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薄櫻鬼相關程度急速下降中

2.芭樂劇情持續發展中

3.校園喜劇成長中

4.我要眼面逃了,因為...我怕晚上劇情會暴走去奇怪的方向阿~~~!!!

 

抱著已經停滯的記憶是什麼樣的感覺?雖然那應該是人們口中所說的前世,但是卻很沒影實際的感覺。對新選組轉世的他們來說,沒有人可以詢問這份記憶到底是不是屬於他們的。那一份…來到京都求學之後,逐漸清晰的記憶。想要忽視倒是也可以,但是在京都走著走著,就會不自覺的來個今昔比較。曾經他們在這裡賭命過嗎?水泥建築滿佈的街道、口中說著不一樣的話題跟用語、身上穿著不一樣的衣服,腰間的負擔沒了,連他們的手,都早已在這個時代中習慣握竹劍而不是真刀。

 

櫻花樹多半是這個城市中不變的存在,也因此,這個時節最容易在京都的路上走著走著就互相開起玩笑,忘記這一世他們的學生身分,是學長、平輩、還是學弟或老師。建築物那些的,都還多多少少經過一些整修。還多了一些碑拉雕像之類的。或是揶揄一下為什麼龍馬最近這麼紅……

 

像是走在路上,新八會在看到新選組紀念碑的時候,揶揄一下剛好在他身邊的某位前隊友,說沒有他的紀念碑,然後就會被揶揄回來也沒有新八的。也許有的吧?因為那一份記憶,因此對著那一個時代的歷史非常熟悉,就算是原本不熟悉,也會因為各種揶揄的驅使之下,開始去查關於這個城市的來由到現代的經過、各個觀光景點、幾個(以前曾經認為真是該死的或不該死的)重要人物的去向…就算是歷史差點被當掉的平助,在問到關於京都、幕末、新選組、改革…的過程時則是比任何人都還要快回答出來,還可以回答出幾個不同經典版本的解說。新選組的幾位幹部都是這樣,只是回答的時候,會發現他們都帶著一點點淡淡的無奈跟冷漠。因為現代的教育跟圖書館及網路資源,他們看著歷史這樣子在他們眼前流動而過,無能為力的過去。

 

可以無奈可以比較可以揶揄,但是,不能不去在乎,這個美麗的城市,這個他們所生長的國家。

 

 

就算是記憶中的京都已經消去,仍然惦記著那個京都的美,希望傳達下去,日本曾經堅守過的精神,還有曾經試圖打破混亂的努力精神,試圖保護的東西……因此土方跟新八都走上了教師一途,即使他們覺得現在的學生已經不會在一那些東西,一定有哪些堅忍不拔跟勇往直前改進的精神可以傳達給後代吧,就由好死不死就是記得古代的他們來做這份工作。

 

這天,有一群群學生不約而同的在同一天在京都內校外教學……

 

因為對京都的一切異常有興趣然後查了異常多的資料然後就是校外參觀的時候,根本都不用聽解說。還是學生的沖田、平助等人當然就是當作自由伸展筋骨走動的時間。不過…像是新八、土方等教師就還是得要對一個個景點精挑細選的抓要點解說,還有管秩序……

 

「這裡以前又沒有這麼豪華……這是剛整修過重新上過漆吧。有那個價值嗎?」沖田百般無趣的看著一間觀光客很多的寺廟,淡淡的發出了評語

 

「這裡以前是OOXX曾經駐足過的寺廟,因此有許多人是這樣被吸引過來的,就算在我們眼中沒也那個價值但是也不一定對他們沒價值,你看,那邊的小販,還賣了一堆週邊商品」原本還是很認真聽解說的齋藤聽到沖田的話之後,跟他對話了起來,一邊指著對面的小販,上面甚至有繪有寺廟造型的扇子自天花板上懸吊下來。

 

就在齋藤跟他說話的同時,看著對面一邊跟在隊伍最後面慢步往前進的時候,就在前方十字路口,他知道那是已經被改建成一般住家的……那個小小神社,一個很棒的賞櫻地點。

 

「……已經沒了。」如同嘆息般的語句,輕輕的從齋藤的口中不小心溜出

 

?」在他旁邊的沖田可沒有聽露這句話,順著齋藤的目光,只是用眼角餘光掃過的他也看到了,已經不復存在的神社舊址上的大樓,但那顆櫻花樹還在。不比記憶中樹枝狂野的滋長,經過幾次修剪的痕跡仍在,櫻花瓣仍然飛舞著,就在馬路的旁邊孤單的站著。明知齋藤大概是被鉤起了美好回憶,沖田準備好要稍微逗一下前世今生的朋友了。

「呐、一君,在看什麼這麼出神阿?是不是看到正妹?我你幫忙鑑定……」沖田的話還沒說完就自己停了,傻愣愣的直盯同一個方向,甚至不自覺的訝異的停了腳步,然後勾起了一個笑

 

「我才沒……」齋藤正打算反駁

 

雙手環胸一副要看好戲笑著的沖田就出聲打斷他的話「一君,真是好眼力哪。」

 

?」齋藤滿臉問號

 

「你不是在看紊子妹妹嗎?」沖田動了動指頭

 

「哪來的……」順著沖田指的方向,也就是櫻花樹的方向再一次看過去,這次不再只是注意到整樹的粉,齋藤吃驚的撐大了眼,他看到了,那棵大大的櫻花樹下,有木製的圓樁護欄圍著,面對街道的另一邊,他所找尋的身影就在那裡坐著,長長的髮隨風飄起落下。

 

無視老師的解說,就算無聊都不脫隊的齋藤難得的脫隊急忙過馬路。沖田笑了笑,回過頭對老師的方向大喊說「老師~聽說這邊有很奇特的建築,可以在這一帶找一下吧?說好的自由活動時間呢?

 

    「阿、也是呢,多虧沖田同學的提醒。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們就 這一站解散吧,下午自由行動,不要玩過頭了阿!!晚上在旅館碰頭。喂、那邊的溜這麼快當我沒眼睛會看見嗎?

 

老師的聲音已經完全被齋藤忽略,他專心看著那個身影。是她嗎?從背影來看是不會錯的。不過…頭怎麼歪著還一直點頭呢?齋藤帶著期待的心情悄悄的緩步走近……

 

「阿..睡著..?」的確今天天氣很好沒錯拉……

 

齋藤笑著不自覺的伸出手想幫紊子整理好亂掉的頭髮

 

下一刻紊子竟然往另外一邊晃著就要失去重心的樣子!齋藤想都沒想就抓住紊子的肩膀。當然人也就醒了……

   

櫻花瓣飄過、飄過,放大的臉有點面熟但是因為剛睡醒大腦還沒開機,第一個反應是下到之外,本能就要拿起旁邊清潔員放置的掃把。但是真的好眼熟,頭歪到左邊盯著看,又歪到右邊盯著看,忽然啪的頭腦清醒了。這不是齋藤同學嗎!?!?

忽然想起自己還拿著掃把,臉的溫度逐漸升高。

 

「對...對不起...」紊子一面道歉一面把掃把放下

 

「怎麼睡在這裡呢?」齋藤的臉盡是擔心。更多的驚喜已被他壓在心中。

 

「這三天是校外教學,我跟幾個同學約好要在這邊碰頭等一下一起走去晚上要下塌的旅館。等著等著就不小心睡著了」

 

齋藤在旁邊的木樁上坐下「我們學校也是呢。今天去了哪些地方?

 

他們發現其實他們兩校的行程還頗接近的,有些地方幾乎是連時間都重疊在一起。聊著聊著,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路燈漸漸亮起的時候,紊子才記起與人好像有約

 

「咦……明明時間已經超過20幾分鐘了阿?」紊子擔心的看著手錶

 

「打個手機問問看吧。我陪你等。」

 

「恩、謝謝。那我這就問問看。」知道齋藤鐵定是在擔心她的紊子心頭暖暖的掏出手機問同學,在等待的嘟聲中,其實她並不想要她們一下子就會出現。

 

如果有更多時間可以聊更多就好了。

 

電話接通了,吵雜的那一頭跟紊子不斷說著抱歉,說他們還想再回頭買一個東西,路有點遠,所以遲到了。

 

「沒關係拉,再過半個小時就要到晚餐集合時間了,那我先回去旅館跟老師打個招呼。」闔上手機紊子都還沒開口

 

「我送妳回去吧。你們的旅館在哪?」齋藤不容推辭的發言

 

「阿…我們要在OOO旅館,齋藤同學也應該要趕回去你們旅館吧,沒關係的拉……」紊子還沒有說完齋藤就說了

 

「我們住同一間阿,一點都不麻煩。距離這裡有一點路呢,一起走吧。」齋藤笑著說

 

回到旅館,早一步抵達的沖田看到兩人,立刻就猜到了今晚應該是同一間旅館。

看著匆匆打過招呼後就又跑去找她的班導師的紊子,沖田斜笑著問「一君沒有問一下,她們晚上有什麼行程或是住哪一間嗎?

 

「那種事情……誰會問阿!」臉瞬間暴紅的齋藤生氣的對著沖田大吼

 

「別氣別氣嘛,這是一般人都會問的喔。又不是有什麼意圖,只是聊天的話題阿,很自然就可以問到的吧。」沖田頑皮的回答

 

「是…是這樣子的嗎?」沖田的一番話再次讓齋藤學到了一課(?)

 

「用手機問不就好了?」沖田再度出了一個主意,於是他拉著齋藤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來

 

只見齋藤戰戰兢兢嚴肅萬分的盯著手機螢幕,輸入了之後又刪掉又輸入又刪掉重複了好幾次之後,在某一次打好了左看又看又要刪的時候,沖田一把搶過手機,直接按下了發送,快到齋藤也阻止不了。

 

「總司……你……」他還沒說到一個完整的句子,被丟回手上的手機震動了

 

簡訊?

 

低頭一看,紊子打了一封簡訊,上面說晚上沒有約,還有房間號碼,說有是要一起出去找商店可以打電話叫她跟她的同學,大家都很想出去逛一逛。

 

「怎麼樣,一君。就跟你說手機很方便了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