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3 不打不相識
一成不變的窗外風景…星空,星空和星空.不是不好 而是少了什麼呢? 歷史課本說過那個星球有大戰過 地理課本說那個星球在10月的天空下盛產一種特別好吃的水果 數學課本敘述說那個地區就是當那某某數學加旅行行經時想到他一生最偉大定理的時所見的風景. 寂靜 接近真空 不會有聲音的宇宙 使外面的美麗有一層冰冷的感覺 可是 這也是自然界鼓勵人不論遇到什麼事都要堅強走下去的訊息嗎 因為不管人們怎麼過 自然就是這樣運行 不會改變 考試考鴨蛋時是這樣100也是 生日時的太陽還是太陽 黑子沒多幾個 還是一樣的時間日出日落 不是嗎
走廊的兩端同時出現了2個皺著眉頭的不斷加快腳步眼睛四處搜索什麼的女生 一個是麴草背著大背包要趕課 一個是黑長髮綁馬尾飄散著是大姐姐般氣息手裡抱著3本大書的女生
恰的 眼神互對 ([問吧 可是 這樣會不會很冒昧? (兩人同時心想)])
吸氣挺胸 問! [請問…] 一起開口 然後就知道 ([哈哈 她也迷路])
([那還要問嗎?])希拉心想 ([有伴了有伴了])麴草心想
[你要去哪呢?…你是?]麴草
[我叫希拉 (今天剛來) 正要去F區的506教室]名為希拉的女生說 依然有一股大姐姐的感覺 很溫柔的眼神
[F區506阿 我知道從D區圖書管到那邊的路 可是這裡是G區吧…記得里歐說過 圖書館出來這邊(雙手模擬轉45度)…然後…那邊(整個人右轉90度)…然後…會到(閉眼沉思)… 阿!!!就是這樣!倒過來就是了!(笑容滿溢)希拉 可以這麼叫你嗎? 要不要一起探險阿? ]麴草
[…?阿? 是可以阿…]希拉 被嚇到啦

然後 兩個女生就出發去找那個F506 原本還有些不是很順暢的對話 到找到教室時 究變無所不談啦 (原因出於夾在希拉手中3大本書 偷偷夾帶的一本關於地球西元21世紀的一些動畫以及電玩的歷史圖文書)

當天下午 麴草拿著一本筆記本 腳步輕快的走向咖啡廳.
([^^ 今天遇到一個很nice的人…希拉 姓氏忘了問 不過如果她知道我是卡兒族…])腳步又沉重了下來…一陣奇怪的感覺 又是梅杜莎效應吧(卡兒族因為不是自然產生的人類 又加上是以混和基因使希望成為最強的生物 所以會三不五時會有些奇怪的副作用 例如 嗜睡 暴食巧克力 暴走 胡言亂語 )
米拉在老位子 可是心不在焉的轉著空空的熱可可杯子
([怎麼啦?])麴草將筆記本寫上這3個字遞到米拉眼前 (麴草的梅杜莎效應是不能說話)
[阿(嚇到 差點打翻杯子) 沒有 沒事沒事]米拉
([騙人])麴草心想

同一天稍早一些些 夫果老師代表學校 邀請米拉和麴草加入卡米那訓練課程
也就是加入戰場的邀請嗎 聽在麴草耳裡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也只是暫時的吧 以一個寄讀生的身分也到明年就結束了 所以到時候一定要 決定去向吧
反正在那之前找一件事做做也好 也不會真的上戰場阿 答應吧

夫果老師在當天的課堂上問了一個問題: 你們希望你的烏托邦是什麼樣子? 也就是你們所希望 … 未來是什麼樣子?
希望的東西也就是現在所欠缺 沒有 缺少的東西
真是一張列不完的清單

覺得好沒用 雖然是晴天 心理的天空卻下了不知道多久的雨 都要氾濫成大洪水了 卻沒有力氣 也沒有那個技術 去做一艘方舟 也許是想不到該請什麼工匠和動物 該邀請誰進方舟呢 在那之前 自己有進方舟的資格嗎 不斷的問 明知不會有人回答 明知不會找到答案 雨仍沒有停的跡象 期待天空的一角會出現一點點的藍空 即使 出現一下下也好

然後 下課了 鐘聲卻像100米比賽的鳴槍般 打斷沒理由的沉思

趕向機庫 與駕駛員的第一次見面
[都不認識還要當他們的技師 真是的 學校到底在想什麼 好吧 反正到明年就一定會結束啦] 米拉 跟著麴草
越走越快 因為剛剛迷路而快來不及趕上約好的時間
[少說廢話 快走啦 對了 應該 不會真的上戰場吧]麴草
[怎麼可能嘛 別擔心那麼多好嗎]米拉 因為趕時間 連沒鬆了的鞋帶都沒綁
忽地 [不是不可能 合約上有說的喔 只是在第34頁的26行有提到一些些]達斯在轉角處 靠著牆 再次等待很會迷路的兩人(迷路主因是因為麴草啦)[下次請早點出發到機庫]笑笑的 很迷人卻很有威嚴
米拉快暴怒 麴草拉住她的拳頭
([阿 虧他那麼帥])米拉

機庫的門一聲刷的開後就是夫果老師的殺人眼神 他罪痛恨的就是學生遲到 咖啡喝完 和 牛奶口味的土司

[又 迷 路 了 是 嗎]夫果老師的刻意停頓 好可怕~~~
兩人低下頭 臉上雙頰像楓葉般紅
[老師 他們新來不過幾天 也不好強求他們吧]達斯出乎意料的為他們求情
[說的也是 下次注意一下]夫果老師 語氣已經緩和到跟平時的溫柔沒什麼兩樣
[ 那就不多說 恩(思考一下) 以戰鬥的方式開始認識一下彼此吧]夫果老師[米拉是和達斯對打 麴草嘛…抱歉可能得請你和歐斯以及里歐兩個人分別對打一下]

令人嚇呆的組合 不過麴草和米拉一絲絲嚇到的表情都沒有

說到這個無里頭的方式開始 一切只因為一通電話
前一天晚上夫果老師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被接起來前對方所在的另一端空間 優美的小提琴聲飄揚 不是很大聲 幽柔到快板的轉折點 手機的鈴聲有些打斷不過演奏者似乎毫不在意 繼續沉浸在純粹的音樂世界裡 影子隨著節奏輕輕晃動 梳到右側綁好的長髮也跟著輕輕晃動
([你是要接不接阿…])夫果 不耐煩的想
([呵呵 你也是知道我的 等一下 讓我結束這個小段])神秘的人
([真是的 早知道就不打給你 浪費我的錢 說是一個小段 明明就是整首嘛(而且都不讓別人聽)])夫果
([(哼著旋律)再30秒 ])神秘的人
…能夠如此隔空以心靈對話魔法對話的人也少吧…
要掛掉電話的第31秒 對方接起來了
[下次在這樣玩我就再也不打給你了]夫果 氣
[是你主動打給我的 我又沒要求你]對方冷靜的回答
[琴 默 呼(深呼吸一次) 算了你正在忙嗎]夫果
[算是沒吧 不過是一些例行性工作要處理 怎麼了 有重要的事嗎]琴默語氣沒特別起伏
[恩 的確有麻煩事 你知道我們最近要開卡米娜訓練課程吧 我們是有應該合適的駕駛員和技師 可是他們彼此都不認識 而且似乎會有些不合 不趕快訓練人才 我們這艘船恐怕也不保了]夫果
[哦 簡單阿 讓他們打一打就熟啦 不打不相識 戰場的經驗]琴默
[可是技師是兩個女孩 而且似乎沒有任何戰鬥和打鬥的經驗和能力]夫果
[技師只要大概知道要協助的駕駛員打鬥時的特點和需要補強的地方就好了不是嗎 那會有什麼危險阿 好玩的呢]琴默
啞口無言 無言以對
真是的 每次說話都一定要如此切重要點是嗎

然後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 首先是米拉和達斯的對打
達斯還在想著該如何下手 米拉就沒頭沒腦的胡亂攻擊起來了
(米拉其實在分心的想一首歌
男女對唱
Start!
Between you and me
Try something new and be open minded to this new world
That’s how all begin…
~~~only the sky is limited.
Will my fairytale come try?
No one had ever answered me.
Don’t be afraid for I’m here will you.
Failure like rain drops failing from the sky
and broken my heart again.
Now everything is going to change.

Watch me
Hear my song
Every tear shed before /become stars /tonight
Make a wish
Do our best
This is our stage and our show……)
達斯也沒亂了陣腳 出手總有一些些保留(然後一招招被米拉激出來)
一劍一閃 不像決鬥反而像劍舞(!?) 像是對舞默契不可思議的好 奇妙協調的畫面 一點殺氣也沒有 可是也不是一般的兒戲 達斯跳開米拉追上 左攻右閃 很流暢的動作 像是森林中野兔和山貓在玩(作者1:應該是貓會吃掉兔子吧~~~先假設他們感情很好 只是在玩)然後 時間到了 已經對打了15分鐘
呼 呼 呼
喘息 米拉倒是精神很好的說還要玩一次(作者1:哈哈 米拉的體力可是放在奇怪的地方的)
令米拉有些擔心的反而是下一組的歐斯加里歐對上麴草
麴草遞給米拉開水和毛巾時
米拉的眼神告訴麴草([可別玩過頭喔…])
麴草回了個眼神([你才是吧…])

要是好死不死卡兒族的戰鬥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給引爆出來…
那就像火山般無可遏止的災難 至少對她們兩人而言如此的…

深呼吸
走進決鬥的空間 又是上次的(痛恨)輕飄飄太空狀態
歐斯和里歐走進後一直是很認真的神情
害麴草真的差點要暴走的氣氛…


行禮 最古老的開場
劍出鞘 兩人的劍都有一種悲涼的旋律顫動著 很細微 麴草捉捕到了
戰鬥…其實也是可以輕鬆的 教教這兩個連劍都被悲傷啃了的笨蛋吧
哼起一個旋律
因為不會用(最好不要用)劍和其他武器
順著兩人的攻擊一邊閃一邊跳起舞來了…
令人窒息的氣氛也漸漸緩和…
有幾次似乎都傷到她了卻很妙的 劍 自己輕微的閃開了
…是魔法嗎?
沒戴上次的首鍊阿…
戰鬥是痛苦和悲傷的沒錯
可是現在不是喔…
只是測試
順利的也落幕了一場


夫果老師反而是最驚訝的人 竟然如此和暮共處 而且一點意外或擦傷都沒有
一向麴草和米拉說抱歉做如此無理的決鬥時
得到一個熟悉的答案
[技師只要大概知道要協助的駕駛員打鬥時的特點和需要補強的地方就好了不是嗎 那會有什麼危險阿 好玩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