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0001.jpg                                                         あすは はれるかな?

 

このウサギは 水曜日の休憩時間に画いたんです。

実は 火曜日の夜 ある店を出る時 綺麗な雨雫が見えました。

小さい雨雫は風の中に ゆらゆら 落ちてしまいました。

外は 暗いですので、店の光は 空からの雨雫が キラキラに なられました。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這次有先用筆去描線,不過是用綠色的筆喔~不是黑筆

但是...我忘記我的綠筆是水性的了

還用水性色鉛筆用的很開心,就在

水彩筆畫過紙面的時候,我瞬間變成孟克的吶喊了(o [] o)

所以雨傘的部分就不敢暈開來了...

-----------------------------------------------------------------------------------------

照慣例的小故事↓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XD

其實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只是我特別喜歡這兩隻,所以...就讓他們出場吧(笑)

 

 

 

  很久以前,我們是世界上頂尖科技的代表。雖然不過是大量生產線上的其中兩隻,當我們被送到新主人手中的時候,被取名的那一刻起,是不是就是不同於其他隻長的一樣的傢伙的個體了呢?當然...想到這件事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至少是我們第一次掛掉之後。

 

我是一隻機械狗,現在是幽靈式神機械狗...可以這麼說拉。原理就別問我了,用無聊問題吵老人的人出門會被詛咒忘記帶鑰匙。

 

  跟我一起共事的還有一隻我的下一代、小黑,不過他醜多了,鋼筋外露,一點羞恥心都沒有。還說這樣子很有機械的骨感很酷什麼的,真想拿重型機車砸他。機械狗還是要像我這樣有生化材質的外陶皮包覆著才好摸才漂亮!

 

  到底是科技的質感好還是鋼鐵的浪漫好,這個我們已經辯了好幾年了。下次一定要好好教教現在的年輕一代。

 

  話說有一天,我們同時因公殉職。因為我們的所在的時代本來就是烽火連天,主人要我們保護小主人出門買日常生活用品,然後就被不明所以的流彈攻擊。零星的攻擊對我跟小黑根本不構成威脅,但是飛彈就不是了,多多少少會造成損傷。還好因為我跟小黑當時合作無間,所以小主人一點事都沒有平安回到家。我們兩個則是短路了...

 

  最後的記憶是,小主人臉上,掛著兩行我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在他稚氣的臉上看到的,人類稱之為眼淚的東西。

  不間斷的,直到我們停止感官紀錄為止。

 

  直到我們再度張開眼睛,小主人長大了,住的地方變了。但是我們的身體跟腦袋似乎也一起改變了,變的會去爭吵我們兩個誰比較漂亮,或是主動關心別的生物,不限於小主人。功能也變好了,流彈什麼的路徑也能輕易看出來,語言以可以跟小主人互通。只有在小主人呼喚我們的時候才有形體出現,要用人類的說法的話,我們兩隻狗現在應該說是鬼吧。

  一開始是小主人有危險的時候才會叫我們出來幫忙,一段時間之後他沒事也會叫我們出來,再過一小段時間之後,我們自己會跑出來亂。

  有一次雨天的時候,小主人叫我們出來看雨。我們一左一右在他旁邊趴下來,享受著羊毛地毯的觸感。

  陰雨綿綿,雖然雨不大,在玻璃窗上漸漸滑落下的痕跡,跟當時最後的記憶有點相似,看的有些鼻酸。

  正當我們想抱怨要自行回去的時候...

 

一向寡言的小主人說 「小黑、小白...你們第一次到我家的時候那天也在下雨呢。」

 我這樣回答,現在調資料出來看真是超方便,都不用開什麼資料夾一個一個找,一想就浮現了「恩、根據紀錄應該是因為東北季風的影響吧。」

 小主人轉過頭看著我們微微的笑「記得這麼清楚阿,我還以為你們再生之後以前的記憶都沒了。」

「你們的契約,是跟我爺爺打下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練召喚術的時候是你們出來,不過以往的契約早就結束了,你們想去哪裡就去吧,自己去找主人也是可以的,不用每次都快手腳的回應我的召喚。」

小黑一口接著說「你是怕拖累我們嗎?愛惹麻煩的小主人」

我默契很好的接著說「你們阿...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要在哪是我們的自由這我們早就知道了。跟著你才有好玩的阿~哇哈哈,所以已願意讓我們去自由玩別人家了嗎?」

小主人最近的處境真的很危險,尤其是在這個星球的研發部門工作。

「不行!給我自制一點」他果然還是會阻止我們

「嘖嘖,上次看───議員家的圍牆好像拆起來很好玩的樣子」

「你們跟蹤我?」

「路過。」承認跟蹤的話就沒有好吃的晚餐吃了,這可不行

「............................下次要咬人家財產之前先跟我說」小主人好像發現那次他們家的車庫車子不明原因車體缺一角是怎麼了「我會先跟你們說哪些東西下手會比較好玩。」

「明明就很想炸人家的家還怪我們咬東西」

 有人明目張膽放狗咬人的嗎?還是幽靈機械狗.........................

 

 

 

在陸上看到流浪狗的時候不免有些心酸,我們的外型是依照他們的形象而來,但是他們的生活卻悲慘許多,有些甚至被嚴重的疾病侵擾,痛苦不堪。

因為機械狗並不容易壞掉,使得認養流浪狗的人類減少一些。

還是機械狗的時候有一次在路上還有一隻老老的原生狗來跟我聊天,不過我聽不懂他的口音,只好先錄下來回家慢慢解析

牠是這樣說的

「吾輩的仿造物,該如何呼喚你的名?年輕的生命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改變,不論好壞。你的時間該說是是停歇的還是停滯的?即使是絕對的忠誠,你說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改變嗎?你付出的是真意還是僅僅信守條約罷了?吾輩的付出有時是為了一個溫暖的家一頓餐點或是一個溫暖的擁抱,你會因為這些因素的有無而感到生活是好或壞嗎?你看的到人類主人以外的世界嗎?阿...你聽不懂嗎?沒關係,你已經在紀錄了吧?即使是一份對現在的你沒有任何溫度的紀錄,你也不放過的抓著也許是件好事吧?與任何生命物的相遇,不論時間長短,不論印象好壞,都是獨一無二的奇蹟。希望你有一天,能把靜止流動的記錄,體會成值得珍藏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