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真的是很安靜,尤其是你的船上只有一個機器人大副陪你的時候…
看著遠方的星塵,向第3星系看去,小小的飛艇燈光閃爍在真空之中。那是小型相當團結的星系。他們也是第一個表示願意加入網路的星系。第一個目的地:情報星就在視力可及的地方了。看了一下手邊的手冊…
情報星:
以前的名字是Future。
是曾經星際聯合之時的總部。在聯合瓦解之後便成為各方人士聚集的情報星。
危險等級:1(最危險)
使用語言:沒有特定語言,但是星際語言學證照3級以上即可與其居民來客溝通。

情報星附近的網路還滿發達的,隨手轉開廣播,這是10年前還在地球上的習慣,沒想到,身體還記得在無聊的時候可以開廣播來聽。一轉到熟悉的頻率,就是一首歌的結束,琴聲飄揚,峰迴路轉。然後傳來DJ的聲音…用的語言是情報星很久以前頒定的星際標準語言,有一點點麻可星的濃厚口音…背景中下一首的前奏飄了出來,是很熟悉的旋律…不敢去碰觸的記憶中的旋律,害怕不該擁上的回憶會霸佔意識。正驚訝為什麼竟然可以聽到這一首歌時,DJ又很煞風景的繼續說
[各位好呀~歡迎回到我們節目…這一首古董可花了我不少時間找呢~不過既然是點歌就要好好撥出來的呀~可惜阿…留言時間是十年前,而且是地球來的…會不會太晚撥出了呢?真是太抱歉了。星際快遞有時候還頗不快的…看看留言寄來的信封上信戳的紀錄已經繞過快整個宇宙了~~好啦,不管會不會太晚…是卡以雅(Kaia Greek:pure)小姐要給伊塔先生的一段話:
你現在在哪裡呢?
聽到這一首歌了吧! 打賭是我贏了喔~
花的時間可能會久一點,期待能在見到你…

阿,後面的字都糊掉了…因為星際運送時高溫燒掉一些信的內容了…
伊塔,不論你在宇宙的哪哩,希望你有聽到喔。]

這個女歌手擁有相傳可以把雪花溶化的聲音…

伊塔看著地球的方向,[你,還在那裡嗎?]


不願離開的人,不能離開的人,都被歸類是被拋棄的人
自己是逃走的人,拋下別人的人。
不論再多的[對不起]都不能彌補失誤
地球已經不是生物可以生存的地方了…在星際中也是有名的自己毀滅自己的星球,那種自稱人類的生物。逃到別的星球的人類或是靠老方法征服,或是屈居下風,苟且偷生。有像他這一種的被接纳,也有被物競天擇掉的。原本住在地球上的人四散各處…沒有任何聯繫,也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活下去。沒有人去關心現在的地球是什麼樣子,沒有人想要復原他。都是像外逃卻拋下過去一切在一個已經精疲力盡的地球去承受一切的歷史、遺跡、痛楚、很難再變回來的生機。留下來的…是無力離開的人,和受傷的大地。

整個宇宙都很怕去太陽系的地球,因為他無時無刻都在哀泣,聽的心都慌了…所以地球附近的失事事件也是特多的…
伊塔默默的在鍵盤上敲了一下改變一點行程…
在情報星之後就是地球…一點都沒猶豫
不管那裡變成什麼樣子都想要回去親眼看

不過就再回神要專心開飛艇的時候,發現竟然跟旁邊的小行星(?)如此貼近盡到像是在地面上行駛,竟然沒有被引力拉去撞星,或是經過大氣層那種顛簸
驚訝不斷阿,今天…

兩匹類似白馬的動物輕鬆小跑般經過飛艇旁邊超車又折回
有一點發銀光的馬類生物(?)有著一樣是白的鬃毛,相當柔順的飄
螢幕顯示這個星的狀況…根本沒有空氣的”獨角獸星”
看看朝自己奔來的動物,體型也跟一般馬差不多,看來相當健壯。沒有想像中金色的角…
[喂~打哪來的阿?]好像有聽到這樣的問句…輕輕又很遙遠的聲音,是伊塔熟用的語言,可是這種生物也說同一種語言嗎?他開始想翻星際語言學第3輯了…
[阿…]腦袋思緒打結,太多不可思議
[又一個地球的阿…好久沒看到了,兄弟,要去哪阿?]白馬散步在飛艇旁跟著一起飛
[情報星…]類似於喃喃自語的語句
[阿~那很近了呀~記得去打個預防針阿,你要去的地方最近流行感冒。]
[謝謝,你怎麼知道!?]
[We are NAVIGATORS!]昂高馬首,更加的…
[那你怎麼聽的到我說的話?]
白色的獨角獸一腳停下飛艇,蹄就剛好放在流線型的弧線邊上。
飛艇也很乖的給我電源切掉…
[我說伊塔先生阿,天生的力量廢著不用,常識又太少太古老,你真的想混宇宙?…對,我本來就會魔法,我是話說進你的心裡,不是讓你用聽的!…這是讀心術。拜託,那是我族的基本功阿…喂~不要因為我會用讀心你就懶的開口好不好? 這樣很無趣耶~]說完,牠便帥氣的甩甩頭,踏星而去,留下一臉錯愕的依塔在駕駛艙中仍然還未回過神來。


在腦袋能夠正常運作之時,下一站的情報星已經近在眼前了。擔任大副的機器人是相當舊型的機型,所以一向話不多。那是他父親和他一起打造的機器人,至今尚未故障或是當機過。現在做的這一台小型的宇宙飛艇也是大副改造的,自己只是提出幾個構想罷了。說他沒有感情,可是他對於一切的機械超級的熱愛,不論是最新發明還是古董都可以與其對話。伊塔也覺得很奇妙,自己跟機器的淵源可真是深呢…父親母親都是機械的博士。從小會被送到家裡的只有沒救和死當的機器,不過送出去的只有復活的。
雖然跟大副稱不上感情好…,因為根本沒有什麼感情交流阿…
[凱恩,不用開那麼快]
[是的,伊塔先生。]
沉默…
[凱恩,附近有可以補充燃料的嗎?]
[沒有,伊塔先生。]
[凱恩,燃料剩多少?]
[是的,432冰晶能量,伊塔先生。]
[那可以再撐多久?]
[在時速120光音之下42個地球日,伊塔先生]

所以這一次出動幾乎可以說是伊塔自己一個人出來玩吧…

在情報星的港口停了下來,外頭的照明白燈亮到睜不開眼。伊塔搖搖晃晃下了船,前往登記處。用手稍稍遮一下強烈光線,遞出申請單和護照,很流利的說出練習已久的答案。還好在Elite星時就已經練習已久,不然這一種速度的星際通用語言,依照伊塔所學到的星際語言學3級程度是無法跟上的。

受理護照的在強烈白光之下看來是臉色蒼白的液體人,手不是伸出來的,而是長出來的…雖然護照沒有因此濕掉(有防水處理過,還有護貝了),不過接過來時還是有一種想用手帕擦一下的衝動。排隊的人相當多,正當伊塔轉身要走之時…
[伊塔先生,雖然我這麼說是多嘴了一點…]液體人放慢速度說
[請問有問題嗎?]只想趕快離開強光的伊塔
[您在這裡並不受歡迎,請快一點把護照上Elite星的標示刪掉]
[這是我的…]
[因為您要做的事和來自的星球實在太過巧合,我們已經接到通知要告知您,您的頭銜已經不能在此通行。告知是我的任務,說服和說明不是。請一路小心,祝您旅途愉快!…下一位!]

被人潮推出境,形形色色的生物齊聚於此。寬廣的大廳,連接像四面八方的交通線,懸浮於空中的白燈,照亮來來往往的陌生面孔和表情。大多的人急於趕路,幾句簡短的問候和交談在身邊的人呼嘯而過。這裡的人走路都那麼急嗎?
[嘿,不要在這裡散步。]趕路的西裝筆挺黑熊體格人士壓低帽簷快步超車通過。
叫賣聲此起彼落,與交雜在一起的各星語言有一種留聲機壞掉的聲音,各式各樣的攤子擺設因為太過新奇反而不敢太接近。各星小孩高速穿梭在人群中遊玩,一下子就打成一團,就算是彼此仇視的星球,在小孩的眼中是無所謂的。

在一邊的攤子比手畫腳買了一杯咖啡,不論到哪,一杯咖啡的基本香氣是不變的…

伊塔緩緩在一角的椅子上坐下。
他正想著下一步該去哪做什麼事,才想起來其實自己的計畫很不夠周全。
[是伊塔先生嗎?]同樣手持一杯咖啡,黑如瀑布的髮絲流瀉而下,陌生人紫黑瞳盯著自己,像是盯著獵物一樣。
[是的…]警備般的伸手要取雷射槍,看起來對方有些來者不善。
[我是琴默‧凱亞]他嘴角微勾,仔細聽低沉聲音,判斷應該是男的吧!
[有事嗎?]連凱恩都警備了,不過被伊塔的眼神示意擋下
[我對你的夢想很感興趣,但我只是想告訴你那是行不通的]
[?]
[星際網路是不可能的,因為一旦被架起,會有更多黑暗會被連接…這是你希望的嗎?再加上…雖然真的連起來對我有利…但是我阿…可不想…讓一個毛頭小鬼搶了我的工作…再會啦]差一點,男人的雷射槍就貫穿了伊塔脖子。
伊塔驚險閃過的下一秒,忽然覺得自己真是找碴…而且…竟然沒有人來制止這一個當眾開槍的人。沒有人注意到剛剛琴默的舉動,還是沒有人敢注意?

想要再反擊卻發現對方站的地方一開槍若被他閃過就會傷到路人。
[呵呵,躲過了呢…那我也應該好好招待你是嗎?反應力不夠…勇氣不佳…天份不高…夢想過遠…看在我要的東西跟你一樣…就好好陪你玩久一點好了。先警告你,想要摧毀你夢想的人可不只我一個。]左手拖著臉頰笑笑的看著驚慌失措的伊塔和凱恩,這位自稱琴默的人。

之後,伊塔找到了跟艾奎拉聯絡的視訊。
[你忘了嗎?網路本來就無法管制流通其間的東西。宇宙中有很多你所不知的黑暗和深淵。我已經跟上頭報告過了,你就以一個遊客的身分去到處看看,再想想你要不要架那個什麼網路吧!]
[所以是你把我的頭銜給砍了?]
[某種意義上是,你應該感謝我的喔。不然你本來剛剛一出境就會立刻被幾幫人架去宰了~沒有人會希望有那種威脅他們存在的人在眼前晃來晃去的。再加上,你如果辦不好的話會使我們在星際的地位受損…所以…就是這樣啦。Bon Voyage~(乾杯狀)]

那些下的訂單…就是為了要他保證…[給我平安回來,連同我的禮物]。到底是他人重要還是禮物啊?

這就難判斷了…


決定要開始刪掉一些無理的訂單,不過卻開始放心的逛起了街。一開始逛…就發現停不下來。他來到了電子機械區,堪稱是一頭栽進去吧。就像是老飸看到小巷子中木頭建築、窗子有些熱氣長久留下的潮濕、傳來陣陣新鮮麵團香味的麵店。動手買了不少零件,根本沒有想過要做什麼就買了不少東西。凱恩在一旁只是幫忙提袋子,沒有制止主人的失常行為。什麼新奇的玩意兒都可以在這裡弄到,行家則可以在這裡以最低價錢買其材料造出不可能的傑作。下了一些訂單,付清錢,等一下在他心愛的小飛艇前領貨即可。
在機械區的一角看到了一家小店,才想起來自己根本還沒吃東西。點了菜單上唯一看的懂名字而且應該沒有什麼奇怪生物加料的食物。送來的東西很單純,一杯水,一塊切片雜糧全麥麵包。服務小章魚遞上一碗紫色濃稠狀、裡面還有一些不知名五顏六色的碎片的湯…嗎?

[好喝、好喝、店長請、請、請喝]漂浮著的小章魚熱切的推碗湯給伊塔,熱切的眼神閃閃發亮。雖然小章魚的星際語言還頗差的,不過還可以解讀。
伊塔微微皺眉,微微轉動著右手的湯匙,遲疑著要不要真的喝。偷偷用眼角餘光撇向別桌的顧客,每一桌都有一杯以上…有半數的客人拿來當飲料來喝…連在一旁的凱恩都看似要冒冷汗了。他的表情似乎是在說還好我是機器人不用喝…
[補充體力、很棒、快喝一口]小章魚還是熱切看著伊塔和那一碗神秘的湯,要伊塔趕快喝
…伊塔心中暗自想:[既然難得出來玩…雖然很恐怖…喝吧!!!!!!!!!]
如同要上戰場的最後一小杯酒,一口乾光!緊緊閉緊眼睛不去看不知名的配料,忍住呼吸。濃稠的液體通過喉嚨,下肚。習慣性回味一下…
美‧味‧阿~
甘醇的海鮮湯底,配上入口及化但不知何物的配料
有一絲草的香氣,但不會不和諧。
漸漸另一股香氣從空了的杯底冉冉而生,聞了令人身心放鬆,好像來到了大海邊,聽的到海浪。看著夜晚的海,一輪懷念的明月高掛天空中,繁星點綴。
哼哼,凱恩,喝不到會是你的遺憾。
小章魚看了他的表情,點點頭笑著把第二碗放上桌,迴身離開到下一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