢...

>>>>>>>>>>>>>>>>>>>>>>>>>>>>>>>>>>>>>>>>>>>>>>>>>>>>>>>>

 

穿過一百年前留下的廢棄大紅鳥居,在差一點,就會到了我們以往聚會的地點。

「阿,還好這片櫻花林這麼廣大,不然我們可能會被人淹沒呢。」定香看著兩旁樹下的人一邊說

「是阿。」我附和

「今天可以待晚一點嗎?」菊,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定香

「......我也想阿,可是我們都是女孩子家,入夜之後不好在外頭阿。」

「我已經找了高橋幫忙了~~」菊一副『別小看我、我都已經計畫好了』的表情

高橋...高橋...怎麼好像對這個姓氏有點印象呢?一定是最近幾個客戶剛好都姓這個吧...

「......好吧、還好我有多準備一件外掛。」定香

櫻花瓣隨著風一陣陣飄落,我們三個人一邊吃著小點心、一邊喝著我泡的抹茶。看著風景,天馬行空的聊著天。話題大多在定香的身上打轉,像是嫁過去之後該怎樣啦、可能會怎樣啦、還有虧一虧定香以前交往時的青澀樣子(菊堅稱如此)、然後抱怨一下定香最近都比較沒有時間陪菊之類的...。時間就像剛打好的茶上的泡沫消失的速度一樣快,很快的,就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分了。

「哎呀,沒有水了...」定香搖晃著空空如也的小瓶子

「阿~~~~」菊哀嚎

「我去裝吧,你們繼續聊。」我順手接過菊跟定香的空瓶

「這樣不好吧,太麻煩你了...」定香

「不會、我剛好想起來走動走動。」

我慢條斯理的走在櫻花瓣的風中,直到走來溪邊。蹲下身要裝水,還沒碰到水,就有一陣風又吹來了櫻花瓣到水面上。夕陽的波光淋漓閃耀在流動的水面上,遠山也因為夕陽一半金黃一半黑,雲歸深山,燕雀歸巢。定定站著任風吹亂頭髮也不忍心把視線從這樣的美景中移開。風停了,還沒碰到水就感覺的到那清涼冰冽,等會兒還要試著生火加熱一下吧,雖然會有失風味...但是菊跟定香一定不會習慣這麼冰的水。

 

隨著風,我的袖子長長的隨風飄起到一旁,幾度差點泡了溪水...。這是我這幾年來最滿意的一件,上半身是紅梅色的底,下半身則是臙脂色的底色,以各式紅色為主的大小櫻花和小小的細長草葉還有一些其他花草圖案的點綴。

 

「喂、一個女孩子這個時間還在這裡遊蕩很危險」風停一個聲音從背後響起,打斷了我觀賞美景,也似乎打斷了風的流動。

「謝謝你,不過...你來這裡看看,很漂...」我邊回答邊轉頭「呀~~~」

站在後面的不是別人,正是高橋時泉。

指著面前的人質問「你怎麼在這裡?」

「跟你同行的人,找我來的。」

原來是這個高橋嗎......總感覺有點頭疼......

「你先過去吧,我在待一下。等等就回去,先拿這個回去給她們喝吧,已經加熱過了。」我順手把旁邊的火堆弄熄

「你要待到什麼時候?再五分鐘不到太陽就會下山了」

「等到看的到東邊的第一顆星」

 

很明顯的,他的太陽穴旁邊冒起青筋。

我無視他的怒氣,轉回身看風景。

默默的,他走到我旁邊三步的距離,停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看的跟我是同一片風景?

從他停下腳步到我們兩個一起走回去菊跟定香在的樹下,我們一句話都沒有再說過。

 

>>>>>>>>>>>>>>>>>>>>>>>>>>>>>>>>>>>>>>>>>>>>>>>>>>>>>>>>

或許是那張籤的關係吧,隔天一早我再度走回這家遠近馳名的神社,一大早的就來請託神明。以前我不會覺得這麼不放心,不過是張籤嘛~不過從菊跟定香昨晚各給了我香包跟護身符,柴師父看了也給我守護手環之後,我就忍不住來了一趟...

一步步走向大殿,清晨的這時候還空氣中還帶有霧氣的香味。木屐的聲音有節奏的敲在石版的路上,腳步自然停在大結繩的前面,雙手合十,「希望菊跟定香都能開開心心,村子裡一切平安」,許下願望後,再看一眼大結繩,手中緊握著的硬幣一丟,沒有再掉下來。太好了,表示這兩個願望都能實現吧......走向大殿,朝香油錢的箱子丟了一些硬幣,搖鈴,鈴聲回蕩在霧、樹、木頭建築之間,拍了兩下手,願望說到一半,鈴聲散遠了,身後卻冷不防的響起硬幣掉下地板的聲音...會是方才我丟上去的硬幣嗎?

 

唰----一枚飛鏢直直從我的右後側飛過,深深插入箱子上

特殊的流線型的純黑的釉彩漆,是屬於我所熟悉的...「櫻」

真想騙自己,一定是我認錯了。

一刀從背後劈來,跳開後、用身旁的掃把當武器,很不幸的對付完先冒出來的兩個人之後脆弱的掃把也差不多到極限了。還好今天還是穿特製的新衣服,而且經過時泉的訓練加上柴師父的例行練習,這幾天的身手特別矯健,新衣服一點受損都沒有。想要在繼續跟神明說完我的願望,下一個來打擾的人又出現了

 

「紅櫻小姐嗎?」低沉的男聲,光憑殺氣就可以知道他不想草草了事就好

但我就是不想陪他玩,太久沒握真刀的下場,就是會變得想逃避戰鬥

「你認錯人了」我這樣回答

「是這樣嗎?」

雖然他沒認錯人,但我是真的很想趕快離開...要不是一回頭就看見這座廟的住持被他以刀架在脖子上。

「如果你是想要什麼武功真經要抓住持的話,你已經抓到了,祝你練功順利,別走火入魔。我走拉」看不起這號對手般的轉身,用人質逼人動手真是下三爛的梗

「你不管他的死活?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狠毒」

我手指一動,身後一直歲歲唸打擾這清晨的寧靜寺廟的人(也就是挾持住持的人)哀嚎一聲就放開住持,整個人不自然的吊在半空中

「哎呀、真的走火入魔了?那我送你回家修養去吧,記住,三姑六婆的閒話只能信一半」在空氣中輕畫一個星芒陣,這可是我這陣子看書剛學到的喔~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就是了

人隨著陣的光芒消失了,就連我也不知道是把他送去哪了呢...因為剛剛有一點分心......

先是用織術把那人固定、再用陣法送到遠地去,看來這招有不錯有用。

 

住持愣愣的向我走來,又跌到地上。我趕緊衝過去,蹲下要扶起他

 

「您沒事吧?」我問

「紅櫻小姐......失禮了!!」刷的、前一秒還在地上的武士刀,已經劃過我的前襟,還好有後退,還有一把刀適時幫我擋了下來,不然已經跌倒在地的我,可能會有點來不及反應吧。

怎麼會這樣呢?住持也是......假扮的嗎?不、絕對不是。仔細定眼一看......

但同時讓我吃驚的不只這一點,為我擋下那一刀的...是時泉

「趕快起來別擋路!」時泉,不理住持的一刀。

跳起來拉住時泉的衣角「等一下,別傷害住持。他不是真的想殺人」因為他是被術法跟薰香藥物控制的阿~~

「完全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閃一邊去...」

說的也是,這人是"月"家的阿,根本輪不到我擔心「好阿,那......這把借我吧。」隨手抽了他腰間的另一把刀。

「喂、你...」

抱歉,我先早一步去收拾其他的同夥了~

 

走到院子的正中央,扛著一把武士刀在右肩。如果麻煩主動找上門,只能"解決"不能逃避,最好,在牽連到他人之前了結掉,以免還要用上藥跟術法消除記憶。

「有事找我紅櫻的人就一次給我出來。」大過年的大聲嚷嚷,我的形象都沒了。不過如果這樣能速戰速決的話...倒是甘願,反正現在只有一個時泉在。回頭看了一眼時泉,他的表情明顯說著『怎麼會有這種呆瓜。』他移動身子想到我這邊,我笑笑的搖頭,不用麻煩他。他還被我愣著的一瞬間,我轉過身,打下一打刀之後優雅的以刀背打昏一人。這一打,像是開站的宣言,四周立刻有蜂擁而至的和尚和忍者。

呵呵,這次還頗大手筆的弄了好多人,不怕那邊耕田會不夠人手嗎?

不過,大過年的不好殺人。武士刀收進去刀鞘,連刀帶鞘打人,這可是我發明的。左揮揮右劈劈,每一個幾乎都是一招擺平,一下子幾圈受操控的和尚就忍不住痛倒下了。剩下的,就不能這樣了吧...「時泉師父,可以麻煩你幫我嗎?」眼睛眨阿眨的,向一直在旁邊觀戰的時泉。適時求救可是一種美學,不然他也會起疑。

「你還會打不過阿」嘲諷般的語氣,是看穿了我還有很多體力嗎?

「我不過是一個女孩子阿~~~阿~~」故意"很辛苦、好不容易"才擋下一刀(其實是因為分心向時泉求救)

時泉見狀,無聲無息的混入戰場,單手就把剩下的解決光了。

       

直到站著的只剩我倆,他也沒再說一句話。

「謝謝。我就說了,我很~~珍惜生命的。」雙手奉還他的武士刀

「妳還知道要還阿......。妳......」

「我是紅櫻,並沒有騙你」

「那......你到底是結下什麼梁子?」

「不知道」聳聳肩,有誰會知道路上惡狗撲上來的理由? 大概是餓了吧

「你在開玩笑嗎!?不‧知‧道?」

「只能大概猜到,可是我不知道他殺我要幹麻」無心回答他的問題,我痴痴的摸著飛鏢那被磨利的刃。那記憶中的釉黑...深的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一樣。

他不再過問,自認識以來,第一次感謝他的不深究。

雖然,沉默不代表會就這樣放過我。

 

>>>>>>>>>>>>>>>>>>>>>>>>>>>>>>>>>>>>>>>>>>>>>>>>>>>>>>>>>

夢,是個好夢,但也同時有一種要把我掐到窒息的感覺壓著,因為,總是有夢醒的時候。

夏日的艷陽,感覺自己在那顆老櫻花樹蔭下睡午覺,怎麼搞的...我連睡覺都夢到我在睡覺嗎?

蟬聲跟帶著一絲絲涼味的風都一陣陣的來了又走

好懷念...好想多呆一會兒...是夢也好,就這樣讓我多吸幾口這懷念的空氣吧

 

不自覺的好想哼一首歌

想著想著,我回想起歌詞...夢境裡也出現了歌聲

但,應該是合唱的歌聲,現在卻只聽的到單獨一個女聲哼著破碎的曲子

 

我的思緒,刷的停下,因為那聲音是....

我一停,她的歌聲也停了,喃喃之中,她好像說了什麼...

 

夢中的我不顧三七二十一的拼死一睜開眼

不過我錯了,太大力睜開眼的是現實的我,夢醒了

月光剛好落在被子旁邊,伸手可及,感覺卻好冰冷

 

梓月,我的示神,飄然出現

「說夢話就算了、還唱歌?」不同於她美麗的名字,她很愛找我麻煩,雖然還算聽話

「...不行嗎?」我的夢我說了算

「拿去!」她遞出一個折的方方正正的布

「?」一到手,棉質的柔軟觸感帶來了一股暖流,那是我還小的時候給她的手帕,因為我以為示神跟人一樣會流汗...不過拿給我要幹麻?我愣在那,呆呆的接過了卻沒有下一步動作

 

「為什麼我的主人竟然是這個呆瓜!?」她粗魯的又一把搶過手帕,用手帕輕輕的擦我的臉

 

回想方才的夢境...最後的細喃再度回想卻顯的額外清晰

「吶,紅櫻姊姊...妳...會想家嗎?」

 

剛擦過的臉,又劃下一道淚

 

「妳這個月還是會回去了?」

「怎麼,你不喜歡出來正大光明的玩幾天嗎?我這次可都把工趕光了~特別剩假期給你玩的」

「這次這麼好心?」

「當然還是有基本的例行作業嘛~不過我要跟定香、菊他們聚完之後才回去」

「...」

「時泉那邊,我會跟他請假幾天,說是這幾天不適合練,你若是遇見他,記得避遠一點,不然會被發現的」

「這麼有趣的傢伙嗎?」

「跟月有關的,還是不要冒險比較好,畢竟我的術法還是三流等級的。」

「切、是你爛又不是我...好~那我就盡情的玩你的假期拉」

虧這傢伙說的出來...說是這麼說,不過還好多虧了她,這五年來才一次都沒被別人發現過我的每月返鄉行動。

梓月並沒有離開,反而是在我身邊坐了下來「這樣的日子,可以過到什麼時候呢?」

我並沒有回答

「紅櫻妳並不是體力特別好,再過幾年,也沒辦法這樣每個月跑的。法力又不高,直到現在都沒有被識破,一方面是我強,一方面也是因為沒有遇上像樣的對手。」

「今年...過完今年生日,就不回去了......」

「永遠?」

「恩。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可以這麼放不下...再說,我本來就不該回去的。」看著窗外的月亮,我在心中再告訴自己一次,是阿,我不該再回去了......

 

這樣,能說服我自己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