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織Ch1-6

一個小孩在大街上奔跑,跟在屋頂上的我擦身而過的時候,我停了下來,小孩緊抓著的布包包,那匹布,是我織的呢。

「二和,幫媽媽跑腿嗎?」「是阿。今天要買雞蛋五個,麻煩你了。」

 

以前學來當防身護衛的忍術,現在用回了當初這個忍術的原始面貌。很單純的織布,悄悄的縫入大街小巷人們的生活裡。

    才來到熟悉的店門口,就聽到兩個熟悉的聲音以極為陌生的語氣又再度吵架著。

「如果跟我出去一趟這麼不耐煩,妳就不要再出現在店裡了」菊

「你在說什麼?」定香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算了,我去找他來幫忙店裡的東西好了。都快忙不過來了還這樣……」菊

「菊!你這是什麼態度?

「那你呢?相津醬油店的能幹大小姐?只因為下個月就可以開始不必管店裡的事務了,所以說就可以現在開始習慣清閒嗎?

「你到底在氣什麼東西阿?菊,你根本在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好、這的確有可能,但是你呢?

「我又怎樣了?我有因為要出嫁就完全不管店裡的事嗎?也不想想以前是哪個相津醬油店的二小姐整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現在連個基本的記帳都還會記錯!

「你……」

「好了,菊、定香…不要再吵了。」我收到店員們的求救電波眼神之後,硬著頭皮上前想阻止他們兩個的爭吵,即使我不知道她們為什麼而吵…

「哼」菊

「我出門了」定香

兩個同時往門內/門外走去

 

這…這是什麼情形阿?

 

我走出店門,定香就站在店門口兩步遠的地方,其實根本就沒有要出門吧…

我默默的走過她身邊,往大馬路上走,她跟著我,直到我們走到了常常光顧的丸子店…坐下點了一份

「菊真是的……我都已經這麼忙了,也不體諒一下我的心情」定香,罕見的抱怨中

我沉默了一下之後問她「…一個人的心裡只能住一個人嗎?

「當然不只!」定香立刻反駁像是驚覺什麼的隨及低下頭

「是阿,只是會排輕重順序罷了。」

「我…我才沒有!!

「這樣阿……那……這幾天你訓她的口氣有點重喔。」

「那些經營的手法她總有一天要學阿,現在不學,等到我都嫁了還要回來帶她嗎?

「你知道她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嗎?

「大概又是去哪裡玩了吧」

「…她正在一個人努力的學著經營妳們家的家業,不只是接洽主動來買的人,包括店裡的接待、醬油的製造監督、開拓新市場、運往訂貨目的地的路線規劃、跟大型批發商接洽…這些,你知道嗎?

 

天空的白雲飄過,定香的未婚夫急急忙忙跑來找她,兩個人就這樣往另一個方向急步走了。走遠前定香回頭像是想跟我說些什麼又欲言又止…我只是點點頭示意。這不是我能插手的家務事,也不是一個朋友能解決的。

>>>>>>>>>>>>>>>>>>>>>>>>>>>>>>>>>>>>>>>>>>>>>>>>>>>>>

        想到我來找她們最初的目的,再度抱著那一包風呂敷坐在往常的房間裡。不同的是,沒有了以往歡樂的感覺。

「我的努力…跟關心都是白費的嗎?」努力要適應定香不在跟以往一樣處處關心她、適應現在定香第一個想到的一定不是她、適應定香即將不在身邊、適應一個個要轉達給姐姐的祝福跟賀禮…還要選禮物、幫忙佈置、接手事業……天知道她最近花了多少心思在努力改變自己的心態跟能力?

「不是白費的阿,你不是很喜歡姐姐嗎?喜歡才會付出的不是嗎?

「一相情願的傻瓜做久了會煩!

「對方感受不到你就也不理他了嗎?

「……」

「不理的話…這樣你會好過一些嗎?

「不會……」

「付出的心意,是沒有一把尺可以丈量的。雖然這麼說有點傷人…不過、你也明明知道定香最近是不可能把太多心思放在你身上…」

菊崛起嘴

「在我身上也是阿。更何況,我不是定香的家人。況且,你不希望一輩子依賴著姐姐吧」

 

「紅櫻,你不想家嗎?

這不只是第二次問了吧…這話題轉的真硬…但是這次我已經找回力氣回答了「當然想阿」

「都沒聽你提起過家人、也沒聽你說過要回去探望什麼的…連過年也在這的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有我的理由」

菊這次很乖,並沒有多問什麼,就問「你不寂寞嗎?

「有時候,就是會相信遠方的某人會支持、理解、並且關心你的。或許就是這份相信讓我有時候…不那麼孤單一點。更何況,我在這裡新認識了很多人,我…很開心。」

菊溫柔的笑了「紅櫻、姐姐所委託的衣服都做完了嗎?

我不懂為什麼她忽然這樣問「恩、只差一件小紋了…只是那件的樣式,定香跟你母親都還沒指定」

「那就由我來指定吧」

 

限られた時の中で

どれだけのコトが出来るのだろう…

(在有限的時間內可以完成多少事呢…)

 

「咦!?

「幹麻那麼吃驚阿?我也想幫姐姐定一件漂亮的讓她以後也穿的到阿。」

 

言葉にならないほどの想いを

どれだけアナタに伝えられるだろう…

(無法言喻的思緒能傳達給你幾分呢…)

 

 

「恩…」我拿出隨身帶的紙筆

「我想訂一件跟奶奶那件很像的。因為過去奶奶照顧我們的那段日子,都穿著那件衣服,但是後來,衣服卻在我們有一次想幫奶奶拿去溪邊洗的時候…被野狗咬爛了…。定香跟我都很喜歡那一件衣服上令人安心的盛開紫陽花圖案跟淡淡的竹子香氣。」

 

ずっと閉じ込めてた

(過去我一直緊閉著)

胸の痛みを消してくれた

(為我消除了胸中的痛楚)

紅櫻,你願意幫我吧?

當然,這可是我唯一能做的呢」

今 私が笑えるのは

(現在 我能歡笑)

一緒に泣いてくれたキミがいたから

(都是因為有了能跟我一起哭泣的你)

 

很忙碌的最後一個月像是在跟時間老人做賽跑,從打底稿到交件,每一個環節都重修過好幾次。修了又改,改了又換,調色一個顏色換過一個,調到發明了很多種來不及取新名字的新顏色。睡倒在桌前或是織布機前,卻夢著一對姊妹花記憶中的小紋是什麼樣子的。

 

 

一人じゃないから

(因為我並不是孤單一人)

キミが私を守るから

(因為有你守護著我)

強くなれる もう何も恐くないヨ…

(可以變得堅強什麼都不畏懼)

時がなだめてく

(時間會撫平一切)

痛みと共に流れてく

(跟痛苦一起流走)

日の光がやさしく照らしてくれる

(陽光會溫柔照耀)

 

    手指尖滑過剛完成、折好的小紋。我先想到的是菊跟定香,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滿意呢?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穿了很久的這一件,這件的圖案是鈴羽(我妹妹)指定的。我…在這裡織的新衣,鈴羽跟望空,看到這件的話,會跟以前一樣吵著也要一件嗎?

 

 

交件的那天,是定香成為花嫁的那天清晨…

 

「定香,這是最後一件委託我們店做的,小紋」

包裹在完成的小紋外,薄薄的白紙,輕輕的被掀開,像對待易碎物一樣。定香看清之後,驚訝的看著我,我點點頭

「是菊委託的圖案跟布料。」我說

淚,還沒出嫁前就落了下來。

「這是奶奶的小紋…那件的樣子阿。一模一樣…」定香「我還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了」

 

        後來那天晚上,菊跟定香的媽媽跟我說了那件奶奶小紋的故事。他們倆個是因為那一件小紋才熟悉彼此,因為定香一直都在這邊長大,而菊則是出生後再奶奶家撫養了一段時間,直到定香有次也因為生意忙被送過去一段時間,兩姊妹才相信對方是自己的姊妹。奶奶對他們很好,也教了他們很多道理…那件小紋…就像是他們兩個的故事交織在一起的出發點,現在,定香要展開的新生活,或許不會有菊渉入很多,但是…過去的一切回憶,並沒有遠離其中任何一個人。若是還持續相信著,那就還是有溫暖的力量。

 

時には人は傷付き、傷付けながら

(有時候人會傷人也會受傷)

染まる色はそれぞれ違うケド

(渲染的顏色會各有不同)

自分だけのStory

(可是屬於自己的故事)

作りながら生きていくの

(一邊編寫一邊活下去)

だからずっと、ずっと

(所以永遠 永遠)

あきらめないで…

(都不要放棄…)

 

 

 

一人じゃないから

(因為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私がキミを守るから

(因為有我守護著你)

あなたの笑う顔が見たいと思うから

(因為想要看見你的笑容)

時がなだめてく

(時間會撫平一切)

痛みと共に流れてく

(跟痛苦一起留走)

日の光がやさしく照らしてくれる

(陽光會溫柔照耀)

 

 

>>>>>>>>>>>>>>>>>>>>>>>>>>>>>>>>>>>>>>>>>>>>>>>>>>>>>>>>>>>>>

初春的山裡夜裡還是冷的,我按照慣例的易容之後先去村子裡的井裡打點水當做這幾天需要的用水。夜裡的街上依然沒有人,晚風颯颯的吹過,果然今天還是該帶厚一點的外掛來阿。這個井是不是變矮了阿?還是我長高了?發呆的一邊拉著繩子,不知道,鈴羽打水的時候是不是還是喜歡玩繩子呢?一把拉起水桶,我習慣性的掬一口喝…

水還不到嘴邊就從發抖的手指縫細間流到地上。

    我看看據我所知是村子裡的唯一一口井,不可置信的再看向燈火通明的首領家的方向。

井水……有毒? 用於慢性控制人心的…『迷途』

 

   看來有必要想想辦法了…。如果他們從這裡下毒,我也有辦法可以解毒!

 

   >>>>>>>>>>>>>>>>>>>>>>>>>>>>>>>>>>>>>>>>>>>>>>>>>>>>>>>>>>

「滿月姬、我們又來了,這三天也請多多指教」

    「恩,也請你們多多指教。對了,今天開始之前,我有事想拜託你們。」

    ?

        「來」我遞出很多細細的繩子「井水最近狀況有點不好,去打水的時候偷偷丟一點這個下去,裡面有明樊的成分。」

        「阿、原來媽媽不舒服的原因是這個阿。我就說是因為水嘛~爸爸都不相信。」

       

    然後,只在滿月前後三天的織術與故事教室就開課了。主講的人是我,學生是村裡幾個不知道我名字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的小孩們。這種事情到底是怎麼開始的阿?可能就是不該在路上救其中那個閃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小女孩,還因為說不過她,所以順著她的意,教她那個很酷的武術的基本。一教才知道,她啥底子都沒有…害我又從頭訓練她。

 

後來也有一些她的朋友過來,然後有時候我還要陪他們玩,幫他們複習歷史課…之類的。小孩子真是可愛的惡魔!然後,我就得到了滿月姬這種名字…。真不知道村子裡那溫和的星顏老師是怎麼樣制服他們的。或許…根本是反過來被制服吧。

 

這些小孩都是家裡禁止他們學任何武術,我也曾以不再教他們為威脅要他們不可以跟任何人提及,所以我也不會擔心他們會說出去。這樣說起來好像我是個壞人似的。不過…奇怪的是…村裡似乎頒布不可以讓小孩學武術之類的法令…。

 

        話說回來,我該跟誰說井水有毒呢?

 

 

ch1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