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個注意事項

1.崩壞有
2.石田散藥有
3.芭樂有,而且很大
4.....我無言了。

 

繁華的京都,也有梅雨季,到夏日之前的最後轉折。空氣像是凝結了一樣飄著夏季的悶熱感。如果是那個人的話,會怎麼看這個都市裡的四季流轉呢?那一個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帶領了一群人、操勞過度的笨蛋。閉上眼睛,想著想著悶熱的感覺只是更加煩上心頭。

 

今天紊子跟齋藤先生出去了,不知道今天會去哪裡呢?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土方先生了,雖然從紊子跟其他人的口中,有時候也會聽到那位人稱鬼之副長的消息。不過大多是他有多嚴格,或是總司在吐槽他。提到他的時候新選組的其他人都有些無奈的表情呢…那他…自己會覺得如何呢?

 

下午的客人並不多,在難得空蕩蕩的店舖裡,木造的房子裡飄散著一股水氣浸濕年老木頭的氣味,更是覺得莫名感傷,一定是因為是這個時節吧。

 

「幹麻幫一個笨蛋感傷阿」蒼羽嘆了一口氣之後,一股作氣的站起來打算來個掃除。

 

木門喀拉喀拉的被一把大力拉開。一個穿著簡單的深藍色衣服的男子一進門來就面帶殺氣的東張西望。雖然沒有穿著隊服,依然威嚴不減,但今天看起來有一點不同,尤其他東張西望的目光連椅子桌子底下都仔細掃過去了。

 

「歡迎光…臨……你在找什麼走失的貓咪之類的嗎?土方先生」蒼羽失笑的說,這樣子的土方先生真的很像在找走失的貓阿之類的

 

「阿…晴月小姐、抱歉沒有注意到你在、失態了。請問沖田、左之助或是齋藤有來這邊嗎?」土方匆忙的問

 

「沒關係的,沖田跟左之助都沒有過來,齋藤已經出去一段時間了。我想再過一段時間才會再回來也說不定。」

 

「這樣阿…謝謝你。」沒有多說什麼的土方轉身準備要離開

 

阿、那這次也要看著他離開沒有多挽留嗎?

 

「哎呀呀、這不是土方君嗎?很久沒看到你來吃團子了呢。坐吧坐吧、蒼羽阿~快去泡杯茶阿,怎麼呆在那邊呢?」老闆從廚房裡探出頭來挽留住了土方,這次手上的是老闆娘的團子,剛烤好香氣很快的驅散走了一些雨季的多愁善感。

 

「阿、好的,我這就去」蒼羽快步轉身跑開到平日泡茶的角落,熟練的泡起茶來。一定又是在百忙之中跑來一趟的吧,應該很累了。土方喜歡的是濃度中等的綠茶,今天蒼羽也細細的慎重的泡了一壺。雖然這個季節莓果還沒有這麼多,但是有一點可以讓喝的人精神好起來,所以蒼羽加了一點進去,一邊算著浸泡時間、一邊用木杓輕輕的壓著,再把果肉撈起。因為每一次都沒辦法好好的問候他,所以綠茶阿,你要幫我為辛苦維持著很多人武士精神的土方好好打氣喔。一杯也好,要幫總是繃著臉的那個笨蛋打氣阿。

 

「茶好了喔。請用。」

 

「每一次都很好喝呢,晴月小姐,謝謝你。」土方看著每一次都笑著的女孩。以前曾經覺得她的笑容太多、太刺眼,但現在卻覺得不一樣了……

 

「嘖嘖……蒼羽真偏心,每一次都只泡給土方君這種茶。」老闆一口喝完之後瞇起眼一語戳破蒼羽一直很想隱藏的事實

 

「咦?」土方驚訝的看著蒼羽

 

「才、才沒有這回事。」蒼羽結巴著辯解

 

「好啦、我要回去做丸子了,蒼羽你就好好陪土方喝杯茶吧。土方先生應該不趕時間吧?趕時間的話,內人的丸子大多還再準備中,我讓你打包一點我的丸子回去吧。」老闆依然瞇著眼睛問候著…或說盤問著。

 

這是威脅吧、是威脅對吧。這樣土方先生會困擾吧,雖然他可以因此休息一下…。但是這樣不對阿,平常那一個溫和的老闆跑哪裡去了?蒼羽默默的在心中吶喊著但是也不敢開口反抗老闆

 

「還、還好,不是很趕時間。」土方苦笑著說

 

「那就好好喝杯茶再走吧,說不定喝完齋藤或是沖田就會出現了。」蒼羽笑著說一邊坐了下來,以神出鬼沒的沖田來說,或是每一次出去跟回來時間都不一定的那兩個人,說不定是這樣的吧。

 

「恩、謝謝招待。」土方喝了一口茶「所以可以無限續杯了?

 

「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人,可以的喔。」

 

「是因為沒有其他客人阿……」土方有些失落

 

蒼羽趕緊補上幾句「土方先生很少來,所以沒關係的。反正新選組的帳已經記了不少了,上一次通知山南先生的時候他說,主要幹部裡面只有土方先生吃最少,這樣子分帳很麻煩,說請要一次給你高級一點的團子呢。」

 

原來這就是他每一次都可以打包一堆團子回去的原因嗎?這樣想起來的確山南跟其他人有說過叫他常去團子店一點。原來是這個原因嗎?土方無力的稱著額頭

 

「我想他們只是希望你常休息一下吧,把自己繃的這麼緊對身體很不好。就算你有石田散藥。操過頭對下決定時的判斷力也會影響的。」

 

「恩…其實有時候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帶領整個新選組。整個組織現在已經太大了,當初相信的是什麼都快忘記了。回想起來,都是在月光之下出動的記憶。還有…」犧牲的人的臉,像是想起不是很想回想起來的東西,土方閉上眼睛「不過阿,在這裡的話,就可以只想著團子對吧。」

 

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蒼羽玩笑般的說「感謝支持。歡迎隨時光臨。」

 

「好、我會常來的。」土方展開笑

 

這裡是他的秘密基地,如果真的可以有這樣的孩子氣的地方的話。一個不會變化的存在,一個可以安心退下隊服跟副長身分的地方。在這裡表情變的柔和也不會有威嚴不了的後果,在這裡被吐槽也可以更大力的吐槽回去。這裡的人總是可以輕易的看穿他緊繃的表情。每一次走進這裡,他才知道他可以有無奈、生氣、非常生氣、嚴肅、動手的表情之外的表情可以使用。因為他每一次一走進來都會看到那一個笑容過多的晴月,像是在提醒他,他可以笑了。

 

>>>>>>>>>>>>>>>>>>>>>>>>>>>>>>>>>>>>>>>>>>>>>>>>>>>>>>>>>

你可以告訴我嗎?除了守在這家店之外,還可以幫你什麼忙?明明你是在實踐自己的理想,但是你卻沒有笑。總是在笑著自己已經忘記初衷了也說不定,如果要安慰你的話,除了在這裡等、研發不同口味的綠茶之外,還有什麼是我能做到的呢?恩、說不定可以去學劍術好了。不、要練到可以陪他對練可能京都已經早就平靜不知道幾十百年了。

 

今天白天打著傘獨自一人前往新選組的屯所,外送團子跟特製的茶水。看到了,人稱鬼之副長的他,新選組教訓部下時的一面,果然真的兇起來有點恐怖。

 

「那個、我是送團子來……的。」蒼羽站在門口遲遲不敢踏進來,因為有個看起來是新進的組員正在嘗試要挑戰土方,態度很糟,而且人數頗多。

 

「給我等一下再過來。」土方非常兇狠的說,嚇的蒼羽退了一步

 

「哎呀、土方也太粗魯了吧。」沖田從後方出現一把扶住因為拌到門檻而差點往後摔的蒼羽「讓你見笑了,晴月妹妹。團子我拿進去就好,今天裡面不大平靜,改天我在拿盒子去還吧。路上小心、今天就不送了。」

 

連沖田的語氣也是罕見的嚴肅。

 

「那、那就不打擾了。用餐愉快。」嚇傻的蒼羽吐出了不怎麼合場面的話

 

「噗、謝謝你。沒事的。這種情況三天兩頭都在發生。」沖田微微的垂下了眼睛,但是還是殺氣不減。

 

新選組真是個很複雜的地方。

 

還好會來團子店的都是看起來不會把店翻了的幾個。

 

在雨中打著傘走著走著,腳步慢慢的,一邊聽著雨聲,一邊想著接下來下一次要調什麼樣的茶才好。

 

因為雨的聲音很大,所以她沒有發現,後面有人。大口吸進雨水帶來的清涼氣息,她決定還是就這樣在團子店等著吧,現在的她怎麼可能幫的上忙呢?在他需要支持的時候遞上一杯茶,雖然只是一杯茶。

 

新選組內有一派年輕人想出頭,想把以土方為首的人都拉下來。但是每一次挑戰都敗的很慘,聽說土方派的最近很喜歡吃團子。所以剛剛看到有個女孩來訪,沖田還有接近。他們認定這就是他們要洩憤的對象。所以尾隨著她。並不是想要非禮對方,只是,想要威脅對方不賣給土方派高興來源的團子。

 

突進的腳步聲把她一把拖到小巷內,冰冷的雨水無情的打濕了衣服。因為是雨天所以也不能自由使用藥物讓對方倒下,雖然就兩個人,也夠殺她了,蒼羽慌了起來。

 

「團子店的?

「是又如何?

「很好、乖乖的沒有尖叫。來做個商量吧,不要再賣團子給新選組的人…否則……」對方亮出了他的武士刀

原本想說一亮出刀,女孩就會乖乖被嚇到然後不再賣土方派高興來源團子。但是好像不是這個樣子。

「團子店是不會對任何人關上大門的。」雖然很害怕,但是蒼羽還是堅定的說了這句話。

「喂、你是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對方不甘示弱的再次揮幾下武士刀

「因為…團子可是活力來源阿。你們這群混蛋,連小小的團子都不放過嗎?」我是不知道他們其他時間的生活,但是我知道他們在團子店裡的笑,我只知道這樣的土方。蒼羽把藥直接塞進對方嘴裡,一個一下子就倒了,接下來是下一個,在對方還在傻眼的時候,又塞一次藥,但是動作慢了一拍,頭髮一把被抓住,但是她順勢抽起那名武士腰際另一把刀,把好看的馬尾瞬間切了一半掉,右手也因此被畫出了一道深深的傷痕,血瞬間順著傷口流下,融合在雨水中。

 

果然不該綁馬尾的,就算是因為想要追著你。

 

她離開了小巷子,簡單的包了一下傷口,紙傘因為摔在地上,又被踩過已經壞了,只好快步往團子店走回去。

 

「ただい…ま。」一拉開熟悉的紙門,嚇傻了的老闆、老闆娘、紊子跟其他客人的表情是蒼羽最後的印象

 

>>>>>>>>>>>>>>>>>>>>>>>>>>>>>>>>>>>>>>>>>>>>>>>>>>>>>>>>>

明明已經快要接近雨季的尾聲了,下著雨的窗外是清新的空氣,帶著一絲冷冽,他卻莫名的煩躁。寫文書時的字也變醜了……。距離上一次團子來補貨之後也過了幾天了,這邊的存糧又再次見底,昨天雖然想去一趟團子店,但是齋藤已經去過了,還帶了團子回來,只是…表情怪怪的,好像要去殺人的樣子。晚上忽然來他的房間欲言又止…,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放下毛筆,從胸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紫色的御守,上面的結卻是鬆掉的,鈴鐺在拿出來的時候就掉了下來。叮噹的掉在榻榻米上,轉了半圈後歸於沉靜。

 

心中的不安慢慢的擴大。

 

到底是怎麼了……

 

「御守上面的結?很簡單阿,我教你。這可是祝福人的結喔,要好好打才行。」曾經晴月花了一個下午教手拙的他打這種結過。那…可以藉故回去請教一下嗎?不出門一趟總覺得很不安心。

 

「齋藤,有事嗎?可以跟我去一趟團子店嗎?」土方在長廊上找到正在看雨的齋藤

 

齋藤默默抬頭的看了他一眼……

 

「我話先說在前頭,那些人已經有處罰過一次了。然後,先讓我找藉口把紊子出去一趟」不然她現在看到你一定會很想打你。

 

?

 

「還有、副長等一下不要抓狂喔。這裡的屋頂掀起來的話,要維修要花很多錢的。我也修理過一輪了,不過我們都會允許你還是可以再整治一次的。」沖田有點慵懶但是微縕的語氣,也讓土方皺起眉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恩…我阿…前幾天出去的時候剛好看見了這把傘」沖田從一邊拿起那天蒼羽打著的、已經破爛了的傘

 

>>>>>>>>>>>>>>>>>>>>>>>>>>>>>>>>>>>>>>>>>>>>>>>>>>>>>>>>>

躺了到底幾天都已經沒有印象了,只覺得暈暈沉沉的。

 

「呼、終於退燒了。」握著友人微涼的手,紊子放下心中一個大石頭的嘆了一口氣「還說什麼想幫忙呢,你這個笨蛋,簡單受個傷淋個雨就差點掛了之不知道阿,還說什麼不準跟土方先生說。就當作是通知他要他收拾一下幾個存心搞破壞的不就好了嗎?

「紊子…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知道就好。」紊子拍了拍友人的頭,站起身子「好啦,我回去顧店了。」

「恩」蒼羽的聲音還是很小,淡淡的隱沒再雨聲之後。閉起眼睛

 

是阿、不過是簡單受個傷淋個雨就差點掛了

 

   不甘心的淚一滴滴滑下,那有一天,有人來打團子店怎麼辦?學點武術吧,她在心裡默默的下了一個結論。

 

        在一樓的客室內休息著的她,昏昏沉沉的,好像有聽到紙門拉開又關起的聲音。不過因為又燒起了微微的燒,所以沒什麼體力睜開眼睛打招呼。

        一雙有繭手涼涼的放上了她的額際。

 

        是老闆嗎?好像不大一樣…該不會弄完團子沒洗手就過來了吧?

 

        「老闆嗎?」她用小小的聲音問著「等我康復了,我要去學武術還是劍術忍術什麼的。我要保護這一家團子店。因為團子店,才讓他們有可以放心休息的地方。但是現在的我…連這個都做不到。」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下

 

        在額際的那雙手有些顫抖……

 

        「好阿,我來給你特訓吧。你這個笨蛋。」

 

        咦,剛剛是不是聽到土方的聲音了?

 

 

        錯覺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