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不才某貓第三次寫同人作品。拍桌大笑可,但噴茶壞了你家螢幕我不負責。甜死了一樣不負責,反正我已經對每一次不管寫什麼都會暴走的我不抱什麼正常的希望了(所以就可以這樣放給他暴走嗎?)。瓶子對不起,我知道你的生日還距離有一個月以上XD,你應該可以接受提早的賀禮吧。

※原人物取自薄櫻鬼。自創人名有。說不定崩壞有...。(別敲我阿~我又不是讀日本史的。我只看過wiki的介紹耶)

※嚴禁追打敲撞作者某貓。

--------------------------------------------------

真的可以接受嗎?非常詭異的甜文喔

可以接受才往下拉吧...................

 

 

二月時分的京,最後一場細雪,正微微的從灰色的雲層慢慢飄下繁華的街道。街道兩旁都是兩層樓的木造平房,被雪給弄濕的深色的木牆上,有一間上掛著「團子屋」的毛筆字招牌。雖然來來往往的人都還呼出了白白的煙,急匆匆的不知道往哪走去,仍然有一些人停下腳步走進店裡揀了個位子坐下來喝熱茶、吃個熱呼呼的小團子。右腰間有兩把武士刀、披著一件簡單外掛的人,不顧在脖子側邊馬尾上還有些細雪,毫不懼怕寒冷的比直走向這家團子屋。

  

  

  

有節奏的腳步前進著,但比平常的腳步還要更緊湊些,就像要追趕什麼一樣。走進團子店後,喧雜的人聲似乎讓他有點錯愕,隨便找了一個角落的空位坐了下來。一如往常、坐姿正的像教科書一樣,但表情卻有些焦躁不安。

  

  

  

穿著深綠色工作外掛的女子,注意到角落的人之後,加緊腳步將店裡還沒安置好的客人都先辦好,轉向櫃檯拿了一杯熱茶走向那個角落。男子雖然看著她的方向,卻好像沒有看到她一樣。看到這樣的情形,女子像是看穿了什麼笑的更深的緩步走向角落。

  

  

  

「請喝、齋藤先生,真是稀客。」憋著笑,女子遞出了一只古樸的茶杯,熱煙緩緩冉升。

  

看著名為齋藤的客人喝了大約一半之後,女子悠悠的開口說「紊子今天沒有班喔。」

  

客人瞬間噴茶「我…我、我知道的。」

 

雖然這樣讓客人噴茶是很失禮的事情,但是自從上一次從某人那邊聽來可以這樣玩他就覺得非常好玩。某人也說,要多刺激他的顏面神經才行。女子熟練的拿出一塊布來幫忙擦拭。

 

「那齋藤先生今天來,是為了什麼呢?

  

「是想跟晴月小姐請教一件事情…而來的……」齋藤講到後來臉卻紅了

  

明明什麼都還沒問的阿…晴月心裡暗自偷笑著,總覺得看到這樣的齋藤,說不定會被紊子追殺也說不定。看來要保密了。

  

「是情報嗎?

  

「不、不是。」

  

「喔~不是要打聽跟紊子有關的情報嗎?

  

「阿!」齋藤有些害羞的辯解「那個…也不完全是…技術上來說、總之、恩,有一點紊子的事情想要請教晴月小姐。」

  

這還不是從實招了嗎……

  

晴月很開心的在旁邊坐下來,「所以想要打聽什麼呢?太糟糕的東西我可是不會說的喔」

 

「不、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吧,我想是這樣子的對吧。之前一直沒有機會開口詢問…說不定錯過了也說不定…」

  

?齋藤先生…我家店裡客人很多,麻煩你直接問吧」

  

「抱歉、請問…紊子的生日是不是已經過了?

  

「紊子?還沒阿、現在才快三月而已耶。她的生日是64日喔。」

  

「這樣阿…真是太好了。十分感謝你。」雖然嘴上說著謝謝,眼睛卻完全沒有看著女子,用一副幸福洋溢的表情看著熱茶的煙氣。

 

「不、只是小情報而已。」女子勾起了異樣內謀般的笑

 

幸福的表情並沒有持續多久,隨即又像煙一樣消散的無影無蹤,取而帶之的、是有些無可奈何的感嘆……就跟那個人偶而會露出的表情一樣,一樣是在幸福的表情之後的驟變。她、很討厭這樣的感嘆。明明說好了……

  

「齋藤先生不一起打聽紊子最近需要些什麼東西或是喜歡什麼東西嗎?

  

「阿、不不,這是我自己應該要去想的。很抱歉今天忽然冒昧打擾了,晴月小姐。今天我過問的事…還請……」

 

女子手一抬搖搖頭「今天新選組的諸位也一定很忙吧,如同這冬末中的團子店,怎麼可能會有時間撥空前來呢?

 

「謝謝你。」齋藤微微點頭致意後,恢復原本平靜的腳步,在細雪中步回京的另一端,那一端的天空,似乎有放晴的樣子。

  

  

 

    有一就有二,同一天裡總是會一次蹦出來好幾個稀客。

 

「蒼羽大姐~給我來份熱呼呼的團子吧。」宏亮的聲音掃開了冬天的陰沉,毫不猶豫拉開紙門的,是穿著便服的藤堂平助。

  

「嘛、既然進來了就順便也給我一份吧。」尾隨其後的沖田總司也一道走了進來,他們都選了剛剛齋藤坐的角落。

 

是說…新選組的都那麼喜歡那個角落是嗎?晴月 蒼羽默默的想著。不過還是端上了兩杯熱茶。

  

「真巧,今天稀客真是接二連三呢。」

  

「因為今天好不容易副長放我們出來自由行動了嘛~就想走遠一點到這邊吃個團子。」

  

一把非常自動拿走熱茶的沖田說「就是這麼一回事。」

  

「沖田先生…你在這種天氣外出不好的吧?

  

?放心放心~蒼羽大姐我跟你說,總司根本是鐵打的啦」

  

「我是人、好嗎?」沖田的回答有些無奈的氣虛

  

「沖田先生,你等一下喔。」蒼羽一把搶回還有半杯茶以上的杯子,快步走進了店的裡面。

  

店的裡面非常樸素,她走到其中一個櫃子,淡淡的藥香還沒開櫃就飄了出來。打開之後,抓了幾把不同的藥,走到一邊重新泡了一壺特製的茶之後才拿著那個茶壺出來。雖然聞起來跟普通店裡的茶是無異的,但卻加了一點對支氣管很好的藥方。

  

「沖田先生,請。剛剛的茶杯有點髒,我去換了一個,抱歉剛剛沒先說一聲就搶走了。」

 

沖田接過杯子之後,聞到了香氣,淡笑了一下,然後一口氣喝下去

 

「阿、那個剛泡好很燙的。」蒼羽沒有來的及阻止…

  

「安拉~大姐。就說我家的總司是鐵打的了。」

  

有人立刻就挨了一拳,「喔~那我來鑑定一下你是什麼做的好了?不用逃走的。」沖田邪笑著

  

「對了,剛剛齋藤有到這裡來嗎?副長在找他…但是都找不到人。」平助這個時候搬出了一個不管什麼時候搬出來都會很有用的人物名號壓制沖田

  

蒼羽並沒有回答,只是去拿了熱呼呼的團子過來給他們,然後跟剛剛一樣坐在他們旁邊。

  

「這樣阿~果然是這樣呢。」沖田像是猜中了什麼一樣開心的笑了

  

?」平助還是不懂沖田在說啥

  

「阿、是因為昨天早餐時的話題嗎?難怪他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樣子。」

  

「是阿…劍法節奏都難得的有些亂了呢。」平助恍然大悟

  

「咦?」蒼羽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們在說節日喔,昨天在算副長到底一年會給我們放哪些節日。」平助很好心的解答

  

蒼羽的笑容完全疆住,他是個工作狂沒錯拉,但是還真想知道他到底對部下多嚴阿,雖說他們的工作很機動的,也許並不是說想放就可以放的吧。

  

「雖然說我們壓根沒有放假的概念,不過也是有特別想跟什麼人再一起的時候吧。就是這樣的話題。」沖田一手撐著頭悠哉的說著「像是今天這樣輪班放假的時候忽然需要找人的情形也是有的呢。」

 

「不過大姐千萬不要讓副長知道我們在說這個喔,會這樣的」平助附上了一個切脖子的嚴肅表情。

  

「真是嚴格阿。」

  

「所以…那傢伙一定是來打聽某個人的生日的吧。」沖田眼睛緊盯著眼前的侍茶女子,蒼羽。

  

蒼羽完全展現出在這種情況下打滾多年的手腕笑著回答「今天新選組的諸位也一定很忙吧,如同這冬末中的團子店,怎麼可能會有時間撥空前來呢?

  

「呵呵呵、跟你過招真是有趣阿。連一點小小娛樂八卦都拿不到是嗎?」沖田笑開了,隨即又語氣一轉「所以…不知道土方那傢伙之前休假都到哪裡去了呢,在我們那一帶都找不到人的說。」

  

蒼羽愣了一下,隨即問了一句轉移話題「齋藤先生…休假很少嗎?

  

沖田聽到這句話之後笑的更深了「恩、休的很少。」

  

省略主詞的句子讓人不知道他在回答一個問題、還是兩個……真是隻該拿去煮成狐狸烏龍麵祭拜腹黑大王的老狐狸。

  

「因為他跟副長都是刀術狂阿,休假也幾乎在練習,看不出來是在休假。」平助一邊嚼著團子一邊補充說明

  

「阿、那這樣說不定要請你們幫忙也說不定呢。」

  

「蒼羽小姐不用擔心,我們是很有兄弟義氣的。到時候,可能要讓她在你們店裡的忙季裡休一天喔,這樣不會不方便的吧?」沖田這樣說著,默默的敲定了一個方案。

 

「沒問題的。包在我身上。」旋即會過意,蒼羽也開懷的笑了

 

恩、那這樣應該就真的不必擔心了吧。蒼羽開心的起身招呼下一桌的客人。

 

 

 

二月的天空,放晴了。

 

 

 

>>>>>>>>>>>>>>>>>>>>>>>>>>>>>>>>>>>>>>>>>>>>>>>>>>>>>>>>>

 

 

四月,櫻色漫飛。

 

 

 

依然穿著深綠色工作外掛的兩個女子在大街上交談著。

 

「呐、蒼羽。明天開始都不能休息對吧。直到櫻花都謝了……」這語氣說哀怨就有多哀怨。

 

「恩?沒有喔。紊子有假日的喔、下禮拜預計盛開後的隔天。我之前跟老闆商量過了,那天只有要營業半天,我之前請假的時候是紊子幫我代班的,這次剛好還給你。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走比較遠看很多櫻花對吧。」

 

「可是…蒼羽沒有休假、就不能一起去了。」

 

「今年有一個下午的休假,我要好好休息。只要在附近逛逛而已。」羽芽說

 

「不會是已經有約了吧~」紊子用懷疑的眼光審視著友人

 

「沒~有。從過年一直工作到現在都沒有休息過、我要好好休息。睡飽了之後再去看櫻花。」

 

「會變肥喔。」

 

蒼羽震了一下「一個下午而已,才、才不會呢。」

 

 

 

    笑聲漸遠、被熟人埋伏在這裡偷聽的齋藤才漸漸從小巷中探出身影,看了一眼漸遠的身影,帶著一絲淡笑的往反方向走去。

 

 

        >>>>>>>>>>>>>>>

 

        回想前幾天……

 

        「咦??」齋藤這次真的疑惑了

 

        「恩、這是一件大事,就麻煩你了。」從副長一如往常的認真表情嘴中吐出這個任務就是有微妙的違和感

 

 

        恩……放假一天去佔絕佳賞櫻地點是嗎?

 

 

        是誰故意的嗎?怎麼覺得實在太巧了一點呢?齋藤默默的一邊想著一邊例行巡邏著。

 

 

         >>>>>>>>>>>>>>>

 

        一個禮拜的時間匆匆忙忙的過去了,約定好的那天很快的就到了。

 

        「蒼羽、那我今天就休假了喔。」紊子的聲音從紙門之後傳來,雖然是一大清早,蒼羽已經在為開店做準備,細細擦拭每一只只杯子,旁邊還有已經捏好串好的團子山。

 

        「恩、不用顧慮店裡,好好去玩吧。」

 

        「那、那…你覺得我穿這樣子如何?」紙門拉開的聲音,伴隨著穿著新和服的紊子有些扭捏的走了出來

 

        蒼羽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到紊子旁邊環繞了一圈

 

        「恩…」若菜色的底上有許多鮭色、一斤染、紫紅的櫻花飛舞著,好像要掉到了振袖上的水紋上,帶著流蘇的扇子開散在衣擺之間,腰間繫了一海松藍色為底的腰帶,鵝黃色的細線結,背後是打了一個太鼓結。只是不小心垂了幾跟頭髮,蒼羽把她的頭髮半拆下整理了一下之後俐落的盤回剛剛的髮型,將歪掉的髮飾扶正,刷刷刷的把太鼓結拆了,在紊子還沒來的及說什麼之前,迅速打成美麗的花文庫結「這樣就很完美了。」

 

 

        「謝謝。」

 

「不用客氣,給~這是今天定的午餐。齋藤先生一定沒見過像今天這樣的你,快去吧」蒼羽半推著紊子到門外,兩人推推拉拉的,一到門邊,發現齋藤已經在站在那邊不知道等多久了。

 

「阿、不好意思,我擅自就過來了。」齋藤首先跟紊子道歉

 

「不、不會。我才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

 

「……」

 

「你、你今天很漂亮。是……是特地……」

 

「真的嗎?謝謝你。」

 

 

 

 

 

「咳、如果不快點去佔賞櫻位置的話,等一下開始就會很多人了喔。」

 

「阿、說的也是,我們走吧,齋藤先生。我先走了喔、蒼羽。下午好好休息。」

 

「恩、路上小心。」蒼羽揮手道別

 

真是的……搞不懂這兩個人在做什麼(“要放閃光不要在我面前放拉”),蒼羽這樣心中默默想著。

 

>>>>>>>>>>>>>>>>>>>>>>>>>>>>>>>>>>>>>>>>>>>

        真是一個優靜又沒啥人的賞櫻地點……

 

 

        只有一些人前往參拜的偏遠小小神社。

 

        不過櫻花卻很燦爛,飛舞在視線當中,時而一片一片,時而一朵一朵。淡淡的香氣撲向自己,嘩啦嘩啦遙遠的淡淡的小溪流水聲不絕於耳,不可思議的讓人思緒清醒。紊子雖然已經看過了很多次的櫻花,但沒有像這次一樣看見過這麼美的畫面。

 

忙著將大塊的布安置在泥土上,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聽見紊子的聲音而抬頭,看見紊子入迷的站著看櫻花飄落,櫻花飄落在她的身邊。起身走到她的後方,齋藤很猶豫到底要不要把停歇在她肩頭上、花紋庫結上的花瓣拍掉…總覺得這樣也很美,而且會打擾到她看花的吧。

 

        「阿、齋藤先生,抱歉…我太入迷了。我也來幫忙……」

 

        「沒關係的。沒什麼太多東西需要事先佈置的。」

 

        「這樣阿……這裡真的好美阿,雖然也到京裡一段時間了,不過我卻從來沒有發現過這裡。」

 

        齋藤笑了「因為這裡正常人根本不會過來的阿。不是什麼有名的小神社、沒有多少櫻花樹卻每棵都是老樹、我也是之前在找一個安靜的練劍地點的時候無意間找到的。新選組的大家後來也都頗喜歡這個地方的,來這邊賞櫻就變成一年度或是兩年度的大事了。」

 

        「一年度或是兩年度?

 

    「阿…三年度也是有可能的也說不定。你也知道我家那個副長的。」

 

    「說的也是。」紊子笑了

 

     看到紊子笑了,齋藤也覺得可以開懷的笑了出來,不像平常連笑都是死抓著一點緊繃的戒備狀態。

 

        「那、我來泡茶吧。」

 

        「恩。」

 

 

 

 

        春天的風一陣吹來,仍然有些涼意。走到這邊有一段路,剛換了春裝的和服,有些微濕,一吹到冷風,就有點冷了。

 

        「咳咳」

 

        「妳…感冒了?哪裡不舒服嗎?」齋藤慌張的詢問,不知所措

 

        「沒有阿。只是風有點涼。」

 

        齋藤心裡碎念自己,紊子又不是習武之人,走了這麼長一段路之後吹到風,想必是不舒服的。當初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呢?阿、還好身上一直帶了這個。齋藤毫不猶豫的一把把自己的純白圍巾拉下,順著手勢甩到紊子的脖子上,繞了兩圈。因為有點寬,所以都快變半披肩了。

 

「別感冒了。抱歉、來這邊之前我沒想到,春天的風還是冷的。」帶著抱歉的語氣,齋藤露出了非常抱歉的表情。

 

「阿…我、我才沒有這麼孱弱呢。」雖然這樣說著,紊子還是拉著白色披巾的一角,還溫溫的。

 

「雖然很突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用我的圍巾吧。阿、可是讓你用我用過的……」

 

「還好有這一條圍巾呢。謝謝你。」紊子更是死緊緊的抓著白色披巾,像是怕被拿回去一樣,(下意識的動作確實傳達了我死也不還你了的心情)

 

「你真的沒事嗎?臉都紅了。」齋藤雖然很想伸手摸摸看他的額頭看確定一下是不是在發燒什麼的,但是又因為害羞,手遲遲頓在半空中

 

「我、我真的沒事啦。」

 

 

       

又是一陣風來了,這一次卻一點也不感到涼冷。齋藤先生的圍巾真的很好。隨著風,又有花隨風飄落,緩緩的翻轉下降,淡淡的櫻色弧線畫過兩人,剛好落在齋藤拿起的綠茶上,綠茶色與櫻色、配合的剛剛好。

 

齋藤看了一眼一笑之後就準備要喝了

 

「阿、齋藤好幸運喔。」紊子直勾勾的看著幸運齋藤

 

齋藤愣了一下,將杯子放到地上,推向紊子

 

「你喝吧。」

 

紊子承接過來,用茶道的方式正式的將杯子轉了一下,直到正面的花樣朝著齋藤。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然後慎重的喝了一小口。放下杯子,推回給齋藤。

 

「一起分享今年的好運吧。」

 

 

 

 

兩人說說笑笑的等待著新選組的其他人到來。雖然說,紊子默默的祈禱著他們晚一點到吧。

 

 

 

        說著說著,連齋藤也沒有顧慮到自己並沒有很正式的坐著,而是像再屯所內一樣隨意倚著什麼坐著,只是在這邊他倚著一顆大櫻花樹。

 

        「有點太慢了……」已經過了午時,卻不見其他人新選組的人影,齋藤有些微微的擔心了起來

 

「真的呢…這樣子、蒼羽準備的午餐……咦?

 

「怎麼了?」原本望像門口的齋藤緊張的轉過頭來

 

「不、沒事……只是,蒼羽怎麼會只有準備這麼少?而且,我只有說需要團子阿……怎麼會連飯菜的出來了呢?看起來…兩人份左右?

 

「這裡有字條」眼尖的齋藤抽起了一張夾在格層裡的字條

 

上面用清楚的、土方的字寫到「今天你就休假一天吧。什麼賞櫻的明年我們再去就好。」

 

「咦?」所以他真的被暗算掉了,而且應該不只被一個人給暗算。他們不會現在在某個角落看好戲吧?不、土方不可能放人出來悠哉看戲,而且也沒有感覺到他們的氣息。

 

「齋藤你還好吧,上面寫了什麼?

 

「沒、沒什麼。」齋藤急忙把字條藏到身後,瞎編了一個理由「抱歉、我好像記錯他們的賞櫻地點跟時間了。」

 

「蛤?

 

「咳、咳,總之,他們下午應該也是還不會過來的。很抱歉讓你跟我一起等……。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是說如果喔,你願意跟我一起賞一下櫻花嗎?

 

        「你在說什麼阿,我不是從剛剛就跟你一起賞櫻花到現在了嗎?我今天放假的。你忘拉」紊子笑著回答

 

        「阿、阿說的也是。」忽然驚覺一直處於兩人空間的齋藤別過微紅的臉,低頭準備茶水。

 

 

        櫻花隨風飄蕩在兩人之間。

 

        今天的齋藤,總算擺脫刀控的影子了呢。

 

        咦、那…那該聊些什麼好呢?糟糕…忘記準備一些話題了。紊子開始緊張了起來。

 

        正覺得應該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齋藤低沉穩重的聲音悠悠有節奏的傳來,他依然看著遠方的天空,像是不在意的唱起

 

                「春天到來櫻花開散,小孩嬉戲在青綠的草地;

夏天交替蟬聲起伏,赤腳走過清澈青山水地;

秋天來臨豐慶聲起,攜手望月詠出感謝之歌;

冬天寒封萬物沉睡,等待雪落冰風記起殘酷;

吾等於此吟唱祝福之詩,願祝福之意傳達彼方之心。」

 

 

這……這是……雖然節奏有一些不一樣,但確實是紊子家鄉的祈願之歌,希望可以平安度過一年、並且享受四季所給予的一切。但是……怎麼會?

 

「我不知道六月的時候,能不能請到休假。所以…我想,就趁現在唱吧。唱的不好…還請……」

 

「不、你唱的真的非常的好」紊子强忍著眼淚

 

「害你想家了嗎?對不起、我沒有顧慮到……」

 

「……不是。我只是覺得非常非常的感動。謝謝你。」沒有想到在離家不知幾里的地方,仍然有一個人會為了他特地去打聽這種地味民謠,還很勉强的唱……這麼關心這麼祝福他。怎麼看都是身為新選組的他比較需要這種祝福吧。

 

「如果開心的話,應該要笑的喔。」齋藤漾起前所未見的溫柔笑容,拿起刀就鐵石心腸的他,也很驚訝他自己竟然也有會這樣打從心底溫暖、真心想要笑的時候。

 

「恩、說的也是。」

 

「不好意思,原本是想等到你生日的時候再……哎、現在我也沒有準備好禮物……」

 

「禮物?

 

「提早很多的生日禮物,或是賞櫻禮物。」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的圍巾可以跟你交換嗎?我也有一條白色的…」

 

「恩、好阿。」

 

 

>>>>>>>>>>>>>>>>>>>>>>>>>>>>>>>>>>>>>>

       

 

小小神社的外圍,有一點接近主要街道的地方,小巷中傳來不友善的細語。

 

        「聽說剛剛小七看到心選組那個左撇子的跟一個女孩子走進去那個神社耶」

 

        「哼哼、終於到我們可以復仇的時候了嗎?

 

        「哈~~

 

        「你是在打什麼哈欠阿?我們是在講復仇大事耶」

 

        「我知道阿……只是今天好像真的好睏喔,一定是因為櫻花把精神都吸走了吧。」

 

     奇怪的是,人接二連三的就這樣熟睡在小巷子內。

 

        有個身影坐在屋簷上兩手稱著頭看著人一個個倒下「恩~這樣才乖阿。沒聽過打擾情侶是會被豬踢的嗎?

 

        那個身影看到完事之後俐落的到另一邊跳下屋頂,沒事般的走回大道。然後就看到一些新選組的人三三兩兩加強巡邏中。

「恩…看來不只是會被豬踢,還會被宰到沒命阿。」他們一群人為了保住小小神社裡兩人空間一天內的安寧,讓齋藤可以完全放輕鬆,今天的工作量可視倍增呢。

 

 

        「晴月小姐,請問今天團子店已經休息了嗎?」蒼老的聲音問道

 

        「阿、佐藤奶奶阿,我帶了一點出來喔。要一起吃嗎?

 

        「阿~太好了,那我來泡春茶給你喝吧。」

       

 

 

 

櫻花飛散,春城圍繞。笑與淚交織著希望,陣陣風吹向遠方、吹向未來。

 

不知散花落地之刻,是在哪安歇?

 

 

 

---END----

 

 

--------------------------------------------------------------------------------------------

先讓我吐血倒下吧...又再度暴走了。還在期中考中勒...(遠目)

咦、瓶子你說我怎麼把你的嫁給別人了?びん的漢字叫出來你就知道了(笑)

一定要在你換嫁之前打完送你XD

不過經過今天的圍巾事件之後,我原本猶豫了...也許拖到6月給也是沒問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