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負責我不負責,這是同人的同人------------

 

-----崩壞注意,隨便帶過意境注意(喂)---------------

 

 

 

~~~~搖晃的公車上,拉著手把的長馬尾女子打了一個大大的喝欠之後無精打采的垂下頭,一點都不像這個時間該有的精神狀態。「還沒到嗎?紊子。」

 

「晴月……打起精神吧,再過兩三站就到了,你看,已經有一點點看的到那間學校的校門了。」名為紊子的女子,身著一身乾淨的水手服,指著陽光的方向,的確有一點點像是學校大門的樣子

 

「昨天真的寫太晚了……恩、打起精神打起精神。怎麼可以用這種狀態面對別人呢?」晴月稍稍動一下肩膀,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雖然這種高中生的起床時間不算太早,但是因為前幾天都連續熬夜寫報告的關係,畢竟有累積了一些疲累……

 

「那在公車上打哈欠就不失禮嗎?」紊子瞬間吐槽

 

「現在公車上除了司機之外的都是學校的人阿」晴月自知理虧別開頭當作沒這回事的回答

 

「哈哈哈,蒼羽學姊妳真的一點都沒變呢」旁邊有一個女生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把放在腳邊的細長袋子背到肩上,同車的幾個跟紊子穿著一樣制服的女孩們也做了一樣的動作

 

「不過…真是難得你會回來這一趟。」紊子看著身旁有著黑眼圈的晴月「之前不都說沒辦法回來?

 

「嘛、能回來也是一件好事阿,我今天大學那邊沒課。早有耳聞這間學校的劍道部似乎很不錯的樣子,有個朋友現在在這邊當英語科的代課老師,剛好來問候她一下順便叫她帶路不是很方便嗎?對我們學校的劍道部應該是不錯的觀摩。」晴月調整了一下一直都背在右肩上的深紫色袋子。

 

「薄櫻高等學園~薄櫻高等學園~薄櫻高等學園到了喔,各位小姐們等一下再繼續聊天該下車了,今天的友誼賽也要盡力喔。」

 

「好~謝謝村田司機,今天也要小心開車喔。」離車門最近的晴月第一個跳下車,站穩之後向著平日常常遇到的司機揮手。

 

「はいはい」等到最後一個女孩也下車之後,穩穩的站好之後,村田司機才揮著手然後把巴士開往下一站去。

 

學校的鐘聲響起,敲響了整校的人聲,晴月看了一下手錶,心裡換算一下友人課表的時間,恩,她的課應該還有一段時間才要上吧。領著學妹們走向教職員辦公室。要學妹們在門外的走廊暫時等著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把剛剛掉下來的頭髮重新隨意綁成一個馬尾,吸了一口氣,這種感覺真像是去找教授的時候阿……

 

「失礼します。」晴月一把拉開面前的門,後面尾隨著紊子

 

也許是剛下課的關係吧,教職員室裡大部分的位子都還是空的。不過倒是有幾個聚在其中一個方向,因為不知道代課老師或是劍道部指導老師會在哪邊,還是先問一下吧……雖然他們好像為了什麼事情在熱烈討論著,這個學校的老師之前感情還真是不錯阿,自己的朋友一定很喜歡這種氣氛吧,真是太好了。

 

往那邊走了幾步之後停了下來,大概離他們說進不進說遠不遠的三步,禮貌的距離。紊子則在右後方跟著停下了腳步

 

「すみません,我是市立女子高校劍道部的校友代表,晴月蒼羽。這位是目前劍道部社長,紊子藤岡。請問…我可以在哪裡找到水奈 山下老師或是劍道部的指導老師呢?」帶著淡淡的笑和盡量清柔的聲音,晴月搬出跟教授學來的很有禮貌的詢問用敬語,一長串的句子因為中間沒有咬到舌頭,在說完之後暗自心中竊喜。

 

用的敬語,讓三個群聚的老師或坐或站的都到吸了一口氣。那是…年代有些久遠的敬語阿。跟那個古老古老的記憶,好像。相似的身影相似的聲音相似的語句,讓他們瞬間覺得他們眼前是不是出現了幻覺,他們差一點分不出來現在眼前的兩人跟那個好像屬於他們又不是他們的記憶中的人影重疊。是嗎?是他們嗎?他們也來到了同一個時空了嗎?心中翻攪著無數的情緒,混雜著過去片段片段的回憶

 

正當幾位傻愣住時,另一方面晴月也發覺不大對勁……糟糕…該不會我唸錯什麼了吧,為什麼他們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呢??到底是說錯的多離譜阿。正要開口的時候,離自己最近的坐著的男老師站起身

 

有一些不一樣的用詞,但是基本的架構是一樣的。光靠著微薄的這一點,跟那不一樣的、只是禮貌的笑容…土方是第一個清醒過來的,像是被潑冷水般的醒來。看來…她可能沒有那份記憶吧。土方斂起笑容正經的說「我就是劍道部的名義指導老師之一,土方歲三,已經恭候多時了,這邊請。原田、新八你們等一下也過來吧。」

 

不知道是教古典文學的職業病還是什麼來著的……土方竟然不自覺的用了那份記憶中的習慣語言…

 

眼前的女孩聽了之後卻不住的發抖起來

 

「怎麼了嗎?」原本正要開始帶路的土方止住腳步

 

「對不起事前沒有約好明確的時間造成貴校的麻煩,實在是十分抱歉!」晴月跟紊子局了90度的鞠躬道歉

 

 

?

 

時間?

 

沒有約阿??

 

是我們這邊忘了沒有給出通知,所以早就有期待早上任何時間都可能會看見的阿…???

 

阿……糟糕、是剛剛的說法用的太重了……沒有這個意思的阿

 

「阿、不不不是這樣的。因為我教的科目關係…抱歉、說過頭了……」土方無奈的拿起一邊舊舊的課本,上面寫著古典文學

 

 

 

古語阿

沒這麼老也真的有這麼老

形成了禮貌的樣式形成了隔閡

那份在每個人身上褪色不均的記憶

只是你我之間…這份緣分還在嗎?

看著淡淡的笑,像是那天過後要去團子店拜訪的時候的樣子一樣

一樣是禮貌的笑

 

 

 

「阿、都忘了這個。」晴月一邊驚呼一邊拿起淡綠色的紙袋子慎重的往前遞過去給這位老師「這是一點心意,請收下」

 

「謝謝」土方接過後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雅致香氣,透過紙袋子傳了出來。「茶?

 

 

「是的。」

 

 

是的,感覺到肩頭上竹刀的重量才想起,我跟紊子也是因為這茶葉,才會學習劍道。我們兩家都是茶道流的一個小分支,從小就在泡茶,也因為這樣,家裡的大人才會不約而同地在高中的時候要求女兒就不用進茶道部,而是進劍道部,學習使用器具的心,還有那份沉靜,以及以求更接近道之心。

 

 

 

 

 

 

 

 

看這個樣子...需要至少四篇(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y25500719 的頭像
jenny25500719

DEJA VU Chaircat

jenny2550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