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分享&嚴重崩壞自添情節有,點入注意。黄字是現代正常(甜文),紅字是現代KUSO(惡搞文),是我打的

<長干行> 李白著

The River-Merchant’s Wife: A Letter   by Ezra Pound

妾髮初覆額 折花門前劇

While my hair was still cut straight across my forehead

I played about the front gate, pulling flowers.

還記得小時候瀏海都會剪的像有被尺量過後才一刀剪下,那麼整整齊齊的覆在我額前

還記得那時候,我都會在門前摘幾朵盛開的花,一個人玩著獨角戲的角色扮演

吼、到底是誰規定我們家的小女生頭髮一定要整齊的連一根都沒有不首規矩的整齊的阿!想到過去讓大人整理出的標準髮型我就覺得汗顏...

我以前竟然都沒覺得什麼還在自家門前摘花阿什麼的自己玩的很開心...還好小孩不管怎樣大人都會說可愛!

 

 

郎騎竹馬來 遶床弄青梅

You came by on bamboo stilts, playing horse,

You walked about my seat, playing with blue plums.    

但是我沒有孤單過,你不時都會騎著你的彩色三輪車,搖搖晃晃的喀啦喀啦響著跑來我家門前跟我玩

我們就這樣繞著欄杆開始玩起來,也不一定玩什麼,就是兩個人追追跑跑的,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寒暑

常常玩著玩著,玩伴家家酒跟迷你洋娃娃cosplay玩的正開心的時候,就會聽到巷口遠遠的傳來又是那個騎術很癟腳的傢伙又來了。這年紀還在其有輔助輪的小孩可不多阿。

既然他來了就陪他玩玩吧,反正一個人是玩,兩個人也是玩。

 

 

 

同居長干里 兩小無嫌猜

And we went on living in the village of Chōkan:

Two small people, without dislike or suspicion.    

對了,我們本來兩家就離很近阿,還是同一個學區、同一個小鎮

我們感情很好,大辣辣的整天玩在一起,卯起來玩像哥兒們一樣瘋、一樣瞻前不顧後,聊起天來感情像姊妹淘們一樣好

他家跟我家早在不知道幾代前就是老相識了,還住在附近

小時候打打鬧鬧的也不會想太多,長大了也還是一樣打打鬧鬧開開玩笑 

 

 

十四為君婦 羞顏未嘗開

At fourteen I married My Lord you.

I never laughed, being bashful.

不知怎的,還沒有心理準備,年紀輕輕的就跟你步上紅毯,一起跟我們摯愛的家人朋友還有你聽了結婚進行曲悠悠響起

每次看到對戒在我的手上反射著光線,不敢相信的想法還是佔據了我的心,我忘了該怎麼用平常心跟你相處、處處充滿了尷尬的感覺,也震驚了一年左右的時間

 

不知道是哪跟筋燒壞了,竟然這麼早、而且竟然就決定跟那個死小孩結婚了!?

我是該繼續欺負他呢?還是該對他好一點?我們之間的相處一點都不像男女朋友阿!?那現在是老公老婆該怎麼辦阿?

 

 

低頭向暗壁 千喚不一回

Lowering my head, I looked at the wall.

Called to, a thousand times, I never looked back.

我總是飄開我的視線,不敢跟你四目相接,就怕你發現每一次連跟你講話都會臉紅,這樣的我,你一定會捧腹大笑。

不用實驗都猜的到結果。事實上,我也不會給你任何實驗的機會。

哼、反正是他先求婚的。我到婚後還在恍神這也要怪他啦!

 

 

十五始展眉 願同塵與灰

At fifteen I stopped scowling,

I desired my dust to be mingled with yours

後來終於習慣了你從青梅竹馬的死黨兼哥兒們變成了我的枕邊人,每天恢復了平常的說說笑笑的兩人相處

結婚證詞的內容,漸漸一句句刻畫在心中,強烈的感情跟希望在心中滋長,不過我不想跟你說

後來漸漸的我也察覺到自己對他的感情了,也希望這段甜蜜的時間能夠像從以前到現在一樣一直存續下去。

 

 

常存抱柱信 豈上望夫臺

Forever and forever, and forever.

Why should I climb the look out?
我們的關係已經又多了一層家人以及夫妻,我不敢相信會有這一天
 
你要外派這麼久、而我...而我得要留在這裡待著等著守著

所以當我聽到他要外派"一段時間"的時候,感覺好像被雷劈到了...

我才剛取笑玩我的一個朋友耶...(因為她老公不過要出差一個月)

搞什麼!

 

 

十六君遠行 瞿塘灩澦堆

At sixteen you departed

You went into far Ku-tō-en, by the river of swirling eddies,

然而該出發的日子還是到了,我也只能送你到機場

想到你會撘的航線

再怎樣,boss命令、超難違...也只好、只能去送機了

一趟路過去還要轉機、嘖、公司是不會阿沙力一點直接定貴一點但是直達的飛機嗎?

 

五月不可觸 猿鳴天上哀

And you have been gone five months.

The monkeys make sorrowful noise overhead.

跟季風剛好逆向,我祈禱你會一路平順,連亂流也沒有的還可以在飛機上睡小覺、吃飯也不會被飲料灑到衣服

這段時間,我在這邊連吃魚都不敢把魚翻面、說話也特別小心雙關跟諧音、不敢亂享有的梅的,直到你的聲音在電話那端響起溫柔、但有些疲累的問候。我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差點哭出來、但是卻只說的出「笨蛋、國際電話很貴耶。還特地打回來幹麻」趕快去睡覺可以活蹦亂跳在打回來啦。

心裡七上八下的,機場裡有因為要送小小孩子去出去留學一個月的媽媽擔心的哇啦哇啦叫

聽了我心更煩阿...雖然平時我會覺得這樣很吵很不乾脆、但是也懂一點那些擔心的叮嚀

「阿姨、就讓你家孩子自己去吧。要相信他做得到,做不到、就當作是去觀光的就好了。」

「hey,小子。好好去闖蕩一番、開創你家的名聲吧!要幫你媽買紀念品喔~」

無視那位阿姨聽到最後一句話囧住石化掉的表情,拍拍小孩的棒球帽,瀟灑的揮揮手,直接走出機場,不等到他的飛機底達第一個目的地。

 

 

門前遲行跡 一一生綠苔

You dragged your feet when you went out.

By the gate now, the moss is grown, the different mosses,

都過了多久了阿?我今天開鞋櫃,才發現那雙你猶豫很久到底要不要帶去的皮鞋上

都已經生了灰塵

你再繼續在異國加班、燃燒生命的蠟燭下去,我就把你沒辦法帶去、珍藏已久、酒到酒櫃上都有蜘蛛絲的紅酒拿去樂捐!

 

 

苔深不能掃 落葉秋風早
Too deep to clear them away!
The leaves fall early this autumn, in wind.
不過我不大敢動你的皮鞋,你說過保養皮鞋有全套的行程,還是交給你自己弄吧。
 
季節好像要轉換了呢,有點起風了。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下手,只能坐在櫃子前看著我的倒影、你的愛酒
 
 
 
 

八月蝴蝶來 雙飛西園草

The paired butterflies are already yellow with August

Over the grass in the West garden;
 
 
你還記得我們以前很喜歡一起去散步的蝴蝶園嗎?我在我們的家的小花盆栽上,有一對以前遇見過品種的蝴蝶來了喔,雙雙飛舞玩的很開心的在我們的花上打轉
 
在這個城市中很稀奇呢
 
 
 
窗邊飛來了一對麻雀,兩隻都很肥,在窗台上蹦蹦跳跳還啄窗子
 
窗子是不能吃的吧!?
 
 
感此傷妾心 坐愁紅顏老
They hurt me.
I grow older.
 
 
但是我看了卻不像以往的雀躍,畢竟你不在身邊...
 
阿、我該不會因為這樣想阿想的,臉上出現皺紋吧。這樣你回來會嚇到的吧。
 
 
但是我看了好羨慕...
這樣的的表情,你看到一定會笑、順便幫我拉皮...
 
阿、我會不會因為這樣臉上生了皺紋!?  糟糕糟糕...我的面膜放到哪了?
 
 
 
早晚下三巴 預將書報家
If you are coming down through the narrows of the river Kiang,
Please let me know beforehand,
 
 
喂、你開始預定要回來的時候跟我說一聲你要撘什麼時候的飛機吧
 
用email告訴我一聲,順便寄一下你們那邊的觀光網站
 
 
你決定啥時要滾回家的時候跟我說一聲吧
 
 

小西版補充:當我想念你的時候我就忍不住一直吃啊吃的  我猜早晚會長出三個下巴來的
 你要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先寄封信告訴我啊   我才能趕快減肥免得嚇死你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And I will come out to meet you
                        As far as Chō-fū-Sa.
 
我想去你待了很久的城市看看,你要當導遊喔,之後我們再一起回家。
 
 
我飛去找你把你這死小孩接回家。
 
 
 
 
 
 
 
 
--  甜死笑翻不賠門票!   END  --
 
 
最後的心得:
 
其實我不大會寫甜文,但是不知不覺都會寫成甜文
 
想寫嚴肅文的時候會自動變搞笑文
 
"開創你家的名號"...這是對護玄的作品致敬,雖然我一開始不喜歡那位仁兄的造型...實在太驚人了一點。
 
千年之前的作品,近百年前之前的翻譯,當下的虛構情節。
 
交錯在一起的時候,看倌們有什麼感想嗎?
 
拜託、不要叫我去跟李白懺悔...我知道我很對不起他的,OK?
 
雖然是虛構的感情,但是也不能說不可能
 
也許真的有人這麼樣的甜到爆...
 
有一些感情跟深刻的感動,並不會因為時間而有所改變
 
這就是好的作品吧...?
 
有一些曾經注入過心血的生活,也許就不會後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