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以上是紊子打的-------------------

 

 

「咳、咳咳」一陣風起,晴月輕咳了幾聲,是秋天了阿,感冒再不養好的話入冬就糟糕了呢,因為熬夜的關係,原本快好的感冒似乎又加劇了。

 

秋天的天空很高很藍,道場在一群楓葉樹的圍繞之中,已經轉紅的楓葉,隨著風一片片飄落。愈接近道場,那響徹著練劍的節奏聲與口令聲就愈清晰,一絲不苟。這邊的劍道部有男有女,比起市立女子高校劍道部青一色的女音,感覺就是不一樣,但是兩邊的氣勢倒是有得拼阿。一群女子走著聽著聽著,聊天的聲音漸漸停歇,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收起。連晴月,也被這氣氛感染,跟土方先生不多的聊天都打著劍道社週邊打轉。

 

土方先生引領著參觀的一行人輕輕推開道場的門,指示著大家要放輕腳步與身段。「現任的齋藤社長對於練習還蠻嚴格的,所以現在先盡量別打擾到他們,在一旁見習一下吧。」

 

   「是。」紊子與晴月一行人輕輕頷首用氣音說,接著便躡手躡腳地跟著土方老師踏進了道場。

 

只見劍道部的學生們全體服裝整潔、動作與口令一齊地正在作揮劍的基本練習。而越過重重人影,紊子看見那道站在最前面的人影。一頭紫黑色稍嫌過長的短髮、海藍色的眼睛專注地覷著部員們的一舉一動,俊秀的外表滿是嚴肅的神情,似乎,他還沒發覺道場上已經多了一群人在一旁觀看他們練劍。

 

「好嚴肅的社長。」這是紊子對他的第一印象。看到他的樣子,好像他的黑色道服背後一定寫著三個大大的字--”真面目。不過,也就是因為有這麼嚴謹的人,薄櫻學園的劍道部才會這麼出色吧。紊子一邊想著一邊不自覺地莞爾。

 

只是,下一刻當她將視線從齋藤身上移開,轉而在看這個劍道部的空間配置時,想說最近學校的劍道部也要整修了,剛好可以參考一下。紊子並沒有發現其實齋藤的眼角餘光早就已經注意到他們的入場。並且,他的注意力從她進入道場之後就一直在她身上。他的目光太過深邃,將自己的情緒壓抑地太深,以至於旁人毫無發覺他的注意力早已不在練習的部員身上。而他也僅只是淡漠地,不發一語地隔著重重人影直直地注視著紊子的側臉,直到練習結束。

 

「好、停!今天晨練就到這邊。辛苦大家了。」聽到聲音所有的人停下腳步與手,立刻轉而面對齋藤,直直的站定之後齋藤開始一個個說每個人該改進的地方,沒有贅言一針見血,很明顯的隊伍中有幾個人聽了之後就垂下頭、身體僵住……

 

也許同樣是從社長的身分來想的吧,紊子忽然覺得那位齋藤社長並沒有特別的生氣,只是用很平靜的語氣敘述事實……並不是恐怖的嚴厲

 

「以上です。辛苦了。」淡淡的一個笑,齋藤結束了今天的晨練。

 

聽到這句話,所有的社員敬禮後齊聲說「是、謝謝社長!」聲音並不比剛剛的口令小聲,也聽不出一絲疲累。

 

真的是一個不錯的社團。紊子跟晴月都這樣想著,打從心底敬佩著這個社團。雖然今天預定不下場,但是會是個不錯的觀摩呢。

 

紊子想著想著,奇怪,名叫齋藤的社長怎麼臉愈來愈放大了?

 

「市立女子高校的劍道部?久仰大名,我是敝社的社長,齋藤 一。今天請多多指教。」對方直盯著紊子的眼睛,筆直的走道紊子前方,禮貌的說了開場白,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是市立女子高校的劍道部社長,藤岡 紊子。今天也請多多指教。」紊子回以鞠躬

 

友善的交流就在一小時之後展開,兩校的社員都非常開心。期間土方跟晴月在一旁指揮,齋藤跟紊子則在處理一些交流賽的人選跟組別,好了之後就一起加入指揮。交流賽一直到了預定的結束時間,室外漸漸變短的影子,也表示時間已經接近了中午時分。

 

「今天很順利呢,謝謝你。」紊子在最後一場也結束後,跟站在旁邊充當裁判的齋藤這麼說。

 

原本正要下令叫自己的社員們該收一收東西幫忙清理然後返校去,但是…現場因為較量的太過開心,竟然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發出建言,說要兩方社長比試一下。紊子只是笑笑的輕輕搖頭,同行的人都知道紊子跟晴月今天在車站集合時,兩個人把行李一起放在置物櫃,去過洗手間之後,忽然有個學妹說車票掉了大家幫著找,找到後飛也似的奔跑過月台車…就這麼忘記了有在置物櫃的行李……。但是那原本小小的建言竟然開始便成大型的起鬨不管是哪邊的學生都大聲喊著要比賽,而且,還在互嗆說不會輸之類的,整個場面就在短短一兩分鐘內失控了……。

 

「可...可是,我並沒有帶自己的劍道服來...」就算看的手癢也不能這樣穿著制服下場吧。紊子在學弟妹的吹捧聲之中猶豫了

 

「學姐,我今天沒有下場到,我的、就借給學姐吧。」一位學妹忽然衝出來遞上自己的道服

 

「若藤岡社長有顧慮的話,不比試也無妨。」齋藤淡淡道。他會說這句話其實是出於好意,畢竟穿著他人的道服總是不習慣,對於自己的力量延展也會受到影響。

 

但是紊子似乎錯以為他這句話是有點在藐視她,自尊心強的她心中莫名萌生了鬥志。「不,我接受您的挑戰。」敬語,一絲不苟的清冷語氣。與方才截然不同的認真神情。

 

齋藤一瞬間似乎是意會到她似乎是誤會了自己那句話的意思,但他似乎卻不準備為自己反駁。這樣或許也不錯。他是這樣覺得。畢竟他對於紊子劍技如何也相當感興趣。

 

裁判是一個小小的女孩,看似比紊子的年級還要低,兩人對戰的氣氛,連她也嚴肅了起來。

 

一喊開始,兩個先事隔著護具對望,打橫步幾步之後,忽地同時向對方攻去。一個個的招式之間幾乎沒有空隙,快到沒有喊口號就先打下去然後在換下一個攻擊或防守。驚、懼、疑、惑,這四個大忌,在普通的高中社員身上還多多少少會有一些看到,但是這兩個人卻沒有一絲疑慮或是畏懼。常常在裁判還沒有判決之前,就開始了下一次過招,本來交流賽就旨不在分數與輸贏,是得分攻擊或是無效攻擊都無所謂,只是很單純的比試能耐。因為有以前的記憶的關係,剛開始練劍的時候就只是把規則那些的當參考用,輸贏那些的、以前就表示了生死,雖然一直跟自己說要節制著打,畢竟自己是當下的自己,但是面對著熟悉的人,就會不自覺的認知時間也倒轉了。還好紊子從開始學的時候也是一路亂中有序打上來的,所以也很習慣無視高中部劍道社的規則自由競賽。畢竟會跟她練的隔壁鄰居那位晴月,也是這樣亂打上來的,在她們都還不能靜下心學劍道之前就是這樣跟劍培養感情的。

 

連續比了三場下來,紊子雖然曾跟齋藤打的不分軒輊過,但也僅止於齋藤在每一場尾聲使出絕招將她擊退之前。雙方都看得目瞪口呆。薄櫻學園這一方是對於,一位柔弱女子居然能跟齋藤打到不分軒輊,還連續撐了三場,這樣大膽又堅毅的人就連學園裡都找不到幾個。而女子高校這一方則是對於,齋藤出色的劍術大開眼界,他的使劍之快、狠、準,水準都在己方社長之上。

 

被擊退在地的紊子跪在齋藤面前,雙手支撐著疲累的身體大口地喘著氣。

   「可惡......他居然這麼強......!」雖然心裡已經有準備他很強了,但沒想到他下手這麼毫不留情...!!

 

 

彷彿...是沒有感情的殺人之劍......

 

 

紊子一面喘著氣,一面自責著自己也思考著方才兩人比試的過程。

 

「站得起來嗎?」齋藤的一句話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緩緩抬起頭,只見齋藤緩緩蹲下身與她視線齊高。海藍色深邃的雙瞳之下,看似平靜卻隱約浮現一絲情緒的表徵。

 

那是......擔心嗎?

 

紊子無言地覷著齋藤的眼睛,接著才發現他已經伸出多時,那隻宛若邀約的大手。

    ......沒辦法,劍技不如人就得要服輸嘛。紊子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

 

...謝謝你。」紊子將自己的手放入齋藤的手心,任由他將自己拉起。

 

「你...真的很厲害。」紊子小聲地說道。

 

「謝謝你的指教。」說著,紊子便對眼前的人深深一鞠躬。

 

「謝謝妳的指教。」齋藤也同樣微微鞠躬。

 

接著兩方人馬七嘴八舌的圍到兩人身旁互誇兩人但是當事人卻完全沒有說話。

 

「好了好了,場上淨空!」看不慣自家的學妹這麼一窩蜂的擠成一團,實在是很失禮,晴月忍不住開口試圖叫回自家學妹。

 

「可是好精采嘛~讓我們表達一下我們的敬意吧~~~!」有個小學妹原本猶豫不決的不知要不要跟著撲到前面去,聽到畢業大學姐的命令,卻是忽然下定決心像是要搶最後一分鐘的特價麵包一樣衝過晴月身邊往前奔去,還大喊著把學姊抬起來吧~之類的話

 

囧,裡面的那個颱風眼會昏倒吧,這又不是球賽!為什麼另一邊學校的也在起鬨呢????晴月聽了之後快步擠進人群裡

 

「呃,紊子,妳要不要先去把衣服換下來呢?」晴月快速擠過人群到紊子身邊小聲提議道,並且打算在別人發現前拖走,反正在場的幾乎都是穿道服,很容易蒙混過去的

 

「大家回到自己練習的位置,不要給客人添麻煩。」在一旁觀看的土方老師終於出聲制止了眼下這個混亂的情形。

 

「是!!」只見眾人瞬間退開,女子高校的學生們也整齊地站好。

 

「那麼,我就先退下了。」紊子再次向齋藤微微一鞠躬。

 

「等等…」齋藤忽然拉住紊子的手,驚訝不已的紊子回過頭。

 

「請問...齋藤社長還有什麼事嗎?」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他會忽然拉住我?被人群這麼一鬧,還有忽然被拉住,紊子心裡現在一片混亂。

 

「呃.........沒事。不好意思。」齋藤像是意會到自己的失禮,連忙放開抓住紊子的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的身體怎麼會比自己的思考還搶先一步做出反應?

 

咳、咳  土方咳了兩聲搖了搖頭示意齋藤眼前的兩人並沒有那段記憶

 

「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紊子淺淺一笑,接著緩緩步離原地。

 

「冷靜一點,齋藤。」土方小聲對齋藤說道,「不要亂了自己的腳步。會嚇到她們的。」

 

「是,非常抱歉,老師。」齋藤輕聲頷首,但視線仍跟隨著瘦小的女子緩移著,直到她與友人的身影消失在道場轉角。他才將視線緩緩移回自己的手上。方才曾經捉住她的手的...自己的這隻手。彷彿百年前,當初他第一次捉住她的手查看她的傷勢的那一晚。

 

 

那份感覺,絲毫沒有改變。

 

 

「哼嗯~~事情的發展變的很有趣了呢...。」道場的一角,一名身穿薄櫻學園制服的男子坐在角落,懷裡抱著一隻竹劍,靜靜地看著事情的起落。

 

嘴角習慣性地上揚,男子笑笑地走近齋藤的身邊,沒握劍的手隨性地搭上齋藤的肩。「紊子妹妹變得相當厲害了哪,是不是,一君?」

 

不變的調侃,明明是最少表現出過去的記憶所困擾的他,竟然一開口就嚇人。

 

「土方先生不妨也來一場吧?」不變的調侃著土方,其實他只是忽然覺得這樣很好玩想看土方為難的樣子。

 

「咦?」對方果然像沖田所想的一樣皺起眉頭

 

「坐在辦公室裡,身手已經變遲頓了對吧。」肯定的下滑語氣,十足的調侃

 

「土方老師好久沒有下場示範了,大家說好不好阿~~~~?」不等土方回答,沖田對著場上正準備要開始收拾的同學大喊

 

一個早上的交流,加上剛剛才看完一場驚精采的比賽,當然來一個安可是最好的了阿,於是…平常很冷靜的同學們可以熱血起來的點又被煽動了。

 

「我知道了拉。」土方開始認命的稍稍熱身一下

 

「哼哼、炒熱氣氛我比你潑冷水在行多了~。」沖田得意的說

 

土方當作沒聽到,轉過身隨手選一把竹劍

 

「咦…那、土方老師跟誰打?」平助跟著起鬨完之後冒出了一個疑問

 

場上瞬間安靜了下了……對耶、剛剛都沒想到。對方的社長都已經去把衣服換下來了……

 

市立女子高校的女孩們你看我我看你,左鄰右舍都看過之後,不約而同的看著今天應該只是帶路的晴月,再怎麼說也是前前任社長阿…聽說在大學裡也還有持續在練習的樣子……

 

「你們這群死ㄚ頭……瞎起鬨前是不會想一下喔!」晴月捶了一全在剛剛這方帶頭起鬨的女孩頭上

 

「我們也很久沒有看學姊示範了阿~~~~好嘛好嘛~~~」女孩眼睛水汪汪的展開了遊說攻勢「我剛剛也沒有下場到,學姊可以……」

 

晴月抬手阻止她說下去「我知道了拉。衣服倒是沒關係,反正我今天穿的長裙很好活動,等一下要趕課,沒時間這樣換來換去。反正對方也是,點到為止的話,不會有危險。別當是示範……只是較量罷了」一邊說著晴月把頭髮紮成高馬尾紮好,從包包中拿出水喝了一大口,一邊稍稍動一下肩膀跟脖子,把今天原本體育課要用的護腕拿出來套上。甩甩手,就準備好了。

 

「今天準備不周,還請多多包函了。」晴月無奈的笑著跟站在對面的土方說

 

「我也是阿,請多多指教了。」土方看著她握劍的習慣竟然還是跟很久很久以前的方式一樣,微微的笑了,但還是有些疑惑,在現代沒有被糾正過嗎?「你這樣握劍好嗎?」對手的負擔比較大,有會有些死角

 

「這是我自己的方式阿,沒問題的。只是這樣就不能是示範了吧?」晴月笑答著,的確有很多人糾正過,她在正式比賽也會用正確的方式,但是私下的無差別無規則比試就……用起來真的很順手呢,說會有的死角,還有別種非正式的運手方式。沒戴任何護具只怕玩太過火「點到為止?

 

「點到為止。」土方心想,反正以前也沒戴什麼護具的。

 

 

還是同一個裁判女孩,戰戰兢兢的站在兩人中間。

 

開始!

 

單單只是看著對方,整場漸漸升起了緊張的氣氛…。晴月收起笑容,橫走兩步後開始了攻勢,攻擊手的攻勢在半路就被土方檔下。漾起一笑,晴月重新收起刀回到預備的防守,就在土方攻來之時,回身一閃之後一轉攻擊過去。兩人所用的招式,恩…有一些晴月是有一點亂打的(規定之外的攻擊區域),土方也有一些是用他舊記憶的慣用招式。就在這樣一來一往之下,時間慢慢過去,中間並沒有分幾場休息幾招休息之類的,晴月的反應跟出招速度比他想像的快很多,但土方仍然是比較有所保留的那一方,也不記輸贏沒錯,但是在攻擊之時,快狠準但是力道並不會傷到晴月。力道的控制方面,晴月就遠不及土方了。

 

咳、咳,因為沒有戴護具,有一些竹劍近距離碰撞打起的灰塵跟碎屑讓本來喉嚨就不舒服的晴月咳了幾下。

 

見狀、土方退回守備。「還好吧?需要休息一下嗎?

 

晴月也緩下來,只是順了順呼吸「還好、再三招?

 

土方微微的揚起嘴角,對其他學生來說,像是看了一場精采沒秩序又好像有秩序的劍術比賽。兩人有默契的想在最後來個正確示範

 

三、肩   攻擊與抵消掉  先來一個正確的,接著晴月示範錯誤的出手要怎麼挽回,土方則是面對這樣的手法要怎麼看到硬凹過來的弱點

 

二、面   手的高度與防禦

 

有一個身影浮現,只是沒人有注意到,在門邊,一個帶著惡趣味計畫的臉的人,雖然是學生會的人卻非常沒有正常道德標準可言,拿起一旁不知是誰的竹劍走向場中央,無視裁判的警告

 

一、……那個頂著一頭亂髮的人搶了土方的位置,單手接下晴月的攻擊

 

「嘖嘖,這麼好玩的事情都沒有通知學生會一聲嗎?百年前沒緣見到,今天倒是碰到了阿?」又重又狠的攻擊,讓晴月差點擋不住正面來的攻擊

 

「咳咳、咳」這次的竹屑就非常多了,雖然快步跳開了一段距離……

 

「你給我滾開!」土方大喊就要打過去

 

「咳…、咳咳等一下……」晴月站穩了之後,黑著臉淡淡的說出了這句話,別過頭向學弟妹們的方向說「隨便跑到決鬥場是很危險的喔,要好好記得這一點喔~~知道嗎?不然……」

 

晴月一兩刀向不知火劈過去,看似沒用之後,只是多揮了幾刀,忽然單手拿竹劍,空出的另一手狠狠的手刀往他的脖子劈過去後順勢一個迴身把阻礙者踢下去。沒想到這麼有這麼不顧形象的狠樣攻擊,不知火整個愣住,雖然踢的力道不足,不過晴月又緊接著用竹劍甩起剛剛被這個學生丟在地上的包包、直接往他的頭上扔回去...這還是讓他跌坐下來了。

 

「我才不管你打是哪來的。」晴月冷著臉扛著竹劍這樣說,嚴格的劍場規則,至少不得打擾對決這一條說什麼也不能破壞,一但破壞在市立女子高校劍道部裡就是不論哪方要先把侵入者放倒送走!女孩子們在的道場、哪能這樣沒規矩?「真是抱歉阿、沒禮貌的同學。自己的東西要收好、懂嗎?....咳咳」

 

「抱歉、土方先生,我可能需要咳、咳咳…」

 

「你不要緊吧?

 

「恩」還是悶著不停咳著,晴月向土方深深的鞠躬後往包包放的地方走去,半途就接到了紊子丟過來的水瓶,喝了一大口之後總算是止住了咳嗽。

 

土方才呼了一口氣,冷冷的看了一眼不知火,「你、等一下跟我去一趟辦公室。」

 

算是很精采的劍術決鬥,有點驚悚的落幕了。

 

雖然是無差別的鬥法,不過還算是有一些技巧方面的展示。如果最後那一個不要看的話....

 

結散之後,原本還想跟晴月道歉,真是抱歉最後有亂入的學生之類的。雖然他們這邊是已經司空見慣了……但是晴月已經因為要趕課先行離開了。

 

齋藤作為社長,送市立女子高校的各位到公車站去。

 

「今天真的謝謝你們了。」

 

「我們這邊才是。」

 

「那個、今天很榮幸有機會讓齋藤社長指教。」

 

「不會,阿、換一下手機號碼吧?下一次要約友誼賽就有。」齋藤難得主動的給出了手機號碼,雖然臉好像有點紅?

 

紊子心想這個社長真是可愛阿,掏出了手機互換號碼

 

不久之後,當沖田一如往常的在調侃齋藤時,土方才知道原來那一天他們交換了電話號碼。辦公室只有他一人時,他呼了一口氣、哎…當初怎麼沒有想到可以跟她換手機號碼呢?……手上似乎還留著接下她堅定的竹劍力道的衝擊,但是卻像秋日高高的天空中那不可即又變換無常的雲朵一樣,沒了去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