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5 紅豆
紅豆是吉祥,有好事時的象徵物.要慶祝就吃紅豆湯吧!

飛行測驗回來…
米拉處於嚴重暈機狀態.在休息室躺著…達斯有些不放心過來探望
[哎呀 你的手好冰阿]達斯
[廢話 這隻手幫我擋冷氣和強烈日光燈耶]米拉
[阿 其實燈的強度和冷氣都可以調阿…]達斯順手把冷氣調成送風,燈轉成溫和的鵝黃色…
隨著燈光漸暗 米拉的意識也越來越遠
規律的呼吸聲 深深的睡著了
達斯走出去…([原本想道謝的…等你醒來在說了])

轉向另一邊
處於中度暈機狀態的麴草跟希拉在歷史的課堂
今天是絕對不可錯過的期末考
殺殺殺 整間教室都是殺考卷的聲音

眼皮漸重…奇怪…為什麼字開始模糊了?
天阿 暈機 對了 我都還沒睡一下小補
不過這次已經不錯了至少沒想吐…反而好餓喔
咚的不小心小睡了…老師走近…正要拍麴草的肩…恰的又自己醒了挺直腰桿繼續寫
考試比想像中久結束
老師開始檢討一題一題的解說 熟悉的語調 今天聽了反而是好想睡 (平常是會精神百倍的人)申個懶腰 寫一張字條給希拉

“等一下去兔子屋(因為有養一對兔子而有此別稱的餐廳)吃紅豆湯吧!”
“阿? 為什麼 你不先去睡一下嗎?”
“休息隨時都可以 今天考完飛行和歷史我還活著就該慶祝啦”
“所以依照西元紀年的日本…應該吃紅豆類食物慶祝是嗎?”
“(一隻電子動畫的布丁點頭 上面的草莓都要被晃下來了)”
“好阿 我等下沒事 一起去吧 米拉呢?”
“早就去睡了 我不打算叫她起來 那樣太殘忍了”

希拉把字條小心的收到鉛筆盒裡 回頭對麴草眨眨眼

呵呵 兩個女生悄悄的約好要去吃紅豆湯(少一點糖,謝謝~)
(作1:そらさん..對不起啦 沒有讓你跟公主聚~~愧 因為你沒有出現嘛~~)

鏡頭轉到了兔子屋
老位子上的兩個人打口大口的吃著還冒著熱煙的紅豆湯(附3個小湯圓)機哩呱啦聊著天

歐斯突然的出現
看他看到希拉的表情是僵硬 硬擠出笑容 一副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
希拉忍住笑([哈哈哈 歐斯該不會要來那招公主陛下~日安(龍族見到公主的官方行禮模式~~)阿 對了 麴草應該不知道我是公主的事 該什麼時候告訴她呢?])

麴草還以為是來跟她說慘的成績的 ([我不想聽成績])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歐斯皮笑肉不笑的說[成績沒那麼快出來的]

呼地 又大口吃下一口紅豆湯

[我是來問你一件事的---妳到底是誰?]歐斯
[?你要問的方面是?]
[真正的名字,所屬族別,健康,…]
[就和身分證上的差不多嘛 這樣就可以知道我真正是誰了嗎?]
[阿..]
[恩(完全不理會歐斯的傻住) 那你只問你提到的嗎?]
[阿(回神) 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填這張表]
刷刷刷的很快的寫 跳過的是監護人的那一欄
沒停下來 手申到袋子裡搜索手機 很快的拿出來沒看螢幕就直接撥號
[墨魚嗎?我要填表格你的姓氏是?]麴草[哪有這種華麗不實的姓氏阿?給我正經一點…我在填很重要的表格..恩..是阿..喔..好..晚安~掰掰]
還是空著那一欄
雖然完全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可是希拉也不想太過問…時候到了她應該自會說明吧
[好了!]像是大功告成般的開心 麴草又叫了一份烏龍麵來吃
歐斯接過表格一看 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所屬的族別竟然有高達5種之多…
[為什麼有5種族別的基因還能人模人樣的在這裡嗎?]麴草
[阿..?5種]希拉
[希拉 .. 歐斯 .. 也許你們聽了就不會再坐在這裡了 也許你們知道了會想離我遠一點吧.. 對不起 我應該早一點說的..我是卡兒族]麴草
安靜的時間有持續一陣子
卡兒族的人一向以好戰能戰聞名 基因挑選改造而誕生 混亂的魔力大多數的卡兒族都是以喝龍族的血來調適
希拉和歐斯可都是龍族的人阿…該不會不知不覺中變血庫了吧
可是兩人並未有此顧慮而擔心多久
因為不會是的(這兩人的武功造詣非凡阿)
”相信”眼前有時少根筋的人是以真正的心對待著他們 不可能傷害他們的那一個麴草

[這樣就可以知道我真正是誰嗎?]剛剛的問題又浮上來
([如果真要計較 那我又是誰呢?])歐斯及希拉心想
尋找著自己的存在定位
如果要以條列式的方法列出自己的特質
那一些寫出的東西又能代表什麼?
界定一個人是誰…到底有沒有標準?
認識一個人不是以那些個檔卡上簡直就是為生日好買禮物的條件
認識一個人到底要花多久?


稍晚 麴草帶著米拉的晚餐到房裡找她
[餓壞了吧~~來 兔子屋的麵喔]
[哇 謝謝 咦 你都不累嗎?]
[剛剛是有一點啦 可是現在到是精神百倍 託紅豆湯的福]
[紅豆湯…你..你..你..背著我吃了兔子屋的紅豆湯 跟希拉去了對吧]
[哎呀 說溜嘴啦 抱歉抱歉]
[哇 我明天要找你們去吃新菜單的說]
[可以再去一次阿 那有什麼困難阿?]
[那個..我是說如果啦..可以一起找達斯去嗎?..當然還有歐斯和里歐]
[(嚇)(笑)當然可以阿 可是我不敢說歐斯和里歐會答應喔…剛剛 我跟歐斯和希拉說了…我是卡兒族的事 雖然他們之後都沒說什麼..可是..]
[總之..不管他們相不相信 我們終究是我們阿 來(遞給麴草她的手機)]

[對了對了 我剛剛睡醒後有跟達斯約了 剛剛還一起唱歌呢~~]
[阿?]
[我跟達斯阿~~(笑)我們唱了很多歌喔 他好厲害喔 歌聲好 又溫柔 會吉他 還會自己寫歌(醉狀)就算達斯也知道我是卡兒族也無所謂 因為他好像已經知道了..我想以真心面對他 不論是現在或是以後..跟他一起唱歌真的好開心 下次你也以起來嘛~~]
[你喜歡上達斯了?哎呀 呵呵 哦~~下次我不會當電燈泡的]
[唉喲 麴草好過份喔 你說啥阿 怎麼可能~~]

哇 沒想到米拉跟達斯這麼快就混熟了~~
因為音樂嗎?
真是佩服
現在該以什麼面貌面對歐斯 里歐和希拉呢?
約好明晚一起去吃
可是…


另一頭的宿舍 抱著吉他的達斯 房間的燈沒開 只有些微外頭傳來的星光
([真是複雜阿 可是我並不想放棄 保護..也許我是沒那個能力..可是我想以一起可以存在的歌聲紀錄下也許會是短暫的相聚 也許瘋狂可是我是真心])
輕輕開始唱起Super lover(慢板)
Hi, baby! Don't you know me? I need Super Lover tonight.-
愛情的花兒是否會綻放? Do you wanna?
這並不是陷阱!今晚等著我的誘惑吧
Everybody, move your body Have a party all night long
Let's get together, sing da song 那天 偶然與你邂逅
就這樣 fall in love 你用那與眾不同的眼神 將我看穿
Super Lover 不斷尋覓 即使看不出個究竟 我們終究會再相遇
Super Lover 喜歡你 和我談一場最後的戀愛吧
威風凜凜 If you do 想跟你毫無顧忌地手牽著手 on Friday night
就算是一場騙局也罷 I know 在受傷之前的戀情都毫無意義
不問過往 只重視未來的你 就是這麼不受拘束
Everybody, move your body Have a party all night long
Let's get together, sing da song Super Lover 不論是誰
都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戀人 Super Lover 喜歡你
和我來一個最初的kiss吧 無止盡的Night ( I need you tonight)
想多了解你一些 ( I'll hold you tight) …接下來…就任! 你擺佈
Super Lover 不斷尋覓 即使看不出個究竟 我們終究會再相遇
Super Lover 不論是誰 都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戀人
愛情的花兒是否會綻放? Do you wanna?
這並不是陷阱!今晚等著我的誘惑吧 Everybody, move your body
Have a party all night long Let's get together, sing da song


[明天你也會一起去吧?]歐斯倚著門 等到達斯唱完才開口
[阿?你也被邀請了?就一起去 有何不可]達斯
[你會很辛苦的喔 ..]歐斯
[我大概知道…我說你阿..別這樣一直扳著一張臉阿 就算卡兒族對你是不想提起的”家事” 可是以現階段而言 我們還是要跟他們合作才能達成任務 不管你我的戰鬥能力有多好…]達斯正要放下吉他

警鈴大作…

有異族攻擊船

大大晃一下 日光燈閃爍幾下

向機庫跑去 反方向於其他同學往避難的中心核心室集合
達斯 歐斯 里歐 麴草 米拉 夫果 還有一個小女孩已在機庫等著

希拉人在機庫(因為要出去辦事 結果就發生這種事)

坐在角落椅子上小女孩靜靜的望著大家急急忙忙的
聽著警鈴的聲音
微微嘆一口氣
還是沒起身 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她

3位男士出動 剩女孩們調整一切需要的武器 防護罩以及裝備的替換

這次的奇襲有不少的對手 估算至少一個人要對付3個異族吧
雖然說對達斯他們是不算什麼 牛刀小試的心態
一開始還好 不過多久就開始難打了
達斯他們應該都算是肉身近距離戰鬥的強者
可是卻是用戰鬥機的門外漢 沒想到這點 才有點陷入窘境
米拉 麴草這邊則是一切戰鬥的門外漢
雖說是卡兒族的人 可是卻因著種種因素
或說是有那個天份和記憶 可是卻封鎖起來了
反正就是那種在戰事上一點幫忙都幫不上的
不過協助卡米娜座機的武器替換和一些程式執行倒是不錯
驚險的閃呀閃 要適應卡米娜的操作模式和事也以及實際的空間距離是需要不少經驗才辦的到 只要能駕馭就一定會很順利 可是這並不是現在的情況
海爾斯和伊拉雅現在又不在這裡
危急時刻 1個異族正要殺達斯 身為後衛的里歐擋下卻無法進行其他有效反擊
這次真的是一番苦戰 不過幸好平安歸來了
精疲力盡

歐斯 達斯 里歐 不發一語的街過米拉和麴草遞上的水走向椅子坐著

對了…為什麼希拉在這?

打破沉靜的是回應米拉疑問眼神的有些生怯回答
[阿 我有急事要回梅斯星一趟]希拉 聲音漸小
[阿是那個一定要參加的?]達斯
[咦 啥?]米拉
希拉點頭
[他們是故意的吧 真是 ..該怎麼辦呢?]歐斯
[沒有直飛的班次嗎?]米拉
[最近因為戰爭減班 一定要搭上的那班已經出發了]希拉 頭痛狀
[不能用魔法嗎? 一定有可以移動空間的魔法阿 又不是世界末日 別這麼沮喪嘛~~]米拉 試圖打破可怕令人窒息的氣氛 參雜著疲累 無助
[你是當魔法是什麼阿? 魔力再強的人也不可能一次移動那麼遠 再說梅斯星的魔法結界防禦很強…]達斯 疲憊的眼神和語氣 一點都不像平常笑最多的他


[麴草 米拉 你們要記好喔 …你們的魔法是不一樣的喲…是為了帶來幸福而產生的魔法喔…而魔法也是為了幸福存在的喔]遙遠而已經褪色的記憶 靜靜的浮上心頭


麴草拉米拉的衣服沒有其他人注意到 一個眼神 即使不需言語也大概知道

([幫我吧])麴草相當堅定
([恩 不可以太勉強喔])米拉

雙手交握
一句咒語浮上心頭 靜靜的默念
熟悉的圖騰在閉上的雙眼前默默開展只有兩人看的到

…到梅斯星去…雖然不知道路 …請引導我們幾個人送希拉去那裡…

下一瞬間
啪的 景色全變
[..梅..梅斯星..?]歐斯

不過這裡是天空中喔
歐斯 里歐 達斯 和希拉都有可召喚的羽翼
而且也很習慣再驚訝中下意識已經叫出羽翼

可是麴草跟米拉就不是了 想到要尖叫時也要過個下降幾呎吧

真正覺得好像少了誰時
是在 一陣快速飛過的黑色羽翼經過腳下10層樓高之時
[琴..琴默?]歐斯 對於過去曾經接受過調教的師父兼合作的人是不會眼花的
向黑色羽翼柱腳的屋頂滑翔過去

琴默一轉身即是冷到像冰點的目光
歐斯 達斯 里歐 都被他的深藍不見底的眼眸給鎮住了
收起羽翼
剛剛被黑色羽翼擋住的身軀
是麴草和米拉
兩個都還有點意識 兩個都在發抖
[下次 請不要隨便丟下她們]琴默 冰涼的語氣如針一般字字刺進心坎
麴草和米拉一人拉一邊琴默的衣角
沒說什麼
只是笑一笑
米拉[.不是 …不是達斯他們的錯…魔法是給人幸福存在的不是嗎? 所以…]愈講愈小聲 停下喘息
[咦你說什麼? 沒聽到]琴默轉身蹲下在米拉前面
[真是的…成功了是嗎?那今天該待在哪過夜阿?連錢都沒帶…]卻在此時剛剛抓著琴默衣角的另一隻手滑落 連著意識和身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