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4    地球上的金字塔

「阿…抱歉,剛剛分心了一下,妳是?」伊塔向女孩的方向走去,一旁的凱恩也尾隨在後。

女孩佇立在原地,「我是望薰,一位臨時翻譯員,請多指教。」

「不必勞煩妳,這裡可是我的…」伊塔的話再度被打斷,這是他出行後第幾次被這樣鄙視了?
「故鄉?地盤?這裡的語言伊塔先生還能聽的懂幾分?經過十年的混亂之後,現在通行的語言可是混合了幾乎所有您離開之前地球上所存在的所有語言而成的。既然曙晨都已經花錢派我來幫助您早一點習慣這裡的現行語言,伊塔先生就接受這樣的好意有何不可?等到你已經可以獨自逛街,並且不會被騙錢還可以殺價的時候我就會自動消失的。」望薰笑笑的說,她看起來大概才20來頭的年紀,一口流利的Elite語。給伊塔的印象除了笑臉,好像還有一分的未知。「請隨我到克拉克總理的辦公室吧。」

隨著望薰的腳步,通過不知道幾次的莫名的光線檢查,他進入了一個純銀色的房間和純黑的房間不斷地交替出現著的空間,除了一些信號燈的紅綠色交替閃爍著之外,甚麼聲音甚麼光線都沒有,應該是拿來檢查從外面進來的人是不是有沾染什麼細菌吧。然後一道門上下刷開,立刻下一道門左右刷開,再一道門又上左下刷開。
  哈哈哈~~~!
  伊塔忽然聽到的是小孩的嬉鬧聲,不出幾秒,幾個小孩便從他跟望薰的面前蹦蹦跳跳過去。

  是錯覺,一定是錯覺。伊塔如是想著。

  「哎呀,跑那麼快,你們是要到哪?」望薰順手拉住其中一個小孩的衣服,蹲下去問那一群小鬼頭。
  「聽說,今天圖書館裡是卡以雅姊姊要說故事,我們要趕快過去,快開始了。」小孩這樣回答道,因為奔跑而紅通通的臉,還有帶著些微喘氣的語氣,「望薰姊姊今天不能一起來嗎?」
  「姐姐今天要工作,抱歉。」望薰滿臉愧疚地說道。

  不對,這一定是幻覺。伊塔如此想,只是有點吵的幻覺。

因為剛剛在外面太安靜了,看到小孩,聽到小孩的聲音…好遙遠好陌生又有一些興奮。

是的,生命還在這裡延續下去。

等一下,卡以雅?會是她嗎?

  「外星人?」小孩指著伊塔問道。
  「是外星生物!」另一個小孩悄聲反駁,堅持的眼神讓伊塔哭笑不得。

請問,你們是沒看到我長的這麼像人嗎?伊塔表面沉默,心中如是想。

  「他是人類。」望薰解釋道。
  「真的?」小孩戳了戳伊塔垂在身體兩側、露出大衣外的手背。
  「貨真價實,如假包換。]伊塔沒好氣道。
  小孩歪頭看他,一臉困惑。
  「我跟你說過,這裡的語言已經變了,還是應該說是成長了?…」望薰低聲跟伊塔這麼說道。
  然後她轉過頭跟小孩子用阿拉伯文說:「跟費大叔的咖啡豆一樣。」
  小孩們頓時恍然大悟,點頭如搗蒜。

  等到小孩們蹦跳著走遠了之後,望薰向伊塔解釋道:「費大叔是地球變成這樣之後,用最經濟的價錢提供實在咖啡豆的商人。」

走廊的兩旁掛著一些畫,都是些真正的名畫。伊塔心中推測應該是因為那時候氣候突然劇變,3個月之內地球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所有生命,這是應該是那一些僥倖存活下來的人搶救出來的畫。一些盆栽植物也站在兩側,牆壁沒有窗子卻有一股冷氣傳出。當伊塔停下腳步時,望薰看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等一下你在專心聽克拉克先生解釋這一個傲.人.的金字塔成就,我先不跟你解釋,不然等一下還要全部再說一次真是太麻煩了…」
搭著電梯,上升,上升,到了某一樓是有著驚人豪華大廳的圖書館,再轉入另一座電梯,上升,再上升。
“叮”的一聲,電梯轉瞬間已到達目的地。
「到了。」望薰的表情似乎瞬間變的嚴肅起來。

電梯門一開———
映入眼簾的是…堆積如山的文件堆和書堆房間…

「阿…走錯了…抱歉。」望薰轉過身對伊塔道歉,但口氣還是很嚴肅的感覺。
文件堆裡忽然探出一個人的頭,「喔,是伊塔先生吧?望薰…妳又走錯樓了?這樣不行喔…真是令人傷腦筋…禿驢的辦公室是在樓上啦。」拍了拍望薰的頭,這人的領帶也看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爬在領子上,看起來是位很拉遢的辦公室人。
「我知道啦,卡洛斯。」望薰回答。
「唉,嘴硬…。快去吧,不然又要有禿驢…」
望薰不發一語直接按下關門鈕。
「阿、等一下,是我錯了…這個文件…幫…呀!!痛!」
門全部關上之後,望薰輕輕說:「等一下再過來好了…」
>>>>>>>>>>>>>>>>>>>>>>>>>>>>>>>>>>>>>>>>>>>>>>>>>>>>>>>>>>>>>
克拉克總理如預想的坐在看起來很貴氣的大皮椅上,肥肥的啤酒肚,高傲的臉龐、不可一世的不苟言笑,後面如影隨形的跟著一個掛著一點黑眼圈的清秀男子,之後在克拉克跟清秀男子的對話中得知他叫做祭月。

「吾…わたし am  克拉克 de su。Now の de president」
這是見面第一句話,猜來猜去一之半解,大概知道是在自我介紹。完整的句子在望薰的翻譯之下才清楚:「我是克拉克,現在的總理」

祭月則完全不是用現在的”地球語”,他還用著單一語言說話,全日文或是全中文。克拉克的話不多,連祭月都沒有介紹給伊塔,總是皺著眉頭,話題總是持續不到三句就被他含含糊糊的打住。打從開始的問候一兩句,也斷斷續續的講的支離破碎。
三不五時,他就轉過身,看窗子外的天空,背對著他請來的訪客。

就算是透過望薰已經修飾過的翻譯,伊塔多多少少還是聽的出來克拉克那種心不在焉的說話方式。雖然討厭也不好掉頭就走,只好留下來聽他說幾句
「既然那麼無奈的”接見”我,當初幹麻叫我來阿…,當作沒看到我來不就好了嗎?」伊塔這樣想著,不過基於作客訪問禮儀,他還是靜靜的當一個安分的客人,反正有一些無聊的時候,把時間拿來觀察人,應該是個不錯的利用時間對策。

順便聽聽地球現在用的語言,混合各國的句法跟字彙,常常讓伊塔似懂非懂,這時才想到還好有個翻譯員在旁邊。

說到這個翻譯員,望薰,一開始翻譯起來就是相當嚴肅的臉,跟一見面時那種笑臉就是天差地別的不一樣。打個比方來說,祭月一開始的幽默開場白,在她極為精確但表情不搭的幽默翻譯之下,完全不知道是該笑好還是不笑好。

克拉克,這個仔細一看的確是很像禿驢的總理,在態度和智慧都比不上在一旁的清秀中年人,祭月。也許是習慣性想要確定這個總理到底是不是真貨,不知道是哪生來的閒情逸致,伊塔隨口問起了現在治理地球的方針…
簡單隨口問了一下,例如現在有多少人住在這,糧食怎麼辦之類的,然而這位總理先生一概以含糊不輕的口吻或是轉換話題的方式不直接回答伊塔。
看來,克拉克總理應該是個沒在做事的總理,不知道到底是怎麼當上總理的…
就算是這麼懷疑著這位總理的辦事能力,伊塔還是維持著這幾年來養出的對待官員應有的一貫該有的禮儀跟尊敬。

「天氣這麼好,我領你在這裡走走吧。」克拉克,見面到現在最親切的一句話,也是唯一一句帶著笑容說的話。

「話說,地球現在的天氣壞過嗎?看起來現在應該是永遠的夏天中的晴天阿。」伊塔心想

說在這裡走走也不過是在金字塔內有看似有規劃性的亂晃,克拉克開始長篇大論起來,說著金字塔的外殼、物理原理、維生系統、電腦系統…如此等等的技術性演說。忽然開始的長篇大論,著實嚇了伊塔一跳,不過他剛好也很有興趣,耐心的聽他炫燿著各領域的技術性名詞,伊塔只要一個小動作,像是目光飄向窗子,總理就開始講做這窗子的各項技術,隔熱保溫防風防紫外線。望薰也是一字不漏的翻譯,難怪她剛剛會說不想解釋那麼多技術性問題。看來是已經翻譯過很多次了,這個總理以前應該也是個工程師…吧

金字塔的外面的確有三層特殊的強化玻璃,第一層是用來保護,主要功能是防止過多的熱能、輻射線、微生物進到金字塔內部。第一、二層之間有改良過的太陽能板,因為太陽的紫外線和一些宇宙射線太強(貓:這樣會造成太陽能板受傷嗎?其實我不知道,先暫定這樣好了…),沒有那第一層特殊的玻璃保護的話,太陽能板一定會壞掉,再加上有一部分的金字塔是沉在海水裡面,所以也需要防腐蝕的保護。第二、三層玻璃之間是用來冷卻和調節金字塔裡的內部溫度之用。整個金字塔是用地球上硬度最高的合金所做的支架所搭起來的。下層是發電機和一部分的研究中心;海平面那一層沒有任何設施,單純是檢查外來者的房間群,在上樓是醫院。在上樓是一些小小的教室和住宅區,現在施行著全人教育,生活的機能一應俱全,從健身房到小醫院到市場都有;接著是圖書館,所有搜羅的到的書籍都在這裡;接著是大學區,或說是研究學者的空間;然後是辦公空間(應該說是重要人口資料之類的紙張存放處)。

 能源倚賴太陽能和部分發電機(有潮汐發電機、海水溫差發電機、風力發電機、生質能發電機、還有人體體溫回收利用發電機等)
 替代石油做塑膠和生活用品的替代材料在以前被視為昂貴,不過現在的人也不是很多,就大方的研發、全面使用下去。

就這樣當個被動的聽眾過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終於有了”自由時間”(連望薰都說翻譯到有點累所以先去幫卡洛斯做別的事),伊塔決定去到處晃晃,就從剛剛小孩口中的圖書館開始好了。不過有圖書館還真是一件怪事,連生活下去都很困難了,還顧的了書、知識之類的嗎?沒燒來當燃料算是這個總理有點明智的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