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224.JPG 

這是小故事,希望今天打的完(O_Q),已經很久很久沒打故事了...

---------------------------------------------------------------------------------

那個長髮女孩今天也在阿。

 

扛著跟兄長借來、很貴很貴的相機,他看著今天仍然出現在盛開的白花樹下的女生,一個看背影很正的女生。

昨天、前天、大前天也是。

每天都一樣的打扮,還害他一度以為她是不是流浪漢,但是衣服又太乾淨了。

不同時間來,每一次都會遇到她比他更早站在那邊。

只有兩個禮拜的花期,他想起要來這邊的時候已經是小小的白花盛開、緊接著要開始飄落的時候。

這一帶有一點點偏僻,算是已經被人遺忘的校園一角的一片寂靜的花海

沒有其他人來賞花

也沒有聽人說起過

連吹過的風聲都有些寂寞

會發現是因為大一的時候曾經迷路到這裡來,看到在落花的三顆白了頭的樹。

一邊奔跑一邊回過頭,暗暗的記下這偏僻的地點。

還好幾次害怕學校施工就狠狠的整頓這一區、把這邊的樹砍了

雖然她背影很漂亮,但是每次他在架好腳架之後在抬頭想看清楚的時候,她早就離開了

不是沒懷疑過是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不過學校沒什麼類似的傳說,反正會這麼愛花的應該不會不好吧

但是今天不一樣

 

架著腳架的同時,風中傳來了一陣柔和跟嘆息的聲音

「這邊的時間之流夾雜了真多其他雜聲。」

 

???他疑惑的停下手邊工作抬頭看她

 

長髮女孩轉過頭,露出疑惑的表情開口問「你...看的到我?」

明明是很溫柔的聲音跟很漂亮的相遇畫面,還有花飄落阿

但是那雙與人類無異的眼睛失焦般的看著他

超恐怖的!就跟半夜看到室友竟然在看恐怖電影那些定格特寫一樣恐怖!

有沒有搞錯阿是白天耶,但是心中有一部分並沒有被驚嚇到,反而非常平靜...

這種情況下還是逃掉好還是當做沒看到好?哪個情況比較能夠保命?身上有沒有護身符阿?

「...別裝了,看的到,就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繼續裝傻,弄腳架弄腳架

「喂、人類,我不是幽靈拉。」

嘆了一口氣的女孩抬頭繼續看著花這樣說著「時間的聲音變質了,但單單看花還是很美,你不覺得嗎?大老遠跑來的學子。」

每隔一段時間她會從主系統中溜到這邊看花,雖然名義上是視察。但是因為她選的地方都偏僻至極,所以她成上的報告也不是很受到重視。但是因為她繼承了預言一族的名,所以她還是可以拿著經費跟特權到處跑。

「你到底是哪個年代的?」這年代真的有"人"會用學子這種詞嗎?

「阿...我忘記下載新辭典了。沒辦法、麻煩你忍耐一下,已經很多年沒有人類能跟我們溝通了。一時之間懶了沒去下載新版。抱歉拉」

「果然不是人...」即使沒有像謠言中的壓力感,但這個東西一定不是人,說不定是外星人?還是自己的幻覺...

「這問題重要嗎?人類果然會在意一些很奇怪的東西」

「我覺得這個問題不值得忽視。」

「呵呵、就當作是一樣是賞花的不就好了嗎?」

女孩退開了一小段距離,指了指自己的影子,得意的說「這點程度的化態一點都不難阿。」

 

問題不在那裡好嗎?小姐。

 

「因為是人類,所以你聽不見時間流的歌聲吧。」

「你是物/理/系的詩/人?什麼時間流阿?」

「我說的東西跟你們所認知的愛/因/斯/坦/版時間概念不大一樣,大概概念上要在轉個...G軸正向27度,M軸負向172度,N軸拉到J方向就會懂了。」

 

(「電波女?」)他心裡默默的下了一個結論

 

「也就可以聽到,你們歷史的聲音。有好多曾經賞花人們跟動植物,曾經存在的,已經不在的,這些感嘆跟感動會被遺忘卻不會消失。有些也許是讀過的文章詩句有流傳下來,但有些是你沒有讀到的沒沒無聞市井小民或是一隻麻雀的聲音。」

「我說你阿...別感嘆這些了,賞花就賞花,看這麼漂亮的花,卻皺著眉頭,不是很不搭嗎?」他順手打了一下她的額頭,像在對待他妹妹一樣。他不喜歡,這麼沉重的賞花。這種類型的感嘆,不適合這樣的美景。是沒沒無聞也好,但曾經存在,也許他也不會被記得,但是他不在乎。

摸了摸有點疼的額頭她說「人類果然很奇怪。」

「奇怪的是妳!」一秒反駁

「所以你是聽到了什麼阿?」

「恩~有一個是一家熊跟跟這棵樹的原祖的故事,你要聽嗎?」

「好阿、反正我下午沒課,日落前說的完吧?」

「日落前的話可以再聽個...8.65個故事。」

「...請開始吧。」

他就這樣隨地坐在地上準備聽故事,她也坐在一邊的樹根糾結成的天然椅子上說故事。

有歡笑的故事也有悲傷的,有希望的故事也有絕望的。交織而成的,一棵樹看到的人們的故事。

日落之時,她看了一演夕陽幽幽的說「風與水、水與樹、樹與地、地與火、火與生,這些之間都有怎麼也不會斷的連結。所以看似無聲的東西,其實記載了有生命的一切留下的哀嘆、歡笑與淚水。人類選擇不去傾聽,關閉雙耳,矇蔽雙眼,但終究會感覺到的。無聲的東西並不是沒有生命,而是不一樣的生命型態。很高興能夠認識一個還記得美的人,也請不要忘記這份喜歡的心情。」聲音有一部分融在風中,有些模糊有些哀傷。

拍了拍有幾朵落花的衣擺站起來,她向青年表示他們都該踏上歸途了。

 

這是今年他有空來看這花的最後一次機會,那個女孩肯定也聽到了吧。

他其實偷拍了不少女孩笑起來的時候的照片,還有最後她看著夕陽的背影。

存在電腦裡後立刻燒進光碟備分

 

 

 

這個E/A/R/T/H計畫,也該跟上頭回報情形了。

雖然自己的報告一向不被重視,雖然她並沒有動用力量去預測那個藍色的球的走向

他們的實驗,原本就是要讓看那個時空的那顆球自由發展會是怎樣的型態。

她看著青年所謂的今天的戰利照片一張張閃過半透明的螢幕

恩,有幾張拍的不錯嘛,就說了她的化態沒那麼糟

她隨手歸檔,帶著笑,繼續著手下一份工作

 

-----------------------------------------------------------------------------------------

其實打到後面要變恐怖小說了(其實中間一度就是了吧!?)

恩,是有感於地球暖化的氣候異常拉

來看地球情況的不明生物(ps.設定是地球是他們的一項實驗=>他們是有點機器人的生物)

不過這是短篇,就別扯太多設定了

這次是浪漫故事暴走成恐怖故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