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篇>

新選組,在此時的世井間是一個人聞人厭的一個名稱。血氣方剛抱有理想,但在外人看來不過是他們選定了一個自以為是的正義,然後用極端的手段企圖實行這個正義,那一份熱血之心,現在被眾人所懼怕、輕視,卻是他們的生存之道。。是不是這樣並沒有人知道,也許在起身揮刀之時,他們找到了追求的東西,也許在抵擋之時,他們看見了想保護的東西。這是一個混亂無章的年代,交織著各種利益、善惡的一個古都裡的人交織成的故事。不知道他們能不能一直保持的初衷,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選對了初衷…

 

秋天的京都,染上了不少紅色與金黃色的空氣特別清晰。雖然說政局動盪不安,街頭的賣報小童拿著的報紙也是一次比一次看了不安,但季節仍然在變、日子還是要過的。如果不去特別注意的話,那不安只是空氣中的小小滯留悶熱煩躁的氣團,其實影響不大的吧。在這一個安靜的一區中生活的人家,都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因為這裡並不是最中心的主要幹道,而是分支,但是也不是最窮亂的小巷,他們像是京都裡的一塊小小自治區,因為團結合作中又有自掃門前雪,所以已經算是最安寧的一區了。

 

「請給我一份芝麻的團子。」小孩子的聲音隨他們的身影衝進店裡。

 

「我也要」「我也要」的聲音此起彼落。

 

哎呀,塾的老師今天也很準時下課了阿。

 

「好、好,乖乖坐著等喔~來、先喝杯茶。」侍茶女子親切的說

 

「我要麥茶」「我要綠茶」「我要冰冰的」「我要上次那個」……聲音再度此起彼落吵鬧不休,小孩子的元氣,總是一下子就讓店裡熱鬧起來。其他熟客也問著小孩子今天學了什麼阿、溪裡抓到什麼魚拉之類的話題。兩個侍茶女子笑著位小小客人準備起茶水跟團子。

 

過了一下子,蒼羽拿著深綠色的不規則型大盤子走來,各種口味的團子串排成美麗的楓葉型,漂亮的呈現在上面。紊子則是拿了幾種飲料和各個小顧客最愛的可愛杯子過來。

 

「阿~蜂蜜茶」「阿~楓葉」「捨不得吃拉」「紀、你怎麼先拿了,團子楓葉沒了拉」「要先喝茶拉」「要先吃團子拉」「我要那一串」「那是本大爺我的」「今天沒有粉紅色的那個嗎」呱拉呱拉的吵的非常愉快,店裡的笑聲也此起彼落,有時候也會出現互相餵食的溫馨畫面。(如果跳過那是針對某一個特製團子,吃到的人是因為玩遊戲最輸的話,那互相餵食真的很溫馨。)

 

角落的客人,原本是喝茶喝到睡著或是閉目養神的樣子,被小孩子的聲音吵的都醒過來了。但是不論是誰聽到這種噪音的內容之後,都會會心一笑的吧。

 

淡淡的勾起了笑,那是他從來不知道的京的一個小小角落,一群人每天的生活。跟自己的生活差太多了,有點理解不能,有些刺目,但是他發現雖然沒有參與其中,但是光是在這個角落喝茶看著,就感覺足夠了。安心的感覺。

 

「客人,不好意思。小孩子把您吵醒了嗎?我幫您換杯茶吧,這杯已經冷了。」紊子主動接近這個常常來店裡的角落喝茶吃特濃抹茶口味團子、不沾醬油的劍客或是浪人。雖然大家都說接近身上有刀的人有一定程度的危險,但是這個人的心一定很溫柔,你看,他的刀還是放右腰際的呢,一定只是護身用,不是那麼危險的人的啦。進來店裡的時候總是冷著一張臉,卻總是放任小孩子吵鬧在一旁微微笑著看。以為沒有在看任何人,但卻觀察入微、心地好的要死。連小孩子進門蹦蹦跳跳差點摔倒、或是杯子差點打破,有好幾次都是他救過來的。

 

…海藍色的眼睛盯著眼前難得有一個完全不怕他,笑著直視他的女子。也對、他現在沒有穿著新選組的衣服,沒有正面見過他出動時的人們,怎麼會知道他的樣子,知道要害怕他呢?齋藤一口把冷了的茶喝了,不浪費一點食物,是被訓練出的好習慣

 

「麻煩你了。謝謝。」齋藤遞出了他的茶杯,不過卻因為冷的茶喝太快了,肚子瞬間有一點不舒服。

 

紊子接過來,茶杯的外壁因為被握著很久,所以溫溫的。看到他的表情有了微妙的變化,立刻轉身加快腳步去沖了一杯新的熱茶給他。

 

比平常的速度還快了兩三倍,一杯茶又回到了他的眼前。

「謝謝。」喝了一口之後,真的有比較好一些。

 

「不會。」

 

在小孩子的歡笑禧鬧聲中,楓葉隨風落下了一片,但是,人們總是會期待著,下一片楓葉,下一個季節。季節是不會停歇的,每個人都是這樣相信著。

 

>>>>>>>>>>>>>>>>>>>>>>>>>>>>>>>>>>>>>>>>>>>>>>>>>>>>>

 

如果說可以不看報紙就這樣安心的過日子下去,那這其實是很好很好的日子。紊子跟蒼羽是從別的小一點的城鎮來到京裡工作,京裡有很多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東西。可惜他們碰上了這個年代,所以並不能好好的自由觀光。連當初要找工作的時候,都是因為他們會一點醫術跟抓藥所以才得到初步的信賴。「女孩子家要在這裡生活…不、應該說是人想在這裡生活,就要有會逃還有被宰了還暫時爬的起來求援的基本技能」這是當初老闆說過的話。

 

「最進不大安寧呢…」老闆站在店門口看著高高的天空這麼說

 

一張報紙單薄的隨風而起,飄向遠方。不安寧的地域圈子,漸漸的靠近這一區了。也常常有耳聞有別家被搶劫之類的事。

 

「旦那……有時間感傷,你不如給我進來弄麵團!」老闆娘出動了。

 

因為人們很討厭在團子店討論政局不安,也許這是一種逃避也說不定。但是只要充耳不聞的話,也許也會多多少少有一點安心感也說不定。連在吃團子的時候都要被鬱悶的氣氛的圍著,那是多麼不舒服的阿。所以當賣報小童闖進來被全體圍瞪,派出代表(看似壯漢的老闆)把小童給拎出店門外之後,老闆自己連嘆氣都是跑到外面嘆氣。

 

「大家注意、我們最近會調整成早一點打烊喔。」老闆一踏進來就是雙手叉腰說了這宣言。

 

「咦?」坐在齋藤旁邊的紊子嚇到了。

 

「恩、這是個不錯的決定。」一樣沒有開口說什麼話的齋藤竟然會自動發表評言。

 

?

 

「最近真的很不安寧,如果要出門的話還請多加小心,最好要結伴同行。ㄜ、該怎麼稱呼你呢?」順口問出來心底的疑問之後,齋藤才發現他可能做了很失禮的事情

 

「紊子,藤岡紊子。你呢?

 

「齋藤 一。……請多多指教」還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紊子笑了,怎麼會有人這麼認真到可愛的呢?「請多多指教。」

>>>>>>>>>>>>>>>>>>>>>>>>>>>>>>>>>>>>>>>>>>>>>>>>>>>>>>>

那是一個很不安靜的晚上。

 

一開始,以為只是一兩個小偷經過後發現除了團子還是團子所以走了吧,有一些噪音也沒有多去在意。直接開放一樓給人家當過路走廊也無所謂,因為除了團子還真的是只有麵粉。原本在二樓的所有團子店工作人員,包括老闆跟老闆娘都不在意的繼續睡覺。

 

侵入一樓的人發現除了生團子之外就是麵粉之後,開始了他們的工作,把這邊當作暫時的避難所。所以安靜了下來。

 

一段時間的安靜之後,小葵發現樓上沒水了,想說樓下應該已經安全了,就跟蒼羽還有紊子輕輕的說了一聲她要下去拿開水喝一口,昏昏沉沉中她們也沒想太多,畢竟工作了一天之後是真的會很想睡。小葵從屋後的樓梯下樓繞到廚房,廚房的後門並沒有關……

 

長長的夜,紅色的殘月在空中看著。

 

一切發生的很突然,小葵下去廚房之後沒多久,乒乒砰砰的聲音開始不斷出現,一開始不以為意,但是後來竟然出現了人的叫喊聲還有金屬相撞的聲音。第一次看到有活生生的人在面前一個個倒下來,失去活力、也許再過一下子就會失去生命。紊子和蒼羽都嚇的全身都在發抖、發不出聲音。就算…那是一個不認識的人。

 

     只是出來看看情況的紊子和蒼羽,一開門就嚇傻了。刷的關上身後的紙門,不讓裡面團子店一家人的小孩們看到這血腥的畫面。

 

        「老闆、老板娘…」聲音像蚊子一樣的大聲。她們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辦。

    「雖然是不知道怎麼了,但是這裡不能久留。我們從這個房間離開、從屋頂。快進來……」

 

又有更多服裝不整的浪人擁上樓梯,站在最接近樓梯的門的蒼羽和紊子覺得她們應該要守著紙門,雖然不是很具體的知道該怎麼阻止他們。蒼羽和紊子開始在團子店一家人持續爬到屋頂的時候,開始對著樓梯丟棉被跟枕頭,丟完了就丟一些麵粉袋阿箱子之類的。最後,都丟完了,只好拿了房間裡年代很久的桿麵棍。

 

「請不要再過來了,我們都只是這家團子店好心收留的侍茶小生。並不是你們會想要趕盡殺絕的人。」紊子和蒼羽站在一道紙門前,拿著菜刀跟桿麵棍,威脅著想要前進的、拿著武士刀的人,有些人有穿隊服,有些人沒有,看起來在混戰。那個誠字在她們的眼中,跟殺字沒有兩樣。

 

「我們是新選組,要查有沒有叛亂份子,如果繼續阻擋我們,就視同叛亂。」一個穿著制服的人在樓梯中段對著樓梯上的人,也許還有她們兩個這樣喊話。

 

「團子也會叛變嗎?」一個悠閒的聲音從樓梯下隨腳步聲傳來

 

這時有一個鮮血淋淋的人沖了出來撲向穿著制服的人,被悠哉聲音的人一刀劈去旁邊。

 

紊子跟蒼羽覺得有些暈,畢竟一生中要一口氣無預警看到這麼多血也是太過難得的經驗了。

 

蒼羽閉了一下眼睛讓思考重整,她們需要的是離開的時間。「團子是拿來吃的,你們都是來搶團子吃的嗎?樓下可能還有剩下一些生的吧,自己拿回去烤還吃,就不收錢了。請回吧。我們討厭見血的畫面。」蒼羽一邊輕輕往後推紊子、一邊對已經臉色蒼白的紊子說「紊子,你比較怕血,不要看了,先退進去吧,然後幫我拿一點藥給我之後先走,我拖一點時間。耍嘴皮子的話還可以拖一下,也說不定可以順利放藥,我再從後面的樓梯……」

 

「咦?剛剛這個笨蛋說的話沒聽到嗎?要查的話,一個人都不能走喔。」那個悠哉的人帶著令人畏懼的殺氣看著她們的方向。

 

動彈不得,就像被蛇盯著一樣。

 

一個浪人也許早已在二樓,往蒼羽跟紊子的方向持刀衝過去,蒼羽跟紊子閃過第一擊之後,協力用桿麵棍往那個人的肚子攻擊。然後那個人就被轟出去了…她們一點概念都沒有,早在她們出房門之前,二樓早就有一堆浪人了,只是他們因為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集合,沒有要殺額外的人的打算,所以一直很安靜。但是…情況失控之後,屋子的原住戶一出現,就會被兩邊的人都誤以為是敵人。兩人的後面也有……已經是見人就砍的浪人。

 

「紊子!

 

一個熟悉的聲音、但這聲音從來沒有這麼焦急過,這個聲音,她只聽過溫柔而低沉的這個聲音,衝上樓梯,轟走了一個往女孩子攻擊的浪士

「……齋藤……」

淺蔥色的羽織上有一個誠字,舞動在眼前,還有一些血色沾在上面。在一片混亂的夜晚,充滿了血味的…應該要充滿歡笑聲的團子屋。

 

「你沒事吧?」齋藤右手抓著紊子的手臂,左看右看的看有沒有什麼血跡或是傷口。

紊子一愣一愣的搖著頭。該說是還好是他來呢?還是其實不希望他身上披著這一件羽織…但紊子覺得,也許可以放心了。那一個會在團子屋裡溫柔傻笑的、被她誤以為是虛張聲勢的武士先生。跟眼前的人,是同一個人。可以放心了吧。會沒事的對吧。

 

「你受傷了嗎?有血……」

 

一聲響亮的口哨聲傳來,一直很悠哉的人扛著他的武士刀邪笑著調侃同是新選組的人「一君的心阿、原來還有一部分在這邊。我還以為都在武士刀上了。原來如此阿原來如此。」

 

「那邊的,你不是要團子?快去拿一拿走人吧。本店的招牌依據這位靜默武士指名是抹茶。」蒼羽一點都沒有笑的這樣說,雖然也許對方已經不會把他們當作敵人了,但是還是很危險,本能的就會這樣覺得。紊子旁邊出現齋藤之後,她還是覺得悠哉的那一個往這邊散出的殺氣還是沒有減少。

 

「總司,他們是這間屋子的住戶,我想是跟那堆人沒有關係的。我先去找他們、確定他們平安無事。順便清除一下二樓的餘黨。」

 

「我是無所謂、那我就負責一樓了。」

 

一聲尖叫又拉起警戒。但那對蒼羽和紊子來說是熟悉的聲音。

 

「小葵!」去廚房的小葵阿!

 

「我去找小葵,齋藤先生、紊子跟老闆一家人就麻煩你了。」

 

「喂、那邊還很……」

危險的說。

 

蒼羽已經跑掉了。

因為小葵,是蒼羽來到京都之後、親切的介紹給她工作還有導覽的人。

 

「總司、麻煩你了。」

「…你去拜託別人吧、我是負責前面那一區的耶,去叫副長拉。」

 

進到二樓的房間,

 

>>>>>>>>>>>>>>>>>>>>>>>>>>>>>>>>

土方看見這邊還有很多人,奇怪了,這裡是團子店耶,為什麼會在這種一點前科也沒有的地區忽然聚集這麼多人呢?怎麼看都很普通的店其實是龍潭虎穴嗎?

 

「副長、那邊好像還有人在抵抗。」

 

順著部下的語氣,銳利的雙眼移向那個方向。眼前,只不過是一個是侍茶女子。之前有到跟著齋藤到這家店吃過團子一次所以他知道,那是一個笑容太多的女孩子。沒想到連她都有涉入其中嗎?這時代,真的是已經人心不叵了。

 

一個部下一刀想要先嚇嚇這個女孩,要她屈服說些什麼線索出來,沒想到已經跌倒在地的女孩順手從剛剛被砍倒的武士腰間反手拔出武士刀,硬是要擋下他的刀。看的出來,一點刀術基礎都沒有,頂多拿過菜刀。其實只要再加大一點力氣,這個女孩子輕而易舉的就會倒下,永遠不再抵抗了。但是、這應該不是他們的理想吧。如果最後是一堆已經沒有生氣的人在這個京,那他們拼死爭取的,是為了什麼呢?

 

「請不要傷害我們的……第二個家人。」我不會讓你們再讓前進一步。

「就憑你?

「對、就憑我,一個無名小足的小小守護也不行嗎?。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趕盡殺絕無辜的人?為什麼不先看清楚你們刀下殺的是誰?又是抱著什麼遺憾死去的?一個晚上裡店裡只是被洗劫幾次就算了,反正你們也搶不了太多的錢…可是…小葵、小葵不過是剛好要去廚房拿杯水喝,為什麼就被殺了?小葵下個月就要結婚了阿。我管你要支持哪一個藩,這裡是團子店、一個小小的、一個只希望可以帶給人笑聲跟休息的團子店,這樣子的小小夢想,告訴我哪裡跟你們的大義衝突了,告訴我錯在哪裡、哪裡罪該萬死了阿?」拿著武士刀的手,好沉重,又因為不住的發抖好難控制,眼淚不由自主的不斷流下,為了小葵,也許還有因為恐懼。

 

「你這女人--」那個部下很衝動的要砍下去

土方拿刀鞘狠狠的敲了那個部下的頭。

「副長」

「我們洗劫了人家的店?不大對吧。」

「副長、你說過要懷疑辯詞的吧……」

「要正當懷疑才可以。我沒說過可以無限制的濫殺。你拿著刀就沒有理智判斷力了嗎?這次說情報無誤的人,回頭找我坐坐。」

「……是。」

 

 

「放下不屬於你的武士刀吧。已經沒事了……」土方看著女孩子的手隨著他的語句,漸漸鬆開武士刀。

 

 金屬掉落地面的聲音異常刺耳,伴隨著一滴滴的淚水,落在吸收了不少血的土地上。武士的旁邊,橫躺著女子的友人,說是下個月要結婚了的小葵吧。女子雖然還在發抖,卻一點一點的挨近小葵,伸出手探查她的脈搏,忽然抬起頭來不再發抖,拿起應該是一直都有放在身上的素白大手巾,將友人的傷處仔細包紮起來。

 

「小葵、小葵…醒醒阿。不要睡下去,回來這個世界。你已經要跟山齊結婚了你記得嗎?不要睡了、睜開眼睛。你不是說過要開團子二店嗎?說要開發很多不同種的蔬菜口味的阿……」

 

女子脫下自己的唯一外掛披在小葵身上,應該是要抑制失溫。從衣服裡拿出藥,淡淡的藥香,讓下風處的土方一下子就聞出來那是止血的藥方。雖然有藥、卻沒有水…女子環顧這個鬧哄哄的廚房後院,目光尋找誰能騰出手幫她拿來一點水。

 

咚的水井的水桶出現在女子的身旁,水還搖晃著滿溢了出來。一雙大手幫她扶住小葵的身子「快餵她吃下去吧。」土方幫著她,雖然他現在應該要很忙的指揮現場,但是他蹲下來幫忙了,也一起為了不認識的人在心中祈禱。

 

一點一點的讓藥進入友人口中,另一隻手沒閒著的在傷處加壓抑制出血。餵完藥之後,又從身上拿出了一些銀針,土方一看到以為果然是錯過了該殺的嗎的時候,她只是很專心的在友人一些地方挿上銀針,出血的情況漸漸好轉,接著又轉差其他的地方,直到名為小葵的人漸漸的臉上恢復血色。

 

鬆了一口氣般的嘆氣,想伸手照料就倒在旁邊應該是傷了小葵的武士,不過對方已經斷氣了。女子輕輕的說了一聲「對不起、沒能來的及。請安息吧。」

 

然後淡淡的跟土方說「謝謝你的幫助。」扯出了一個有些生硬的笑容後,就又起身迷走在熟悉的團子店裡店外,查看著是不是還有可能救治的人。

 

這個女子跟齋藤旁邊也有一個女子也是在盡全力救人。不管是團子店的人、來搶劫他們的人、還是半路殺進來的新選組的隊員。

 

女子沒有笑容的目送他們離開。沒有表情的臉,判斷不出是不是已經帶有恨意。

 

>>>>>>>>>>>>>>>>>>>>>>>>>>>>>>>>>>>>>>>>>>>>>>>>>>>>>

 

這是他們的工作、他們追求著理想的夜晚。不是噬血、而是怕錯過了一絲有惡意的起義機會,就算錯殺也要斬草除根的想法,趕著時間清除可能的禍根的時候就沒有時間好好調查太多、太深入。雖然他們也有是先做過很多追蹤,但像這樣對方直接闖入忽然某一家小店,隨後追著他們的新選組毫不猶豫的殺進去,造成的傷害,他們一直以來都是…有一點點道歉了事。

 

後來土方與齋藤、沖田一同再次去了那家團子店要正式致歉。一進店裡,他們的隊服就足以讓全店瞬間鴉雀無聲了。

 

「數日前多賴新選組的各位幫助將打劫店裡的人打跑,老闆說要特別招待諸位到裡面坐坐,吃一點本店最暢銷的團子。不知幾位目前有空嗎?」那日全力醫治友人的女子,淡笑著。

 

土方只是點了點頭。

 

「真的嗎?打跑強盜?」之類的疑問在他們走經過桌與桌之間時輕聲飄蕩著。

 

那個女子,為什麼要說謊呢?

 

她領著路,不過是拉開一到紙門,就到了特別招待的隔間。說是特別招待到裡面,其實就是進到了團子店內部的客廳吧。角落還有不少書籍、玩具堆疊著。幾件小孩的羽織在地上,很有人在這邊生活的感覺。

 

    「新選組的各位今天到這裡有事嗎?」老板一坐下來之後,就很直接的問了,沒有太友善。

 

果然剛剛的女子說那番話只是要把他們先引開店面

 

「是這樣的,關於前幾日……」

 

「各位把搶匪打跑,也保護了我們,我心中十分感謝。」老板嘆氣著說著感謝的話

 

「不、沒有事先調查好可能會被波及的店家,是我們的失誤。實在是十分抱歉。」

 

「恩~堂堂傳說中的新選組…果然還是有點禮貌還有點講理的阿。」

 

「蒼羽、噓、這樣太危險了拉。」老板拉了拉蒼羽的袖子警告她,事件發生之後,老闆才去好好打聽什麼新選組是什麼恐怖的東西,聽來的傳言都很不好。

 

「不、沒關係的。」土方淡然的說

 

「沒錯喔、堂堂的新選組也是人。總是還要顧慮一點講理的。畢竟人都殺光了之後,我們還有什麼正義要實行阿,對吧,勇敢的女孩。」那天很悠閒的人這樣說

 

「咳咳,那天晚上真的非常失禮。店裡的損失請由我方來賠償。」土方低頭道歉,順便試著把話題拉回正道,雖然一但說出這句話,隊裡的支出說不定又要增加了。

 

「賠償?不用拉…剛好一些老門窗阿什麼的也該換了,不用太介意。而且那天的死傷其實也不多。」老板這樣爽朗的說,也許是被他們的態度有感動到吧。但是該說的是,只要別再來鬧就好。

 

「咦?」土方跟沖田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臉

 

「哎…你們都不知道嗎?你們傷到的幾乎都是這條街上的平民喔。他們都是我們這一區的社區內巡邏、聽到我這邊有聲響之後來看一眼的拉。你們要追的人,大概早就搶完錢走人了。我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會有人在我家遊蕩、或是他們有啥鬼企圖拉陰謀拉,大概是你們在追的吧,你們也許會知道,但我並不清楚。所以你們是真的把強盜打跑了,只是多打到了不少路人。剛剛進門的時候被瞪了吧~哈哈哈」老板講到最後竟然笑起來了…

 

「……」只有齋藤假裝沒事般的喝了一口茶掩飾尷尬,他早在前幾天就聽過內幕了。

 

「蒼羽跟紊子把這條街的人、至少一條小命都救回來了。」

 

「那、那名叫小葵的女子……」土方不自覺的問出口

 

「阿、各位掛心她嗎?剛剛各位一進門之後,在櫃檯的就是小葵喔。已經沒事了,所以新選組的各位也不必多掛心。啊、如果各位真的有心補償的話,聽蒼與跟紊子說你們也很常過來吃對吧,那就幫我們家試吃團子吧。」

 

「老闆你的團子還是老闆娘的?」紊子跟蒼羽擔心的問

 

「小ㄚ頭你們說什麼,我每次新作的團子你們都不肯吃,都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吃。當然是我的先試吃了阿」

 

這家團子店是好很吃沒錯,但是聽到這麼微妙的補償方法,心頭還真不免一震,到底…平常吃到那個好吃的團子……是誰做出來的呢?老闆的團子又是什麼團子呢?

 

「這家團子店這麼好吃,能吃到新作當然是光榮之至…?」蒼羽跟紊子雙雙在桌面下把一兩包胃藥不動聲色的推給新選組的三人。他們沒有低頭,只是用眼角餘光或是觸感得知那是藥包。

 

「蒼羽、紊子去把我的新作拿過來吧。今天剛好有做呢。」

 

>>>>>>>>>>>>>>>>>

(「那個紫色的東西真的是團子嗎?)這是他們心中的共同感想

 

「吃吧吃吧、還有很多喔。」

 

「謝謝老闆。我們不會辜負您的用心的。」土方這樣首先道謝

 

「哈哈、有空常來坐吧。我先去忙了。」老板笑著揮手走去廚房

 

「土方先生真是擅長社交呢。」沖田這樣消遣著他家副長

 

「……」土方則是拿起一串團子像是下了什麼決心的一口吃下去。……紫色的團子咬下去有絲瓜的味道……一定是錯覺、錯覺。

蒼羽在一邊擔心的遞上一杯飄散著淡淡花香的茶。

 

「謝謝。那天很抱歉……」

 

「不、還好。」

 

另一邊的齋藤跟紊子則是悄聲的交談著。齋藤難得的笑著說話,而且不是帶著殺氣的笑著。

 

「副長跟齋藤真糟糕、這麼快就有追求者拉,把我這個同行的當什麼東西拉?」總司一邊說一邊把團子洩憤般的吃掉一串,然後臉色微微轉變

 

「總司!

 

蒼羽跟紊子燦笑著起身走到總司身邊遞上一杯一樣飄著花香的茶,然後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土方跟齋藤的各一串團子移到總司的盤子裡,就在總司終於吃到剩一串團子的時候,盤子內的數量又回到剛端出來的時候的樣子。他喝了一口茶,剛入口就可以感覺的到茶跟團子餘味行成一股恐怖的組合。

 

「哇~~~~~~這是什麼鬼阿?

 

 

 

 

>>>>>>>>>>>>>>>>>>>>>>>>>>>>>>>>>>>>>

「今天打擾了。」土方這樣說「我看下一次還是不要穿這樣來比較好。」

 

「是這樣沒錯喔。有時候想要逃避工作的時候,記得來這裡一趟喔。記得這家店的客人們喜歡的氣氛,也許你就會更清楚新選組到底在追求什麼吧。」蒼羽淡淡的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